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九十一章 【兄弟情深】

第九十一章 【兄弟情深】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33:31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7:02
雷仁坐在轮椅上被推进病房的时候,还一脸的茫然,看见这个病房里的高档舒适的设施,他大概有些晕了,显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院方只是通知他换病房,却没有对他多说什么。 可是一进病房,就看见两张床,一张空着,而另外一张床上,西罗躺在那里……雷仁自然是认得西罗的……两人打了一场,结果雷仁就是被西罗打伤的,哪里有不认识的道理? 他顿时一惊,然后警觉起来,眼神里满是敌意,盯着西罗:“你怎么会在这里?” 随即他喝道:“是你们把我弄到这里来的?你们想耍什么花样?” 他努力支撑就要站起来。 而我原本一直站在西罗床边的,赶紧上去按住了他,不让他乱动,否则的话,伤上加伤就不好了。 “你叫雷仁?你的小名是不是叫雷小虎?”我按着他,不让他动弹,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你是谁!”他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我笑了笑,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个小子。 他大约只有十七八岁,从眉眼的轮廓上看,倒的确有几分像我师兄,看上去很是健壮,一看就是一个很棒的小伙子。浓眉大眼,一脸的英气。 “你知道不知道,你父亲在国内的时候,有几个师弟?”我指着自己地鼻子:“我就是你父亲的一个师弟。” 雷仁依然一脸警惕的看着我:“你是我父亲的师弟?可是你才多大岁数?!” 我笑了笑。用眼神示意身后地护士离开,然后亲手推着轮椅到了边上,我也坐了下来,叹了口气。大概把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雷仁的脾气虽然难免带着几分年轻人的急躁,但是也同时,也带着年轻人的那种特有的好奇心。开始的时候虽然有些怀疑和警惕我,但是等我说到后来,他渐渐的眉头就松开了。 “事情就是这样了。”我笑道:“喏,这是我的兄弟,他把你打伤的,不过这只是一场误会。而且他也被我师兄打伤了。大家都是自己人,这些梁子,就揭过了吧。” 只是雷仁依然瞪着我:“你真地是我父亲的师弟……嗯。也就是说你是我师叔?” “是。”我苦笑道,“不过我的功夫是几个师兄弟里最差地。” “可你说你是……你是现在温哥华大名鼎鼎的五爷?”雷仁依然一脸惊诧的表情:“你就是大圈的老大?” “我是。” “唉,想不到你这么年轻。”雷仁摇摇头,叹了口气。又深深看了我一眼,依然还是摇头:“我原来以为那个五爷,至少也应该是和我父亲差不多年纪……而你,看上去也太年轻了。” 这个雷仁显然是一个很聪明的小子,他忽然笑了一下:“我明白了。你是想借我来和我父亲缓和关系吧……不过这恐怕有些难。我父亲这个人,脾气最是古板了,他很执着地。你现在是黑道的人,他多半是不肯认你的。” 我拍拍他地肩膀:“事在人为。况且,就算师兄不认我,也没关系。我只是想力所能及的帮帮师兄……唉,你父亲现在的境地不宽裕,你也明白的吧,你受伤是因为我们,这笔医疗费也给你父亲增加了不少负担。所以,还请你不要拒绝我的好意。至少也是能帮你父亲减低一些压力吧。” 年轻人毕竟就是观念很先进,没有师兄那种年纪人的古板,他只是想了想,就答应了。 随后我对西罗使了个眼色,西罗立刻会意,我寻了个借口,就先出去了,留下两个年轻人在房间里。 我在走廊上坐了会儿,然后干脆跑到楼下去抽了根香烟,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这个时候师兄也应该会到医院来了。 果然,片刻之后,我看见大师兄走了过来,他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额头上略微还有些汗水,老远看见我在医院门口,大师兄一皱眉,走了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我苦笑着没说话。大师兄狐疑的看了我两眼,终于明白了什么,叹了口气:“你……” 他摇头,大步走进了医院里,我只好在后面跟着。 大师兄很快就问清楚了医院里,知道了我把他的儿子转了个高等病房,他没说什么,只是皱眉一路上了楼,我始终在后面跟着。 等到了病房门前,刚推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欢笑的声音,看来西罗和雷仁两人已经聊得颇为投机了。 原本两人年纪相差不大,而且大家都没什么深仇大恨,比武受伤,乃是难免地。再加上我挑明了大家的关系,两人在里面聊了会儿,就把话说开了。 西罗是一个武痴,雷仁则是家传绝学,两人聊了会儿,大概就是聊到了那天两人比武的事情了,就看见西罗躺在床上,雷仁坐在床头,两人都是眉飞色舞,而雷仁还两手在比划着什么,显然是在讲什么动作和招数之类的。 我和大师兄进来的时候,雷仁正在笑道:“你那天那拳打得我好苦,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还会这种重手……嘿嘿,不过我是促不及防,其实这种重手,我也会。如果我开始就使出来,你就打不过了…… 他说的一点都不错。他是师兄的儿子,被师兄亲手教了这么多年,功夫自然不俗!哪里是西罗这个跟着我练了才一年的儿半调子能比的?当时西罗能打赢他,只是占了一个出其不意。 而且,之前两人打的时候,雷仁一直都是保存了实力,在和西罗游斗,没有用真功夫! 西罗也明白自己的本事的确要差人家不少,听了也不着恼,两人都是说说笑笑,丝毫没有一丝芥蒂的样子。 不过大师兄推门进来,立刻房间里的笑谈就断住了。雷仁看着自己的父亲进来,脸色一下就变了,带着几分畏惧的样子,赶紧放下了双臂来。 大师兄原本隐隐有些火气,但是看见自己的儿子身上穿着病服,带着伤,还一脸畏惧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心就软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看见这样的场面,我赶紧进来道:“师兄,你不要怪小虎……他转病房的时候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是我把他骗过来的。” 大师兄眉毛一挑,转头看着我:“陈阳,我知道你的想法……我也知道你现在有钱了,这种高级病房对你来说,花的钱根本不算什么……他冷笑一声:“但是,你的钱是哪里来的?是收保护费来的?还是做违法犯罪的勾当来的?” 床上的雷仁脸色也变了,他脸色苍白,看了自己父亲一眼,挣扎着就要从床上下来。 我心里憋了好久的一股气,终于按耐不住了,我对着雷仁大喝道:“小虎,你坐好了别动!!” 我抬起头来,盯着大师兄:“师兄,我有话说……咱们先出去一下!” 大师兄看了看我,放下了手里的保温桶:“好,看你还有什么话能说服我。” 大师兄昂然出门,我则回头对一脸惊慌的雷仁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在医院外面的院子里,我和大师兄坐在了一个长椅上,两人坐定了之后,我就立刻开口:“大师兄,你就真的不能接受我么?你就真的不肯认我这个师弟了?” 大师兄沉默了会儿,他看了我一眼:“陈阳,你走的是黑道。” “黑道怎么了!!!”我愤然道:“昨天我的那些话,难道你就不明白么?的确,我现在是温哥华最大的黑道头子!!但是我也告诉你了,我现在等于是这里的黑道的管理者!在我的管理下,黑道的危害会比从前降低很多很多!!没有我,黑道的危害只会更大!!这个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么?难道你就只会拘泥与那种死板的善恶观念么?!” 我的勃然大怒,大师兄却依然平静,等我说完,他才缓缓道:“陈阳,我知道你说的是对的。”随即他叹了口气:“昨天你走了之后,我想了很久,几乎一夜都没有睡。开始的时候,我总是在想你的话……到底你走黑道,是对还是不对。按照我的观点黑道肯定飞库手打是错的。但是你说的,也的确有道理……可是,控制黑道,你可以去当警察,也未必要自己也投进黑道里吧!”他摆摆手,示意我先不要说话:“当然,我这么说,的确是有些迂腐了……陈阳,师兄我已经四十岁了,我虽然知道自己性子里的缺陷,但是年纪也不小了,让我改,只怕也很难改掉了。我也知道你苦,你不容易,你有你的难处,你有你的观点和你的路。现在不是你小时候了,你犯了错,师兄我一顿板子打下来,你就会乖乖听话。你昨天说的话的确有道理,但是……毕竟从根子上来说,不符合我的做人标准,你明白么?” 他看着我,缓缓道:“简单的说……你可以理解你的苦衷,但是我不能接受你是一个黑道老大。理解是一回事,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那……你就不认我了?”我心里一颤,好不容易,才让我又遇到一个亲人,难道我就要这么失去他么? 大师兄看着我,缓缓道:“陈阳,你大师兄几十岁的人了,不是不懂道理。只是,一切都要让我慢慢的去想。” 他叹了口气:“今天,你过来给小虎换了病房,是想帮助我。可是对我来说,心里就会有些疙瘩。你很有钱,我看得出来。可是你的钱是怎么来的?如果让我花你的这些钱,我的心会不安的。” “大师兄,你别再这么迂腐了!”我重重叹了口气,沉声道:“我问你,你说你不肯接受这些钱……嘿,我承认,我的钱的确有很多都是非法的生意赚来的。但是这又怎么样?你以为你不花这些黑钱,别人就不花了么?” 我随手指着医院院子里周围走过的那些病人,冷笑一声:“你看见这些人了么?医院里,这些病人,有很多,他们的治疗费用,都不是自己出的!很多人都是接受了那些慈善机构的捐款!还有这家医院,很多医院!都是接受了慈善机构的捐款!!可是,你知道那些慈善机构的捐款是哪里来的???你知道么???” 大师兄愣了一下。 我继续冷笑:“我告诉你,整个加拿大最大地黑道老大。地狱天使的老大,他每年都至少扔一千万出去,就是捐给这些慈善机构!如果说我的钱是黑钱!那么地狱天使的钱只会比我地钱更黑一百倍!!那些钱,捐到慈善机构里。是为了给他们漂白,给他们挣名声!!但是同样的,这些钱也被投资给了医院,赞助给了很多病人!所以,这些医院,这些病人,他们每天都在花黑钱!!” 我看着大师兄:“你说你不肯花黑钱,你会心不安!那么我告诉你,这家医院,肯定有慈善机构投资!给慈善机构捐款的人。肯定有很多都是黑钱!!你说你不花黑钱!可是当雷仁住进这家医院的时候,他已经在花了!!” 此刻,我已经毫不掩饰了。我甚至是故意的在打击大师兄的信心,我在打击他的心里的观念!!我盯着他,咬牙道:“黑和白的界限,你以为就这么简单么??” 我说完之后,看着大师兄。他已经愣住了,眼神里有些茫然。 良久良久,大师兄叹了口气。他的语气复杂之极:“陈阳啊陈阳……你……你为什么一定要走上这条路呢……我知道这些道理,我说不过你,我也知道你说地或许是真有道理的。但是,你是我的师弟,让我看着你走上黑道,我心里真地很难放下……很难很难!” 这次,我反而笑了! 我脸上带着狰狞的表情,眼神里更是有着煞气!但是我却分明是在笑! 这是一种狂笑,一种带着愤慨和悲伤的狂笑! “我为什么走上黑道?我为什么走上黑道……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着。然后愤然怒道:“你以为我愿意么!你以为我愿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么?” 我忽然就站了起来,指着天空:“要怪,就怪这个贼老天!”我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依然坐在这里的师兄,大声道:“当年师父去了……他老人家临终之前地教诲,我一刻都不敢忘记!一刻多不敢!!我回到了南京,凭借我的功夫,在黑道上混飞库网的话,早就出头了!!可是我没有!我宁可每个月拿几百块,当一个端盘子地小服务员!当小工!后来,有一个老板赏识我,认为我能干,把我提升起来,让我一步步的做到了主管!”我深深吸了口气:“我可以指天发誓!那几年,我陈阳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一件都没有!!” 随后我语气一顿,声音变得阴郁起来:“后来虽然出现了一些波折,但是我过的一直不错,因为一些原因,我离开了那个老板,我在一家公司里找到了工作,收入不错,我还有了一个漂亮善良又温柔的女朋友,我有自己的好朋友,自己的生活,平静,安乐!你以为我不想过那样的日子么?你以为我喜欢变成现在这样么??” 我激动之下,满脸惩红,连脖子上的素筋都暴了出来,我捏紧了拳头,对着大师兄大吼! 随后,我唰地一声,双手撕开了自己的上衣!扣子迸裂掉了,我一把扯烂了自己身上的衬衫,露出了里面的身躯! 阳光之下,我的前胸,后背,手臂,肩膀上,一道道刀砍出来的伤疤,枪伤,弹孔……” 大师兄一下就呆住了! 他死死盯着我全身的伤疤,努力的张了张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终于,他的嗓音嘶哑:“陈阳……你,你是怎么弄成……这样?” “弄成这样?”我哈哈一笑,眼神却冰冷:“这些,就是我想当好人的代价!!” 我开始诉说,从我在国内,答应欢哥,处于责任心和好心,照顾他的女儿开始。然后为了保护他的女儿,我惹了大祸!之后,我带着倪朵朵一路逃亡,历经磨难,吃了多少苦头,最后才终于把倪朵朵交到了他父亲的手里! “男人大丈夫,一诺千金,正该如此。”大师兄点头,沉声道:“既然那个欢哥对你当年有过提携之恩。他的女儿,一个弱女子被歹人欺辱,你出手除害也是应该的。你能一直坚持不放弃,把女孩交给了他的父亲。也算是一条汉子!” “汉子?”我哈哈大笑,笑得几乎眼泪都出来了,我盯着大师兄:“你以为我身上地这些伤,是被那些追杀我的仇人弄的么?错了!大师兄!你错了!错的离谱!!错地就像我当年一样的那么离谱!那么天真!!” 然后我开始诉说,从欢哥出卖了我,要杀我灭口开始,我在广州血战长街,拼出一条血路,被好心的胖子救,之后九死一生……但是。我在国内也再也待不下去了!我被逼偷渡出国,在海上更是遇到了黑吃黑的偷渡集团兼海盗,九死一生…” “你以为我不想做一个好人?我不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我不想过那种平静。安乐的生活?”我惨然一笑,看着大师兄,我缓缓道:“大师兄,你看到这些刀疤了么?我告诉你,这些刀。不止是砍在我的身上……更是一刀刀的砍在了我的心里!砍得是如此之狠!如此之毒!它砍去了我的心软,砍去了我地善良!砍去了我的天真!也砍去了我的良心!!” 我一口气发泄了出来,只觉得情绪激动之下。我气有些弱,不由得身子一软…… 大师兄早已经眼睛都红了,他忽然一把抱住了我,宽大地手掌用力拍在了我的肩膀上,他声音哽咽:“陈阳……陈阳……苦了你!”顿了一下,他咬牙道:“师兄不知道你受过这么多委屈!!” 他的手在颤抖,轻轻的抚摸着我身上的那些狰狞可怕地伤疤,终于,大师兄深深吸了口气:“从今天开始。有师兄在,没有人再可以委屈你!!有师兄护着你,没有人可以再碰你伤你!!” 听见了师兄的这句话,我心里终于一松! 我已经好久没有发泄过了!或者说,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发泄的机会!! 西罗是我地好兄弟,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仿佛是我的弟弟,他比我更冲动,更没有经验。所以,我在他的面前,必须保持强势,保持一个让他可以信任可以依赖的老大的形象! 颜迪和乔乔和我虽然感情好,但是她们是女人,一个男人,不可能把自己的这些痛苦,在女人的怀里痛哭流涕的说出来。 唯有大师兄了!也只有大师兄了!也只有小时候打过我板子,背过我,训斥过我,如长兄一般地大师兄了! 师父死了之后,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哭过了,我几乎是把我这么长久以来,心里憋着的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无法向人倾诉宣泄的东西,一股脑的发泄在了大师兄的怀里。 不要说我软弱。 毕竟,我只有二十四岁! 回到病房里的时候,雷仁小心李翼的看着他的父亲,不过眼看我和大师兄两人都是眼睛红红的,不过却肩并肩走进来,这个机灵的小子松了口气。 大师兄没有再拒绝我的好意了,我留下了两个最高级的看护人员在医院里照顾西罗和雷仁,我则随着大师兄回了“宝芝林”。 我终于可以问出了我心里的疑惑了:“师兄,我们到底和宝芝林,有什么关系?难道咱们这一门,也是黄飞鸿的传人么?” 师兄笑了笑,刚要说话,我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小黄打来了,他告诉我,我吩咐他办的事情,搞定了。 小黄,是我派去对付那些来踢馆的日本人的!哼……欺负到我们头上,在温哥华的这片地方上,以为拍拍**就能走么?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