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六十三章 【方胖子献策】

第六十三章 【方胖子献策】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9:42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7:19
我默然…… 方胖子的这些话,没有太多掩饰,却直言不讳,最最直接的戳中了我最大的致命要害上! 根基!资历!! 那个雷狐来者不善,显然是针对我来作对的。 而方胖子一句话就揭示出了我最大的致命弱点! 我或许可以被大多数兄弟尊称为小五哥,我或许可以在温哥华叱咤风云,我或许可以通过一系列的胜利,一次又一次的带着手下这些兄弟去拼,去打……我或许现在已经被承认为道上赫赫有名的“五爷……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无法掩饰一个苍白无力的现实: 我,进入大圈这个组织的时间,满打满算,才不过刚刚一年出头而已。 从正面上说,我,一个新进组织才一年多的“新人”,可以在这样的局面下,打出一条青云路来,平步素云直上……一步步的上位,被大家认可。从一个新人,一跃成为“扛把子”,这样的辉煌,我想恐怕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无法想象的奇迹了。 但是另外一方面……仅仅一年时间。即使我再怎么得人心,可是毕竟,我得资历实在太浅薄了。放眼整个温哥华的大圈里,凡是能成为大圈地核心成员的。哪一个不是至少有六七年以上的资历?比如西罗这样,公认的“年轻人”……他甚至从十几岁就开始在修车长里混了! 就更不用说像死去地老黄,或者现在活着的那些三十出头,甚至四十岁左右的人了! 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大圈! 我一个才入行一年多一点时间的人……事实上,现在的大圈里,也不是没有我这种入行只有一年左右时间的新人……只不过,那些人,全部都是“外围人员”! 一个入行一年左右的新人,能进入大圈。成为大圈里的“核心成员,已经是一种激进和破格录取了……而更不用想象,一个一年的新人菜鸟,直接成为了大月地扛把子! 虽然说。我的上位里面,有各种机缘巧合在里面……比如,大圈里缺乏年轻血液,使得我和西罗一起被八爷提拔了出来。比如说,八爷为了制约泰格。而破例提升了我的地位。又比如说,泰格地死,让我变相的在越南立了大功。而八爷不得不给了我上位的机会……再再比如说,我和地狱天使那位公主的关系,使得八爷不得不提携我参与和索林先生的合作,又造成了我地地位提升。再再比日,因为越南人的偷袭,大圈里的中层领寻人一夜之间全挂了……而我地地位再一次升了上来…… 最后,八爷死了,这时候我抬头看看上面……我上面已经没人了。我已经不知不觉的站在了温哥华大圈的顶层了! 一年多的时间,我的地位几乎是好像坐直升飞机……嗯。不,用直升飞机都无法形容!这简直是火箭一样的速度往上窜升!纵然我风光无限的击杀了华帮的双花红棍;纵然我在越南九死一生却奇迹一样的完成了任务;纵然我为大圈拼杀,出生入死,流了那么多血汗…… 但是,这一切还是无法掩盖一个事实: 我,是一个才入大圈一年多地菜鸟! 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我甚至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圈’。 或者做一个假设……如果老黄那几个中层领导,只要有一个还活着,那么即使我现在的功劳再耀眼,能力再强,恐怕也轮不到我来当老大。 又如果……如果现在上位当老大的不是我,而是西罗……恐怕亚洲的那些家伙,都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表示反对了!至少西罗的大月资历有好几年了,而我……甚至很多“外围人员’的资历都比我厚实! 方胖子的眼神有些复杂,缓缓叹了口气:“你现在明白了么?” “明白。”我苦笑道:“我早就明白的。” “唉!”方胖子愁眉苦脸,脸上的肥肉都挤成了一团,摊开手道:“老实说,我都觉得你这家伙实在有些离谱了。当初我送你来这里的时候,只是觉得这里的局面是大有可为。而且加拿大这里,摆明了方八指手下没有什么新人。所以,当时我想了很久,觉得……他方八指虽然公认的抓权抓得狠了些,但是鉴于他手下的确缺人,送你过来,也未尝就没有出头的机会……”胖子说到这里,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我当时想的很好的,我想你在这里,就算好好表现,也至少得有个两年才能混到核心成员,等你能争取到一点地位,怎么也要三五年时间……到那个时候,方八指年纪也老了,纵然再不肯放权,也不放不行了,那个时候,如果你表现出色,说不定能混到一个中层领导的局面……” 他们又看了我一眼,骂道可是我他妈也没想到,你小子一年时间,就连跳了十七八级……” 我默然。 “在越南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往上窜得太快了……而且,方八把你放在了一个危险的位置上……”胖子摇着硕大的脑袋,不住叹息:“泰格那个家伙和方八之间的关系,我早就听说有些紧张了,但是也没想到居然会闹到那种地步……我更没想到。方八居然异想天开地,拿你来当作对付泰格的筹码……结果,泰格叛变被你干掉了,但是你也顺理成章的上位……太快了……太快了……当时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情……以方八的猜忌性子。如果你在这里混了几年了,有了一定根基,那么你不妨和他斗一斗……可是你是一个新人,没有任何根基,缺偏偏被提到了一个危险地位置上,所以……” “所以你当时暗示了我,暗示我最好的选择还是离开大圈算了,对么?”我苦笑。 “是!”胖子严肃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即他苦笑道:“可是我他妈更没想到,你小子不但没听我的。跑回了加拿大,继续干……没多久,居然坐上了这里的扛把子!” 我默默的看着胖子。他脸上在苦笑,但是眼神里却闪动着深深的忧虑。 “老兄。”我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从怀里摸出了香烟点了一枝,然后深深看了胖子一眼:“方大哥……我现在喊了你一声大哥!!” 我深深吸了口气。眼神里也流露出几分激动来:“这个世界上,现在能让我心服口服的喊一声‘大哥’的人,你方胖子是唯一的一个!老实说。当初在广州地那些事情,每一件事情,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刻在了这儿!”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然后,我深深吸了口香烟,看着胖子,我仿佛是在回忆,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在广州,我被人追地好像是丧家之犬一样!在大街上。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孩,连条狗都不如!是你出现,关键时候拉了我一把!”我的语气渐渐凝重,沉声道:“然后……你带着我回了你的地方,给我吃东西,给我睡觉的地方……那天晚上,欢……”我迟疑了一秒钟,咬牙道:“叶欢!叶欢……他要杀我灭口……当时我其实已经抱了死心了,我这辈子都没有那么痛心过!我在广州的那条街上,被那么多人追着砍,我当时原本就已经抱着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地心思了……可是,你又一次出现救了我一命!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我从巷子里冲出来,看见你开车冲到我的面前,对着我招手拉我上车的场面!!我也永远忘不了,你带我去地下诊所治伤,我疼得在床上打滚,你按着我,给我嘴里塞香烟……我也忘不了,你带我到那个乡下地房子里避风头,你住在那里照顾我,给我做饭……还有你后来安排我坐船出海……” 我说着说着,自己也有些激动,声音难免就有些哽咽了。最后我长长出了口气,凝视着胖子:“你给我的恩情,不是一般的恩!是救命之恩!情也不是一般的情,是过命的交情!如果说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欠着谁最多,那么你方胖子无疑是我最要报恩的人!” “冬五……”方胖子想说什么,我却摆手制止了他。 我继续缓缓道:“说句不夸张的话,没有你当初救我,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今天的一切,从根子上说,都是你给我地!所以……方大哥!”我缓缓道:“如果这次他们派来的是别人,到了最后,我大不了翻脸!但是你……只要你说一句话,加拿大这里的一大摊子,我拱手相让!我小五提了包袱走人!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现在我还给你,也没什么……如果……”我微微笑了笑,看着胖子的眼睛,正色道:“就算你们不放心,一定要我的命……只要你方大哥开口一句话,不用别人动手,我的命就是你的!你随时可以拿回去。” “冬五!”方胖子再次喊了我一声,他的表情也有些激动。 我们两人互相凝视着……这完全是一种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眼神交流了。 终于,他笑了笑,缓缓道:“刚五,如果我想你死,在越南的时候就不会劝里走人了……你现在既然走到这一步,男子汉大丈夫,博的就是一个出人头地。谁也没理由让你束手就擒的……说实话,这次地事情。我也是反对的,家里那些人,其实意见也并不统一……如果我真的要你死的话,也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说到这里。他低声道:“别动不动就说生啊死地……你还年轻,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生死这两个字,其实重得很!嘿嘿,还有,你又忘记了我当初告诉过你的话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亲娘老子之外,没有什么恩是值得人用命去报的!” 胖子走到我身边,把我按在沙发上坐下。他随手从我手里拿过香烟盒,抽出一枝自己点了,眯着眼睛道:“你现在也是一方豪杰了。手下里里外外,大大小小,至少有好几百人看着你,靠你吃饭的人,恐怕有上千!你说死就死?说让就让?哪里有这么简单!就算你肯,你问问你手下的那些兄弟肯不肯!” 胖子语气一边,陡然凌厉了起来,这时候他才恢复了几分当初一人开车把我从刀枪阵里抢出来。拿着一把枪就敢和金河放对的那种气概!他冷笑了一声:“家里的那些老家伙都有些糊涂了……加拿大这块地盘,油水是厚了些。但是这些年来,方八经营得太好了,这里几乎是铁桶一块,我们早就分家多年了,现在想把手伸过来,哪里这么简单!那些老家伙是有些糊涂了,不过说实话,也未尝就没有看你年轻。欺负你一把的意思。” “嗯。”我点点头。 胖子站在我的身边,一手按着我的肩膀,笑道:“你年轻,又是一个才入行一年多地菜鸟,所以家里的那些老家伙,以为你或许好对付,就想着派人过来,诈诈你,如果诈成了,说不定就把分出去这么多年的加拿大地地盘抓回去了。就算诈不成,也至少能在你这里讨点好处走……反正总不会亏本的。这么好的事情,换了我,也会忍不住来打打秋风的……哈哈!” “方大哥……”我有些感动。站在他的立场上,实在不应该和我说这些。 胖子摆摆手:“你不用担心我。我和雷狐那个家伙,面和心不和。我原本在那里就是一个逍遥神。那些老家伙们,我不理会他们,他们一般也不会管着我。我们那里和这里情况不同,更复杂一些。这次,如果不是因为你在这里,我才懒得来这里呢!那个雷狐,你面子上尊敬他一下就行了,如果他做得太出格了,你就算把他一脚踢回去,他也不敢放一个屁地!这种老家伙,也是在家里没多少实权,过来讨点好处的。不过这条老狐狸,胃口有些太大了,居然想把这里一口都吞下去……哼,他也不怕噎死!” “那你的意思……” 胖子挑了挑眉毛:“他雷狐漫天要价,你就不会落地还钱?”他拍拍我地肩膀:“至于资历不资历的,都是借口了。这种事情,深究下来自然是有问题的,可是只要你在这里坐得稳,谁会没事追究这种问题……嘿嘿,不错,对于大圈这个大名头来说,你陈阳是一个外人。可是对于加拿大这块地盘上来说……你是这里的主人,而我们这些从其他地区来的,才是外人!” 我笑了笑:“这个道理我是明白的,只是怎么做,我手上还是要把握分寸的。” 胖子悠悠道:“今天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不妨给你透个底……你不许碰雷狐,不管你怎么气怎么火,不能动他!这是大原则!至于其他的,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大圈不内斗,这是基本准则。回去之后,我会帮你做些回旋余地的。反正我也有退休地打算了,如果你想谢我,到时在加拿大给我置一份产业让我养老,就算你报了我的恩了。” 我想了想:“行,我也没有杀雷狐的打算……毕竟名义上还是同门,况且,如果我碰了他,你们那里的那些大佬怒了,弄过来两队空降兵来找我麻烦,我可惹不起。” “空降兵!”胖子冷笑一声:“你当大圈真的那么团结?空降兵!嘿嘿!如果不是加拿大这里有我们的利益,你以为家里那些大佬会这么好心,送来空降兵帮你?” 我点点头,笑道:“不错。你们在亚洲打打杀杀,在金三角,还有东南亚那些小国家,走私贩毒。弄到的那些货,每年有一小半都是从加拿大这里销出来地,如果加拿大这里的大圈垮了,你们那里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所以,这次听说我这里吃紧,你们那里才会这么痛快的派了空降兵过来吧。” 胖子嘻嘻一笑,用手指点了我一下,做了一个禁声地手势,嘻嘻笑道:“很好,你明白了就好……但是对外呢。口号还是要喊的……什么大圈的团结啊,兄弟情深啊,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还是要多喊喊的。” 我明白了。 这次这个雷狐来。其实就是来投机的!那个老家伙,其实真实的目的就是想着能不能趁乱在这里捞一把,如果一切顺利,捞得大了,说不定能把整个加拿大这里的大圈控制权都捞回去。就算不成功也至少要弄点好处回去。 这才是他们的真实想法吧。 如果我没猜错地话。这个雷狐大概是有些贪心过分了。结果一来,眼看我如此年轻,就有些着急想弄点手段。没想到我寸步不让。他的第一波试探算是打了水漂了。 接下来,他能做文章的,无非就是几点了…… 利用我在大圈里根基浅地弱点……无非就是分化拉拢那一套了。 哼,他真的以为这是演义小说?他想单枪匹马来加拿大,走马就夺了我的江山?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不过拉拢分化么……这种套路虽然老了一些,但是有的时候还是很有效果地。 毕竟,这老家伙,他头上顶着的是“大圈正统”的这顶大帽子!虽然他实际上就是一个外人,但是让我郁闷地是……偏偏这种“正统”的帽子。这种冠冕堂皇的狗屁理由,在中国人里面,还真的就有很多骨子里很传统的人喜欢吃这一套。 我记得三国里就似乎有这么一出戏……当年荆州之主刘表刘景升,到荆州就是单枪匹马上任,不带一兵一弈,就凭借着拉拢分化的手段,却居然把兵强马壮豪强林里的偌大的一个荆州吞了下去! 不得不说,这种奇迹,也只有在我们中国人这里才会出现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雷狐这老家伙如果想在我这里玩儿拉拢分化这一套……恐怕就未必能玩得转了。 诚然,他的那个“大圈正宗”地帽子或许能勾起不少暗中未必服气我的人的小心思。但是,如果说到拉拢分化我手下的那些头目来背叛我,这就可能性太小了。 因为……说实话,现在大圈里,除了我之外……其他的那些头目,几乎都是这几天被我一手提拔起来的新人!因为……老的头目,老黄他们,全都死了!现在被我提上来的几个家伙,要么就是我的嫡系,要么也至少是承我的提拔之恩的。应该没有人会吃雷狐的拉拢分化那一套吧。 除了拉拢分化之外,雷狐最有可能做的事情,就是在“八爷的死”这件事情上做文章了! 不过,这个武器虽然犀利,却不太好用!如果一个用不好,恐怕就会惹来大乱子! 如果他真的敢在八爷的死这件事情上做文章……那么他就必须想好这件事情的后果!八爷的死,这种事情是不能随便拿出来当武器的!一旦拿出来,那就是大家不分生死势不罢休的场面! 如果他真的敢拿这件事情来玩儿阴的……那么结果只有两个……要么,他利用这件事情把我扳倒……要么,他失败,我继续掌权……但是带来的后果是,从此加拿大大圈和亚洲大圈,彻底决裂!!这是肯定的!现在雷狐在这里就是代表亚洲大圈!如果他敢公开怀疑是我跟八爷的死有关系……就等于他代表整个亚洲大圈怀疑我是杀八爷的凶手!这个罪名可不小!等于逼迫我和他们翻脸了! “你在想什么?”胖子眼看我沉默了半天也不说话,他笑了笑,忽然眼珠一转,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在盘算,雷狐会拿方八的死来做文章?” 我霍然抬头,瞪着方胖子。 胖子摇摇头,低声道:“还是年轻啊,要沉住气……”他冷笑了笑:“嘿嘿!方八的死,这种事情,没有人会真正关心的!小五,我不会傻乎乎的问你方八是怎么死的……那种傻瓜问题,老子才不会问呢……方八是怎么死的,和我们有屁关系!更甚至,说一句该死的话……我不知道方八是不是你杀的……可是,就算当真是你杀的……雷狐他凭什么来质疑你?说到底,他是个外人。亚洲和你们这里,名义上都是大圈,其实是两家!杀方八……哼,就算杀了,他雷狐一个外人,操哪门子心呢?再说了,当年方八上位的时候,不也是踩着自己兄弟的尸体上位的么?当时也没有谁跑来查方八的兄弟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因为当年方八上位的时候,方八的资历深,控制力也很强,亚洲那里没机会插手。就算明知道方八兄弟的死可疑,也没有人会出来说什么!现在么,看到有机可趁,就过来说方八死的冤,要给他报仇伸冤主持正义……这正义也未免太不值钱了。” 我笑了笑:“老兄,我倒是一点不担心雷狐拿这个做文章……这件事情他一个外人,初来加拿大,在这里没根没基的。除非了挂着一个正统的招牌,没别的优势了。他有什么证据用这件事情来责难我?不过我倒是想好了,今晚我就会做一场好戏,先给他点颜色看看……不管怎么说,我要让他明白,现在这里,是我说了算!我现在是温哥华的小五哥!而他雷狐,不过是一个客人罢了,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已经冷了几分。 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随即锤子推门进来,先告诉我他已经把雷狐送回房间了。然后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我笑笑:“没事,这位是我大哥,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汇报吧,不用避讳他。” 锤子这才松了口气,沉声道:“西罗他们回来了……他听我说你这里正在见客,让我告诉你,他今晚的事情办妥当了……你要的……已经带回来了,现在他到后面的黑房子里等你过去。” 我叹了口气,回头看了胖子一眼,缓缓道:“老兄,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一场好戏?” 不等胖子说话,我对锤子下令道:“吩咐下去,让家里所有的兄弟,排两班人在外面守门警戒,其他所有人,都到灵堂里集合!”我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今晚,我要摆香堂!给死去的众位兄弟送葬了!” 顿了一下,我又对锤子嘱咐了一句:“你也去把那位雷老先生喊起来吧,我估计他今晚多半也不会睡得着的,正好,你去请他也到灵堂里一聚吧。”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