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四十五章 【兄弟!】

第四十五章 【兄弟!】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8:12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7
脸色苍白的八爷被我用轮椅推出了病房。他的大脑还无法有效的控制身体,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好像一个高位瘫痪患者一样,僵硬的侧靠在轮椅上。 我带来的众多兄弟,眼看八爷出来,都是面露惊喜的表情。对于这点,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觉……毕竟八爷当老大这么多年,还是占着不少人心的。 相比之下,倒是西罗却显得越发古怪了! 西罗从一进医院开始,他就有些紧张……尽管他伪装得很好,面色冷静,但是和他关系最好的我,却能从他的很多习惯性的动作上看出他藏在冷静外表下的紧张和激动! 他的眉角会偶尔轻轻挑动一下,嘴唇抿着……我忽然想起,从进了病房看见八爷到我们出来,西罗一个字都没有说! 对于我们接八爷回去,医院方面开始是表示反对,但是我们态度坚决,签署了一些文件,终于办理妥当了。 “我可以交差了。”看着赶来医院的杰夫,他对着我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笑道:“这几天。我身上的胆子可不轻啊。在这里负责看守的都是我地人,如果方八爷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这个黑锅我就背定了。” “谢谢。”我拍拍他的肩膀,没有打算和他深聊。 “陈阳……”他忽然低声笑了一下。喊住了我,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一山二虎……君子当如何自处?” 哼,我笑了笑,这个华裔警察,居然和我拽文。 我指了指自己的心,无声离去。 我们一路来了九个人,分成三辆车,在前一辆车开道,后面一辆车在后护卫。我和西罗还有一个兄弟充当司机,带着八爷坐在中间地一辆车上。 上车之前。我就吩咐了手下兄弟,小心安全。 事实上,这次出门之前我就已经开始注意戒备了。 现在越南人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了。警方会对他们大打出手,难保他们不会狗急跳墙,跑来找我们拼命!要知道,他们手里可是还有一批眼镜蛇呢! 从今天开始,我们进出都要仔细戒备了!我不得不小心! 从医院到修车场。大约四十五分钟的车程。一路之上,汽车里安静极了,我不说话。八爷不说话,坐在前面副驾位置上的西罗也不开口。 开车的兄弟也是我嫡系九人之一,算是个伶俐人,也察觉出了味道有些不对,索性一路上也就闭嘴老老实实开车。 八爷坐在我旁边,他身子依然僵硬,但是眼神里有些捉摸不定的样子,甚至连余光都没有看我一下。这样的怪异举动,越发让我觉得有些可疑了。 更主要的是。我察觉到,八爷的眼角肌肉,不时的轻轻跳动几下。 他在紧张! 原本以八爷的老奸巨猾,城府之深,他是不太会把心底地情绪泄露在脸上的。只是现在他大病初愈,脑部后遗症的问题,无法有效地控制脸部的肌肉,所以才泄露了一些痕迹出来吧。 我脸上没做表示,心里却在寻思,此刻八爷多半心里在想着如何对付我的办法吧……嘿! 现在家里上上下下,我已尽得人心,威严也建立了起来,八爷这么贸然回去,若是不和我争,必然就会被架空了,如果和我争…… 我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由我主管上能控制的了。 脑子里还在转动此番念头,一行三辆汽车正在穿越一条五十米长的街道,面前是一个十字路口,第一辆车畅通无阻,我们地汽车正在穿行,忽然冷不防左侧的路口之内,一辆货车陡然呼啸着撞了过来! 开车的兄弟已经竭力做出了最快地反应!他用力抓着方向盘,一手提档,脚下松踩油门,在短短的瞬间内做出了规避动作,可是那辆货车来势甚急!就听见轰的一声,我只感觉人在车内被猛然一震! 车身在原地被撞得来了一个九十度得的大转弯!随即猛的一个打横划出老远,一头又撞在了路边的一个路灯柱上!再次发出了一声巨响。 车头已经完全凹了进去一块,上面的钢板都掀起了小半,前面的挡风玻璃早已经尽数碎裂,开车的兄弟脑袋撞在了前面地玻璃上,满头满脸尽是鲜血,已经歪着脖子晕了过去! 西罗也是半边身子染血,只是却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那个司机兄弟的了,但是他还没晕过去,已经大声叫道:“快下车!” 我一头撞在了前面的座位上,虽然撞得有些晕,却没有受伤,只是碰撞之中,我不小心磕了牙齿,此刻嘴巴里有一丝咸咸腥腥的味道,多半是出血了。而旁边的八爷有些不好受,他连续在车顶和玻璃上撞了两次,鼻子里已经撞出了血。 一侧的车门已经有些变型,玻璃也碎了大半,我试图开了开另外一侧的门,却发现卡住了!情急之下我用力一脚踹了出去…… 砰! 我冲出车门,就地一滚,等我站稳之后,发现我们前面的头车已经被货车拦在了街道的另外一边。这条路口极为狭窄,这么一辆货车横在路口,几乎把两边的空间都堵死了!除非第一辆车地兄弟从火车上翻过来,但是自己的汽车是开不过来了!而且就在此刻。我听见了货车的后面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枪声! 与此同时,我们地后面,原本一直跟在后面的那辆汽车里,有的兄弟看见我们这里出事,才停车,第一个冲出来的兄弟立刻闷哼了一声,中弹倒地。 我情急之下趴在地上对着后面的车挥手,大吼道:“小心!有狙击手!!” 先用货车堵去路,有人牵制头车的手下。一旁还有狙击手助阵。再加上这个狭窄的路口。这几乎是一个绝佳的伏击地点了! 此刻西罗也努力撬开了车门,跌跌撞撞的从里面爬了出来。听见我的大吼,他没有站起来,而是一路爬着过来。幸好。我们地车撞在了路灯柱子上,稍微横过来了一点,我赶紧对西罗大声道:“八爷!把八爷拖出来!” 咻!砰! 伴随着一声玻理清脆的碎裂声音,随即我头顶上传来乒乒乓乓如炒豆一样密集的枪声! 只见那辆货车后面一下跳出了七八条汉子,人人手里都是端着枪。一面朝着我们这里扑来一面开枪射击。子弹射在车身之上,留下一个个弹孔,爆出一点点火花! 我也顾不得太多。一把捏住八爷地腿,把他强行从车里拖了出来,然后把八爷塞到了西罗手里。我们停车的地方,后面就有一个凹进去的通道,只是很清楚的能看见,里面是死路一条,只有一个大约两米宽的铁皮制地垃圾箱横在道口,我一手指着那个垃圾箱,对西罗大吼道:“快!躲到后面去!” 此时后面那辆车里。陆续有两个兄弟跳了出来,拿出枪就和货车上下来的那帮人开始了对射。只是对方还有狙击手隐蔽在一旁,我们跳下来的两个兄弟,不到一分钟,其中一人稍微身子冒得太出来了一点,顿时中弹倒地。 我趴在车后,一手早已经拔出枪,我不敢露头,只是手里拿着枪伸过车顶,对着外面一阵胡乱盲射,另外一手已经飞快地拉开了驾驶室的门,用力扯掉了司机身上的安全带,拽着他就往外扯…… 当!当!当! 连续四声枪响,就近在咫尺!子弹击打在车身上,发出了让人心惊的声音! 是狙击手! 随后扑的一声,汽车猛的一晃,我知道是轮胎被打串了一只。我顿时心里一惊! 对方射击的目标,似乎不是奔着人来的……而是奔着车来的! 油箱! 想通了这一节,我顿时一身冷汗,顾不得司机兄弟地痛苦,强行把他拽了下来,只见他额头上伤口汩汩流血,但是此刻性命攸关,我也顾不得磕磕碰碰了! 后面一辆车内我们的三个兄弟,两个中弹,还有一个则被对方一阵乱射压得抬不起头来了。 而货车的另外一边,头车里还有四个兄弟,也一直没有能冲过来,就听见远远的枪声密集…… 前方七八个人压制住了尾车里的仅存的最后一个兄弟,早已经分出了一半的人继续朝着我这里摸了过来。 我趴在地上一手抱着昏迷的司机,悄悄从车头露出半个脑袋,然后抬手一枪。 一声闷哼,立刻有人中弹倒地,直挺挺的没再动,显然是死了。我一枪杀了一个,但是下面两枪就没这么好运了,有一枪打伤了一个,但是却再也没有打中。 对方似乎也有些忌惮了,一阵乱射打得我抬不起头来,我只能抱着司机拼命的往后挪动…… 砰!又一枪直接打在了距离我身边不到半米的地面上!子弹溅起来的火星,几乎蹦在了我的脸颊上!我心里一阵乱跳,对方的狙击手已经盯住了我! 周围一片空旷,只有身后的那个垃圾箱才是唯一的可以躲避的掩体,我知道此刻就只有这一线希望了,当下没有犹豫的余地,猛的一咬牙。拽起司机一手抱住他,弯腰飞快地朝着里面退了过去…… 砰…… 砰…… 两声短促的声音,随即我就听见身后陡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轰鸣! 火光冲天,一个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强烈地气浪一下就把我掀翻在地上,我的脸颊,脑后,背后,几乎大半个身子都是火烧火燎的感觉!眼前一黑,几乎要晕过去。 幸好,爆炸的冲击只是持续了一瞬间,火光散退之后,我身后的衣服虽然焦了一些,但是却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后面的汽车终于被打穿了油箱爆炸了!而我,虽然已经跑出了近十米远,但依然被爆炸的气浪掀得狠狠的栽了一下。半边身子都麻了。 我勉强挣扎了一下,还想继续拖着怀里的司机往里爬,可是却感觉怀里地人已经沉了下去,低头一看,之间他口鼻之中全是鲜血!人却已经毫无动静。一摸鼻子,却已经没气了! 再看他身后,一片血迹。血肉模糊,却是刚才汽车爆炸的几块碎片射了出来,正镶嵌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眼看他已经死了,我心里大恨,一时间手足生出了一股子力气,强行拖着他一路往里,待又跑出几步,前面一双手已经拉住了我,接应着我一步扑倒在了铁皮垃圾箱地后面。 汽车爆炸的浓烟滚滚。遮挡住了后面那些伏击我的枪手们前进的脚步,有人想趁着浓烟逼过来,可是只跑出几步就被浓烟后面的子弹射倒。 这浓烟也给我们提供了绝佳地掩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听见外面传来了一声呼喊,分明是有人喊的越南话,随即脚步传来,那些人居然发起了不要命地冲锋!我抬手两枪击倒了两个,第三枪打在了一个人的肩膀上,但是其他人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 刀光闪亮,寒风已经到了我的面门,我瞬间扔掉了枪,立刻身子朝后倒了下去!这一刀又快又狠!几乎是贴着我的鼻子尖扫了过去!我人身子朝后倒下,脚下却已经凌空双腿连环踢了出去,瞬间飞快的踹出了四脚,尽数蹬在了对方的腰眼之上!我不等身子落地,反手已经支撑住了地面,随即往左飞快的一侧,顺势又抱住了一个越南人的双腿,然后两人一起扭倒在地上,我早已经弯腰顺手拔出了匕首,一下就插在了他地肩大腿根,然后用力一旋…… 一声惨呼,我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染轰,而那个人则抱着大腿嚎叫倒地。我看见西罗也已经和对方肉搏起来,八爷就躺在他身后的地上,眼看西罗面前两人,他有些危险,我毫不犹豫,扬手就把匕首射了出去,顿时就插在了一个人的后心,那人身子一震,哼了一声,软软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我脑后已经传来了枪声,尽管我已经飞快的扑倒,可是依然感觉到后背一阵剧痛! 我中弹了!我心里一沉!顾不得疼痛,飞快的转过身来,就看见后面两个越南人,一人拿着枪,眼睛里露着凶光! 我此刻身子在地上,手无寸铁,只是大喊了一声:“西罗!” 西罗正好一刀抹断了面前一人的脖子,眼看我被人用枪指着,情急之下丢出了匕首…… 西罗平时里练武虽然也算勤奋,但是这飞刀的本事,还是差了太远,只是这次情急之下出手,居然超水青发挥了!就看见那个拿着枪的越南人正要扣动扳机,匕首却一下就射在了他的枪上,顿时砰的一声,枪应声落地,子弹却几乎是擦着我的耳朵边射了过去! 我惊魂未定,却不敢耽误一秒钟,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两步就扑倒那人面前。他的反应可比我差了太远了,被我一个肘击重重凿在心口,狂喷了口血倒下,我顺势扼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旋……喀嚓一声。 冲过来的越南人被杀得七七八八了,活着的就剩下了最后两人,一人是刚才被我一直割在了大腿根部,此刻还抱着大腿在地上嚎叫,另外一人则是被我踢中了腰眼,倒在地上,正在挣扎着欲爬起来。 我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匕首和枪。随手把枪扔给了西罗,然后上去一刀就插在了那个抱着大腿嚎叫的人的心窝。看着我一脸鲜血和狰狞地样子,最后一个活着的越南人已经有些呆住了,即使在我的手扼住他脖子的时候。他甚至都忘记了反抗。 他或许有些不明白,自己这里冲过来地七八个人,都是帮里训练有素的精锐,而且对方还是人人带伤,怎么就一下被全干掉了! 我没有一刀杀了他,而是心里一动,决定要留下一个活口。 就在我松开了刀,准备抓着他往回拖的时候,我身后忽然传来了西罗的声音。 “从王!” 回头一看,就见西罗靠在墙壁上。一手扶着垃圾箱,正在剧烈喘息,脸上尽是鲜血。一手拿着枪,原本手臂下垂。喊了我一声,却忽然抬起了枪口……枪口幽幽,却是朝着我这里! 满脸的鲜血遮盖住了西罗此刻脸上的表情,可是他一双眸子里。却闪动着复杂的光芒!以我对西罗的了解,我似乎看到了西罗此刻内心的紧张,和激动……还有一丝丝的压抑地疯狂! “西、西罗?!”我脱口而出。刚感了他的名字,就看见西罗忽然猛的一咬牙,然后扣动了扳机! 砰! 砰砰! 连续三枪,全部都射在了最后这个活着地越南人的身上!那个越南人没有半点反应,立刻气绝而死! 我一脸惊讶,还没开口问他,西罗却已经在摇头,用嘶哑的声音缓缓道:“这个人,留不得!” “为什么?”我盯着西罗。内心有些隐隐的愤怒了。这小子想干什么!! “刚五……对不起。”他看着我,显然此刻内心正在极度的挣扎之中,带着喘息,他一字一字缓缓道:“情况逼人!没有别地选择!” “西罗,你想干什么?”我只觉得嗓子里有些干涩难受。 面对我的目光,西罗忽然笑了一下,他的眼神里似乎带着一丝悲伤地东西,但是这一丝悲伤只是一闪而逝,随即眼神里闪过一股狠厉! “冬五,你是我唯一的兄弟,你比我小,但是我依然当你是我大哥!所以,有些事情,你不想做,不愿做,不屑做,不能做……就让我来代替你做吧!” 我心里陡然想到了一个惊人的念头,吃惊的看着西罗,脱口失声道:“你、你想……” “他不死,你就要死!你以为我不明白……其实我什么都明白的。你是我兄弟,我很想帮你!我本想在医院就下手……但是没有机会。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就在我眼前了!”他声音很复杂,甚至有些隐隐的颤抖:“这个世界很简单,这个世界很复杂……这些话,是你当初教我的……” 几乎用嘶哑得有些难以听闻的声音说完这句话,西罗忽然脸上闪过一丝决然!随即他掉转枪口…… 砰! 躺在地上地八爷,在一脸复杂的惊讶的表情中,额头多了一个弹孔,红的白的,汩汩流淌出来……随即,八爷就这么瞪着眼睛,终于咽下了他人生之中的最后一口气! 我瞬间呆住了!同时觉得手足冰凉!! 我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西罗,西罗满眼都是决然的目光,侧头看着我。 我们两人的眼神在半空之中交汇……几乎就在这一瞬间,我读懂了西罗的用意!! 外面已经传来了脚步声,浓烟已经快要散去,我还听见外面隐隐的传来了前面汽车里兄弟的呼唤……“冬五哥!” 西罗脸上笑容更甚,却忽然抬起了手里的枪,这次则是指着他自己的额头! 他想死!? “冬五,现在,你终于是真正的老大了!”然后,他脸上带着平和的微笑,看着我,扣动了扳机! “西罗!!!”我眼睛都红了,大吼一声,手里的匕首急速射了过去,然后发疯一样的扑向了他! 砰……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