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八十四章 【陈年往事】(下)

第八十四章 【陈年往事】(下)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32:53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7:02
砰! 就看见这大汉就站在那儿连一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眼看锤子一拳已经快打中他了,他却忽然脚下飞快的弹着踢了一下,甚至都没看清楚他的动作,然后那“砰”的一声过后,锤子已经直接被他踢得横着就弹了出去…… 幸好我喊了那句,锤子被他一脚踢了出去,在地上骨碌跌了一下,只是被震得身体发木,却没有受什么伤害。 这下我带来的人都动手了,摩拳擦掌就要往上扑,我赶紧大叫一声:“住手!快住手!谁都不许动手!!” 我赶紧伸出双手一把扯住了我身边站在最前面的两个兄弟,然后用我自己的身体拦住了后面的人。我的脸色也在这瞬间变了好几变,直直的看着面前这个大汉,目光更是复杂,却终于的,我甚至已经感觉到了眼眶里似乎有些湿润了。 我还好像不敢相信,努力的擦了擦眼睛,仔仔细细的把这个大汉看了个遍,这才终于确信自己的确没看错。 然后。我非但没恼怒,反而笑了! 我先回头一把将锤子从地上拉林起来,锤子没受什么伤,却用力晃了晃脑袋。嘟囔道:“我靠!好快地一脚,老子连看都没看明白,这一脚挨得冤枉!” 我笑着拍了拍他身上得土,我甚至是带着几分欢喜喜悦的语气笑道:“不冤枉不冤枉,别说是你了,这一腿就是我都躲不开的。” 我放开了锤子,恭恭敬敬走到这条大汉的面前,老老实实地双手垂力,低头沉声,喊了一声:“大师兄!” 我这么喊出了一声。立刻的,全场的人,除了我和这个汉子之外。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条大汉依然脸上带着怒气看着我,他似乎张口要说什么,但是好像又忍住了,只是带着复杂的目光深深看了我一眼。 我赶紧对身边的兄弟叹息道:“唉,你们别愣着了。这是我的师兄,是我的大哥!一个个都把拳头放下吧……唉,不用打了。我的师兄,打我都跟吃白菜那么容易,你们哪里是对手?赶紧过来见过我师兄……” 可是我师兄却不给我面子,对着我重重哼了一声,掉脸就走进了练武场里去了。 我被他这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撇在当场,却丝毫没有怒气,只是苦笑了一声,对着手下人摆摆手。西罗坐在轮椅上,他也是一脸震惊:“刚五……他。他真的是你师兄?” 我看着西罗,脸上露出了愧疚地表情:“对不起……西罗,他真的是我的师兄……唉,今天是来给你报仇地,可是我没想到打伤你的是我师兄。” 西罗愣了一下,他忽然脸上露出奇异的光芒来:“我靠!他是你师兄!他的功夫那么牛逼,居然是你师兄!小五!你的师兄是宝芝林地人?你……难道你***也是黄飞鸿的徒子徒孙?我靠-!我靠!!”他兴奋了一阵子,随即叹了口气:“唉,难怪我打不过他……”他似乎看出了我脸上地内疚,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刚五,别说了,我明白你的苦衷了。嗯……倒是我也打伤了你师兄的儿子,我们两人伤的差不多,我也不吃亏了。唉……只是这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宝芝林……我也不知道我师兄居然是宝芝林的人……唉,不对,难道我师父也是宝芝林的人?可是不对啊,我师父当年没提过啊!” 我看着练武场的大门,心里也是纷纷乱不知道多少心绪一下全涌了出来…… …… 当年,我十岁地时候拜在了师父门下,原本以为师父就是那个县城里面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理发师,而我,只不过是完全处于一个年轻小男孩的好奇心,加上在武侠小说和功夫电影的熏陶下,难免会对学武产生兴趣的。 而就在那种情况下,我一个人离开父母在县城里的学校里上学,一个男孩孤身在外地,难免会被那些学校里的其他男孩欺负。我又是一个外地的男孩,没什么朋友,性子也傲,脾气也硬,平时里和其他的男同学打打架什么的,就很正常了。其实当年父母送我去那所县城的学校念书完全是为了我好,因为那所县城的学校在全省都有名的,升学率非常的高。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某天放学的时候,又和几个男同学打架,我一打三,最后被打得鼻子流血,嘴角也破了,校服撕裂了。我们打架的地方就在师父的理发店门口,我平时在这家理发店里理发,师父是一个看似慈祥的老头,看见我被几个人欺负,就出来把那些小子赶跑了。 他知道我是孤身在外地上学,自己的家不在本地。师父一辈子都没有儿子,似乎对于我这种小男孩就特别的喜欢,他领着我进了理发店里,给我洗了脸,还拿了药水给我抹伤口。 后来,他看我被打得惨,就说:“你想不想学点本事?我教你两手,以后你至少可以不用被人欺负了。” 随后,他教了两下……就两下而已。也就是一种最最粗浅的擒拿的手法。 我当时浑然没在意,心里也多少没有把这么一个老头子放在眼里。可是每过两天,我又和同学打架。结果情急之下就使了出来,谁知道一下就把对放和我打架的那个,班上地最粗壮高大的体育委员给放了一个跟头……那时候我才十岁,略微有些偏瘦。个头也不高,平时里我就算使劲全力都摔不倒那个家伙,结果这次却轻而易举就把他放倒了! 我原本就不是个笨蛋,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那天下午我甚至悄悄的逃了一节课,就跑去理发店找师父了。 我软磨硬泡求他再教我两手,他却不肯了。后来我听师父说过,当年他只是看我被人打得可怜,而且我在他那里理发,他也听我说过我是一个人孤身在外地上学。挺可怜的,看我被欺负得惨,就教我两手。只是可怜我,让我今后可以勉强自保就行了。 师父开始自然是拒绝我地,但是我性子里原本就有一股子狠劲,他不肯,我就一直纠缠着软磨硬泡。 最后师父才点头。但是开始的时候,他也没教我真功夫,只是叫我跟着他后面锻炼身体。其实还在暗中考察我。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我成为了师父最小的徒弟,而且也是师父最后的一个徒弟。我原本看了一脑子武侠小说和武侠电影,还以为学武功就是拿着一本秘笈练功,可真的学起来,可就苦得差点就吃不消了。 别的不说,就是扎马步,简直就是要人命了! 还有每天的锻炼筋骨,俗称的“拉大筋”……其实就是锻炼韧带! 师父开始几个月什么都不教我,纯粹的就让我做一些枯燥地东西。我真正开始学到一点东西。还是在一年半以后,师父绝对我的考察做的差不多了,觉得我这个人根骨还是不错地,性子也够坚韧,就开始正式收我当徒弟了! 当年跟着师父后面练功夫的,加上我在内,一共有四五个小子,除了我之外,其他三个都是家在本地的。而且可惜的是,后来我的一个师兄,在我学了两年之后,他却因为上了高中去了外地念书,就没有继续跟师父练武了,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当年大环境如此。这个年代了,谁还会把前途放在练武上呢?相比之下,还是学业重要地。 我一共跟着师父练武功,从十岁练到了十八岁!整整八年时间! 我知道,八年时间,我不可能学到什么真正的高深的武功。而师父也一直很明确地告诉我的,他的几个徒弟里,应该是我学到的功夫最少了。 师父一共有五个徒弟(很奇怪,好像我一辈子都和五这个数字有关系。不过我外号叫小五,却并不是那时候开始的。而是我后来回到南京,和人飚车的时候,认识的几个朋友,才开始被人喊‘小五’的),这五个徒弟里面,功夫最强悍的,自然就是大师兄了! 当年我拜师地时候才十岁,而大师兄已经二十五岁了!他是我们几个人中,唯个住在师父家里的,因为大师兄好像是师父的一个远方的亲戚……到底是不是,反正我不知道,反正当时就是这么说的。虽然那几年时间,我从来没有见师父走过什么亲戚。 我们师兄弟五个,中途还走了一个。剩下的四个人里面,另外两个虽然和我一样都是学生,但是家都在本地,每天都是回家住的。唯独我,因为我是原本住学校的,但是后来拜了师父,干脆就住到师父家里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和大师兄的感情也很好。 大师兄跟着师父已经很多年了!当初我进师门的时候,大师兄好像刚好二十五岁,听说他八岁就开始跟师父练武功了……可想而知…… 师父平时教我们的东西,他老人家不可能一直盯着我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大师兄督导我们练的。我当年是最小的一个,而且入门也最晚,基础最差,开始的时候也是被操练得很惨,白天叫苦连天,晚上躺在床上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 大师兄有的时候。晚上就会拿了药酒到我房间里来,给我身上抹药。还会给我按摩。很多时候,我都是在他奇特地按摩手法下,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大师兄面冷。平时不喜欢多说话,也不喜欢说笑。而且在监督我们练功的时候,也很严厉,从不肯放水。每次只要我们练功练错了,有的时候师父会拿藤条打人惩罚我们地!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大师兄动手来打,所以我们都很怕他。 但是大师兄也有让我们感动的时候,每次挨了打之后,第二天师父都会做冬瓜排骨汤给我们吃,每次看到大师兄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自行车上带着排骨和冬爪我们这三个小子,就会欢呼一声。冲上去抢着帮他把菜搬进厨房里。 说到功夫,这世界上我最敬佩的毫无疑问是师父了!但是,除了师父之外,我最怕的就是大师兄了!大师兄的功夫很好! 因为当年练功的时候,我们几个小子只有在一旁自己练的份儿。唯独大师兄,他可以和师父真的过招!! 不过遗憾地是,就在我十五岁的那年。大师兄走了。他离开了师父家。 我不知道大师兄为什么走,只是隐约知道一点,好像是大师兄回老家去继承家里的事情了。当时我并不太了解大师兄家里到底是做什么地。但是十五岁的我也明白,练武不能练一辈子,大师兄不可能在师父家里住一辈子。他是男人,要生活,要工作,要赚钱,要有自己的生活! 练武能当饭吃么? 大师兄走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师父的心情都不太好。 后来,有次我胆大地问了师父,我问他,我到底学到了他几成功夫。 师父原本是不会回答我这种问题的,但是那天他喝了点酒,酒劲上头的时候,就告诉了我实话。 我们师兄弟四个……已经离开地那个不算。 我大概学到了师父的三四成功夫,我的另外两个师兄,和我差不多,但是要比我略微强一点点。真正学到了他功夫的,是大师兄! 师父说,大师兄走的时候,已经有了他七八分的功力了,即使他自己年轻的时候,在大师兄这个年纪,也未必比大师兄强。 师父说过,如果下场放对,大师兄能和他真正的动手过招了,而且在双方都不下杀手的情况下,大师兄未必就稳输! 当年地我,不知道天高地厚,就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那我呢?我和大师兄打,能有几分赢面?” 我记得当初师父看了我一眼,笑了笑:“你?你大师兄让你一手一脚,你能在他面前撑十分钟,就算你勤力了!” 我当时还有些不服气,师父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他当时告诉我:“刚子,你不要不服气,你的根骨比你的大师兄差了不少,而且你的底子也不如他。再加上你的性子,唉……很多东西,不是师父我偏心,而是不能教你的!怕你惹祸!所以,我的很多东西,你是学不到的。你大师兄就不同了,基本上我老头子的东西,他能掏的都掏走了。” 顿了一下,师父又对我说:“我说的,他让你一手一脚,你能在他面前撑十分钟就不错了。这还是好的,是按照你们两人现在的差距来计算的。如果再过十年……你和他的差距还会越来越大!” 当时我不服气,表示不信:“我这十年,努力的练,就算赶不上他也就算了,怎么还会被他越拉越远呢?” “冬子,练功夫练到你大师兄这个份上,和你已经不是一个档次的了。他练十年之后,就能赶上我了。你和他境界不同,你再练十年,也只能是在你现在的基础上增加一点罢了。他……嘿嘿,到了他的这个境界,越是往上,和你的差距就越是明显了……这是命,也是个人的造化,强求不得的。” 师父一辈子都没骗过我。按照他老人家的话,十几年后的今天,大师兄的本事,和我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了……如果真的要和我打……我能在他手下撑多久? 大师兄自从离开了师父家之后,一直没有再回来。 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师父的葬礼上,师父去世了,我们几个师兄弟给他披麻戴孝,大师兄那个时候才赶了回来。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大师兄了了。 我记忆中,他最后和我说的一句话,当时我们四个师兄弟抱成了一团,大师兄对我们说:“你们好好做人,别辜负了师父的一番心血……” 顿了一下,大师兄咬牙对我们说:“如果你们几个之中,有谁敢仗着师父教的功夫为非作歹,要是让我知道了,我就打断谁的腿!” 当年我们几个骤然失去了师父,尤其是我,在那一瞬间,看着大师兄,几乎就把他当成了师父的影子一样。我们几个抱头痛哭了一场,大师兄就走了。大师兄临走的时候,留了一个电话给我们,但是我后来回到南京之后,一直混迹得不太如意,后来更是卖了父母留给我得房子,在夜总会那种地方打工,我心里无形之中,也总是带着一种自卑和自暴自弃的心理,也就几乎没有再和师兄们联系了。 只是…… 师父教了我这么多年,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他老人家是黄飞鸿的传人啊!!现在大师兄又怎么会在加拿大开起了一家“宝芝林”来了呢?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