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六十六章 【就是不鸟你!】

第六十六章 【就是不鸟你!】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30:12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7:00
我没有选择用那种义气的“不见血死”来对付这两个人。而是把他们交给了锤子。 “动手干净一些就行了。”这是我对锤子的吩咐。 尽管我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背叛,就和泰格一样,他们在八爷的手下得不到发展的机会,最后就铤而走险…… 有句话叫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说的虽然有些偏激,但是从客观上说,人为了自己打拼,没什么错的。只是他们不该用出卖自己兄弟的代价来做这件事情。 所以,他们必须死。 当然,对于大多数兄弟而言,他们并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两个叛徒,都是在追杀大阮的突袭行动里牺牲的好兄弟。我大笔一挥,把他们的名字加入了抚恤名单里。 今晚的香堂,当众手刃仇人,我显示了我的强硬。而密室里,处决叛徒,显示了我的公正。 诚然,当一个老大,强硬和公正都是必要的因素。 “但是这还不够。”雷狐灰溜溜的回房间去之后,胖子这次却主动留了下来:“你今晚做得不错,但是还不够。” “不够让他们放弃心里的那些觊觎的念头。”胖子笑了笑:“我说了,你最大的弱点是根基太浅,所以,即使你再强硬,再公正。再有领袖气质,也很难得到他们的承认。” “你说的‘他们’,是指你们家里的那些大佬?” 胖子叹了口气:“其实你解决雷狐倒不是很难……关键是,雷狐回去之后。那些大佬听了他地汇报,能不能真的认可你。虽然谁继位,谁当老大,加拿大这里不应该是我们插手。但是我说了,这个世界上,天大地大,利益最大!大有好处的事情,就算是打破了头都有人敢抢着往上去冲去做的!地确,从道理上,我们不该插手你们这里的事情……但是……”胖子说道这里。笑了笑:“你不能和黑社会讲道理。黑社会本来就是不讲道理的,我们只讲究手段和实力。” 我拍拍胖子的肩膀:“放心,我明白了。” 晚上回到房间里的时候。我脸色并不太好看。这很正常,因为今晚又死了几个人。大阮,和那两个叛徒。 我毕竟还没有练到杀人不眨眼的那种变态地步……我还是一个人,一个年纪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即使我已经经历了太多生死,可是面对杀人这种事情。我真的很难保证无动于衷。 尤其是,杀死曾经是自己兄弟的叛徒。 一进房间里,就看见乔乔穿着睡袍。很没有形象的靠在椅子上,睡袍地裙摆下面,一对修长丰满的大腿就这么裸露在空气之中,高高的翘在茶几上。她一手拿着一瓶润肤乳,然后轻轻地,均匀的往自己的双腿上抹…… 如果放在平时,这个动作会让我觉得很诱人……毕竟乔乔很美丽,很性感,她的双腿很漂亮。两腿修长,笔直,滚圆结实,皮肤细腻光滑…… 但是今天,我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走到了旁边地沙发上,往上一靠。 我脸色不善,轻轻的叹了口气,乔乔古怪的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你怎么了?” 我摇头,没说哈。乔乔继续问道:“今晚出什么事情了?晚上有人来这里,告诉我们今晚别出房门到外面去……” “嗯,那是我地安排。”我点头。 的确,我们在灵堂里摆香堂,杀人!那种场面,我可不想让她们两个女孩子看见。所以我特别吩咐了人过来守在这里,不让她们出门。 “出了什么事情?严重么?” “不。”我摇头,努力的笑了一下,但是笑得有些疲惫:“不但不严重,反而解决了一些困扰了我很久的问题。” “啊……那到底是……”乔乔还想再问,颜迪已经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她一脸温柔,缓缓走到乔乔的身边,身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颜迪脸上带着轻轻的笑,柔声道:“好了,别问了。小五应该很累了,你进洗把脸,一会儿我给你上药。” 看着我起身离开,颜迪止住了乔乔开口询问的意图,低声道:“你看……”顺着她的手指方向,乔乔看去,就看见门口地板上,留着一个脚印。 这脚印是我进门地时候留下了,只有半个脚掌,模模糊糊的……但是很明显的,这个脚印是深红色的! “这……是血?”乔乔皱眉。 “还有,你没觉得,他身上有些血腥味道么?”颜迪叹了口气:“他今晚肯定做了一些不想我们知道的事情。” “颜迪。”乔乔忽然坐直了身子,她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眼色的表情:“你……有没有觉得,小五变了好多?” 对于这个问题,颜迪却反而并没有太在乎,她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似乎并不介意。甚至她的眼神都是很明朗的,没有丝毫的困扰。 “我只是一个女人,而他是我的男人。而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从来不是一个走在光明之下的男人。既然我打定了主意要跟着他,那么心里早就做好的准备……纵然有一天他成了一个魔引鬼……”颜迪轻轻一笑,这个性子柔和的女孩,此刻却用一种仿佛轻描淡写一样的语气道:“……那我也甘愿当魔鬼的女人。” 看着想来柔弱的颜迪,这次却如此坚定……甚至她的坚定也不是用那种咬牙切齿赌咒发誓地样子表现出来的,而是用那种轻描淡写,漫不经心一样的语气说了出来。却好像所说的这些,是早就深深刻画地内心深处,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乔乔,惊讶的看着颜迪。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后面这一天发生了两件大事情。 第一件大事情,是温哥华黑道上,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圈领袖,八爷,方八指的葬礼。不得不说,这次是次中西结合的模式。 在修车场里,我们摆设了白堂,接受来宾的观礼祭拜,同时,按照西方人的规矩。我们购买了墓地,是那种西式的墓地,简单明了。 修车场地门口摆满了花圈。幛子之类的东西。我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胸口带着一朵晚上颜迪亲手扎出来地小白花。 而这天,无疑是温哥华黑帮里的一次盛大的聚会! 原本这两天风波渐渐平息了,警方已经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越南人的身上。而今天,在修车场的外面。几乎挺满了高档地汽车! 温哥华黑道上的帮会,不管是大帮会,还是小帮会。或者是伊朗人,阿拉伯人,印度人,还是本地的白人,意大利人……所有地老大,能来的几乎都来了!外面的街边停满了高档的汽车。 这些黑道老大们,带着保镖,一个个走进修车场里的灵堂,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规矩。在八爷的牌位面前祭拜,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一个个的过来上香。 我则在一旁,以家属的身份还礼。 最后,警方地道格也派了代表来,他派来的是华人警官杰夫。 这次的黑帮聚会,甚至比上次警方召集的在警察局里的那次谈判的场面还要大!人来的更齐! 因为……我发出了消息。 八爷的丧事,欢迎大圈的朋友前来观礼。 我这句话的浅台词是:如果你选择和我们做朋友,你就来!否则,你就不是我们的朋友! 混黑道的也都不是傻瓜。越南人已经被铲青,现在整个温哥华,地狱天使在索林的吩咐下,早就退得远远的,不愿过来沾这潭子混水了。 而除此之外,其他的黑帮之前被警方打压的很惨……那么,现在谁的势力最大? 大圈! 还有,之前几乎所有的黑帮都被警方打压了一个遍……却偏偏只有大圈,几乎是实力无损! 那么,这种情况,又说明了什么问题? 不言而喻! 杰夫穿着警服,带着手下几个警员,都是一身笔挺的警服,乘坐警车而来。这家伙居然升职了,背后里,他私下告诉我,从今以后,关于警方在华埠的事情,他可以说一不二! 当然,他也带来了另外一个消息。 也是今天发生的另外一件大事情。 诺顿先生,辞职了。 现在,道格正式掌权了。 其实我一直有些怀疑。因为道格不是警察,他只是政府的特派人员,他不可能出任警察局长的。后来我才知道,他这种政客,并不需要长期的控制住温哥华的警方势力。他只需要在端起内,比如两三年的时间,以政府特派人员,挂名警方内部的一个委员会的名义,插手警方事务,同时,会有一个新任的警方人员顶替诺顿的职位。但是,在端起内,是不可能和道格争权的。 至于两三年之后,捞足了政绩的道格,就可以风光离开了。而温哥华整顿黑道的辉煌成绩,也会给他的职业生涯留下重重的风光的一笔!这些对他今后继续往上爬,可是大有好处的。 他需要捞政绩,就需要在两三年内,让温哥华的黑道势力在他的监控之下,他需要把温哥华的黑道控制住,社会治安情况良好,犯罪率下降……所以,他需要在黑道里有一个代言人。 也就是说,有了道格的合作,我在两三年内,等于在警方里多了一个庞大的保护伞。只要我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警方是不会找我麻烦地……甚至,他们还会帮助我打压我的对头。 在祭奠了八爷之后,在温哥华诸多的黑帮老大面前,一身警服的杰夫和我握手。然后大声道:“陈阳先生,我代表警方感谢你对温哥华治安做出地贡献。” 我微微一笑:“警民合作嘛。” 我并不知道的是,现场混进来的一家八卦小报的记者,悄悄的把这句话评价为了本年度十大最无耻的讲话之一…… 葬礼结束之后,一些不相干的宾客都离去了,杰夫警官自然也是走了。但是剩下的那些黑帮的大佬们,却一个都没有走。 就在修车场的灵堂里面,花圈还没有撤去,幛子也依然挂在墙上,但是香案已经没了。偌大地灵堂里,我让人摆放了一个长长的桌子,布置了一个简单的会议场所。 随后。我下令不相干地人都出去。让我的手下和这些大佬的保镖全部退到了门外去。 所有人都脸色平静,大概早就想到了会有这种场面了。 因为每个都人很清楚,今天名义上是八爷的葬礼。而实际上…… 是我的就职仪式! “各位请坐。”我看着诸位温哥华地黑帮大佬,指着灵堂里的桌子。 大家很快都坐了下来,我当仁不让的。径自坐在了最上首地位置。 胖子和雷狐也被我邀请来参加了这次会议。 “这两位是我们大圈的前辈,是从亚洲专门赶过来的。”我笑着介绍了一下。没有人有什么反应。 这些人都是黑帮的一方老大,他们手里的势力加起来。占据了温哥华黑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势力!其中有一半的人,我当初在警察局里见过了,另外一半,则不认识。 “诸位,今天能有幸和大家坐在了一起,是我的荣幸。”我微笑道:“八爷故去了,最近一直由我本人来临时掌管大圈地事务。我年纪很轻,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各位前辈多多包淋了…… 尽管我脸上带着笑。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所有人都没有一丝轻视的表情,而是带着戒备的神情看着我。 他们大多数都知道。当初,就在警察局,在诺顿那个高级警官的眼皮地下!就因为伊朗帮的老大阿齐滋对我不敬,结果当场被我打残!后来阿齐滋的那个帮会,被警方一天连扫了十八个场子!阿齐滋从医院出来之后,就直接转到监狱里面去了。 所以,现在没有人敢轻视我! “陈阳先生。”开口的是意大利人阿贝托尼,这个家伙依然扎着辫子,夸张的语气大声道:“现在你是大圈的当家人,我想大家都会愿意和你合作的。” 这家伙是和我一伙的,第一个就开口支持我。其他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反正所有人都明白,现在我的势力最大! “不不不。”我微笑:“亲爱的阿贝托尼,我的朋友……你错了,我并不是大圈的当家人。”我缓缓站了起来,轻轻的走到桌子旁边,摊开手,一面走一面笑道:“如大家知道的,在八爷出事的时候,我只是临时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管理一下大圈的事务。但是我年纪是这么的轻,还不足以承担这么重的担子……况且,以我的资历,恐怕还有很多人是不服我的呢……” 阿贝托尼立刻大声道:“不不不,我想没有人会不服你的,你现在可是温哥华赫赫有名的人物!”其他也有好多人都开口符合。 我笑了笑,眼神扫过雷狐,这家伙眯着眼睛,没说话。 倒是在场的有两个华人老头子,他们是华帮的代表,这两个人我都见过的。他们两人的眼神就比那些洋人要复杂多了! 我说出自己年轻不能担负重任的这种话,这两个老头子立刻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眼神悄悄的在雷狐和胖子的身上转了一圈! 联想到这两人都是亚洲大圈派来的人……如果只是为了八爷的死来参加葬礼地……如果是单纯的参加葬礼,那么现在这种会议,显然是属于温哥华黑帮的内部事务,这样的会议就没必要让他们参加了!可是他们不但参加了。还坐在我地身边! 这里面,就有很多值得玩味的深意了! 毕竟是中国人,中国人的这种内部的内斗的情况,也只有中国人才能明白。那些洋人,大多数是闹不明白的。 我察觉了到了华帮的两个老头子的异常眼神,随即把目光投向了他们,脸上含着微笑。 两个老头子眼神在我和雷狐他们的身上转了一圈……他们明白,我这是用眼神在逼他们表态了。 犹豫了一下,其中的一个老头子,清了清嗓子,缓缓道:“陈阳,原本你们大圈内部地事情,我们是不便开口的。但是我们觉得。你虽然年轻,但是在八爷手下的时候,立地功劳最大。现在大家也看见了,这大圈上上下下的人都服气你,这个位置,你不坐,别人又有谁来坐?” 雷狐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我笑了笑。对这个表态的老头子报以友善的笑容:“您老人家是前辈了,我不过是有兄弟们地支持,暂时安抚一下场面而已。关于大圈现在谁当家……其实今天把大家邀请过来。就是请大家见证一下我们大圈的新当家坐堂!我们的新当家人,想必和在座地各位都是老熟人了…… 我笑着,缓缓走到了灵堂的一侧,推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 片刻之内,我从里面走了出来,我推着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老者,大约五十岁左右。脸庞消瘦,一双眼睛锐利如鹰!从这样的眼神就能看出,这个人的脾气一定是很火爆的那种…… 我推着轮椅出来,在座的这些温哥华的大佬们,有一小半都愣住了!两个华帮的老头子也似乎有些措手不及。 而坐在一旁的方胖子,脸上露出惊喜地表情来,眼神里放射出异样的光彩!忽然就跳了起来,两步跑到我面前,大声对着轮椅上的那人笑道:“啊哈!老七!我靠,陈阳这小子居然把你抬出来了!!” 轮椅上坐的自然是七叔了。 当初我让手下的兄弟小朱出去办事情,除了让他去找龅牙周周大律师之外,另外一个任务,就是让他去找七叔!我给他的任务是,留在七叔身边,保护和照顾他老人家。 小朱是一个很机灵的年轻人,他说服了七叔躲起来,在这些天换了一个地方住。而事后,我亲自去拜访了七叔……我需要他老人家出面来! 就是为了应付雷狐这些亚洲大圈来的家伙! 我还记得我当初去找七叔的时候,七叔连问都没问我一句,就直接的回了我一句话:“我已经金盆洗手了。” 七叔虽然是火爆脾气,但是他却不是傻瓜。 顺便说一句,七叔和八爷的感情,其实并没有我当初来加拿大的时候看着的那么好!现在想来,当初他们两人表现的那么亲热,多半是因为身边有人在,故意做出来的样子。 而且,八爷死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七叔并没有出面来祭奠八爷! 对于我去找他,七叔也表现的很平静。他甚至连八爷是怎么死的,都没问!只是回了我那一句:我已经金盆洗手了。 看得出来,七叔猜到了我的来意。 我当时对他说:“七叔,我是你一手带进大圈的!现在大圈有难,我一个年轻人,镇不住场面!这时候你出面,恐怕很多事情,我就做不来!” 可是,我不管我如何动之以情,七叔就一句话:我已经金盆洗手了。 我一度很无奈。但是后来,我临走之前,说了一番话: “七叔,我一直觉得你应该是那种很义气的人!现在八爷死了,我虽然可以主持局面,但是亚洲那里的人,能服气我么?如果他们不服,我该怎么处理?我能有办法么?我今天来不是为我自己求你,我是为家里这么多兄弟的前途求你!我不是求你来给我当傀儡……我是求你来给我当一把雨伞!至少现在,你肯出来的话,还可以让下面很多兄弟在你这把伞地下遮风挡雨!” 说完了这些话之后,我抬腿就走人,而这时候,身后的七叔,才终于开口了“等等……” 今天,我推着轮椅上的七叔出来,站在众人面前,或许大家都只是觉得惊讶,大概没想到,我现在已经大权在握了,却把一个早就失了势,过了气的老家伙捧上老大的位置…… 而唯独雷狐,他的脸色阴沉,目光复杂的看着我。 他眼神里分明有一种挫败! 是的,你可以说我小五资历太浅,你可以说我小五年轻,威望不足服众。 所以,你可以打着正宗的旗帜,来试图插手我们的内部事情…… 但是,现在我把七叔捧出来了!你还能说什么? 说资历?笑话!整个温哥华的大圈,还有谁的资历比七叔更深! 或许有人觉得我不用把七叔推出来,雷狐又能拿我如何? 的确,雷狐是不把我怎么样!但是亚洲的大圈那些大佬呢?我不得不做出一个姿态对他们表示面子上的妥协!至少,我需要一个借口,给他们的借口,也是给我的借口!我不可能公开和他们闹翻!大圈的特点是空降兵!我需要空降兵!我也需要亚洲的支持!因为从生意上来说,走私的生意,财路,都和亚洲那里无法分离! 你们不是要一个资历深的人来当老大么?好!我就给你们一个资历深的! 但是,至少面子上,大家都过得去就行了。 七叔和方胖子的交情明显是非常深厚的,两人互相拥抱了一下,然后我推着七叔来到了桌子前面。 就在这时,七叔冷冷看了雷狐一眼,开口用中文低声说了一句话: “雷狐,你是来参加葬礼的么?现在事情也做完了,你该看的也看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你该上哪儿上哪儿吧,以后记住别把爪子乱伸。否则的话,大家多年交情,也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雷狐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忽青忽白,好像要发作的样子。可是七叔说完这些话,就把脸转了过去,连鸟都不鸟这个雷狐。 我站在七叔的身后,脸上没有表示,心里却简直爱死七叔了。 这种话,也只有七叔这种老资格的家伙才能说出来!别人是绝对说不得的!而且,这种话由七叔说出来,雷狐也只能听着! 为什么? 温哥华的江上,都是当年七叔这帮人亲手打出来的!七叔当然说话硬气了!用他的话说“雷狐算个鸟,当我的面,你看他敢放一个屁试试!” 有些话,我不能说,我说了,对于亚洲的那些大佬们来讲,就叫“以下犯上”,叫“后辈对前辈的不敬”! 但是七叔就没有这么多顾忌了,就算他对雷狐在不客气,闹得在火爆。对于那些大佬来说,这也只是“老兄弟们之间的一些小矛盾”……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