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三十八章 【摄氏36度】(下)

第三十八章 【摄氏36度】(下)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7:22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7
“啪,啪……” 我把手指骨节捏的直响,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语气含糊:“知道了。” “还有……”杨微飞快说着,她似乎是很着急,而且似乎想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部灌输给我一样:“你千万别把道格那个家伙想得太简单……他是很能干,但是绝对不是一个能信任的人!他这种政客,比诺顿那种人更难打交道!他今天可以利用你收拾温哥华的局面,等明天不需要你的时候,说不定回头就能把你卖了!”她捏着方向盘,飞快道:“眼镜蛇的这个组织,我已经请了一些老朋友帮我查了,晚点会有人把资料送给你的,我留了你的一个电话……这些都是我在一些特殊部门的朋友……嗯,还有……小五……” 我抬起头,打断了她的话,盯着她看,正色道:“杨微!” “……嗯?”杨微有些诧异。 “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我笑了,笑得很轻松随意:“就是……你在很关心我,或者说对我很亲切的时候,会喊我‘小五’,但是在发生事情的时候,或者在你生我气的时候,就会喊我‘陈阳’。” 杨微脸先是一红,随即一沉,嗔道:“什么时候你,你还有心思想这些!” 她粉脸之上含着薄薄的嗔怒,眉目半媚半怒,鼻尖微微有些耸着,凤目圆瞪,眉稍微挑,倒是好一副美人薄怒的模样。 “……唉。”杨微和我对视了一眼,这才转过头去继续看着前面的路:“我是没法拖下去了,刚才接到电话,叔叔让我立刻回去,赶最快的一班飞机……我们家庭里的规矩是很严厉的,他的话我也无法违抗……我原本想着,我来到温哥华,能在你身边帮你提点一二,你遇到难题的时候,我也能帮帮你,可是现在,匆匆而来,就要匆匆而去了……” 随即杨微从上衣里面的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片,塞进我的手里。 “这是两个电话……嗯,电话里的人,是我私下里打通的关系,也是我为自己发展出来的盟友……和我们家族没有关系的……”她语气很凝重:“这两个人,一个是一位议员,还有一个是政府里面的实权人物。这些关系都是花了大价钱才打动的,轻易我都舍不得用……现在这个电话交给你……到了万不得已需要动用官方力量的时候,你可以打这个电话,或许可以得到一些帮助……至于其他的,我无法为你做再多的事情了。” 我这才面色一变! 这是杨微自己发展的势力啊!! 我很清楚,这个女人有才华,有头脑。而且还有野心和抱负!以杨微这些的人,在她的家族里面,必然不是池中之物!尽管似乎她现在在家族里并不得势,但是显然,她已经在培养自己的势力了! 现在,她把自己在加拿大的盟友交给了我……我知道,这样的线,都肯定是花了很多很多代价才搭建起来的,而现在她交给了我,这个人情可就大了! “谢谢!”我没有拒绝……因为我知道,她这样的对我,如果我拒绝了,反而是一种对她的侮辱。 我郑重其事的把纸条收好,沉吟了一下,低声道:“杨微,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谢谢……因为我认为大恩不言谢!你对我地好,我会记在心里!” 汽车回到了修车场的门口,杨微停车之后,前后西罗他们先下了车围拢了过来。 “下去吧。”杨微叹了口气,看着我欲言又止:“我……不送你进去了,我现在就要立刻去机场。” 她在眼神里分明是一丝难舍,不过很快就掩饰住了。 我默默的推门下车,西罗赶紧在一边扶住了我。 “好自为之!”杨微在车里对着我深深说了一句:“我方便的时候,还会来找你喝酒的!” 说完,她发动油门,汽车飞快地开出了十几米远,却又停住了,然后原地倒了回来。 我正奇怪中,杨微再次摇下了车窗,这次她不说话了,深深的凝视了我几秒钟,只是一扬手,从车里扔了一件东西给我。 我抬手接住,没来及说话,车却已经重新发动,一溜烟就跑得远了。 低头一看,手掌心里,是一枚戒指。 风眼! 顿时,我的心火热火热的,好像吞了一块火炭一般! 她的确没说什么,可是这样的举动,却比说任何话都重得多了!! “小五。” 我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大街发呆,旁边的西罗推了我一下:“我们进去么?” 我身子一震,回头看了他一眼,深深吸了口气,充沛的精力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我接受振作精神,看着他,大声笑道:“当然!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我看了看周围的这些兄弟,然后指了指远处的能看见的最高的一栋建筑。 “看见那栋楼了么?” “嗯,那是LivingShangni-La。”西罗有些茫然。 我笑了,那是温哥华最高的一栋建筑物了,一栋高达六百四十六英尺的酒店和住宅复合建筑。 “西罗,你敢不敢和我做一件事情?”我微笑看着他。 “什么?” “等过几天,我会把那些什么眼镜蛇,菜花蛇之类的东西,从那栋楼顶上扔下去!”我冷笑道:“如果我失败了,我就把自己从上面扔下来!” 这见鬼的天气。 温哥华的夏天很少会这么热的,地处北纬偏北的地方,原来从来温哥华,即使在夏天,气温最高不过摄氏三十度左右。 可是今天的气温却高达三十六度。 我和西罗坐在车里,这里是位于温哥华东北方向靠近海滨大约五公里的地点,周围是一片空旷地带。 汽车里没有空调……这是一辆很老很破的货车。我尝试了一下。结果空调打开之后,里面居然吹出的是热风! 无果。我和西罗两人干脆脱了上衣,打开车窗尽量通风,坐在车里闷头吸烟。 四天了。 整整四天。 这四天来,温哥华地局势就好像这见鬼的天气一样……火热! 新闻上每天都是媒体大量报道警方出动的消息。一场声势浩大的反黑扫黑大行动正在展开,据称,警方每天出动地警力都在两千人次以上,几乎是从著名的海斯丁街一路从东扫到西边! 毒品注射点,非法肉场,黑道的据点,连连被端,开始的时候还有黑帮反抗,但是……毕竟,我们是贼,人家是兵,真的亮开了架势打仗,黑道怎么也不是官方的对手。 西区,东区,几乎每夜每夜的都能听见警车响着警笛一窝蜂一窝蜂的跑来跑去。这和平时那么一辆两辆警车巡逻可不同!都是一队一队的人出动! 警方是红了眼了,可想而知。现在什么关系,什么面子。全部撕破!无论是属于哪个组织的场子,一个一个的扫过来!一遍完了再扫第二遍! 不得不说。警察发起狠来的时候,倒是真的效果不错。至少我都感觉到,这两天晚上治安明显好了很多了…… 当然,其实我知道,毒品注射窝点被端了无数之后,很多瘾君子早就要发疯了,现在警方的戒毒所里都关满了人。有几个开始跳得最厉害的黑道头目,被抓地被抓,没有证据的也被监控起来了。 那个在警察局里被打的伊朗人阿齐滋倒是幸运的,他第二天就领着部下准备找我报复……至于我…… 我这种良好市民,当然是打电话报警了! 我们在外围的地盘几乎全部都放弃了,先扔出去不管。反正我只明白一个道理,先把人保住了!将来什么都好说!! 越南人的动作和我差不多,都是龟缩起来。当然,我也不是什么都不做就干等着,我也派人出去查消息。 毕竟都是平日里混道上的,不管是越南人还是华人或者是其他国籍的帮会,总有一些共同的边缘地带的人。搜查的结果也不错,还是通过蛛丝马迹,找到了些越南人躲藏地地方,大多是一些小鱼小虾。 至于那些让我恨之入骨的眼镜蛇,没有消息。 不过我手里掌握的情报倒是越来越多了。 尤其是关于眼镜蛇的。 杨微走了之后,她说过,会通过某些渠道给我提供一些情报。结果就在她走之后的第二天,我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那个电话明显是用街边的公共电话打的,电话是一个声音冷漠的男人,一句话也不多说,只是让我上了一个邮箱去接一份资料。 那份资料被我反复看了很多遍。 眼镜蛇,原是西非某小国支持某政府的暗中的政府武装,这种小武装,在兵荒马乱的西非洲多如牛毛,从几十人到几百人到几千人不等。四年前,那个西非小国的政府独裁者被颠覆,在流亡过程中被刺杀身亡……这里面有一些特殊的政治背景,据说是那个小国家拥有一些能源资源,独裁者和西方的大国谈判以此获取支持,结果局势变化之后,西方大国寻找了新的代理人,把原来的独裁者颠覆了。 眼镜蛇原来是一支忠于那个独裁者的武装,结果独裁者死了,这些职业刽子手没有了主子,大多都散了,留下了一小部分人,则干起了雇佣拴的买卖。曾经在西非的一些小国家做过不少事情,期间也曾经辉煌过一阵子。 但是随着最后几年,西非的政局趋于稳定下来,打住的机会少了。这支武装生存的土壤也渐渐变少,又再次没落了下来。 根据最新的情报,现在这支眼镜蛇大约只有不到一百人,但是大多都是拿了十几年枪的老兵了!其中部分人已经离开了越来越无法生存的西非,有些尝试往南美和南欧发展,试图继续做雇佣兵的生意。 但是,这支武装,行事都带着浓烈的血腥风格,杀气太重。做事情太狠……这些都是原来早年在西非留下的习惯。西非那个鬼地方,小国政局动乱,各种武装多如牛毛,往往打杀起来,杀红了眼睛,动不动就是屠灭整个村的土著,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这样的行事风格,使得眼镜蛇在“文明世界”里处处碰壁,近年倒是到处留下了重重恶名,但是实际上却发展不太顺利。 天知道杨微是从哪里找的关系弄到这种情报的……一般来说,拥有这种情报的,恐怕只有政府的情报机构才能做到。 这几天,我每天守在修车场里,岛上的弟兄已经调回来了,岛上也清理干净了,没留下什么痕迹。 那天混进警察局里的家伙,分明就是这些雇佣兵里的一员。难怪身手这么好!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眼镜蛇没走!他们还留在温哥华! 因为,我得到的情报,就在一天前的晚上,警方的停尸房里,有人半夜冲进去抢走了一具尸体。我甚至不用问,就肯定,被抢走的那具已经可以说是一堆烂肉的尸体,就是被我干掉的那个眼镜蛇! 我还在等,一,我在等这些家伙,看看他们还有多少耐心能躲下去! 二么……就是我在等今天了!! 我花了不少功夫,才从修车场里混出来。 现在警方已经对我们严密监控了,虽然我和道格有合作的意图,但是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放任我们不管的,再说了,现在的局势已经和我们那天谈话的时候大不相同了,天知道他会不会阴我一手! 这几天,我严令任何人不许出门,除了每天固定的出去采购食品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留在家里……严密守护! 至于我,我连续三天,都和西罗混在外出采购食品的面包车里,第一次我们出去的时候,在外面停车采购的时候,立刻就有警察上来检查,我们躲在了车里没被发现。 第二次,第三次,我和西罗都摸清了情况。我们让修车场里外出采购的兄弟,出门采购的时候,把汽车就停在一家食品超市的地下停车场的靠近消防通道的地方。这才悄悄的躲开了警方的目光,我和西罗得以脱身溜在了外面。 至于现在我们坐的这辆车……是临时偷来的,这输破车就停在了超市的门口不远,我和西罗顺手就开跑了,反正现在警方那么多案子处理,这么一辆破车的偷窃案件,大概不会引起太大注意吧。 不过这车也真够破的,这么热的天气连空调都没有。 我擦了擦汗水,身上的伤口被汗水浸湿了,有些隐隐的疼。抽烟抽得嘴巴都苦了,看着天色,外面天上**的太阳,我笑着看着西罗:“怎么?觉得苦么?现在警察可比我们苦多了……这么热的天,还是要成群结队的到处扫场子……” 西罗撇撇嘴巴:“警车有空调。” 终于,我的电话响了,我看了一眼号码,拿起来接听,开关第一句话就是:“老朋友,这次你可迟到了!这不符合你一向的信誉啊。” 电话里那头,传来了威克船长……哦,应该是威克董事长先生的声音,他语气很苦涩:“见鬼……你不知道现在海上是什么情况!海岸警卫队的活动比平时多了三倍!好了……陈阳,这是我最后一次破例做这种事情了!请你记住,我现在不是船长,而是董事长了!这种侩的事情,下次你找别人吧!” 威克抱怨了两句,才说了一句:“就在定的地方,他们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到!” 他有些疲惫的样子:“记住了,按时把钱支付到我的帐户里……记住是国外的那个帐户,要转三次帐才行!还有……这次我帮你运进来可以……但是等到要运出去的时候,你可别找我!找我我也不干!再多钱也不干了!” 说完,他的电话就挂断了。 我笑着把电话扔到了车后面。 也难怪威克恼火了。这件事情必须要做得隐秘,而现在在警方的严密活动下,我实在没办法,只能找他这种跑船老手帮忙了。 尽管他现在已经不跑船了,但是遇到我这种人,软硬兼施,他威克董事长还是得乖乖的脱下西装重新戴上他的那顶歪帽子,给我继续临时当一回“威克船长”。 而我找他偷运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是人! 整整一船能拼能打的精锐“空降兵”!!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