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九十章 【无敌师兄】

第九十章 【无敌师兄】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33:28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7:22
我这一手的确是卑鄙了一些,也颇有些不光彩……不过对付这种人,也犯不着拘泥于规矩了。 更何况,说一句泄气的话。这个洛基苏,既然真的能把洪拳会馆的苏会长打成重伤,那么他的功夫肯定是非同小可的!这样的功夫,只怕比我只高不低! 此刻这个洛基苏听了我刚才那些强盗逻辑一样的话,脸色都变了!他看见我有这么大批的手下,而且人人都带着枪,一脸煞气,个个都是精明强干的样子,早已经猜测出了我,我的身份只怕不一般! 不论是古今中外,小民不与权贵斗。这个洛基苏不过是功夫高一点,名气大一点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今天不过是被找来助拳的一个,说得难听一些,不过是一个高级打手罢了。眼看我有如此权势,他哪里还敢和我动手? 他不是那种真正得有骨气不怕死的人。看着架势,他如果敢在这里比武打伤我一根汗毛,只怕出去就会被乱枪打死! 可是……比武,哪里有不受伤的道理?除非就只能我打他,他不能打我! 西方人毕竟不是东方人,没有很多东方武人的那种迂腐,他们更多的也是很能认得清现实的,一看这种架势,洛基苏原本还想说两句狠话或者嘲弄我的话。此刻也不敢说了……因为小黄冷冷看着他,咯地一声拉了一下枪栓! 洛基苏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终于咬牙,看了我一眼。没说一句话,退了回去,低声道:“我不和你打了。” 我哈哈一笑,颇为得意,然后又故意看了看那个日本人。户也光男气得全身绷带都在颤抖,陡然大叫道:“你们中国人,就会用这种不公平的无耻的手段吗!!” 我立刻反击他:“是,难道你们日本人带着这么多人来踢馆,试图以多打少,就很公平。很不无耻么?” 户也光男却装作没听见--日本人赖帐和颠倒黑白的本事,地球人都知道地。 “陈阳。”大师兄忽然开口喊了我一声,我看向他。就听见大师兄缓缓道:“好了,你别闹了!过来。” 他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到他身边去,等我过去了,他压低声音对我说道:“谁让你这么做的?你带这么多人来做什么?” 我笑了笑:“大师兄。是这些人先不怀好意,我这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如果他们用光明正大的法子对付我们。我们也自然用光明正大的法子对付他们。可如果他们想耍阴的,难道我们还要傻乎乎的伸出脖子挨宰么?” 大师兄摇摇头:“好了,你也闹得够了,先退下。下面的事情你不要再弄了,不管如何,这些耍赖的法子总是不好的……万万不能堕了我们师门的威风!” 大师兄虽然迂腐了一些,但是此刻早已经迈上了一步,他就这么一步走出,顿时全身气势仿佛都有所不同了!他地气势沉”如山。仿佛远古磐石一般屹立不倒!好一派高手的风范!就听见大师兄淡然道:“户也光男,你要打,我们就打吧!我保证我的师弟不会动手伤你们地。”他说完,回头看了我一眼,大声道:“师弟,一会儿不管输赢,你的人不许对他们出手,明白了么?” 大师兄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有必胜的信心了,我只好点头。 户也光男松了口气,只是眼珠还在乱转,终于低声对着他的弟弟户也秀男说了两句日语,户也秀男闻言点了点头,这个家伙一脸冷漠,也缓缓走上了一步,对着我大师兄弯腰鞠躬,嘴巴里叽叽咕咕的说了两句日语,也不知道说地是什么。 户也光男在后面翻译道:“雷震君,我弟弟说,他要代替我来对你挑战!希望这是一场武者之间的公青比试!” 大师兄笑了笑,他也不多说话,只是口中吐出了一个字:“请!” 那个户也秀男,忽然大喝一声,抬手就扯掉了罩在自己身上的黑色地武士外袍,露出了里面的贴身劲装来,随即他右脚往前迈了一步,大喝了一声。 日本人的手下立刻就有人从后面上来,捧着一个长长的匣子,打开,里面是一柄锋锐的闪动着寒光的日本武士长刀! 刀身狭窄修长,带着那特殊的弧度,刀锋锐利无比,散发着幽幽冷冷的寒光! 户也秀男一脸凝重,他双手从匣子里取出了长刀紧紧握住,然后亮了一个进击的架势,也就是左脚在后右脚在前,身子微弓,双手握刀竖在面前。 大师兄一看见他拿到地架势,眼神里露出一丝精光来,他随意的笑了笑:“哦,我很少用刀,就用家传的棍法来会会你吧。” 说完,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早有一个大师兄的弟子从练武场边上的架子上拿下了一条齐眉棍,扔了过来,口中大声道:“馆主接棍!” 师兄一棍在手,眉毛一挑,喝道:“来吧!!” 户也秀男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大喝了一声,脚下飞快的几个急速的碎步冲了上来,同时双手举刀就劈!他的速度很快,让我不由得有些吃惊!那一刀劈下去的架势也的确很有气势! 大师兄没有举棍招架,只是身子略为一侧,就从一旁侧开了两步,让开了他当头一刀。户也光男一刀劈空,立刻刀锋一横就横斩了过来,大师兄依然不招架,脚下似乎很随意的再退一步,就这一步,却把距离退得妙到颠毫!户也秀男的刀尖几乎是贴着大师兄的身子划了过去! 户也秀男连续两刀都落空了,脸上闪过一丝戾气,忽然就身子一弓,然后挺身握刀往前一刺! 这一刀犹如毒蛇一般,刀锋扎向大师兄的胸腹,而且户也秀男的时机把握得也很好,出手非常果断毒辣,让我在一旁看了忍不住暗暗皱眉! 这个日本人的确很厉害。 可是大师兄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一点变化,他就这么看着这一刀刺来,脚下却不动,他的左手负在身后,右手里拿着棍子……忽然,就在这一瞬间,大师兄动了! 他依然没有迈脚步,只是拿着棍子的右手忽然抬棍扫了下去! 他出手快得惊人!手里的棍子几乎就只带气了一道黑气,谁也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他明明是后发却先至!户也秀男的刀锋还没刺到他的身上,就听见连续急促的“啪啪啪”三声闷响! 户也秀男痛哼了一声,忽然就朝后狼狈的退了出去,脚下还有些一瘸一拐的。 只有我,脸色变了! 大师兄,他的功夫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了?! 就在刚才的瞬间,他出手后发先至,在对方的刀锋没有刺到他自己的一瞬间,他忽然就抬手用棍子对着户也秀男的右脚扫了过去!然后,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他的棍子飞快的在户也秀男右脚外侧小腿骨上连打三下! 快!快的几乎让人看不见!! 户也光男立刻就身子失去了平衡,只能收刀,然后踉跄后退,可是右脚却已经使不上力气了。 大师兄依然一脸平静,看着户也秀男,又看了看那个一身都是绷带的户也光男,然后缓缓道:“嗯,你的这个弟弟的功夫比你强多了。” 户也光南脸色立刻就变得铁青,而场上捏着刀的户也秀男,也是脸色分外难看,终于,他大叫了一声,眼神里露出一丝锋芒来! 就看见他深呼吸了一下,全身先是放松,然后瞬间紧绷了起来!双手握刀,陡然身子往前窜了出去!! 他脚下一蹬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妙了! 果然,就听见户也光男那个木乃伊一看见自己弟弟的架势,忍不住就大呼道:“迎风一刀斩!!” 户也秀男人已经犹如一枝箭一样的窜向了大师兄,他手里的刀更是气势如虹!人在半空的时候,他就好像一只大鸟一样,整个人的身体都舒展开来了,然后双手握刀,全力的发出了一斩! 日本柳生一派传说中的绝招,迎风一刀斩,果然不凡!威力强悍!! 可接下来的一秒钟,不等那些日本人欢呼声从嗓子里发出来,情况却立刻急转直下…… 大师兄看见对方被自己逼得发出了如此威力强悍的一个绝招,非但没有一丝紧张,反而脸上隐隐的带着了一分微笑…… 就在户也秀男人在半空发出那一刀的瞬间……大师兄只是轻描淡写一般的,抬起了右臂,手里的棍子对着户也光男仿佛只是随意一般的轻轻一点…… 扑! 这一个声音全场每个人都听见了! 随即那耀眼的刀锋寒光瞬间消失了,就看见户也秀男好像一个折断了翅膀的大鸟一头往后倒着栽了回去…… 原来刚才大师兄只是很随意的抬起了棍子……他没有去招架阻挡对方的那一刀,只是很随意的用棍子戳了出去……他出手速度是如此的快,一下就重重戳在了户也秀男的心窝处! 而那时,户也秀男的刀连一半都没劈出来! 看着大师兄的这一棍,我心里顿时豁然开朗!!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昔年师父教我们功夫的时候,曾经对我们说过的那最最粗浅的道理:“一寸长,一寸强!” 这个道理,几乎是不会功夫的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是,今天大师兄却用这种最最简单浅薄的中华武术的道理,轻易的就破掉了对方最强悍的柳生派的迎风一刀斩! 是的,武士刀长不过三尺多,而齐眉棍有六尺长!!大师兄一棍戳了出去,戳在了户也秀男的心窝上,这个时候,等于两人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一根齐眉棍长!六尺! 而武士刀不过三尺多……户也秀男是说什么也砍不到大师兄的了。 户也秀男被一棍子戳在了心窝上,顿时疼得脸色都白了,额头上冷汗涔涔直下,跌下去之后,人半跪在地上。武士刀支撑在地面上,却久久的都站不起来! 大师兄却面色平静,随手把棍子递给了身后的一个武馆弟子,淡淡道:“不要硬撑了。你挨我一棍,没有十天是好不了的。赶紧回去养伤,如果还要硬撑,即使你将来伤好了,功夫也要打个折扣。” 木乃伊一样地户也光男面色也是惨白,一挥手,喊了一声,立刻就有手下日本人上来七手八脚的把那个户也秀男抬了下去。 “户也光男,你弟弟的本事比你强多了。”大师兄负着双手看着木乃伊:“只是看来要打败我却不太可能了。” 户也光男脸色阴晴不定,他今天带了人来。一来是想以多打少,车轮战来战我大师兄。在他想来,我大师兄功夫虽然好。但是面对三个高手的轮流挑战,也未必能行!二来呢,就算我大师兄真地能把他们三个都打败了,他也带来了这么多手下,每个手下都是能打的弟子。而且贴身还都带了武器!还带了几支枪! 他原本打的歹毒主意,就是趁乱大打一场,不管如何。今天也一定要废了我大师兄!因为,功夫再好,也是打不过枪的!这是人人都知道的道理。 但是我的出现,就让他的如意算盘打空了!眼看我带来的手下比他还多!而且人人都拿着枪械,和他的那几只小手枪相比,我的人却全部都是AK47!这么多黑洞洞地枪口对着他们,他岂敢再乱来? 此刻他说不出话来了,大师兄却看着那个韩国人李圣基,缓缓道:“这位先生呢?是不是也要下场赐教一下?” 这个李圣基的相貌颇为俊朗。但是此刻也在犹豫,他刚才亲眼看见了我师兄鬼魅一样的出手,轻而易举地就把户也秀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户也秀男的名气和实力,他李圣基是非常清楚的!既然户也秀男都不行,那么自己上了,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不过呢,他心里多半又在打主意:“对方棍法练得好,但是拳脚就未必强了! 抱着这一丝侥幸的念头,他心里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场。 终于,韩国人地胆小谨慎的心里还是占据了上风,他没说什么,只是缓缓的退后了一步,摇了摇头。 户也光男眼看自己大好局面变成这样,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重重叹了口气,怒道:“雷震!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较量吧!” 说完,他带着人灰溜溜地就要走,我的人却拦在了门口。大师兄皱了皱眉,看着我叹了口气:“让他们走吧。” 我挥了挥手,手下的人才让开了门口的路。只是我心里一动,拉过了小黄,低声道:“找两个兄弟跟着他们,看他们在哪里落脚。” 小黄立刻点头去了。 大师兄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他多半是听见我的话了,只是也没有说什么。 眼看事情结束了,我走近了大师兄,试探着又喊了一声:“师兄,他们……” 大师兄却摇摇头,摆摆手,看了我一眼:“陈阳,你也走吧。” “我……我还想和师兄说说话。”我还想赖在这里。大师兄却看了我一眼:“你不要以为我刚才在里面的话是不作数的……” 看着我脸色上的沮丧,大师兄地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忍,终于叹了口气,语气稍和:“好了,我今天有些累了。有什么话改日再说……” 说完,他丢下我,径自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我却心情大好! 改日再说?那就是说,大师兄之前说过的以后不再见我,和我一刀两断这种话,算是收回了? 我不由得欣喜起来,然后看了一眼在场的大师兄的那些弟子,一把抓住了今天和我呛了几句的那个大师兄的徒弟,笑道:“你是我大师兄的徒弟么?怎么称呼?” 这个年轻人脸色一窘,面皮惩红,却尴尬的看了:“我叫狄宝……嗯,那个,师叔。” 我笑了:“你不用喊我师叔,我大师兄肯不肯认我这个师弟还两说呢。”我低声道:“嗯,对了,之前是不打不相识,不过今后就是自己人了。如果大师兄这里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明白么?” 我拿出一张写了我电话的纸片给了他,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带着人走了。 今天居然见到了多年没见的大师兄,这真的让我太意外的,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没弄清楚,但是至少大师兄没说以后不见我,就是说我还有机会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情大好! 回到了修车场里,我立刻让人出去买了各色的东西,我看见大师兄的那个地方颇为破旧,想必药堂和武馆的收入恐怕并不多吧。我派人出去买了一些家具,还有不少健身器材,运了过去。 可是第二天,那些东西就被大师兄派人给送了回来!送回来的是那个大师兄的徒弟,狄宝。 他上门来见我的时候,一脸苦相:“师叔……你还是别送东西过来了……我知道你的好心,可是师父他不肯收啊,结果这么多东西,还要我们费力气给你搬运回来……还额外的多花了一些租汽车运送货物的钱来……唉,这下这个星期大家恐怕都没肉吃了。” 我听了眉头一皱:“师兄的武馆,经济上这么困难么?” “原本虽然不宽裕,但是好歹还能持平,只是现在……”他犹豫了一下,看了我一眼。 “现在什么?你说吧。” “现在……唉……”狄宝苦笑:“那天你的人来和我们打了一场,把师父的儿子打伤了,这医疗费就花去了一笔钱……” 我心里叹了口气,想了想:“狄宝,你想不想帮你师父?那么你告诉我,师父的儿子,他住在哪家医院里?” 狄宝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嗯,住在……XXX医院……这个,师叔,我和你说了,你不能告诉师父是我告诉你的!否则的话,我可就要挨板子了!” 我闻言笑了笑:“挨板子……嘿嘿,我小时候跟着你们师父一起学武艺的时候,被他打的板子还少么……唉,你放心,我不说就是了。” 随后我让人把西罗找来了,西罗还坐着轮椅,我看着他,笑道:“兄弟,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只怕是委屈你了。” 西罗笑了笑,道:“冬五,我猜到你要干什么……. 就在狄宝告诉我们的那家医院,我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了师兄的儿子,雷仁。 这是一家不大的医院,我在一间普通的病房里找到了那个小子。看着粗陋的医疗设备,我立刻吩咐人去给他换病房。 其实在加拿大,社会的各种保障和福利都是相当的好和非常齐全的,一个普通的加拿大公民,如果有医疗保险的话,那么所有的医疗费用,都是自己一分钱不用出的。但是师兄的儿子,就显然没有医疗保险了。 所以,这笔医疗费,就成了原本经济就不宽裕的师兄手里的一个负担! 我让医院的人先给师兄的儿子雷仁换了一个病房。在我的运作之下,换的是一个双人高级病房,并且我聘请了最好的高级看护,还有专业的营养师,同时我找到了院方,表示愿意花一笔钱捐献给医院,要求他们让最优秀的医生负责主治…… 最后,我让西罗也搬进了那个病房里!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