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三十六章 【下地狱去吧!】

第三十六章 【下地狱去吧!】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7:02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7
我几乎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可是攀爬的速度却比上面那个家伙慢了许多,只是勉强的远远吊在下面而已。但是眼看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心里还是焦急的。 这时候我已经爬到了上面停在半空的电梯舱上了,我站在电梯舱上,喘了口气。我踩在电梯舱的舱顶上,脚下是一个大窟窿,那个家伙肯定是在电梯里面用子弹射穿了电梯舱顶部的盖子上的锁,然后爬出来的。 低头看去,那个可怜的白人警察已经瘫软在了电梯间里面,不过看样子还有气,似乎对方并没有对他下杀手。 我犹豫了一秒钟,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扔给了他,也不管他能不能回过神莱,我大声喝道:“快!用电话通知外面的人,就说他朝着楼顶天台去了!” 白人警察可怜兮兮的捡起手机,眼神有些茫然的看了我一眼,我已经没功夫理会他了,深深吸了口气,继续拽着钢缆往上爬去。 警察局的这栋楼房是老式建筑,只有七八层左右……也幸好如此,否则如果有个二十七八层,恐怕我就得累死了。 我刚才说话的声音惊动了上面的那个家伙,他低头看了我一眼,隐约之中,我似乎能感觉到他眼神里的凶光,随即我看见他忽然停了下来,拔出枪…… 我本能的闪身,从钢缆上朝着左边一跃跳了出去。就听见耳边砰砰两声枪响,子弹射在了我原来的那个地方,和金属地钢板上撞击出点点火花!我正好一头扑在了左边的一个槽子里面,这里勉强能挡住我大半个身子。 上面那个家伙眼看两枪没打中我。毫不迟疑继续朝着上面爬去。 我的双臂酸痛,尤其是肩膀部位,肌肉有些用力过猛后的撕裂痛楚,但是此刻我强行忍耐着……不为别地,只因为这个家伙肩膀上的那个刺青纹身! 那条眼镜蛇!! 七八层楼的高度,我不知道我爬了多久,但是我爬到上面的时候,下面在五楼左右的电梯间,已经有警察打开了电梯间的门,用电筒朝着里面探照过来。还有警察大声呼喝,我对着这些家伙大声吼道:“蠢货!他上去了!在楼顶!!楼顶!!” 我也不管那些警察听明白没有,继续往上。上面的那个家伙已经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这让我有些焦急。等我终于到了顶部,发现这里是电梯间里面的顶层了,上面的一月圈钢缆,硕大地机器……旁边还有一个小铁门,这是修理出口!很狭窄。只能仅够一个人勉强出入的。门开着,锁被打烂了。外面透着强烈的光。 我挪了过去,双手支撑着。然后双腿先踢了出去,然后这么一送,整个人就滑出了这扇小门。可是还没等我地双腿落地,我就感觉到侧面有一阵劲风……随即我腰部一疼,身子一震,横着飞出砸在地上。 裸露的肌肤在地面摩擦出了学,我感觉到左侧最下面的肋骨部位剧烈疼痛!还没等我站起来,我就看见面前出现了一只脚,对着我的脑袋踩了下来。我赶紧就地一滚。尽量的让自己滚出很远去,然后我咬牙强忍疼痛,从地上跃了起来,就看见这个家伙正一脸狞笑地看着我。 我低头看了一下,我的左侧最下面的肋骨部位,衣服上是一个鞋印,分明就是这个家伙先出来之后,躲在一旁偷袭我,趁着我刚出来地时机,狠狠的踢了我一脚! 我深深吸着气,疼得半边身子都麻了!这家伙脚下真是硬得很!我怀疑这一脚恐怕都把我得肋骨踢断了!至少也是骨裂! 我和他之间大约距离三五步的样子,我双手空空,他则是双手戴着手铐,只是链子已经断了,大概是自己用枪打断的吧。不过幸运的是,显然他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否则的话,我刚才出来的时候,如果他不是用脚踢我,而是用枪的话,我现在恐怕已经挂掉了。 我们互相打量了几眼,随即我地目光不动声色的在地上瞟了一下,我的匕首掉在了地上,是刚才我摔在地上的时候跌落的。 他小心李翼的逼近了我几步,脚下很稳,步伐很灵活。我左边肋骨受伤,使得我左臂都有些行动不方便,一抬左臂,就会牵动肋骨的剧痛。 忽然,就在我身子略微一踉跄的时候,他动了!他很能把握机会,看准了我往左侧移动的时候,身子因为伤痛自然的朝着一侧倾斜了一下,他瞬间就双手抱在一起,用手腕上的铁铐朝着我的脸部砸了下来…… 我脚下飞快躲闪,但是让开了他的手上动作,可是他却同时一脚踢了出来,正踹在我的大腿上,我脚下一软,幸好我平日里下盘功夫还算扎实,虽然踉跄了一下,但幸好终于没有倒下来。可是这个家伙不但伸手敏捷,动作更是比毒蛇还毒辣狠毒!他几乎是好不停顿的,身子一转,就侧身到了我后面,然后反手就是一个肘击,重重捶在我的后心! 我立刻感觉到眼前一黑!整个人朝前扑了过去,同时口中差点没喷出血来!我百忙之中双手一撑,在没有面朝着下撞在地上,然后尽量用后背落地,这家伙根本不容我喘息,已经再次扑了上来! 我立刻两手暗中撑着地面,等他靠近了,猛的一个“鹞子翻身”,从地上挺了起来,同时双腿重重的踢在了他的下巴上! 他立刻几步跌了出去,随即身子一拧,好容易站直了,下巴上嘴角上却已经满是鲜血了。 我们两人都受了对方的重击,两人都是喘息了几下,互相盯着对方,脚下游走了两步,然后再次扑了上来!他的出手很快,抬手就朝着我的咽喉要害上打,我侧头躲了一下没躲开,肩膀上挨了一下,他出拳如风一般,一拳得手,连续就狂风暴雨一样的朝着我打了过来,一拳比一拳狠! 我招架了几下,但是他拳头真的很硬,几下就打开了我的招架的双臂,更是一拳捣在我的心窝上,我差点没背过气去。但是他也不好受,被我一脚撩在了小肚子上,痛叫了一声,连连后退里两步。 我此刻已经打发了性子,大吼一声扑了过去,两人许速的扭在了一起,他扭我的脖子,我就双手去按他的眼珠! 我们两人在地上滚成了一团,他非常阴毒,故意腾出手来,朝着我左侧下面的受伤的肋骨部位又连连打了两拳,这两拳打得我几乎要吐血,但是我强忍着没有招架,一手死死的扼住了他的脖子,另外一手对着他的心口就是两拳。 扑! 他吐了一口血,然后身子忽然挣扎中弹开,就地滚了出去,而我则趁机飞身抄起了地上的匕首。 等他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我大喝一声,朝着他扑了过去,同时手里的匕首脱手朝着他射过去。他眼睛里闪过一丝紧张,侧身躲开了匕首,但是我已经到了面前! 我侧身,左脚支撑地面,右腿高高的抬起,然后借助整个人朝着前冲的力量,大喝一声,一个回旋踢重重的踹在他的身上。 这一击打是我蓄势而发,他立刻整个人飞了出去,直接飞出了有三五米远!身子重重的砸在了楼顶的两根钢筋钢管上! 一声闷响,钢管都被他砸弯凹了下去,他整个人陷在了钢管的凹口里面,张口就是狂喷鲜血。我一瘸一拐的走了个过去,先是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然后抬手就是两拳打在他的面门上。打的他门牙顿时迸裂,然后我拎起了他,他身子已经完全软了下去,整个人就好像一个被倒空了的麻袋一样,被我提着。 我一手抓住他的脖子,另外一手攥紧拳头,对着他的胸部,腹部,就是一阵乱拳! 我心里充满了怒气和仇恨,这一通猛打,我也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拳头,直打得我自己手臂酸软,原本就剧痛的左侧肋骨更是差点让我疼的要晕过去,才勉强住了手。 他已经倒在了地上,口鼻里全是鲜血。 这时候,我听见了身后远处,楼顶天台那里的门发出了声音,我知道是警察要冲上来了,我立刻抓起地上一根断的钢管,走了过去,反手把钢管插在了门把手里面。 这样任凭警察在里面如何撞门,除非他们能有力气把门整个拆卸下来,否则的话一时间是出不来的! 我转身回到了这个人的身边,弯腰紧紧抓着他的领子:“Whoareyou??” 他的脸上已经被我打得好像猪头一样的肿了起来,鲜血满面,听见我的喝问,却忽然桀桀的笑了起来,眼神恶毒得好像毒蛇一样,眼睛已经肿得都快睁不开了,却依然死死盯着我。 我被他笑得心里火起,反手拿起地上的匕首,然后顺手就扎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惨叫了一声,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说,还是不说!”我语气森然,眼看他闭着嘴巴不说话,拔出匕首,飞快的在他另外一侧肩膀上扎了进去! “啊!!”他惨叫中,我面色冷酷,手里捏着匕首的刀柄,还故意的按着顺时针的方向旋转了一下…… 顿时,刀锋剿得他的伤口血肉模糊! “怎么?还是不说么?”我冷冷看着他:“我再问你一遍,你是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明明痛苦的脸上表情都扭曲了,可是却陡然狂笑了起来。 我拔出匕首,再次一刀扎在了他的大腿根部! 他再次惨叫了一声,然后原本已经散乱的眼神忽然犀利了起来,盯着我,恶毒的大声吼了一句:“你死定了!你一定会死得很惨!!眼睛蛇会杀了你的!!” “眼镜蛇?!哼!”我冷笑一声,伸出两根手指插进他的嘴巴里,然后就这么扣着他的嘴巴腮帮子,一路把他拖到了楼顶地另外一侧! 他惨叫着。挣扎着,但是全身都是伤,他已经没有反抗的力量了。 面前是一个大约两米多高的白色的房子一样地东西,其实我知道。这是整栋大楼的中央空调的压缩机! 巨大的压缩机发出了轰鸣声音,震耳欲聋,充沛的动力带气的强风,吹乱了我的头发! 外面是一层特殊材料制造的面板,格网状的,我把他靠在了上面,然后站起身来,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喀嚓! 他地身子立刻凹了进去,正面格网扳被压碎了! 我弯腰下去,冷冷道:“你知道你现在躺在什么上面么?下面是整栋大厦的空调压缩机!你听见里面的风声了么?我告诉你。这风扇地马力比直升机的螺旋浆还强!如果人掉下去,就会被搅成一团肉泥!你想不想品尝一下滋味?” 我此刻的声音带着无穷的邪恶,杀气。表情犹如魔鬼一样! “眼睛蛇会为我复仇!”他的声音里带着恐惧,在颤抖,但是眼神还是很恶毒,并没有妥协地意思:“你会死在眼镜蛇的手下,会死的很惨!” “好。”我知道是问不出什么了。我缓缓道:“我只问你,现在越南人在哪里?你说地眼镜蛇,是什么?” 回答我的是一个绝望而疯狂的冷笑。 我站了起来。然后冷冷看着他,抬起了脚…… 砰! 我一脚踢了出去,他的身子撞破了格网板,整个人掉进了下面的螺旋浆里…… 我站在上面,听着那种好像搅肉机一样的可怕的声音,开始我的心里却冰冷!丝毫没有任何松动!! 那可怕的声音响了有十几秒钟,随后似乎机器被卡住了,发出了杂音,我却已经缓缓走开了。 我才走了两步。才觉得全身到处都在剧痛,眼前发黑,好像随时都要倒下来一样。 我走到了楼顶天台地入口,门已经被砸得砰砰响了,里面得警察大声呼喝着,还有人开枪射击门锁,可是外面是用钢管横在了门上,即使门锁被打烂了,他们也出不来。 我踉踉跄跄走来,大声喊道:“别开枪,是我!!” 我连喊了三声,里面有人回应了我了,我才走过去,反手把钢管拿了下来,然后打开了门。 里面全是警察,有的已经全副武装了,看见我手里拿着匕首,有的警察立刻拿着枪对准了我,我却懒得理会这帮蠢货,踉踉跄跄的走进了两步,脚下一软,看着这些紧张的家伙,冷笑道:“那个逃犯已经死了。现在你们能不能先抬我下去?我需要救护车。” 我终于躺在了救护车的担架上,身上盖着毯子,前后都是一片吵闹,警察局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了,很多警察进进出出,如临大敌一般。 杨微就在我的身边,一手扶着担架,脸上一贯的那种冷静的模样早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焦急和愤怒。 有警察试图要接近我,立刻就被杨微狂怒的赶走,警察要跟着我上救护车,可是却被杨微拒绝了,后来还是道格出面,青息了争论。 其实警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毕竟我是追着那个家伙上了楼顶,而且我最后杀了那个家伙……当然,事后解决麻烦的方法很多,这些可以交给律师来解决。不管如何,只要我咬定两点:第一,我只是“见义勇为”去抓歹徒。第二,在搏斗过程中我杀死了歹徒,但是可以定义为是我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而采取的不得已的措施。 听着我前前后后都是闹哄哄的声音,我闭上了眼睛。 担架很硬,但是我却觉得全身都软了下去。可是偏偏我脑子里却十分的清醒,连很多的感观都异常灵敏起来了。 原本我在楼顶的时候,身上的伤痛让我几乎要晕过去,可是真的躺了下来,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念头,我却反而睡不着了。 就连疼痛,也比平日要强烈清晰了很多。 外面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人,我还看见了有记者……哼,乱了,都乱了。 诺顿一露面,立刻就被记者们拦住了,这个可怜的老家伙,已经面色苍白,虽然强行停着腰杆,但是眼神里的沮丧去是无法掩饰的。 一系列的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看来这个家伙在他的位置上是坐不了太久了。 救护人员把我抬进了救护车上,杨微虽然坚持,但是依然没有能上救护车,而是在后驾车跟在了后面。不过临离开我之前,杨微在我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不管别人问你任何问题,记住不要回答!你一个字都不要回答!什么都别说!我已经找了人来处理这件事情了。” 救护车的门关上之后,在狭窄的车内,充斥着药物的味道,有医护人员给我身上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可是让我感觉到意外的是,就在我一侧头,却看见了我身边的另外一副担架上,躺着一个人。 那个白人警察!那个被歹徒抢了枪,被劫持的倒霉鬼。 他的腿上中了弹,已经被止血了,面色苍白,满脸沮丧,忽然看见了我,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 我们两人并排躺着,互相看了好几眼,然后我先开口,笑了一下:“警官先生,想不到,我们居然会在这种场合在再次重逢了。” 他的脸色很难看,但是张了张嘴唇,嘟囔道:“不管如何,陈阳,谢谢你,听说那个杂种被你在天台上干掉了?” 我笑笑,没回答这个问题。 看着这个家伙一脸的怒气,估计他心里的确是很恼火吧……好好的,就是因为他的工作失误,结果被那个家伙逃脱了,还抢了他的佩枪,挟持了他作为人质……今后这件事情,无疑会给他的工作留下阴影的!还会让他被人当成笑谈。 更说不定他还会遭到一些处分吧。 可怜的家伙,他现在肯定是恨死了那个歹徒。 不过此刻我却没有怜悯他的心思了,我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问他。 “警官,能问你一个问题么?”我缓缓道:“这个家伙,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抓到警察局来?他犯了什么事情?可是为什么又忽然逃脱了呢?” 白人警察脸色更难看了。 他愤愤道:“只有上帝才知道!这两天外面太乱了,我们也不知道抓了多少人来,可是街上还是有那么多混混在闹事。这个家伙只是今天我手下的一组人无意之中在一家餐馆门口抓来的,当时他们有人正在打架,可能是黑帮之间的斗殴或者争夺地盘什么的。而这个家伙,也是被抓回来的。可是见鬼的,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厉害……当时抓他回来的时候,他却丝毫都没反抗……而且,我们曾经把他关在了房间里足足一个小时,他都没有逃跑。真是奇怪的事情。” 听了这话,我心里立刻生出了一丝不祥的征兆来…… 那个家伙的身手非常的强悍,以这种身手的人,他在警察局里都能逃脱,可是被警察抓捕的时候,却连反抗都没有反抗……这里面是什么含义?! 我立刻大声道:“他是故意被抓的!!”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