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四十一章 【最卑鄙的栽赃嫁祸】

第四十一章 【最卑鄙的栽赃嫁祸】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7:51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7:17
“这就是小阮?” 这是一栋很高级的公寓房,位于温哥华的市区东北面。客厅很宽敞,很大,打磨得闪亮的地板,柔软得仿佛云堆一般的沙发,我端坐这儿,看着按在我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 他的年纪应该有四十岁了,可看上去和三十多的人没什么区别。和大多数越南人一样,他个头不高,有些偏瘦,颧骨很高,但是一双眼睛很有神,很亮……总是闪动着一种凶狠的目光。 此刻这种凶狠里,带着一丝胆怯。 这样的眼神,很像一种动物……土狗。 现在已经是凌晨,外面天色有些蒙蒙亮。我们直接闯进来的时候,遇到了激烈的反抗。小阮的两个保镖还算干练,仓促之中我们没有给他们开枪的机会,但是搏斗之中,下了狠手,两个保镖的尸体现在已经被拖到了厕所扔在了浴缸里。 这是一栋很大的房子,跃层式的。 小阮看来是一个很识时务的人,毕竟是当老大的,他不是愣头青,眼看没有反抗的可能,他很认命地扔掉了枪,看着我,用生硬的中文说了一句:“祸不及家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裸露出来的身体上有两道很醒目的刀疤。 他还算是一个男人,至少还知道在危机的时候,把自己的女人护在身后。 随后他放弃了反抗,被石头的人拖到了下面的客厅,按着跪在我的面前。 “小阮?”我看着他:“久闻大名。” 他哼了一声,斜着眼睛瞧了瞧我:“你是大圈的小五?” 我一挑眉毛。小阮冷冷道:“温哥华的华人,那些华帮的人胆子比兔子小,不会做这种事情。只有你们大圈!至于你,你年轻,这些人都听你的,你不是小五,谁是小五!” “嗯,坐吧。”我指了指我面前的沙发。 小阮还算是个人物,毕竟是越南帮的三号人物,虽然处在绝境。但是气势还是留着几分的,昂然坐在了我的对面。 我还算没有折辱他,容许他披了一件睡袍。 “这个房子不错。”我看了看周围,叹息道:“家具是高级货,等离子液晶电视。索尼的,日本货。这套水晶灯也至少价值几千美刀吧……嘿,这个地段,置一套这么大的房子,怎么也要百万美元往上……你对你的这个女人不错啊。” 我打了个响指,石头好像提小鸡一样的,从里面提出一个女人来。 这女人很年轻,也的确漂亮,明艳。头发略微染了一点黄,眉目很勾人,身材娇小,却有凸有凹。看年岁不过二十左右,上面穿着一条白色的贴身小背心。不过很明显,里面没有穿内衣,因为她的胸前鼓起的两团上,衣料下面隐隐的凸起两点。 因为是在家里被我们堵着门抓住的,她穿着家里的短打扮,一条短裤,露出一双洁白的腿,此刻害怕至极,跌跌撞撞坐倒在沙发上,就立刻紧紧地缩成一团。拼命的想把一双诱人的美腿缩起来。 “的确是一个漂亮女人。”我瞧了这个情妇两眼,看着小阮:“难怪你给她住这么好的房子,对她这么好,在这种紧要关头还敢往在这里。” 小阮的脸色一下就很难看了:“小五!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有今天没明天!今天落在你手里,我认了!但是出来混,祸不及家人!我的命给你了,可是我的女人,你……”他虽然硬气,此刻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软话:“……你饶了她吧。” 说完之后,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女人,用越南话低声说了两句什么,大概是安慰之类的话,那个女人吓得哭了起来,身子瑟瑟发抖。 我眯着眼睛不说话,石头就好像个黑面神一样地站在我身后,其他的所有兄弟都在周围站着。这种场面,让我心里隐隐的觉得怪异,总觉得自己好像是电影里面的那种灭人满门的坏蛋一样。 “你给我一把刀,我自己解决自己就好!”小阮面色苍白,咬牙说了这么一句。 我没答他的话,反而笑了一下,身子往前探了几分,看着他:“你的中文不错。” “……哼。”他沉默了一下,才哼了一声:“我出生在中越边境地区,那里的人,都会说几句中国话。” “打过仗么?”我看着他的手掌,他手掌上的老茧,一看就知道是拿枪拿惯了的人。 “……打过。”他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中越打仗的时候,我刚好十八岁。”他似乎觉得有些压抑得难受,陡然大吼道:“给我把刀!老子落在你们手里!有死无活!我认了!我自己解决!!” 看着他激动而变得有些狰狞的脸庞,我轻轻叹了口气,摆摆手:“不急不急。” 我缓缓靠在了沙发上:“你是谁?大名鼎鼎的小阮!越南人的三号人物,你这样的人落在我手里,一刀一枪杀了你,岂不是太可惜了?” 说完,我回头看了石头一眼:“找到了么?” 石头立刻把一件东西递给了我。笑道:“找到了,还是一个高级货呢。” 我拿在手里看了一眼,这是一个索尼的数码摄像机,很高档的那种型号,这是石头从这栋房子里搜出来的。 石头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我刚才看了一下,里面还有些好玩的东西呢。” “哦?”我随手摆弄了一下,按了一下上面的播放键…… 立刻的,数码摄像机的屏幕里,传来了一阵男人女人喘息呻吟呐喊的动静,画面有些模糊,角度也不太好,但是屏幕上是一张床,床上有一男一女两人光着身子正纠缠在一起……而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面前的小阮和他的情妇。 小阮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而那个女人的脸却涨红了,眼睛里除了害怕之外,还有一些羞涩,似乎想动手抢过这个数码摄像机,但是又不敢。 我只看了几眼,随手关掉了,看着小阮:“想不到,原来你还喜欢这种调调,**啊……嘿!” 这家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挺直了身子,恶狠狠道:“废话!老子在自己家里,拍了自己看,有什么!我在自己家里做什么,就算是脱裤子放屁,也不关别人的事情!” 我撇撇嘴巴,笑得很和气:“哦,我没有取笑你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惊奇罢了。” 随后我脸上笑容一敛。缓缓道:“小阮先生,今天你落在我的手里,你认命也好,不认命也好,都没有用处。不过我不会轻易杀了你……你对我来说还大有用处……” “你想拿我威胁我大哥?”他冷笑了一声,破口大骂了一句越南话。然后狠狠道:“你以为我大哥会受你威胁?” “应该不会。”我摇摇头:“大阮不是笨蛋,我拿你威胁他,他也不会妥协的。出来混,早就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我不会做这种蠢事,我要你帮我做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他有些狐疑地看着我。 我盯着他,足足过了好几秒,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我越是笑,他脸上的表情就越不安…… 等他已经有些心神不宁的时候,我眼看火候差不多了,才摆摆手,然后凑了过去,在他耳边低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我故意前面和他扯这么多废话是有原因的。 这个小阮不是普通人,他很硬气,而且也不怕死。但是我一向认为,真正不怕死的人,很少很少!大多数所谓的“不怕死”的人,只不过凭着心里的一股子气支撑着,等这股气衰竭了,就会怕了! 刚才小阮在刚刚被我们抓住的时候,情绪激荡之下,他是不怕死的。所以那个时候,我威胁他,他也不会服软。但是现在,等他这口气缓了一缓,效果就会大大不同了! “……”听完了我说的话,小阮脸上露出了惊骇的表情,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陡然失声道:“什么!你!你这条毒蛇!你好歹毒!!你杀了我,我也绝不会做这种事情!!” 我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听他拒绝,立刻沉下脸来:“我不是在和你谈判,是在命令。你命在我手里,就是我的!容不得你不做!” 眼看小阮还在冷笑,我挥了挥手,旁边蝎子已经走了上来,和另外两个兄弟一起把小阮从沙发上拖了下来,然后拖到房间旁边的客厅空地上…… 蝎子也不说话,抬起一脚就踹在了小阮的小肚子上…… “啊!” 发出尖叫的是那个女人,原本蝎子的模样就吓人,脖子上的那道刀疤更是显得狰狞,女人虽然极力想抱住小阮,可是被我的人一把就拽开了。 然后我随手拿过沙发上的一份报纸,低头看了起来。 足足五分钟! 殴打持续了五分钟! 开始的时候小阮还试图表现得很硬气,咬着牙就是不肯发出痛叫。可是蝎子等人是什么来头?都是打人杀人的老手了!人体部位,哪些地方最弱,哪些地方是最经不得打的,他们清清楚楚!就拣着那种打起来最疼的地方下手! 我只是垂头看着报纸,一手夹着香烟,面色沉静如水。耳边只听见拳拳到肉的捶打声,皮鞋踹的声音,还有小阮开始时候压抑的痛苦的喘息,和后来控制不住的低声痛呼。 几分钟之后,我的两支香烟都烧完了。一整页报纸也看完了,这才抬起头,缓缓道:“差不多了。”蝎子等人才住手。 小阮被拖回到我的面前。 他此刻好象一条死狗一样,身子瘫软如泥。他的身上青青紫紫,嘴角还有鲜血,显然是刚才被打得吐血了,在我面前,连身子都直不起来,如果不是后面蝎子拎着,早就趴在地上了。 我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还好,蝎子牢记了我的嘱咐,没打他的脸。他的脸上虽然也有血迹,但都是刚才打吐了血,喷出来的,擦干净了就好。 我叹了口气,两根手指抬起他的下巴,仔细看了看他,他的眼神都有些虚弱了,刚才的那一股凶光已经消磨下去了不少。 我松开手指,他的头又垂了下去。我随手掏出纸巾,擦了擦手指上的血迹,淡淡道:“怎么样?小阮,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杀了吧……”他的声音很虚弱,但还算倔强。 “嗯……”我沉吟了一下,弯腰伸手,把他的一只手掌提了起来,按在了面前的茶几桌面上。随手抽出匕首,夺的一声,插在了他的食指和拇指的指缝当中! “看你的手,用枪用得不错。”我似乎漫不经心一般缓缓道:“可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缺了拇指之后,还能把枪玩好的!” 话音未落下,我手里的匕首已经飞快地压了下去…… “啊!!~!!!” 咯吱一声轻微的声音,伴随着小阮凄厉的惨呼,一根血淋淋的拇指被我齐根切了下来! 小阮的脸色忽然涨红,然后又忽然惨白,在剧痛之中,他的人都在挣扎颤抖。可是身后有蝎子等人按着,他又如何能动弹? 我面不改色,匕首的刀锋轻轻挪了挪,虚压在了他的食指上,语气依然平缓:“再问你一次,你做还是不做?” 小阮拼命吸着气,颤抖的声音尖叫道:“你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吧……” 我叹了口气,手下一压…… “啊~~~~” 房间里回荡着惨绝人寰的凄厉嚎叫,那根食指被我切断之后滚落在地上,**了一道血淋淋的印子! 桌面上已经满是鲜血了,小阮挣扎之中,我淡淡道:“换一只手。” 另外一只手被后面的蝎子用力按在了桌面上,小阮已经闭上了眼睛,嘴巴里还在低声的惨呼。 我看着他的脸,叹了口气,声音很平和:“何苦呢?何苦受这些皮肉之苦?我原本也不想这么折磨你的,只要你肯合作,我现在就放了你,还给你把伤治好。” 小阮还是不说话,但是我看见他的眉头都在颤抖了,显然是内心在挣扎。 我更不迟疑,抬手就是一刀! “呃……”这次他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我看着桌上的两根残留着的断的大拇指,还有一根食指,叹了口气:“小阮,再问你一次,肯不肯?” 小阮已经疼得失去了意识了,口中只是颤抖着喃喃道:“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杀你?”我冷笑,眼睛里满是嘲弄的目光:“你若是真的不怕死,真的那么硬气,一心求死的话,自己咬自己的舌头,就能死了!你从刚才到现在,可敢这么做么?” 小阮的身子一颤,脸色惨白如纸。 是的,他其实也怕死! 这很正常!他不是什么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他不是什么革命烈士! 这种人,虽然号称是什么黑道人物,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可是,他不是那种拼杀在前方的人!他是老大! 什么是老大? 老大就是:拼命的事情有小弟给你去拼!杀人有小弟给你去杀!黑锅有小弟给你去背!当老大的,只要在需要的时候,说几句狠话,在场面上说几句硬话,然后打打杀杀的事情,自然就有手下的人给你去做了!大多数时候,老大们怒了,大吼一句:“老子剁了你!老子灭你全家!” 哼,剁是要剁的!但是动手去剁的是小弟! 灭也是要灭的!但是动手去灭的也是小弟!! 这他妈就是“老大”!! 像小阮这种人,平时里大批的小弟伺候着,美酒喝着,美女抱着,豪车坐着,豪房住着…… 这种人,我就不信他不怕死!! “怎么样?小阮?”我用力拍了拍他的脸。 他失神地抬起头来,眼神涣散,待看清楚了面前的我,瞳孔里重新聚集起恨意来。 我瞧了瞧他鲜血淋漓的两只手掌,叹了口气:“何苦……如果你肯乖乖合作,也不会把两只手变成残废了……现在倒好,今后刀枪是拿不了的了,我看连筷子也拿不了了。” 顿了一下,我笑道:“怎么样?你现在只要点点头,这一切痛苦就可以结束了。” 小阮已经开始动摇了,他的眼神里明显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哼,我心里冷笑,土狗就是土狗。 土狗看上去和狼一样,但是却没有狼的那种狠劲! 眼看小阮已经动摇犹豫,我又一挥手,立刻就有人把后面的那个女人拖过来。 这个女人刚才被吓昏过去之后,很快就醒来了。但是眼看我眼睛都不眨地切了小阮三根手指,她又昏了过去两次,这会儿被我的一个手下硬抓着头发拖了过来,一下又疼醒了过来。 不理会女人的挣扎,我抓住她的一只手掌按在了桌上,另外一只手里,匕首在我的指间翻动,刀锋转来转去,眼睛却瞧着小阮。 “你看,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手指嫩得好像刚剥开的嫩葱一样……这么漂亮的一只手,如果缺了几根手指,唉……” 说完,我的匕首轻轻地插在了女人的两根手指中间,刀锋轻轻地压在她的一根拇指上,看着小阮:“全在你一念之间了。” 这会儿,就连我自己都忍不住觉得自己好像个魔鬼一样。女人的脸上写着恐惧,手想挣扎,却被我死死按住,她口中大声说着什么,是越南话,拼命地在哀求。 “祸……祸……祸不及家人!”小阮从牙齿里挤出了这几个字,只是语气已经是在哀求了:“我的事情和她没关系,她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你……你也是大大有名的人……这道上的规矩……” 啪! 小阮话还没完,我也还没发话,后面的石头忽然冲上来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我没来得及喊,小阮的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连着又吐了一颗牙。 “规矩!?规矩?!”石头冷着脸,一脸杀气:“你们越南人也配讲规矩?老子当年也和你们越南人打过仗!什么卑鄙龌龊下流的手段你们越南人没用过?和老子讲规矩?”石头眼睛有些发红:“老子当年一个兄弟被你们俘虏过!结果***不是有规矩说不杀战俘,不虐待战俘么?老子的兄弟被你们用铁丝挂在树上,开了膛,又活活烧死!你们越南人也配讲规矩!” 眼看石头又要一个耳光扇过去,我赶紧捏住了他的手,笑道:“别打他的脸,这张脸留着我们还有大用处呢!” 我收起了匕首,看着小阮,脸上带着阴沉的笑:“好,我不切你女人的手指了!看来这切手指是吓不住你的……这样……” 我沉下脸,一字一字缓缓道:“我听说,你之所以喜欢这个女人,是因为她怀了你的种……对吧……” 我心里有些恶心,但脸上却钢硬如铁,咬牙道:“你小阮的眼光不错,这女人模样也漂亮……将来给你生下的孩子必定也不错……不过呢,我听说孕妇是不能剧烈运动的,对吧……” 我脸上闪动着煞气:“石头,找根绳子,把这个女人吊到阳台外面去!” “啊!!”小阮顿时一下暴起,大吼一声,居然挣脱了后面蝎子的手,朝着我扑了过来,却被我迎面一脚踹在裤裆上,顿时倒了下去。 我上去一脚踩在他的头上,面无表情:“你心里一定在骂我,骂我狠毒,骂我心肠狠,手段毒辣……”说到这里,我笑了一下,居高临下看着他:“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落在你们的手里,你们的手段恐怕比我还要狠毒十倍!你们越南人就是一群犯贱的土狗!当初你们跑来惹我们的时候,你们杀我们的兄弟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过会有今天的报复!” 眼看我手下的人已经拖着女人往里面走了,小阮终于崩溃,忽然就大声吼叫起来:“我服了!我服了!我干!我干!你说什么,我都照做!!” …… ………… 镜头,晃动。 灯光,调整了一下之后,画面清晰起来,焦距也调整到了最佳的效果。 背景是一面墙壁,没有任何可以辨别的特征。小阮出现在镜头里面。 画面切近了,近了……先是在他的脸上给了一个特写,并不长。只有两秒钟的样子。他的脸上虽然挨了石头一个耳光,但是因为角度的关系,加上灯光的掩饰,并不明显,看不出来。 镜头拉远了一些,给了小阮一个全景。 镜头画面里,小阮穿着一身越南人的服装,我甚至让手下人给他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装扮,头发也梳理过了。虽然他的脸色依然苍白,但是眼神很麻木,并看不出太多的情绪波动,这正好掩饰了他的心情,使得他看上去反而有种冷酷的样子。 小阮坐在镜头前面,他的身边是一张报纸,镜头切近了之后,在报纸上给了一个特写,主要是报纸的时间,然后重新转到了小阮的身上。 画面里,小阮面无表情。看着镜头,眼神很木然,语气很平缓,甚至好像没有什么波动。 随即,他缓缓地说出了如下的话: “温哥华的地方,充斥了太多的仇恨!我们越南人,一向被主流欺负!温哥华的警方也常常欺负我们!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别人欺负我们一分,我们都会用十分去回报!!就在前几天,我们勇敢的战士,对邪恶的温哥华警方进行了一场勇敢的还击!我们打击了警察的气焰!让他们品尝到了惊恐和害怕!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恐惧!现在,他们越是做出很多的行动,就说明他们内心的恐惧越多! 但是,我们勇敢的越南战士,是不会退缩的!我们会继续拿起武器和他们战斗!对他们进行还击! “本人阮文杰,代表越南XX帮,宣布对这次警察局炸弹事件负责!” 这段录像视频,大约只有两三分钟,我没有做任何停留,立刻就通过网络发了出去,还同时发送到了温哥华的几家电视台,报纸……等等媒体。 天亮之后,随着电视上早间新闻之后,整个温哥华哗然!! 天下大乱!! 几乎所有的报纸,都连夜赶出了新闻!有的早晨的报纸已经印好的,甚至都立刻推翻重印!几乎所有的媒体,报纸,新闻,头版头条都是类似这种触目惊心的文字: “越南恐怖组织袭击温哥华!” “黑帮蜕变成恐怖组织!” “越南人来了!又一场911!!” “越南黑帮对警方宣战!” 有些消息灵通的,甚至立刻就弄到了小阮的资料!赫然就是越南帮的三号首领! 瞬间,全乱了! 警察局里几乎闹翻了天,无数警车出动,我甚至可以想象警察局里已经被压力逼得快发疯的诺顿,一定是把桌子都拍翻了! 小阮是什么人?是越南帮的首脑!!这种事情爆出来,再加上最近越南帮的核心骨干全部都人间蒸发…… 一切的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了! 别说现在越南人躲起来了,就算越南人跳出来为自己辩解……也是绝对说不清的! 就在早晨,我拿着一份报纸,走过大街,然后压低帽子,在一个公共电话里拨打了911号码,对着里面接电话的警务人员飞快道:“就在郊外的XX海产食品加工厂里,有很多越南黑帮躲藏,他们还有很多武器枪械……” 接线的警察立刻惊呼,试图多问我一些什么,还想盘问我的姓名,我只是淡淡一笑:“一个守法市民” 随即我挂断电话,飞快地走到一条小巷子里面,钻进了面包车。西罗飞快地发动了汽车,而石头就坐在我后面。 小阮和他的女人都被打晕了,扔在了车后面,身上的绳子捆得好像粽子一样。 “越南人有的麻烦了。”石头叹了口气,深深看了我一眼:“昨晚……你真狠。” 我面无表情看着车窗外,口中淡淡道:“这世界,不是你吃人,就是人吃你。我……有的选么?” 沉默了会儿,西罗忽然闷闷地问了一句:“小五……你……” 我看着他,西罗有些郁闷的样子,欲言又止,我笑道:“怎么了?” “昨晚……我没和你们上去……但是听说,你差点杀了这个女人……你……如果这个越南人不合作,你真的会杀了这个无辜的女人么?” “……” 我沉默了会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随后我扯了扯嘴角,仿佛笑了一下,然后用很认真的语气,低声道:“我不知道……或许会,或许不会。幸好,情况没有发生到那一步。”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