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六十四章 【血堂】(上)

第六十四章 【血堂】(上)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9:56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9
今晚老天似乎也在配合我,原本白天还算晴朗的天气,到了晚上却忽然下起了雨来。天边一片乌云席卷而来,仿佛是一团泼洒了的浓烈的墨汁,晚上的时候,一个惊雷带着闪电劈开了苍穹,随着这一个惊雷,铺天盖地的瓢泼大雨劈头盖脸就落了下来。 外面雷神轰鸣,偌大的一个灵堂里,所有的修车长里的人全部聚集了起来。今晚,除了留在外面看守大门和在外面守卫的几个人之外,修车长里一共一百八十六个人,全部到齐了。 这一百八十多条汉子,都是真正的大圈的核心人员。和那些组织里的外围人员不同,这些人都是大圈的嫡系,有些的当年从国内偷渡来加拿大一直混到今天的,有的则是父辈是第一代大圈,在加拿大打拼二十年后留下来的血脉。 可以说,在加拿大的大圈,外围人员总是有近千,但是真正的大圈,就只有眼前这一百八十多条汉子。这些汉子,都是忠心度极高,随时都可以毫不犹豫的为大圈去流血拼命的嫡系人员。 此刻,这一百八十多条汉子,静静的站在灵堂里,鸦雀无声,一百八十多双眼睛,都静静的看着我! 我站在灵堂正上方,身旁的香案上则是一排牌位,看着下面这一百八十多条汉子,我深深吸了口气,抬起手来挥了挥。简短的发出了命令: “摆香堂,清场!!” 我一声令下,立刻就有我手下的人下去,飞快地把灵堂的内外检查了一遍。然后下面的一百八十多条汉子,每个人都很自觉的拿出了随身挟带地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默默的交给了自己分管的头目。 随后,有两个汉子,一人端着一面银色的盆,一人手里拖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是一方鲜艳的红布,上面放着一把雪亮的匕首。两人走到我的身前,对我点了点头,然后肃然站立好。 雷狐在锤子的引领下也来到了灵堂里。就站在我左侧的下首,他虽然看似平静,但是一双眉毛还是不自觉地皱了起来。他的双手负在了背后,可是偏偏巧合的是,他地身后墙壁上有一面铜质的屏风,隐隐的映照出来,他负在背后的双手。有些紧张的扭结在了一起…… 哼。 我心里冷冷一笑。 旁边有人递给了我三柱香,我点燃,转身对着香案上地牌位拜了一拜。恭敬的把香插进香炉里,这才转过身来,目光在全场扫了一圈,缓缓吐气道:“各位兄弟……我想,就在不久前的那天晚上,就在这里,在这个灵堂里面。当着在场地所有兄弟的面……我回头,抬手指了指身后的香案:“……也当着死去的众多兄弟的在天之灵!我小五发了誓,我一定会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我还说过。我一定要等报仇之后,把仇人抓到死去的兄弟们面前,当场生祭!才能泄了我们的心头之恨!我还说过,一天不报仇,一天不下葬!” 全场寂静,我缓慢的声音一字一字地响彻全场,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我。 “今天,是时候了。”我深深吸了口气:“今天,就在众多兄弟的面前,我、我们、大家一起亲手完成这个誓言!!” 说罢,我一挥手,喝了一声:“西罗!” 灵堂一侧的门被推开了,半边身子都是血的西罗大步走了进来,他脸色有些疲惫,上衣上有浓重的血迹,大步走了过来,昂首挺胸,随后他身后两个兄弟抬上来了一个一人多高的麻袋。 那个麻袋湿漉漉的,里面还有东西蠕动,从形状上看,显然是一个人。 “放下。”我冷冷道:“打开!” 两个人把麻袋就放在了灵堂正中间,随后飞快的解开了麻袋的口子,露出了里面的一个人来。那人大约四十多岁,脸色苍白,面如死灰,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头发更是粘成一簇一簇,无力的挂在额前。他的嘴巴被堵住了,封上了黑色的脚步,手脚都用牛筋绳捆死。从麻袋口里只露出了上半身和一个脑袋。从模样上看,这人和小阮大约有七八分相似。 我缓缓叹了口气,看了西罗一眼:“辛苦了。” 西罗点了点头,嘴角扯出一丝微笑,不过随即眼神飘到了麻袋里的那人身上,流露出森然的寒意! 原本安静的灵堂里,在麻袋里这个人出现之后,顿时发出一阵喧哗来,下面的一百多条汉子,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惊异的表情,还有人忍不住左右低声询问,发出了惊叹之声。 “肃静!”随着我一声喝,场面重新安静了下来。 我走到了麻袋面前,嘶的一声,把他嘴巴上的黑胶带扯下来,然后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扬了起来,正面对着下面的一百多条汉子。 “大家看清楚这个人!每个人都给我仔仔细细的看清楚了!”我沉声道:“我想,这里的人,恐怕有不少人是见过这个家伙的,也知道他是谁。但是大部分人,恐怕没见过他。嘿!这个家伙,就是害死我们大圈无数兄弟的魁首!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人!”我眼神冰冷,声音也同样冰冷,看着麻袋里的人,缓缓道:“现在,大阮,你今天落在这里,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麻袋里的人,自然就是大阮了!我派西罗和石头两人带着人去偷袭大阮的座船,有了意大利人的帮助和内应。加上准备充分,西罗不负众望,果然将大阮生擒了回来! 大阮脸色灰败,听了我的话,陡然抬起头来,深深看了我一眼,脸上惨然一笑,瞬间他换了一副表情,眼神里爆发出了一种疯狂的挣扎,大声道:“不错!老子就是大阮!” 下面一片哗然! 大阮看着我,满脸怨毒:“陈阳,今天落在你手里,是你运气好,也是老天要灭我!哼,早在走进这条道的时候,我就想过自己会有栽的一天了,今天我也没什么话说,你直接给我一个痛快吧!” 我冷冷一笑,忽然抬手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啪! 大阮被我打得一个趔趄,他手脚都被捆住了,我这一个耳光就把他打的得横倒了下去。随后我将他重新拎起来的时候,他嘴里吐出了几口血吐沫,我随手把他嘴巴上的黑胶布重新封了上去,看着他的眼睛,冷冷道:“你放心,今天你死是死定了。但是你想死得痛快,可就没这么便宜了。” 我说到这里,纵然大阮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也不由得眼神里露出恐惧的目光来。 “西罗。”我回头对着西罗招了招手,把他喊道我身边,然后正色道:“西罗,今晚你辛苦了……你把仇人生擒回来,所有的兄弟都不会忘记你的大功!还有天上的兄弟们,也在都看着你!” 西罗眼神里有些激动,我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你是我兄弟,别忘记了,我们还有很多大事要做的!” 说完我从旁边的盘子里一把抓起那柄匕首,手指在匕首的刀锋上轻轻一弹,然后大声道:“最大的仇人就在眼前!如果一刀宰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有谁能告诉我,咱们这里最大的手段是什么?” 沉默了几秒钟,下面同时有很多人都异口同声大声喝道:“挨千刀!挨千刀!!” “好!挨千刀!”我冷笑了一声,指着已经近乎崩溃的大阮,咬牙道:“看他这副样子,也受不了千刀了……我们这里在场的兄弟,连我和西罗在内,一共一百八十八个人!那么,我们就赏他一百八十八刀!在场的兄弟人人有份!每人赏他一刀!” 我每说一句,麻袋里的大阮身子就哆嗦一下,等我说完,他几乎已经晕了过去。 我悄悄看了一下站在旁边的雷狐一眼,这个老家伙脸面上勉强保持镇定,眼睛却眯了起来,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忽然,他眼睛一亮,往前迈了两步,走到我面前来,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说道:“好!小五,西罗,今晚的事情做得的确漂亮!这人既然是越南人的首领……这香案上的众多自家兄弟都是被他之手害死的……尤其是八爷也死在了越南人的手里,此仇尤大!这次我领着家里诸位大佬的命来这里,除了大家都是大圈一脉,加拿大这里的兄弟出了事情,我带人过来助衬一二之外……”老家伙一脸激愤的样子,大声道:“我和方八二十多年的交情!当年也是过命的好兄弟!今天能看见仇人授首,心中大块!” 说完,他对着我摊开手:“为方八报仇,我这个老兄弟义不容辞!这第一刀,就由我来动手!”说着,他似乎就要抬手拿我手里的匕首…… 我心里一沉,眼睛里更是闪过了一丝火意! 好个狡猾的老狐狸!!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