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二十章 【奇女子杨微】

第二十章 【奇女子杨微】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5:36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5
广告①[SOHU广告]广告②[百度广告]广告③[智源广告]广告④[阿里广告]广告⑤[Google广告]第二部【青云路】第二十章【奇女子杨微】 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了过来。 我还在杨微的别墅里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两次,一次是西罗打来电话,他已经勉强弹压住了修车场里的那些家伙,虽然西罗很年轻,但是大家都知道他现在是我的死党,也是修车场里出去正式做事的人里面,除了我之外位置最高的(毕竟现在西罗名义上也是负责一块地盘的头目了)。 但坏消息是,温哥华那里,皇家骑警已经出动了!西罗说甚至看见天上有直升飞机巡逻过去,也不知道是电视台的还是警方的飞机。 这次抛尸案子已经被曝光出去了,现在修车场外面的半条街已经被警方以保护现场的名义封锁了。门外至少有七八辆警车,数十名警察,其中有三分之一是加拿大的皇家骑警。 幸好,警方没有硬来,只是要求检查修车场内部,我对西罗说了一番话: “别硬来!如果实在不行,就放警察进来检查好了。你先让我们的兄弟,分出一半来,把修车场里的人全部赶回宿舍或者食堂里,不许他们乱来……至于警察要搜,让他们搜好了。家里无非就是有些军火,其中一半都是有证的,至于无证的,最多也就是非法藏枪而已,这就可大可小了!但是千万别起冲突。” 犹豫了一下,我又低声道:“假如……我是飞库手打说假如!假如事情有变化,真闹得不可开交了。你给我听好了,西罗!无论任何情况,我不许你动手!情况如果不对,你立刻带着我们手下的几个兄弟。出门向警察投降!争取安全离开那里!我警告你,即使别人乱来,你也不许乱来!如果你敢乱开一枪,我回去就打断你的腿!” 这是第一个电话。第二个电话是小猪打来的,他正在医院里,告诉我八爷已经没事了。虽然八爷现在还很虚弱,但是他坚持坐最早地一架航班飞回去,大约是两个飞库手打小时之后起飞,他给我打完电话之后,就要陪着八爷前往飞机场了。 “怎么样?”杨微表情依然很镇定。坐在沙发上,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化过。 我收起电话,随意把刚才两个电话里西罗和小猪传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看来你们的八爷还是不信任你啊。”杨微听罢。叹了口气。 这句话立刻像一根针一样深深刺进我的心里,我眼角一跳,故意掩饰道:“我不懂你地意思。” “切。”杨微有些不屑,直接看着我的眼睛:“你现在还有什么可掩饰的?方八爷摆明了不信任你!现在他身边最亲近的老部下,老兄弟。死得死,走得走!唯个能拿上台面的,就只有你小五了!这种情况下。他还把你留在多伦多,不让你回温哥华,用意何在?今天的突发事件,你处理得很不错,手腕有硬有软,很有分寸。这些他方八爷不是瞎子,都看在眼里得!为什么不让你回去?他就是要压着你,你不明白么?” 我默然。 杨微却不管我的脸色如何,一口气说了下去:“你们大圈的内部管理一直很有意思。你们的内部管理过于简单,比那些真正的有根基地大家族,大组织,都有很多不同!比如现在,基本上是八爷最大,他手下连着几个头目,然后几个头目再管着下面的一帮小的!现在中间地这帮头目,一下全死光了!这种时候,他方八爷最怕什么?怕的是对手下失去控制!偏偏你小五,在底下的人当中,无论人缘和威望,还有为组织出生入死立下的功劳,都已经可以达到威胁他方八爷的程度了!原来他还不担心你,因为他只要控制好了手下地几个头目,你对他的威胁实在有限。但是现在,方八爷手下的头目死光了……嗯,用句俗套地话说,他的‘群众基础’并不比你强……现在带着你回去,如果这事情给你再做得漂漂亮亮得……哼,今后下面得人,恐怕就只知道有你小五哥,没有方八爷了!” 见我脸色难看,却还是不说话,杨微忽然叹了口气,她走到我身边,抬着下巴盯着我的眼睛:“冬五,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和我说心里话!” ………什么?” 杨微哼了一声,指着我的鼻子:“你,到底有没有和方八爷争雄的心思?” 这句话直戳人的心窝子啊! 一直以来,八爷有疑我之心,最近一直有意的压我,但是我也只是心里不满,表面上还是对八爷很顺从尊敬的。 但是要说我有反八爷之心……那倒是还真不好说。 只是因为在越南,和泰格死前的一番谈话,让我对八爷也有些寒心了。 但是寒心归寒心,我毕竟从来没有真正想过要取八爷而代之…… “唉。” 杨微叹了口气,她放下了手,缓缓坐回了沙发里,揉了揉太阳**,苦笑道:“看来我猜地没错……你终归还是心里放不下情分。你是一个念旧的人,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要你明刀明枪的干掉八爷,取而代之,你终究是下不了这种狠心的。” 我却忽而看着杨微,语气古怪,缓缓道:“杨微,我问你,如果我是那种为了上位不择手段,忘恩覆义……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不是小五了!” 杨微愣了一下,张了张嘴,终于出了口气,点头道:“你说的也不错。” 我走近她身边坐下,掏出香烟来。可是想了想,一把将香烟捏成两端扔在了茶几的烟灰缸里,摇头道:“杨微,我知道。你比我聪明。现在我有些乱了方寸,现在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 杨微看了我一眼:“哦?我倒是有一些想法,但是我说出来,你多半是要生气的,还是不说好了。” 我正色道:“杨微,你我相交一场,我这人对朋友最是交心!现在我是真心求教,你无论说什么,我决不会介意地。” 杨微眼睛一亮:“你当真不恼?” “决不。” “好!”杨微一下坐直了身子。飞快的看了一下墙壁上的时钟,略微计算了一下,沉声道:“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到太多,高见是没有的,但是我有上中下三策,你任选其一吧。” 我摸着鼻子苦笑了一下:“三策?你果然厉害,这么断断地功夫就想出三条办法来。我可是一条都没想出来。” “哼。”杨微故意板着脸道:“你好话不要说太早,我说完了,你不生气就好了。” 随后她竖起一根手指:“上策么。嘿嘿,小五,我之前说了,对他方八爷来说,现在是危机,可对你来说,却是难得的好机会啊!我若是你,现在情况,是他方八爷羽翼尽灭。手下无人的时机!我当寻一死士,此刻行那‘专诸’‘荆坷’之举!若是能一举成功,大圈之中,方八一死,其余头目皆亡,只余你一人而已,则大局已定!倒是和索林的合作之事,或进或退,都大有可为!他方八看重和索林的合作,认为这是一条把大圈洗白的途径,但是无论方八和索林,路子都走错了,这个不用我说了,上次我已经和你讨论过这个问题了。所以,越南人要得到和索林合作的机会,尽管让他们去做,最后劳民伤财,花费无数,其实得不到什么成效的!你上位之后,韬光养晦,内部就一个‘整’字,至于对外么,就一个‘联’字!你我朋友一场,如果你成了大圈的话事人,我自然会帮你。现在索林已经老了,我看地狱天使也没有什么出色的人才。你为人果敢,性子坚韧,而外部有我为援,不出十年,加拿大地下黑道,还有人能和你争雄么?”杨微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这是最好地法子,只是图方八的事情要做得隐秘,你自己绝不能动手,得寻一个身手好的,可靠地,对你忠心不二的死士!你不是有个好兄弟叫西罗么?如果你可以牺牲他……” “好了!”杨微一番话说来,我脸色却已经阴沉了下去:“这就是你的上策么?此事不要再提了……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我知道我的脸色很难看,但是让我吃惊地是……我心里居然并没有很惊讶或者很愤怒的意思。 这才是让我最赶到害怕的! 为什么? 我深深明白,如果是换在一年之前地我,听到这种唆使我干掉自己老大的注意,我肯定是当场翻脸的! 但是现在,这番话从杨微的口中说出来,我心里却并没有太多的抗拒。 或者说,是我变得冷酷了?还是我心里早就有了觊觎八爷位置之心? 我摇摇头,咬牙道:“这不可能!我绝对不做这种事情,更何况,西罗是我兄弟,要我做出这种牺牲兄弟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 杨微倒是并不意外,只是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就知道飞库手打你是这副反应的,也猜到你多半不肯的,刚才说出来,也只是存了万一地希望而已。好吧,既然你不肯,那么我说中策。” “好。”我松了口气,似乎杨微主动不提,我倒是更轻松了一些。 说老实话,刚才杨微在说“上策”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在砰砰乱跳!, 尤其是那番“内整大圈,外引杨微为援,以索林之老迈,十年之期,加拿大再无可与我争雄之人……”的话。 说得委实让我心里有些心烦意乱……因为我明白,杨微说的这些,是很有可能的! 身为一个男人,一个身负仇恨。有家难回,一心想出人头地的男人,还有比这种诱惑更让人动心地了么? 我知道,我心里其实是动心了!这才是最让我感到害怕的!杨微真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子。她短短几句话,就勾起了我心中的魔鬼! “中策就是,现在是你及时抽身地好时机。”杨微叹了口气,目光诚恳,瞧着我,柔声道:“冬五,你有身手,有抱负,性格坚毅,能屈能伸。遇事有分寸,知道进退,实在是一个大好人才。但是在大圈之中。尤其是在八爷之下,你的机会实在太小了。我算来算去,他方八爷一日不死,你就一日无翻身的机会!既然如此,不如及早抽身而去。大圈早年在加拿大竖敌太多。杀气太重,实在不是个适合你发展的好地方。如果是你上位,有了话事权。自然一切好办,还可以从容计算。但是你在方八爷之下……方八其人,我也算是知道一些,此人性子老而弥坚,却有些刚愎自用,而且你看他近年来身边的老部下老兄弟,死的死,退的退!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明白了!既然你不肯动他的脑筋。不如趁此刻抽身而去……小五……” 说到最后,杨微轻轻唤了我一声,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迷离,语气也刻意柔和了许多,低声道:“你若是肯听我一言,趁此离开大圈,你就随我回去吧!我们家族也算是一方豪强,虽然我一介女子,但是家里也有我一席之地。有我举荐,我求我叔叔伯伯,吸收你进我们家族,今后自然有你独当一面的机会!到时我在身边帮衬着你,终归有你出头之日……况且……”杨微忽然脸一红,语气更是温柔:“我们家这一代男丁不兴,也没什么出色地人才,你若是……嗯,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那番话么?凡是似我们这种家族模式的组织发展,如果遇到内部人才供血不足,自然会对外寻求吸收新地血液,无非就是通婚……” 说到最后几个字,杨微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我也是心里一跳!看着杨微垂头面红的模样,一时间也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是的,杨微这是在趁机招揽我……而且,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招揽了……而且是一种用她自己当筹码的招揽! 她话里地意思,分明就是,如果我肯用通婚的方式进入她的家族,将来不愁没有掌权独当一面地机会…… 至于通婚,和谁通……这就不用说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此刻正是危机之中,却不想杨微却弄出了这种温柔的阵仗来,让我一时间心里大乱…… 过了良久,眼看杨微脸上的羞涩染红了脸颊,眼神之中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我却强行吸了口气,张了张嘴,勉强道:“你……你是说……” “嗯。”杨微轻轻点点头,幽幽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清明,那几分羞涩缓缓褪去:“你……你不会是觉得我主动提出这种事情,心中就瞧不起我吧?” 我赶紧摇头:“不……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杨微依然叹息,看着我,一咬牙,好像是下了决心一般,缓缓道:“陈阳,我一个女子开口说出这样的话来,自然不妥的。但是我杨微从小到大,自视甚高,哼,我自问虽然不算聪明绝顶,但是放眼看去,这些年来,我身边围绕着的年轻才俊,数不胜数,哼,只可惜,却没一个我看上眼的。比你聪明者有之,比你有财有势者有之,比你相貌俊美者有之,但是唯独却少了一样我最看重的东西!” “什么?”我脱口问出,心里却有些后悔。我这么问,岂不是显得我对她杨微真的有了那番心思? 杨微果然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羞涩,却柔声道:“就是一个‘真’字!你这人,聪明没有十分,最多七八分。能力没有十分,也不过七八分。性子坚毅是优点,但是心里执着也太多了些。讲原则是优点,但是却有些不合时宜。要说其他人像你这样,我杨微自然是看不上的。可是你却比人多了一分真!你对朋友义气无双,重诺,守信用,更难得的是,你虽然也追求利,但你心中,义字却放得比利字要高……只凭这点,就把我遇到的所有人都比下去了。” 杨微果然不是普通女人,她越说神色越是从容坦然:“你我初次见面那天晚上,你我不过是泛泛之交,你就肯为我出头,舍生忘死也要保护我。第二次见面,以我杨微的身份,放下架子去见你,你却因为我当时害了叶欢,而对我不冷不热。而叶欢当时不过是一个失了势的老大而已。第三次见面,你为了一个承诺,护着一个小女孩亡命天涯,几乎变飞库手打得一无所有,你却甘之若饴,神色之飞库手打中丝毫没有一丝气馁。只凭借这些,可算是我杨微所识人之中的奇男子!我杨微虽是一介女子,但是生平遇人无数,却唯独敬你重你。我想来想去,我生平遇到的男人里,却没有一个比得上你的。我杨微此生没爱过什么男人,但是你却让我敬重。反正人生一世,我总是要嫁人的,与其嫁给那些让我心中不喜的人,嫁给你这样一个让我心里敬重的人,也算是不枉了!今天我说出这番话来,或许是冒昧了些,鲁莽了些。只盼你不要因此而轻看了我才好!” 她语气虽然坦然,但是双颊之上却浮现出了一层激动的红晕,说完之后,忽然站了起来,走到桌前端起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神色自若,对我微笑道:“好了,我一时激动说出了这些来。你可不许笑!就当我今天是未饮而自醉了!我以茶代酒,先饮此杯!”说飞库手打完,一仰脖子一饮而尽,脸上似笑非笑,就这么瞧着我。 …… 老实说,我有些晕了! 面前的杨微,这番话侃侃而谈,虽然话里话外飞库手打,没有一个爱字情字,但是其中的真诚坦然,不禁让我动容!我遇到过各色的女人,而杨微这样的,却无疑是独一无二的!她的真性情,坦然,洒脱,当真是一个奇女子! 她这番话,看似是向我求婚,但其实却已经远远超脱了普通的男女爱情。她这人性子冷淡冷静,但是却多了几分常人没有的洒脱和飞杨!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