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六十七章 【朋友和敌人】

第六十七章 【朋友和敌人】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30:18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7:00
有七叔坐镇,我看着雷狐一脸吃憋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痛快了!这家伙顶着一个钦差大臣的帽子来到加拿大的…… 关键是,这“钦差大臣’四个字上面得打一个引号。因为从根本上来说,我们和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一个组织的人了。他就算真的是钦差大臣,拿了尚方宝剑下来,也没道理对我指手画脚的。 至少A国的大臣没道理跑到B国家去执法吧。可偏偏雷狐占了一个老资格的立场,占了一个名分上的“前辈”,我还不能硬着和他来唱对台戏。 我把七叔推出来,就随便他们老家伙之间怎么折腾了。 方大海这个胖子也走回来坐下了,但是却在雷狐的身后,悄悄的对我竖了竖大拇指,意思是我这一手玩得漂亮。 我把七叔推到了会议桌的正上首,我则把我自己的椅子稍稍挪开了一点点,让七叔坐在主位上。以此来显示,现在大圈是七叔为尊。 我的这副做派,下面众多帮会的大佬们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毕竟是我们的家事,他们也没说什么。我咳嗽了一声,对七叔轻轻道:“七叔,那我就开始了。” 七叔笑了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他心里很明白,我推他出来只是当一个挡箭牌,用来对付雷狐这样的家伙的。真正的掌握权力地,还是我。七叔一把年纪了,又瘫痪坐了轮椅。而且已经淡出了几年,早不可能和我争什么了。 “诸位……”我脸上含着笑,但是这笑容却很平淡:“今天,全温哥华的大部分同道都聚集在了这里。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我慢条斯理的缓缓道:“前一段时间已经发生了太多不愉快地事情,也发生了太多的乱子。无论是警方也好,还是在座的各位,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可以说,现在整个温哥华的道上,都乱成了一团!” 我缓缓说着,同时眼睛看着下面的人,没有人开口打断我,只是都有些茫然的瞧着我。不知道我到底什么意思。 “混乱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我耸耸肩膀,抬了抬手指,看着他们:“我知道。现在追究这次的纠纷和骚乱是如何开始的,已经很难理清楚到底是谁地错了。直到今天位置,我想警察局里的拘留室都已经塞满了我们的人,还有在座地各位,这些天来。警方的大力扫黑行动,使得大家的生意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无论是人手,还是金钱……当然。还有地盘。” “你到底想说什么?” 终于有人开口问了我一句。开口的是一个皮肤黝黑地人,一身暗色条纹西装,典型的亚洲印度人。 “我想说的是……和平。”我笑了笑:“大家已经足足地打了这么多天,我想应该都打够了。今天,我希望能趁着这个机会,让大家坐在这里,把事情谈清楚,然后……”我一指门口:“出了这个门之后,我希望从今天开始。温哥华的大街上,不要再有那么多的争斗了。” “Fuck,”一个白人顿时就站了起来,瞪着我大声说了一句:“HolyMotherofgod!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要求在做的所有人听你的?” 我看了他一眼,认出来了,这个男人叫“籁尔,,记得上次在警察局里,他和诺顿的关系不错。想来也曾经是在警方里有相当的靠山的一个家伙。 这里的本地白人黑帮,一向都不太看得起我们这些外来地新移民,现在我说出这样的话,自然会有人不爽了。 我毫不生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比尔先生,我首先可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是大圈的小五。如果你还不认识我的话……我想很快我会让你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这句话说的不紧不慢,看似平静,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可联想到我做事的习惯,这个比尔顿时脸上表情一僵,眼神里有些躲闪。 “第二的问题我也可以回答你,就是为什么要听我的。”我干脆身子往后靠了靠,椅子也往后挪了挪,忽然就翘起了双脚,高高的翘在了桌子上,冷冷看着他,傲然道:“因为我知道,如果大家再不停下来谈判,再继续这么打下去,不出三天,就会引来警方的更大规模的扫黑行动!同时……也因为我现在的拳头最大!实力最强的人有权力法号施令……我的这个回答,你满意么?” 比尔一脸复杂,我看出,他很想发火,但是又有些不敢。他从前的靠山应该是诺顿吧,但是现在诺顿倒台了,而他手下的那个帮会,势力并不算太大。真正的白人帮会最大势力的自然是地狱天使,而他只不过是跟在地狱天使的身边吃点剩饭而已的。 犹豫了一下,白人固有的骄傲心理还是占据了上风,他哼了一声,看着我,大声道:“今天我来参加方先生的葬礼,完全是处于礼貌,你不要认为我是因为害怕。温哥华永远是温哥华!不是你们这些黄种猴子的天下!” 说完,他昂首大步就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我没有阻拦,甚至连**都没有挪动一下。比尔大步走出去的时候,我同时看着在座的各位:“还有谁想走的,不妨现在可是先说一声。” 犹豫了一下,青日里和比尔关系比较近了一个小帮会的大佬也站了起来,还有一个伊朗人也站了起来。 我吹了声口哨,笑着看着他们:“OK,如果两位也想走的话,我完全没有意见。” 这话出来。顿时呼啦一下又站起来了五六个人,都是一方大佬级的人物,还有人看着我,嘟囔道:“年轻人。不要太嚣张,否则的话,你会死地很难看的。” 对于这种说法,我只是淡淡一笑:“嚣张是因为有嚣张的本钱。只有没有本钱而嚣张的人,才会死地很难看。” 看着这些人都起身离开座位往门口走的,我轻轻叹了口气,缓缓说了一句:“离开这个房间,就是宣告你们将站在大圈的敌对的立场上。诸位想清楚了么?” 我的话让有些人犹豫了一下……毕竟大圈的名头还在这里!大圈的实力更是让人胆寒! 大圈代表着什么?大圈在北美的黑道上,就代表着“血腥”“强硬”“残忍”! 有些人站住了脚步,也依然有些人不为我所动。推门走了出去。我心里叹息,看来毕竟是我还年轻啊,人们通常都会瞧不起年轻人。而七叔……他在策略上只能对付一下雷狐。但是对于这些江湖大佬……一个退休了几年。窝在一个破洗车店里的残废老头,是没法镇住他们的。 有几个人被我最后威胁性地语言吓住了,虽然站了起来,却愣在那里,走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看着他们,脸上露出笑容:“几位如果暂时不想走的话,不如先坐下来听我把话说完。OK?” 给了他们一个台阶,这几个人终于重新回来坐下了。 我看了看桌子周围的人,一共只剩下了十一个了。 这十一个人里面,除了我,七叔,雷狐和胖子之外,其他帮会地人一共有七个。这七个帮会里,两个是华帮的,一个是意大利人阿贝托尼。还有剩下的四个,一个是阿拉伯人,一个是白人,还有两个则是印度人。 “诸位,你们会为你们留下的正确决定而感到高兴的。”我笑了一笑,然后忽然就坐直了身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桌子地后面靠近墙壁的地方。这里原本是一扇窗帘,我缓缓解开绳子,放下的一卷厚厚地布…… 这可不是什么窗帘,而是一副巨大的地图! “诸位,大家一定都很熟悉,这是温哥华的地图。”我笑了笑,缓缓推开半步,站在地图边上。 这的确是一张大号的温哥华市区地图。不过却被我用不同的眼色涂抹成了一块一块的。更重要的是,我在那一小块一小块的颜色,都是我后来用不同地彩色纸片贴上去了。 “陈阳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阿贝托尼毕竟是我和我一伙的,很快就开口来引开了话题。 “大家看见了,这上面五颜六色的这些东西。”我抿嘴一笑:“这是我专门绘制出来的,整个温哥华的黑道势力地图!在座的每一位先生,都能在地图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地盘。”我看了一眼意大利人:“阿贝托尼先生,我记得你的地盘是在圣路易丝大街,对吧?你看,就在这里……’我在地图上找到了那条街区,上面我用绿色的颜色标注了:“你看,这些绿色,就代表着你的势力。现在看来,绿色的地区只是还局限在了圣路易丝街区的附近。” 说到这里,我补充了一句:“当然,鉴于最近一段时间温哥华很混乱,很多黑道上的地盘都有换手的现象,大家打打杀杀,都是为了互相争夺资源……所以,我绘制出来的这副地图,并不是现在的即时地图,而是,在一个月前,也就是这次温哥华骚乱的‘战前’,整个温哥华各个帮会盘踞的势力范围。” 所有人都有些茫然,这些洋鬼子都不太明白我的意思。 “OK,或者我们可以直接说吧。”我指着地图上左下方的很大的一块黑色颜色的区域:“各位,这个地区所有人都应该清楚,这块地盘,这里有很多家餐馆,有夜总会,还有酒吧,这是一块很不错的地区……可是之前,这块地方,是属于我们可爱的大阮和小阮兄弟两人……是的,这原本是越南人的地盘。”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只是看了看地图,然后又看了看我。 我不动声色,随手就把地图上地这一块黑色颜色的纸片撕了下来,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点燃,同时用打火机把手里的这一大块黑色的纸头烧了,随手扔在了地上。 轻轻吐了一个眼圈,我淡淡一笑:“不过呢,我想现在我们地大阮小阮先生,已经不需要这块地盘了,我说的没错吧?” …… 沉默了一会儿,印度人开口了,印度人一向和越南人也有些小摩擦,这个印度黑帮大佬犹豫了一下。用极为生硬的英语缓缓道:“你说的没错,可是,虽然现在警方在打击越南人。可是天知道过了这阵子之后,大阮还会不会回来。 要知道,在历史上,越南人也曾经遭遇过重大的打击,但是他们之后没过多久。还会卷土重来的。” 我笑了笑,轻轻翘了翘自己的脑门,道:“哦。您说的一点没错,这的确是值得担忧的。不过……” 我露齿一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您是贾伊德先生对吧?感谢您的提醒,是我的失误,因为有一件重要地事情,我想我是忘记了告诉在座各位了。”我笑得很平静,很从容,缓缓道:“我和亲爱的大阮先生曾经见面谈过了,我们有过一次彻底的谈判……而谈判结果是。大阮先生在我的劝说下已经放弃了他在温哥华所有的利益!也就是说,我们不用担心大阮先生和他地手下将来还会卷土重来了。” 顿了一下,我看着大家:“如果你们不信的话,我可以让他自己告诉你们。”我大声喊了一声:“锤子,去把大阮先生带进来。” 这话说出来,人人都是一脸惊讶!还有人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尤其是两个华帮的老人,华帮从前是被越南人欺负得最狠地,听见大阮居然在我这里,都不由得变色了!不过更多人惊讶的是,现在大阮被警方通缉,却怎么会躲在我这里?! 片刻,人高马大的锤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个家伙一脸冷漠,双手拖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方红布,下面盖着一样东西,他面无表情走到我面前,把盘子放在桌上…… 许多人都变色了!因为他们从浓烈的血腥味里,已经猜测出这盘子里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我轻轻掀起红布,露出了下面,是一颗人头!旁边则是一把匕首。 人头是大阮的,眼皮耷拉着,头颅上沾着血腥,头发粘成一簇一簇的,脖子切口部位,更是血肉模糊! 在座的这些人虽然都是干习惯了杀人放火这些勾当的坏蛋头子,但是看见这种东西,还是忍不住有人变色!尤其是看清出了这颗人头的相貌,每个人更是好像看魔鬼一样地看着我! 当然,意大利人阿贝托尼除外。 大阮在温哥华纵横二十年,杀人如麻,手段毒辣,叱咤风云,气焰滔天!在座的人里面,恐怕一半都吃过他的苦头!越南人凶名在外……可是今天他的人头就被我的手下端来放在桌上! 现在至少每个人都明白了:大名鼎鼎的大阮,是死在了我的手里! 我面色如常,甚至脸上还带着微笑,轻轻拿起人头旁边的匕首,在手里比划了一下,然后微笑道:“我忘记说了,我通常劝人的方法都是很有效的!所以,现在大家已经可以放心了,因为大阮先生已经把他所有的一切都转交给了我,也包括他的生命。那么以后,大家也不用担心他会回来了。” 没有人说话!确切的说,所有人,现在看着我的眼神里,已经多少带着几分敬畏了! “整个温哥华,在我看来,能盘踞一方地盘,自成一个势力的帮派,一共有十九个。当然这个计算方法是把那些街头混饭吃的不入流的小混混排除在外了。所以呢,我在这副地图上,一共用了十九种颜色,把每个组织的地盘标明了。”我故意叹了口气:“不过可惜,今天来参加八爷葬礼的,我只成功邀请到了十六位先生,还有三位或许是因为我的面子不够大。并没有能赏脸来。” 我的请帖里说地很清楚了,来的都是朋友……如果不来的话,那就不是朋友了! 在这条道上,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我一脸平和,甚至脸上连一丝火气都没有,随手在地图上摘下了三块颜色的纸头,扔在了地上,叹了口气:“我想,我这两天会抽时间去找这三位先生谈谈地……既然他们不能赏脸过来,那就只好我登门拜访了……顿了一下,我一字一字缓缓笑道:“说不得,我会好好的劝劝他们,也放弃掉这三块地盘了。所以呢……现在这三块地盘。我想也没有主人了。” 我故意把“劝劝”这个词咬得很重,在座的人都明白了我的意思,不少人的眼神都不由得一寒! 没有人怀疑我说这话的有效性了! 就连横行霸道的大阮都被我干掉了。这三个家伙,还算什么?! “接下来,就是亲爱的比尔先生了。”我又在叹息:“原本我还是很尊重亲爱的比尔先生的,因为他曾经是诺顿先生地老朋友。可是刚才,大家都看到了。飞库手打是他不给我面子。我这个人,一向是很要面子的。如果别人不给我面子,那么我也就只好不给他面子了。更重要的是。他地一些不恰当的言语,实在是伤了我的心……唉,他居然说我是黄种猴子……上帝啊,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种族歧视了!种族歧视可不是一个好的习惯。” 我不动声色,又从地图上摘下了代表着比尔地盘地颜色,口中好像漫不经心一样缓缓道:“有些错误是可以原谅的,但是有些错误,就必须要受到一些惩罚了。” 随手把纸头扔在了地上,我对大家笑了笑。柔声道:“各位放心,我会和比尔先生好好谈谈的。如果他不肯地话,那么我也只好‘劝劝’他了。” 有人似乎想说话,但是看着我手里的匕首,咽了一下吐沫,终于没有开口。 “这个世界上,有地盘,就一定要有人。”我摊开手,耸耸肩膀:“让我算一算,嗯除去了今天没有被邀请来的三位先生,加上越南人,在加上亲爱的比尔,我们现在已经至少空出来了四块地盘了。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浪费了……这四块地盘,如果这么空出来,可不是一个好的习惯!对吧?” 我的这番话,让所有人的眼神里都多了几分期待! “大阮先生既然把他的地盘都送给了我,我想我就有权力处理了,对吧?”我笑了笑,眼神在众人地脸上转了一圈,落在了意大利人的身上:‘亲爱的阿贝托尼先生,我一直觉得圣路易丝那个街区太小了,我想,靠近圣路易丝街区附近的这条史客维尔大街上,正好有几家不错的建筑公司……我知道装材可是一项赚钱的买卖,我想你不会拒绝吧?反正大阮先生已经不需要这条街了,对吧?” 说着,在意大利人惊喜的眼神下,我飞快的在地图上添上了一抹属于意大利人的绿色。 “贾伊德先生。”我转头看着印度人:“C区的两个街区,原本是属于洛克那个家伙的,不过他今天既然没有出席我们的会议,我也说了我会去找他谈谈……那么,我想你不介意接手他的一部分地盘吧?嗯,正好这个街区里还有两家不错的车场,都是赚钱的买卖。” 在印度人愉快的笑容了,我在地图上画了一笔。 …… ………… 分赃大会到了最后,其他人都在地图上分到了大大的一块。而我这才把目光落在了已经有些等得不耐烦的华帮的两位老者的身上。 顿了一下,我看了华帮的两个老人一眼,神色稍微客气了一点,华帮今天来的两人,一个姓何,人称何叔,是现在华埠里大大小小的华帮里势力最大的一个帮会的龙头。我这是第三次见他了,上一次是在警察局。 而我第一次见他,则是在和号称华帮第一高手的沙虎打擂台的时候见过他。 “何叔,比尔先生留下的地盘,正好和华埠接壤,那片地方,我恐怕是没有精力接管了,所以……”我微微一笑,在地图上添了一笔蓝色,蓝色,在地图上代表着华帮。 “何叔,这上面这块蓝色,是代表了华埠的众多华帮势力。我知道华帮里有很多帮会组成的,我就没有细分了。因为华帮自成一系,至于这块新的地盘,里面如何细分,我一个外人不好插手,还是何叔你们关了门自己斟酌商量吧。” 我这句话已经给足了华帮面子了,华帮里地位最高的就是面前这个何叔了,我说我不插手,让他们自己商量,其实就等于暗示他,我愿意支持他何叔收拢华埠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华帮了。 关上门商量?这个何叔的势力是华帮里最强的,所谓的商量,就等于我默认他可以分到最大的一块!他哪里又不高兴的道理? 而且,就冲着今天比尔和我翻脸,我也肯定会对付那个傲慢的白人!我出面打下来的地盘,然后白白送给华帮,这种好事情,他们不会拒绝的。 每个人都得到了满意的结果,都在地图上分到了大大的一块。当然,最大的赢家还是我。 因为大圈将接手绝大部分越南人的地盘。虽然为了争取大家的支持,我让出了几条街区出来给这些人,但是同时,有了他们的默认,我可以放开手来对付今天没有参加邀请的那三个帮会,还有比尔。 意大利人果然贪婪,他已经分到了一块新的地盘,足足让他的地盘比从前多了一倍!但是此刻却还有些不满足,忽然开口笑了笑:“陈阳先生,除了比尔之外,刚才还有那些离开的人……他们怎么办?” 靠!这家伙,难道你想让我把那些帮会全部干掉么?贪心太大了吧! 这种傻事情,别说我现在还没有这么多的力量……就算我有,我也不会这么做!一下干掉这么多人,灭掉这么多帮会,得引起多大的动静?难道让温哥华再乱一次么?那样的话,恐怕道格第一个就带着大批警察来找我麻烦了! 我笑了笑,轻轻添了添嘴唇:“阿贝托尼先生,我刚才说了,有些错误是必须受到惩罚的……但是有些错误,也是可以原谅的。一时冲动犯下的错误,只要事后能做出补救,我认为是可以被原谅的,你觉得呢?关键呢,就是要看他们到底是选择当我的朋友,还是我的敌人了。” 我一手拿着匕首,负在身后,缓缓走到桌前,绕着桌子走到了意大利人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深深吸了口气。 “做我朋友的人,都会生活的很好!”我微笑看着在座的所有人,然后目光一转,落在了桌上,那里是大阮的人头!我语气一转,变得森然寒冷:……自而当我的敌人,也都已经付出了代价!”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