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五十四章 【打死我也不说】

第五十四章 【打死我也不说】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8:56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8
汉森光着上身,露出一身岩石一般的肌肉,他的肌肤黑得发亮!但是同样的,身上也带了伤,是那晚在警察局里受的一些小伤。 他脸色冷峻,手里在轻轻擦持一把匕首,他的动作很仔细,低着头,眼皮都不抬一下,缓缓道:“我有办法,让他开口。” 我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汉森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这是我的办法,不能说。你给我一天时间,到时我会把结果告诉你的。” 不得不说,汉森这个家伙,也是典型的那种脾气很臭很硬的家伙,就像茅坑里的石头。但是这种人,却偏偏不惹人讨厌。相反,我倒是觉得他很个性。 “好!”我一挥手:“从现在开始,这里就留给你了。外面我让人守着,不会有人进来。” 解决了这个狙击手对我的威胁,我心情放松多了。 现在连续给越南人扣了两个大黑锅,如果越南人还能翻盘的话,那么就只能说是老天都帮他们了!不过,即使是出现奇迹,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局势还没完全稳定下来。但是至少目前来说,前景已经很看好了。 此外让我很欣喜的是,就在今天,大阮答应给我地那两千万美元。也顺利的汇到了我们在国外的帐户…… 大阮的这个举动倒是让我很惊讶……按理说,我早上刚利用小阮又给他们越南人栽赃了一次,大阮居然还是按照条件给了钱,居然没有翻脸……看来他倒是真心地担心他兄弟的安危了。 留下汉森在密室里,至于他如何整治那条眼镜蛇,我就不管了。我让西罗推着我到了门外…… 是的,没错,是西罗“推着”我。 我现在坐在一张轮椅上。我的背部之前就中弹,身上也有好几处伤,这样的情况下。我最好不能再有剧烈运动了,就连走路都最好别多走。所以,为了避免我加重伤情。西**脆找了张轮椅让我坐着,他就从早到晚推着我了。 刚出了房间,我正让西罗推我去外堂看看,就看见锤子一头大汗的跑了过来,他急冲冲的奔到我面前。顾不得喘气,一脸奇怪的表情:“刚五哥……五哥……外面,有有有有人来砸砸砸门。” 忘了说了。锤子这人是个实在人,但除了不会开车之外,他还有一个毛病,就是一紧张激动的时候,就会说话口吃。 “砸门?”我眉毛一挑:“靠,整个温哥华,谁这么大胆子,敢大白天来砸我们的大门!?” 锤子一脑门子汗珠,结结巴巴。手里还比划道:“是是是是那个……割割割割割割鸡地来了…… 修车场的大门是我让人锁了。现在手下兄弟们的情绪都很激动,而且加上八爷刚刚去世,一股报仇地情绪在众人的心里始终无法磨灭掉……尽管那天我已经让锤子带着人出去闹腾了一回,就是为了让大家发泄一下,但是毕竟没逮到越南人啊。大家还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儿。 此从我策划了第二次“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别人不知道,道格却是知道的。因为他知道小阮是在我手里,既然我利用小阮出来发布了那个申明,显然这事情就肯定是我做的了。 我知道警方接下来肯定又是大规模地反击行动了,为了不让手下兄弟有跑出去的,我干脆连掩人耳目的事情都不做了,吩咐人把修车场大门关闭,上了锁!开门地钥匙只有我和西罗有。 当然,这也只是做出一个姿态而已。单纯一把锁是关不住这么多汉子的,只是我用这种行动表明了我的态度。我已经立了规矩,而且放在了明处!如果再有人明知故犯,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所谓,慈不掌兵,就是是这个道理。 听见锤子说“那个割鸡的来了……这句话,我当时就差点没从轮椅上一头栽下去。要说我这会儿的表情,真的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我赶紧让西罗推着我一路跑到了门口,就听见修车场外面的金属卷门被人砸得砰砰乱响,同时传来乔乔那气势如虹的声音:“小五,你这个小混蛋,再不开门,老娘把这大门给你拆了你信不信!” 西罗赶紧上去把卷门的锁开了,按动电钮,卷门缓缓地往上卷了起来,我就看见门外,乔大小姐叉着双腿,脚下放着皮箱,一手捏着拳头,一手叉着小蛮腰,一副野蛮女友的样子。 她的身后是一辆出租车,一个黑人司机正帮忙提着行李箱,只是看着那个黑人的模样,脸色都白了…… 这黑人司机现在只怕吓得连腿肚子都打颤了。他这种走街串巷的,当然知道这家修车场是什么地方!眼看自己的这位美丽的顾客敢在这种地方砸门…… 冷汗!冷汗!! 卷门打开,乔乔终于看见了我,立刻呼喊了一声,随即大声道:“小五!你是不是聋了!还有,你大白天的把门关上……嗯?你……” 正说着,乔乔终于看清了我的模样,眼看我坐在轮椅上,身子无力的靠在那儿…… 乔乔当时脸色就变了!原本还只是似笑非笑地脸色。一下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瞬间满脸火气,张牙舞爪就朝着我扑了过来,冲到我面前,不等我说话。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劈头盖脸就叫道:“陈阳!你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你不会是残废了吧?腿没事么?那是伤哪儿了?腰?脊椎?我靠你不会是瘫痪了吧……你……” 说着,眼睛一红,豆大的泪水就落了下来。 我被这个强悍地女人弄得快晕了,她激动之下抓着我的手臂一阵猛晃,晃得我全身伤口都在疼,好容易我缓了口气,才没好气道:“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瘫痪了!我腿脚好得很呢!只是身子受了点轻伤,坐轮椅是调养一下……”我匆忙回答了一下,正要质问她怎么居然不听我的话又跑到加拿大来了…… “我靠!你没瘫痪啊……没瘫痪你坐什么轮椅!”乔乔很飞扬的对我竖了一根中指。 我气得大骂--和她我才不客气呢!“乔乔!你这泼妇!我坐轮椅怎么了?我就算躺担架也是我高兴!”我瞪着她:“你呢!你怎么又跑来了!我不是让你回国去了么……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你……” “切。腿张在老娘自己身上,往哪儿走,老娘自己做主。”乔乔根本不鸟我。直接一指远处的出租车:“小子!你自己招子放亮点,看看我把谁带来了!” “我管你带谁来……”我一句话还没说完,一下子就把后半句全顺着口水噎回去了! 出租车后面车门缓缓打开,先从里面伸出一条纤细笔直的小腿来,然后一个娇美的身子从里面探了出来。一只如白玉一般的手掌轻轻遮挡在额头上面,挡着阳光,随即里面的女孩走出车门。就这么站在了我的面前不远…… 眉目如画,风情如昔,最是那一低头地温柔……这个人影也不知道梦里多少回出现在我的面前,也不知道曾经多少回让我心头颤抖了…… 我嗓子一下就哑了,痴痴的看着面前地人儿,任凭我如何控制,心跳却早已经加速,如擂鼓一样! 她距离我很近,却又似乎很远。那长发随风飘扬。又好像已经扫过我的脸颊…… 颜迪静静走到我的面前,那双秋水一般的眸子在我脸上也不知道转了几回,然后身子俯了下来,轻轻蹲在我的面前,双手从我地腿上缓缓抚过…… 她哭了,哭得好伤心,声音哽咽:“小五……你怎么,怎么坐着轮椅……你……” 颜迪的声音落入我的耳朵里,我全身地魂魄才忽然一下子都回来了!我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捧住她的脸庞……指尖感受着颜迪脸庞娇嫩细腻的肌肤,我甚至是用近乎贪婪的目光死死的看着她,好像生怕少看了一眼。 “颜迪……我没事的。”我笑了:“过几天我身子好了就能站起来了。”顿了一下,我盯着她的眼睛,柔声道:“你放心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颜迪仔细看了我两眼,我们的眼神交流,瞬间心意想通。这是不需要什么多余的话地!我说的,她就自然信我。颜迪破涕为笑,但是看着我一身伤的模样,依然满脸愁云。 我轻轻抚了抚她的脸庞,把她额前的一丝乱发拢到耳后,低声道:“你刚才怎么不直接出来?躲在车里做什么?” 颜迪勉强笑了笑,略微带着几分歉意:“嗯……是我不好,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唉……这妮子还是和从前一样,善良得有些傻。 什么是她不好……颜迪才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呢!躲在车里给我一个惊喜?这点子九成九是乔大小姐的! 看了乔乔一眼,我没好气挥了挥手:“先进去!” 我看向乔乔的眼神里带着隐隐的责备……的确,我有些气恼,在这种多事之秋,乔乔居然又跑来了……还把颜迪也给拐来了……这个丫头也太胆大乱来了! 不用多言,颜迪几乎是顺利成章的,从西罗的手里接过了轮椅的扶手。取代了西罗地位置,推着我往里走。动作是那么自然,仿佛她天生就改是做这些事情的。 西罗关了门,打发走了那个胆战心惊的司机。然后充当起了行李工人,提着行李和乔大小姐走在我的身后。 一路上,西罗这小子还忍不住用惊奇地目光打量颜迪,更压低了声音和乔乔说话。 “呃……乔乔姐……我原来以为你是我们小五哥的……怎么今天你又带来了一个女孩?她和小五……” “哼。”乔乔的声音:“刚子,你懂什么……这个女孩才是你们小五哥的女人,郎情妾意,一往情深呢!你以后要多拍拍人家的马屁,这可是以后你们的老板娘呢!” “可是……我原来以为你就是老板娘的……”西罗无奈的声音。 听到这里,我觉得我已经听不下去了,就在我要出生打断两个人胡说八道的时候。乔乔一句话,我险些没从轮椅上一头栽下去。 乔乔说:“靠!老娘可不是!这位才是正牌的正室夫人!至于老娘……老娘最多算个二房吧。” 我……我日! 不到半个小时,整个修车场地人。都知道了小五哥有一个正室大人,在二房夫人乔大小姐的陪同之下,万里迢迢来加拿大寻夫来了。 这位正室夫人美丽温柔,斯文善良,比那二房的凶悍地乔大小姐要好了百倍云云…… 我的办公室里。不到二十分钟,已经有了好几拨小子,用各种借口跑来找我请示问题。其实是想借机会看一下我的“正室夫人”。 我拿这些人是没办法的,我虽然是老大,但是我年纪比他们很多人还小!青日里,我是和大家亲厚有余,威严不足。一些正事,我还能板起脸来呵斥他们。但是这种私事,他们一个个摆起兄长的架势来看看“弟妹”,我也没折。 好容易打发走了一帮苍蝇,我干脆带着她们回到了我地房间里说话了。 关上了房门。我先是叹了口气,深深看了乔乔一眼,沉吟了一下:“乔乔,我不是对你说过别来加拿大找我么?我在这里的情况还不稳定……” 乔乔早已经往我床上一靠,先风情万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慵懒地语气懒洋洋道:“我就知道你会和我说这些……我告诉你,可不是我自己愿意来的,我们家里老头子发火了。我在国内待不下去,只能跑路了。你以为我愿意来这里么?我告诉你,老头子发火是因为我讨婚的事情,李文景就在加拿大,所以老头子就算精明,也猜不到我会跑到加拿大来!” 我压着火:“靠。那你为什么把颜迪带来?”我吸了口气,缓缓道:“最近的局势越发复杂,我现在就像在走钢丝,一个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我这里并不安全……你……” “难道你不想见颜迪么?难道你不知道这妮子成天在家里郁郁寡欢,日也想你,夜也想你!人都瘦了好几圈了!你若是再晚点和她联系,恐怕她就要抑郁成疾了!”乔乔过来就对我又掐又打:“你这没良心的小混蛋!若不是看在大家交情的份上,老娘早就横刀夺爱了!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小美人,现在被你弄的人比黄花瘦……哼,要不要我代替你来给她滋润滋润啊?” 乔乔就是乔乔,说话起来是没遮没拦的,旁边颜迪地一张脸早已经红得要渗出血来了。低声呢喃一般的喊了一声:“乔乔!”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乔乔依然是一脸狡猾的笑容:“小五,你现在受伤了,正好身边都是粗手粗脚的男人,有了我们两人,也能好好照顾你对吧?” “你?”我直接翻了个白眼。 我可记得很清楚的!上次乔乔来到我这里,我也是正好和华帮的双花红棍沙虎大战了一场!也是弄得一身的伤!结果乔乔自告奋勇的“照顾”我……这位大小姐一辈子没照顾过人!就算难得养个宠物,都是养什么死什么!就连养乌龟,都能养死了!更何况是照顾大活人? 每回她给我换药上绷带的时候,我几乎就恨不得干脆找沙虎来和我再打一场!这女人美观倒是好的,最后甚至能把绷带缠成各种花色和蝴蝶结! 但是有一点……我的伤口是不是包在绷带里面,她大小姐是不管的。 听见我反诘,乔乔也不生气,脸似笑非笑,只悠悠说了一句:“哦,你是想聊聊当初我在这里照顾你的事情么……, 看着乔乔的眼神,我顿时打了个激灵! 不能说!打死我也不说!! 当初乔乔是怎么照顾我的? 乔乔是和我住在一个房间里!吃饭是喂我吃的,她一口,我一口……睡觉是睡在一起的……而且这个女人,当时根本就是在耍我,在故意勾引我。成天穿着一套内衣二十四小时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更可恨的是,她的内衣大多都是性感得让人喷血的那些款式!有时洗澡都不关门!洗完了之后光着身子就裹一条浴巾,然后当着我的面把她自己往床上一扔…… 而且,往往一旦我被她激起男性的正常反应,这个可恶的女人就会一脸得逞的坐在我的面前,指着我恶意的笑道:“哦耶!翘了翘了,你翘起来了!” 简直是令人发指的罪行啊! 我靠! 这些事情,怎么能在颜迪面前说! 打死我也不说!! 看着我语塞了,乔乔对着颜迪做了个鬼脸,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问道:“对了,晚上我就住在这里了。你这里的房间都是其他臭男人睡过了,我可不要住!” 我愣了一下,立刻拒绝:“不行,这是我的房间!你……” “那我和颜迪住一起也行啊。”乔乔一脸无辜。 “你……”我看着她:“你想都别想。” 靠,我可没忘记乔大小姐在“性取向”问题上的特殊嗜好。把这么一个女色狼和我们家颜迪宝贝放一个房间里住,我脑子还没坏。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颜迪倒是忽然很勇敢的开口了。 “嗯……乔乔……”颜迪的声音带着几分羞涩也怯意,迟疑了一下,满脸红晕:“我……我想和小五睡在一起。” …………嗯? 我们家的害羞宝宝颜迪,什么时候也这么大胆直接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