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四十章 【哦,我撒谎的。】

第四十章 【哦,我撒谎的。】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7:47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7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在温哥华的C区,某街的一家餐厅,外面的招牌上用英文和意大利语两种语言书写,已经显示了这家餐厅老板的身份,是意大利人了。 果然,这里提供着号称很正宗的意大利比萨饼,还有意大利面,并且有外卖服务。 此刻凌晨三点,整条街道上都很安静,只有路灯散发着幽幽的光芒,这条街道是位于一条主干道的岔路上,并不算太繁华,街边还停着汽车…… 这栋餐厅的主体建筑是一栋三层的楼房,餐厅位于第一层,而楼上则是餐厅主人的居所。 “味道的确不错。”我一手拿着一块刚刚从烤箱里拿出来的比萨饼,仔细咬了一口,散发着浓郁香味的芝士味道充斥在口鼻里。 我赞了一句,然后拉开窗帘,看了一眼楼下的街道。 “放心,先生,夫人,我们没有恶意。”我笑了笑:“所以你们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哦,我们也不是劫匪,我们深夜来到这里,只是想请你们帮一个忙而已。” 坐在房间中间一线略微有些破旧的老式沙发上,一对白人男女互相拥着,女人的身子有些瑟瑟发抖。那个男人还算镇定,紧紧地拥着自己的妻子。 他们的脸部轮廓带着很明显的地中海人的特色,都是标准的西西里人,尤其是这个男人,高鼻梁,绿色眼珠。然后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看着我:“你们到底要什么?” 他在害怕,而且眼睛时不时地扫过房间里的其他的我的几个兄弟。并且很明显的,在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怒气。 我很能理解他。毕竟,三更半夜的,被一帮拿着武器的人闯进自己的家里,把自己和妻子从床上拖了起来,是个人都会暴走的。 我随手把手里的比萨盒递给了西罗:“你尝尝,味道真的不错。”随即我擦了擦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条,上面是抄写下来的电话号码。 “这是一个电话,最近有人用这个电话打给你们,就在最近,这个电话的主人,在你们这里应该是定了很多外卖的食品。”我站在老板的面前:“我要得不多,只要求你回忆一下,然后把这件事情的每个细节都告诉我。他们每天定多少食物,送到哪里,还有其他的……反正只要你能想起来的,无论细节大小,请全部告诉我。” 老板稍微镇定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很抱歉……我记不得这个号码……不不,我不是想骗你,只是我这里每天会接到很多订餐电话,每天都有五六十个,我不可能把每个号码都记下来的……我需要查一下我的帐目……毕竟我不是电脑。” “可以。”我摊开手:“请便。” 老板松开了他的妻子,然后指了指房间里的一个抽屉:“我的帐目就在那个抽屉里……” 他站了起来走过去,我示意石头他们不用阻拦。 “等等。”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桌子的时候,我笑了一下,道:“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想摸藏在桌子底下的枪,那么我就不能遵守我刚才的保证了……我不想伤害你,但是也请你合作,我们只是想请你帮个忙而已。” 这个老板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他吃惊地看了我一眼。 我笑了:“这个城市里的意大利人不多,而且我听说很多意大利小餐厅都和黑手党家族有关系的……我很尊重你们意大利人,所以我不想惹麻烦。” 我走了过去,老板的身子有些僵硬,我顺手在桌子下摸索了一阵子,从下面摸出了一把手枪,枪就卡在了桌子下面的一个凹槽里。 “很隐秘的藏枪位置。”我笑了笑,拿起来看了一眼,随口道:“你和阿贝托尼先生有关系么?” 阿贝托尼是温哥华的一个意大利黑手党家族的头目,不过整个温哥华,意大利人的势力并不强大。阿贝托尼也只是一个二三流的人物而已。 “我……我的堂兄是阿贝托尼先生的教子。”老板有些沮丧。 我笑了,典型的意大利家族+宗教关系的黑帮模式。 “听着,我只是需要帮助,我和阿贝托尼先生没有矛盾,今天来到这里也只是一个巧合。”我看着他:“我只是要知道那个电话号码的一切情况,仅此而已。” “你是谁,你代表哪个组织?”老板又问了一句很愚蠢的话:“我不会把我的帐本给你看的!除非你杀了我。” “白痴。”我低声骂了一句,拿着手里的枪,对着他,苦笑道:“难道你是聋子么?你是阿贝托尼的人也好,或者你是意大利黑帮的人也好,这些和我没关系!我今晚来这里,不是找你们意大利人的麻烦!我只是单纯的把你当作一个餐馆的老板,而恰好,我的一些对手,这几天在你这里订了一批食物,我需要的是通过你这里,找到我的那些对手的地址!你明白了么?意大利人?哼,阿贝托尼那个家伙见了我,都要客客气气的!你这里的什么帐本,我没有任何兴趣!只要你告诉我关于那个电话号码的一切,我会立刻从这里消失,而今晚发生的一切,你就可以当作是一个梦。等你天亮醒来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真的?”这个老板看着我,满脸疑惑。 我没耐心和他废话了,拿起枪指着他的头。 “XX大街,六号B-4。”老板飞快地报出了一个地址,然后似乎怕我不信,解释道:“他们已经连续三天从我这里订了食品,每次都是订了十六人份的。这是一笔大生意,所以我记得很清楚。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前三天他们都在我这里订的餐,但是今天晚上就没有订了。” “谢谢!”我立刻收起了枪,看了其他人一眼:“快!我们走!” 离开之前,我看着这个有些死脑筋的老板,笑道:“今晚我没见过你们,你们也没见过我们。我想你也不希望惹麻烦的吧。” 我随手从口袋里扔出一张钞票,笑道:“顺便说一句,你们的比萨饼真的不错。” ※※※※※※※※※※※※※※※※※※※※※※※※※※※※※※ 一路冲到街道后面,我催促西罗发动汽车。西罗还有些紧张和茫然:“怎么了?现在知道了那些家伙的藏身地点了,我们不要好好的谋划一下再行动么?” 我叹了口气,没说话。倒是石头先开口:“那个老板说得很清楚了,对方前三天都在他这里订餐了,可是今晚就没有订……这说明,他们很可能已经换地方了!所以我们现在要立刻赶过去……至于能不能逮住他们,都要看运气了。” 西罗这才醒悟过来,赶紧发动汽车踩下油门。 三十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那个地址,这里是一片很老的城区,周围都是老式建筑,露着砖面的墙壁,大多数建筑都只有三四层那么高,房屋灰矮。街道狭窄,就连晚上的路灯都有些保养不力,很多路灯都不亮,有的则是不停地闪烁,还发出滋滋的声音。 “就是这里,在四楼。” 我们尽量降低了车速,这样汽车的声音也比较小,缓缓地开到了一栋建筑旁。正好对面有条巷子,我让西罗把车开了进去。后面的另外一辆车也跟着进来了。 “留下两个兄弟在下面守着车。”我看了西罗一眼:“西罗,你留下。” “为什么?”西罗有些失望:“我和你一起上去!” 我没理会他,看了石头一眼:“你的人留下一个,和西罗一起看着车,我们随时准备撤退。还有……大家把手里的武器准备一下。” 另外一辆车上的人也都钻进了我们的车里,大家对了一下时间,然后在我的严令之下,西罗才有些郁闷地答应了留下。 “分成两路,一路从后面,石头带队。蝎子,你带着八个人,和我从下面冲进去……”顿了一下,我缓缓道:“不用犹豫,做得尽量干净一些!” ※※※※※※※※※※※※※※※※※※※※※※※※※※※※※※ 急促的脚步声在老式的楼梯上传来,我们一行十个人飞快地顺着楼梯往上。这种盘旋式的楼梯有一个好处,就是跑起来很快。 一口气冲到了四楼,面前是一扇木板门,里面微微地透出了一点昏黄的灯光。 “冲!”我做了一个手势,我身后立刻走上一个人,上去就是一脚跺在了门板上。 砰! 整个门板被踹倒了下去,我立刻领头冲了进去,我的双手拿着枪,抢先进去的三个人立刻很自觉地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状的小组。 但是我们却失望了。 门后面是一个偌大的房间,但却是空荡荡的,天花板上一只吊灯在轻轻地摇动,昏黄的灯光一闪一闪的。 这时候窗户那里石头的人也从外面翻了进来,他们的动作很干练,前面的人落地就立刻占据了有利地形掩护后面的人……可惜这一切都白费了! 房间里很乱,地上有很多抛弃的杂物和垃圾,我还看见墙角有一堆比萨饼的包装盒,甚至房间里还传来了一股馊味…… 我们迅速地查了一下这个地方,里面还有一个房间,比外面要干净一点,地上扔了很多塑料布,还有杂物。 见鬼……我甚至还看见了一个避孕套。 “他们已经走了。”石头闷闷地说了一句。 我喘了口气,一拳砸在了墙壁上。走到桌子前面,看着桌上还有一块啃了一半的比萨饼,此外还有一些饮用的矿泉水瓶。 “好了,我们只慢了一步,不过还有机会找到他们的。”石头过来安慰了我一句。 “没事。”我勉强笑了一下:“他们肯定是换了地方藏身了。这些越南人倒是很狡猾。” 石头一挥手,吩咐其他人道:“仔细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五分钟之后我们离开。” 很快的…… “石头,我们找到了这个。”一个汉子笑着走了过来,他手里的枪口上挑着一个金灿灿的东西。 这是一块金表。 “我在里面的厕所里看到的,可能是有人丢在这里忘记拿走了。”这个汉子笑道:“这东西应该值不少钱吧。” 我拿起来看了一眼……嗯,劳力士。这种表大约价值两三万美元吧,也不算太贵重。不过让我注意到是的,这块表的背面刻着几个字,似乎是用刀尖划出来的。 而且表身很旧了,非常旧,看上去好像是很老的东西。 我顺手递给了石头,他拿过来看了一眼,尤其是后面划出来的那几道,他笑了:“嗯,这个东西有年头了。后面划的这几下,是越南文字,意思是‘战利品’。” 我勉强笑了一下,还没等我说什么,就听见我腰间的一个对讲机忽然闪了。 “喂?”我拿起来:“西罗么?怎么了?” 西罗的声音很兴奋:“小五,有人来了!他们刚刚进楼梯,好像是上去了……可能是越南人!两上人!” 我顿时精神一震!脸上露出笑容,看着石头:“有人上来了,是两个越南人,他们回来了!” 不用我吩咐,石头立刻打了个手势,飞快地做出了几个命令,然后低声道:“抓活的么?” 得到了我的肯定,所有人迅速地动作起来。有人先是把倒在地上的门板扶起来,压在门框上,分出三个人到了门外,躲在了外面的走廊背面。我和石头两人就站在了门的两侧。其他人各自在房间里找了地方。 一分钟之后,外面传来了上楼的脚步声,隐隐的还听见了有人一边走一边低声交谈的声音。让我放心的是,他们说的的确是越南话。 我看了石头一眼,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 砰! 门板轰然倒了下来,大概是外面的两个越南人准备开门,结果门板早就被我们踹垮了,他们在外面轻轻一推,就轰然倒下。 随着两个越南人惊呼一声,他们的反应还算不慢,其中一个已经从腰间拔出了枪了,但是立刻的,后面藏在走廊外的两个兄弟已经从后面伸手勒住了他们的脖子,我和石头已经冲了出来,一人一拳先入倒了两人,把他们的枪也踢飞了。 两个越南人被我们拖进了房间里,立刻有人把房门重新关上。他们开始的时候似乎还想反抗,可是进来一看,满屋子都是我们的人,顿时两人脸上露出了惊恐和绝望的表情。 “你会说越南话么?”我看了石头一眼,他笑了笑:“我们这里大多数人都会说。” “好!”我挥手让人把这两个越南人带过来,把他们按在了地上。我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们的面前。 “问问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石头立刻用越南话问了他们一遍。 两个越南人犹豫了一下,却都是闭着嘴巴不说话。我上去一人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把两个人半边脸都打肿了。 我发现两人都是一脸绝望。但是左边的那个则是一副认命的样子,眼睛只是死死地看着地面。而另外的那个,绝望之中还带着几分惶恐,眼神似乎还有些躲闪。 我心里一动:“告诉他们,我要问他们问题,只要愿意老实说的,我可以不杀人。” 石头帮我翻译了,而两个人的表情又有了些不同。其中一个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另外一个眼神里更多了些躲闪的东西。 “你,你笑什么?”我语气很冷。 我每说一句,石头就在我身边帮我翻译成越南话。 这次这个人没有继续沉默了。他嘴角流着血,咬字也有些含糊不清,可能是刚才挨了我一个耳光的时候,咬伤了舌头。 “他说……既然被我们抓住了,肯定是死路一条的,所以仔不信你的话,他说他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了,你随时可以动手。” 石头缓缓地翻译给我听。 “哦……”我听了之后,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然后我忽然就站了起来,飞快地走到了这个家伙的身后。一手抓住他的头发,另外一手拔出了匕首,然后顺势就在他的脖子上一抹…… 扑!! 带着内压,鲜血立刻就喷了出来!我这一刀抹得很深!他的喉咙一下就被我割断了。人垂死的时候,自然是会挣扎的,但是他早就被我抓住了头发按住了,身子徒劳地扭动了几下。口中发出了“咯咯”的声音,但是喉咙被割断了,连一声完整的惨呼都发不出来。 鲜血喷在了面前的地上,顿时鲜红一片,我的手臂上,刀锋上也满是鲜血,就在跪在他旁边的另外一个越南人,在他垂死挣扎的时候,半边脸上也被溅了不少血珠。 石头似乎愣了一下,房间里面的其他人似乎也愣了一下。 他们大概没有想到我做事居然这么干脆,这么狠!居然一言不合,说动手就动手,说杀人就杀人!连一点余地都没有留。 尸体重重趴在地上,鲜血缓缓地流淌,身子兀自还在颤抖。我知道这是自然的神经反应,只是旁边剩下的那个越南人,满脸都是绝望和惊恐。 我抬腿,匕首在鞋底擦了一下,看着石头:“你告诉这个家伙,是他要求我杀他的,我只是满足他的要求而已。至于这个家伙,你问问,他是不是也想请求我杀了他。” 石头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照着我的话翻译了。 果然,剩下的这个越南人听了全身都发抖了,脸色瞬间煞白,足足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猛然的尖叫起来! 他的声音嘶哑变形得不像样,就好像杀鸡一样,带着颤音。虽然我听不懂他的话,但是那种语无伦次的样子,却是不会错的。 他怕了! 我冷笑了一下。 对了,这才对嘛! 我就不信他们越南人一个个都是视死如归的好汉! 他们也不过就是黑帮而已,你以为他们都是革命烈士啊!! “他说,他怕死,他不想死。”石头有些鄙夷地看了这个家伙一眼。 我扯了扯嘴角:“好了,怕死就好。如果他不怕死,我们反而难办了。” 我蹲了下来,就这么盯着他的眼睛:“你知道我们是谁么?” “……知道。”越南人的回答还是石头帮我翻译的:“你们是大圈。” 我满意地点点头:“那么,这个地方,你们的人这些天都是藏在这里的?” 说话的时候,我的手故意的,有意无意的在那具尸体的脑袋上扒拉了一下,让尸体的脸孔正对着这个家伙。 他的心理防线完全崩溃了,很快的就一五一十的交待了出来。 原来越南人大约有二十个人都是躲在这里的……除了这里之外,越南人还有四五个藏身的地方,每个地方最少都有二三十人藏着,最多有五六十个。基本上,越南帮里的最精锐的打手和枪手,就是这么近两百多人了。 难怪,我们最近怎么都找不到越南人,原来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藏着的。而其他的那些普通的小弟,街上的混混,都是暂时遣散回家了。这些天外面乱,那些人也不敢在外面晃。 而且,越南人很狡猾,他们在一个地方最多待上三四天,就会换一个藏身处。这样可以大大降低被发现的可能性。 至于他们藏身的地方……根据这个家伙的交待,其实都是越南人自己的建筑公司当初弄的一些半调子工程,和一些废弃的楼盘或者工地。毕竟越南人在前几年插手房地产行业捞钱,倒是有不少这样的地方可以藏身。 这个回答让我心里隐隐的有些叹息。 这个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是啊,我既然知道跑去越南人的建筑公司查他们的电话,可是只要我查一下这些越南人这几年做过的那些生意的记录,他们负责做过的那些建筑楼盘,大概就能找到不少蛛丝马迹了! 躲在废弃的楼盘和老的建筑里……还有什么比这种地方更安全的呢? 就在我们今天找到这个地方之前,躲在这里的二十多人已经换地方了。他们这次换到了位于温哥华市区稍微远了一点的一个海产食品加工厂的仓库里。不用我怎么逼问,这个家伙自己就说了出来。 至于这两个倒霉鬼怎么会回来的,这倒是真的和我们刚才拣到的那块金表有关系了。 那块金表是躲在这里的越南人的一个头目的,他们转移的时候走得匆忙,结果就不小心把这块表丢了。 这个东西价值不斐,那个头目有些心疼,就派了这两个手下回来帮他找,结果…… 我仔细盘问了他几遍,很多细节反复地问了,确认他没有说谎。不过就在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看见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光芒,我笑了。 重新蹲了下来。拔出匕首,刀锋轻轻挑了一下他的下巴,缓缓道:“你说的,我很满意……你很老实。但是,你告诉我的这些消息,对我来说价值太低了,还不足以买回你的命。除非你有更有价值的情报,否则的话,我不能饶过你的性命。” 石头面无表情地把我的这番话说了出来,这个越南人的身子再次颤抖起来。 他犹豫了几秒钟,我却故意一转手腕,刀锋轻轻地刺破了他下巴上的肌肤,顿流出了鲜血。 这个家伙胆都已经吓破了,一看见自己流血,顿时尖叫了起来。我上去两个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 “说!说!我说!”他快疯了,疯狂地大叫起来。 随即,他说出了一条让我们很惊讶的情报……一条非常有用的情报! ※※※※※※※※※※※※※※※※※※※※※※※※※※※※※※在温哥华的越南帮,最大的头目姓阮,叫做阮阿杰。人称阮先生。 他还有一个弟弟,叫做阮文杰,是温哥华越南帮的三号人物。 这一对兄弟,在道上人称“大阮”和“小阮”。 而这个家伙,则对我说出了一个关于“小阮”的消息。 小阮原本这些天也人间蒸发躲起来了。可是,这种当老大当习惯了的人,难免有些习气和嗜好。这种地老鼠一样的日子过久了,自然会有些憋不住的。 小阮有一个情妇--这不奇怪。黑道老大别说有一个情妇了,就算有十个八个都是很寻常的。可是偏偏这个情妇是小阮最近几个月前刚刚弄上手的,正是打得火热的时候。 更重要的是,小阮最近似乎悄悄回去了一趟,专门去见了那个情妇。原本他们躲藏起来是大阮的命令,可是毕竟小阮是大阮的弟弟,他背着自己的哥哥偷偷跑回家去,别人就算知道了,也不敢说他什么。 可问题就在于,小阮跑回去之后,就不愿意出来了,干脆就不和大部队躲在一起,而是只带着两个贴身保镖,就一直躲在了情妇家里有换地方了。 原因是:他的这个情妇,怀了他的种! 大阮小阮,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女人大把大把的,可是大概是这些年坏事做得太多了,偏偏一个儿女都没生出来。这次一个情妇怀了小阮的种,纵然是在这种局势紧张的时候,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干脆就住在情妇家里不走了。 原本这也没什么。因为他住在情妇家里其实也算安全,外人也查不到他有多少个情妇。他若是躲起来不出门,我们倒是也找不到他。 可偏偏问题就在于…… 我面前的这个越南人……小阮的那个情妇,是他的妹妹。 这个意外得来的情报,一下就让我们兴奋起来了! 石头摸了摸下巴,忍不住笑道:“靠,这个小阮,倒是一个情种!嘿嘿!好!好!” 他看了我一眼:“怎么样?现在知道了越南人的一个藏身地点,还知道了他们的三号人物的下落,我们下面怎么做?是先干掉他们的三号人物,还是先去端了他们的那个藏身地点?” 我仔细想了想,忽然心里一动,想出了一个极为有趣的点子。 “不急,不急。”我看着石头:“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很好玩的点子……” 我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这个家伙,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哼,为了自己活命,连自己的妹妹都能往外卖的家伙。 “喂,你知道不知道,你告诉了我这个消息,那么你的妹妹和你们的小阮大哥,都会死的!嗯?”我问他。 这个越南人垂着头,没有说话,但是身子在发抖。 “杀了他。”我淡淡地说了一句。 石头立刻拔出了枪,拉了一下枪栓。越南人似乎明白了我们要干什么,大声的哀嚎起来。 “他说什么?”我问石头。 “他说,你答应过他不杀他的。”石头撇撇嘴巴。 “哦,你告诉他……”我淡淡道:“我撒谎的。如果他觉得冤,尽可以去找阎王爷投诉我。”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