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四十六章 【义气】

第四十六章 【义气】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8:15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8
就在这瞬间,我想是老天在眷顾我了。 我此刻后背中枪,原本抬手就有些疼痛,飞刀出去准头也多少插了几分了。可是这一下却依然射中了西罗的手背。 原本我倒是想射他的枪,只是这偏差了一点,也依然救了这混小子一命! 我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西罗的衣服领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正反给了他两个耳光!然后深深看了他一眼,一手拔出了插在他手掌上的匕首,嗤的一声,从自己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飞快的给他的手缠绕了几道。 西罗却一脸茫然,直直看着我,手背上被匕首刺穿,却连个疼字都没有哼出来,只是静静的盯着我,眼神复杂之极。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飞快的把那把地上的枪捡起来,藏进怀里,然后看了西罗一眼,怒气冲冲咬牙道:“先回去再说!” 西罗还在发呆,我心里大怒,用力在他脸上又拍了一下:“现在不是作态的时候,回去再说!你给我精神点!” 然后我蹲了下去,用力把八爷的尸体抱了起来,看着这个已经死去的,曾经威风显赫的黑道枭雄,我心里却丝毫都生不出半点喜悦来,只是一脸复杂,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终于有手下兄弟冲了进来,这次我**来的九个人,只剩下了四个活着,其中三个还带伤。 几人冲了进来。看见巷子口里遍地尸体,不由得都是惊讶,等看见我跪坐在垃圾箱的墙角,怀里抱着八爷……八爷额头上的那个弹孔…… 顿时。这些人全部都呆住了,也不知道是谁领地头,忽然就有一个汉子放声大叫起来,然后扑倒我身后,跪在了地上。 很快的,四个人全部都跪下了,我对西罗瞪了一下眼睛,西罗也跪在了我身后。 远处终于响起了警车鸣笛的呼啸声,我扫了一眼身后这些兄弟,看着他们一个个满脸悲愤的模样。沉声道:“现在不是伤心地时候,先……把八爷的尸体带回去,警方这里还要处理……妈的。越南人!” 一句话,我就把八爷的死,栽在了越南人的身上。在场并没有人会怀疑,地上的那些尸体,都是越南人的。我们被越南人伏击也是一个铁证。 至于,为什么越南人会在我和西罗两个身手这么好的人面前,还能干掉八爷。这个等稍后回去,我自然会和西罗交待怎么说。 现在,却没有人会问我这种问题。 外面的枪战已经结束,越南人这次出动了大约二十个枪手,从身手看来,应该都是他们的精锐了,不过大圈地素质真不是盖的,这二十个人占据了伏击的突然性地优势,最后却只杀了我们五个人。自己却几乎全军覆没。 当然,我还有一个心里的疑惑,就是对方的那个狙击手。 那个狙击手在枪战开始的时候,给我们的威胁性非常大,可是到了后来,却忽然无声无息了。 如果对方地狙击手继续射击的话,我们在距离这么远的地方,没有远程枪械还击,就算能确定他地方位,也是拿他没办法的。 只是到了后来,却不知道对方的狙击手怎么忽然不开枪了。 我们被赶来的警察包围了,随即全副武装的警察们很紧张的把我们所有人都带回了警察局。至于死者,自然也有法医带走了。 很显然,短短的时间内,我这么频繁的造访警察局,倒是让诺顿很意外,至少这个被我气疯了的老家伙,看来倒是很想趁着这个机会整我一把。不过我地律师还是非常厉害的。 我一口咬定了,我是在路上被人袭击。 “这是一场蓄意谋杀!”我的律师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华裔,带着眼睛,略微有些龅牙,我只知道他姓周,在温哥华的律师圈子里外号叫做“龅牙周”,是一个这方面的高手。他义愤填膺的对着诺顿大声道:“从现场的初步证据看来,我的当事人是受害者!他在回家的路上,无故被一帮武装歹徒袭击!而且这是一场明目张胆的谋杀!!请问,身为警方高级人员,您原本应该对于在您的管辖范围内,出现了这种严重的恶意犯罪行为而感到羞愧!而不是无缘无故的找我当事人的麻烦!我的当事人是在遭遇到肆意谋杀过程中,为保卫自己的生命,才出手于犯罪分子搏斗,这种情况下,他出手杀人,在法律上是无辜的!” 原本诺顿这个老家伙,还想以黑社会仇杀的借口,把我拘留在警察局里协助调查,就算关我二十四小时,对于他来说,都是很爽的吧。 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至少,我在温哥华的所有的档案记录,都实在太干净了!我没有触犯过任何法律,甚至没有违章停车,几乎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守法纳税好市民。 黑社会?哪个黑社会老大不是案底能放几个档案柜?哪里见过我这种记录纯洁良好的黑社会? OK,你可以说八爷是黑社会,但是他老人家已经死了。 至于想暂时扣下我,我的律师第一个就敢拍桌子对诺顿大吼大叫! 最后,诺顿快被气疯的时候,还是道格出面,他出面正式释放了我回家。但是至少我签署了一份文件,保证我将在未来的一周之内,不得随意离开温哥华,因为我是这场案件的当事人,所以我必须配合调查,在警方需要的时候,我必须在一周之内听从警方的随时召唤。 然后,我在这份文件上,签署了自己的大名,在律师的陪同下,领着我的人,堂而皇之的离开了警察局。 至于事后,诺顿和道格两人之间爆发怎样的争吵,这就和我无关了。 “你这是发疯!”诺顿红着眼睛:“谁都知道这是越南人对大圈的报复!你放这个家伙回去,他会立刻带着大圈和越南人开打!到时就会惹出大乱子!” “哦,那么你以为把他扣在这里,外面就打不起来了么?”道格冷冷的回答。 当然,两人的这番对话,我并没有听见,而是后来在无意之中我听杰夫警官转述的。 我带着西罗回到了修车场里,第一件事情就是下令给八爷发丧,设灵堂,摆牌位,准备后事。 而八爷的尸体,在法医鉴定完毕之后,很快就经过我的同意火化了。 原本是没这么简单的,因为法医鉴定的程序很复杂,而且,还要堪察现场,包裹八爷额头的弹孔,射击的方位,弹道,距离,还有子弹和枪械是否吻合,等等等等…… 不过,道格似乎也知道,他们就算查得再清楚,这件事情,他们警方也是插不了手的。我们大圈的老大被越南人干掉了,我们自己肯定会报仇。所以,他也就不用在这上面浪费太多警力了,就连法医的鉴定,也在道格的授意之下草草了解。 我没有管这么多,安排完了手下事情,尽管八爷的死讯让整个修车场里的人都大乱了,一时间群情激荡,有高呼报仇的,有悲痛欲绝的,有怒火中烧的。 我只是简单的弹压了一下,下令任何人不得出门,然后我就匆忙的把西罗拖进了我的办公室,让锤子守在办公室的外面,下令任何人不许靠近办公室二十步之内! “你疯了!西罗!!”一进门,我飞起一脚把门题关上,然后就一脸狂火,双手紧紧抓住了西罗的衣服领子,把他整个人拉了过来:“你知道不知道,如果……” “我知道。”西罗对于我的狂怒并没有意外,而是低声回答:“你想说的什么,我都知道。” “不管八爷对我如何……”我深深吸了口气,盯着西罗的眼睛:“他总归是我们的老大!为了上位而杀老大,这种事情,岂能是我们做得出来的!” “不是的,不是的。”西罗摇头,他的眼神很清澈,看着我,缓缓道:“,五,如果你要争夺位置,那么就算你自己开口要我去帮你杀八爷,我也不会这么做的……但是,我这次却必须要这样做!因为我要救你的命!我并不傻!八爷昏迷的这些日子,你已经取得了地位!可是现在八爷醒了,他还能容你活下去么!你以为,就算你退让,他还会让你继续留在他身边么?我告诉你,小五,八爷必杀你无疑!不是你死,就是他死!” 他越说越冲动,忽然一下挣脱了我的手,指着我身后的椅子:“不就是那个位子么?我杀他,不是为了帮你争位!而是为了保你的命!小五,别以为我心里不明白……以你的聪明,难道不知道八爷醒来之后,肯定要对付你?但是,有些事情,你这种人是做不出来的!既然你做不了,那么我这个当兄弟的,就必须要帮你做!难道让我看着你死在八爷手下?” 第二部第四十六章【义气】(下) “混帐!!”我忍不住踢了他一脚,把西罗踢得倒在了沙发上,然后我扑过去,一把按住了他的脖子,尽管心里大怒,我还是努力压制着自己的嗓音:“你这个混蛋小子!你杀八爷是为我小五!你是我兄弟,甘愿为我,连这种冒天下之大不违的事情都干了,我还会因此而责罚你嘛!!可是……可是……”我眼睛忽然一红,看着西罗这个小子的脸庞,咬牙道:“可是你他妈自杀,算哪门子事情!就算你杀了八爷,事情自然可以推到越南人身上,你为什么要开枪自杀!!” 西罗身子一震,眼神里有些激动,随即露出几分悲伤来,他看着我,良久,才缓缓吐了口气出来:“我毕竟在这里待了很多年。” 很多年! 我愣住了。 是的,我似乎是忽略了西罗的感受了。 我和西罗的确交好,大家结识之后成了好兄弟。但是,西罗不仅仅是我陈阳的兄弟,他也是在大圈里长大的一个年轻人! 他在修车场里多少年了!这么多年,八爷都是他的老大!纵然八爷从前对西罗并没有太多的恩情,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也不会一点感情也没有! 回想西罗之前开枪自杀前的最后那束眼睛。我心里瞬间雪亮! 那是愧!! 以西罗这个热血冲动地小青年,他杀八爷是一心为我!这是为了全“兄弟之义!” 可是八爷无论如何,是我们的老大,是他西罗的老大!对老大。就要讲究一个“忠,字! 他为了全兄弟之义,那就只好对老大不忠了!忠义难以两全的情况下,西罗才会以死谢罪! 想通了此节,我心里更是越发感动,几乎已经很久不曾流泪地我,此刻却感到眼眶一红,看着一脸沉静的西罗,想着我刚来这里的时候,这个有些愣头青一样的小子是如何和我对打,然后我是如何和他住在一个房子里。如何两人晒着午后的太阳,搬了那台老式的唱片机对着大街放音乐…… 此刻心头千言万语,却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终于深深吸了口气,用略微带着些哽咽的嗓音,用力拍了拍西罗的肩膀:“你 回去休息吧……你听好了,西罗,你是我兄弟。我不许你死!” 我担心他心中死念未消,又加了一句:“现在情况这么复杂,我身处在万丈悬崖边上。今天一场大战,又折了几个兄弟,我身边能信赖的人越来越少了……这种事情,你忍心一死了之,就把我扔在着地雷阵里么?” 还是我最后这番话起了效果,西罗的眼睛里一点点地露出了活气来,垂头想了想,一言不发,开门离去。我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西罗这头暂时安抚下来了。 接下来就是八爷的问题了。 毕竟是老大,他的死,不能不给大家一个交待。还有今天战死地几个兄弟,也的安排了后事。灵堂照旧设在了修车场里。 我在众人的陪同下,来到灵堂,看着上面牌位林里,数了数,自从这次大战到现在,修车场里死去的兄弟,已经有近二十位了!看着那香火缭绕,烛火摇曳,雪白的幛子挂着,还有那这两天准备出来地花圈,灵堂里充满了肃杀悲戚的气氛!心情不禁越发沉重了。 是啊,这世道,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吃你!斗来斗去,一个个都如杀红了眼的斗鸡一般,要置对方于死地! 就连八爷在内,上面地这些牌位,哪一个在前些日子不都还是生龙活虎的好汉子?如今却都躺在冰冷的棺材里,化作了一个个牌位。 在灵堂里祭拜完毕,我出来之后,立刻找来了小猪,交待给他两件事情。 第一呢,就是把那位龅牙周大律师找来,此人原本就是为大圈帮里服务的御用律师,其实说到底,也是我们的自己人。八爷死了,虽然我上位已经无法阻挡,可是八爷毕竟掌握了很多东西,却不能随着他一死,就此失控! 说的最简单一些……八爷是老大!大圈里的大部分资金,都是他老人家掌管的!我虽然已经当了几天的代理老大,可是手里却并没有多少钱!维持这么多汉子吃喝拉撒,还有枪械弹药,死者地抚恤金……这一桩桩,可都是要撒出大把大把的钱的! 至于第二件事情,就更重要的……我拉过小猪,让他附耳过来,仔细嘱咐了一下。 这小子办事很是精细,颇为能干,倒是能让我省心不少。 随后,我回到办公室里,用保密的卫星电话和守在灯塔岛上的石头联系了一下。 石头那里今天一早就把抓到的小阮带回了岛上,经过这一整天的盘问,自然能从这个越南帮高层的口中套出不少有价值的情报了! 果然,石头那里收获颇丰,小阮已经完全崩溃了,现在已经是认命了,自暴自弃之下,也没有做太多抵抗,说出了几个越南帮人藏身的地点来!不过我最关心的,就是那支眼镜蛇的人马,小阮却并不知情。 关于眼镜蛇,只有越南帮的老大,也就是那位大阮先生才知道。小阮虽然是三号人物,但是却并没有插手这事情。 随后,我把八爷的死讯告诉了石头。石头在电话里那头明显的沉默了会儿,然后过了良久,才只缓缓地说了四个字:“我知道了。” 在这瞬间,似乎气氛有些尴尬。而且,我猛然又想到了一个很可能会引来一些头疼的问题! 加拿大温哥华这里的大圈,虽然早已经自成一体。事实上,全世界各个地区的大圈都是各自为政地。但是毕竟,我们和亚洲那里还算是一家!至少在大的体系里,风|语手打|大家都是同门! 虽然八爷死了,加拿大这里,就以我为大了……可是,我的地位,能不能被其他的确的大圈集团承认。还是要打一个打打的问号的。 大圈这种组织,当年老一辈都是从退伍军人里出来的,自然也是讲究“资历”的!至于我小五。虽然这一年来打下了好大的名气,但也还只是局限在了加拿大温哥华这里。不像八爷,拥有庞大地人脉!和其他地区的大圈集团有着各种交情和联系! 我当加拿大大圈的领头人,其他地区地人,服气不服气。承认不承认,还是个大大的问号呢! 如果他们不承认呢?甚至……最坏的情况下,如果有其他地区的组织。认为我小五才进来一年多,资历太浅,说什么也不肯容我上位,假如人家派来一个老家伙,空降加拿大,要接管这里……我该怎么办? 这些问题都不得不考虑。 当然,人家直接派人来想接手这里的江山,是不太可能地。但是,如果人家不承认我小五。却是大有可能! 如果得不到其他地区大圈集团的承认……那么后果是什么? 后果很严重! 大圈最厉害的,就是那种来去如风,敢打敢拼地作风!那种锋利如刀一般的侵略性的发展模式!虽然会竖敌较多,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模式,很是犀利! 而这个模式的核心,就是“空降兵”!! 一个地区出了问题,立刻就能从其他的确调集来N多的空降兵精英来!这样的作法,这样的实力,甚至足以叫板世界上任何的黑道组织了! 可是,如果我们加拿大这里不被其他地区地大圈承认……那么就等于我们被孤立了! 今后,我们再也得不到其他地区的“空降兵”的支持!! 大圈缺乏根基,最大的武器就是空降兵!一旦失去了空降兵这种模式的支持…… 我们就会沦为普通的二流黑帮组织! 相当老大,还真不是这么容易的啊…… 我叹了口气,电话里终于再次传来了石头的声音。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才说:“我……我会把事情汇报回去……小五,我觉得你不错,但是我建议你……还是尽早和其他地方的兄弟多联络联络!” 他这是在帮了我。 我微笑了一下:“谢谢。” 我早已经想好了一步棋,只是不知道那步棋子能起多大作用了。 “锤子!” 放下电话,我心里计较了一下,立刻开口把锤子喊了进来。锤子高大的身躯推门而进,我立刻吩咐道:“你下去,把家里的兄弟,挑选一半出来!所有人带着家伙,你和我们其他几个兄弟亲自带队!开车出去一趟……” “去哪里?”锤子瓮声瓮气道。 “去越南帮的地盘!”我目光闪动:“去打!去砸!!去抢!!越南人不是全部躲起来了么?他们的场子不是都关门了,或者要么就全部都空着么?通通不管!空着的场子也给我砸了!我只给你定三个规矩:第一,不许杀人!第二不许纵火!第三,绝对不许和警察冲突!!如果有警方阻拦,你们就立刻带人离开!!听见没有!” 锤子立刻站得笔直,脸上也有些兴奋。这种去报仇的事情,当然是没问题的。 不过我还不放心,又仔细嘱咐了几句,尤其是我说的三个规矩,绝对不许有人违反! “事情交给你们几个了,如果把事情办砸了,就回来领家法吧!” 锤子这里兴奋的冲了出去,片刻之后,就听见下面传来了呼唤集合的声音,顿时群情激荡,片刻就聚集了大批人马来。 我站在办公室里看着下面的这些兄弟。我叹了口气:现在人人都是一肚子怨气,总要给他们一个发泄的口子吧。 更重要的是:现在不管如何,所有人都知道“越南人杀了大圈八爷”!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果不再闹出点动静来,岂不是太可疑了??现在如果什么都不做,可就太反常了!既然如此,就不妨放任兄弟们出去闹腾闹腾。 而且,现在越南人的地盘上,几乎是空的,没什么人。那些空场子,砸了就砸了,也不算什么大事情。至于警方那里……道格和我长谈之后,应该不会太过为难我的。 锤子这里领着人出去了,我则走出办公室,跑到后面的房间里,去见了西罗。 西罗坐在房间里,他躺在床上,身边放着一把枪,脸色漠然。 我进去之后,随意拿起地上的鞋子,朝着他丢了过去。 “起来,和我出去,要办事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