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十九章 【运筹帷幄】

第十九章 【运筹帷幄】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5:27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5
广告①[SOHU广告]广告②[百度广告]广告③[智源广告]广告④[阿里广告]广告⑤[Google广告]第二部【青云路】第十九章【运筹帷幄】 挂断电话,我深深吸了口气,大声喊道:“小猪!小猪,你给我进来!” 门外小猪赶紧冲了进来,我不等他站好,一口气吩咐道:“你赶紧去弄一辆车来,然后打电话,这里别墅区里肯定有医生的!让他们派个医生来,还有,找别墅里的负责人,告诉他,我有事情要见索林先生!” 小猪看我一脸怒气,也不敢多问,连滚带爬出去了。我正焦急,却忽然感觉到身后八爷一把捏住了我的手腕。 我回头一看,八爷依然坐在沙发上,脸色稍微好了一些,他盯着我,看了几眼,然后忽然口中低声说了一句:“冬五,做的好……我……” 我摇头,反手握住他的手,正色道:“八爷,现在性命攸关,只要修车场里别闹出大乱子,咱们就不怕!但是警方已经去申请搜查令了,这事情,我就没办法了,还是得靠您出面。修车场里……没什么忌讳的东西吧。” 八爷摇摇头,嘴角终于露出一丝虚弱的微笑:“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货没放在修车场里。我让人放在别的地方了。” 我松了口气,修车场里没有毒品,那就不怕了。警察就算有了搜查令,我们也不担心。只是拦着小子们别打起来就好。 我还想说什么,八爷额头上却满是黄大的汗珠流了下来,他咬着嘴唇。一手按住心脏的位置,嘴唇还在轻轻颤抖,牙齿之下,鲜血流淌。 “八爷。你……”我赶紧又扶着他坐下,掏出了刚才的那个药瓶,八爷摇头,嘶哑着声音道:“不行,不能多吃。” 我焦急地大声叫道:“小猪!小猪!医生来了没有!” 外面没有回答,大概小猪已经去了,还没回来。我还想大喊,八爷却一把拽住了我,他摇摇头,沉声道:“没事的。我这是老毛病,死不了人的。” 八爷的手指好像钳子一样勒着我地手臂上的肌肉,他的指节僵硬。指尖冰冷。我不敢再和他说什么,干脆扶着他躺了下去。 两分钟之后,门外小猪跑了进来,身边跟着一个提着黑色皮箱的男人。 “冬五哥,医生来了!”小猪喊道。我赶紧把那个医生拖了过来,这时候我也来不及客套,指着躺在沙发上的八爷:“快。快看看他。”顿了一下,我把八爷的那瓶药也给了医生:“这是他的药。” 那个医生被我拽得有些站不稳,而且刚才一路跑来,喘息不止。但是这人应该是别墅区里的私人医生,知道我们是索林先生的贵宾,所以态度也是异常恭敬。 他立刻仔细检查了一下八爷,翻了翻他的眼皮,又拉开小提箱拿出听诊器,一番鼓捣之后。脸上稍微不那么紧张了:“还好,没有太大地问题,但是最好还是送到医院去一下,我只随身挟带了一些一般的医疗器具,还需要一些药物……” 我打断他:“马上就有汽车来了,立刻送他去医院。”我看了小猪一眼:“小猪,交给你了,你送八爷去医院,还有这位医生也麻烦您跑一趟吧。” 几分钟之后,门外八爷手下另外的那个年轻人回来了,我让他们两人送八爷去医院,而临走之前,我把小猪拉到一旁,低声嘱咐道:“你机灵点……现在出了点乱子,我担心八爷地安危。八爷去医院,索林先生的人肯定会有跟着的,安全应该没问题,但是我心里总有些没底。无论如何,你不许离开八爷身边!我现在去见索林先生,然后我会去医院找你们。” 八爷被我们扶着上了车,车门关上之前,他已经有些说不出话了,只是深深的看着我。我明白他心里着急,扶着车门正色道:“八爷,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我现在去见索林先生,请他帮忙和官方联系一下……其他地,修车场里还要靠您打电话回去弹压一下兄弟们的暴躁之情。晚上的飞机票也定了,具体地稍后我会去医院和您汇报的。” 看着汽车远去,我收敛了一下心神。得知八爷急病送医院,别墅区里已经有索林的手下赶到这里了,送八爷去医院的汽车,除了小猪等两个年轻人和那个医生,还有索林的四个手下另开了一辆车陪同。 “索林先生在哪里?”我问了身边一个别墅区里的手下。这人愣了一下,道:“索林先生还没有回来,不过我刚才已经打了电话通知了马丁先生。现在马丁先生应该已经告诉了索林先生……, 我看着他为难的表情,摆摆手:“好了,我就在这里等着,我想索林先生应该会很快见我的。” 其实我知道,以别墅里的这些索林地手下的身份,他们是远远不够资格直接和索林联系的,他们最多只能向索林手下的大头目汇报,也就是那个“马丁先生”,就是我们刚来多伦多,在机场接我们的那个三十多岁的络腮胡子男人。这人是索林身边的得力助手,就好像八爷身边的泰格一样。 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是可以找公主殿下……不过公主殿下这会儿还在杨微手里呢。 我眼睛一亮,杨微! 犹豫了一秒钟,我立刻拨通了杨微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我听见那头有哗哗的水声。 随即杨微略带慵懒的声音传来:“冬五?” “杨微,我遇到麻烦了。”我沉声道:“你现在在哪里?公主呢?” “真是巧了,我刚刚才回到别墅里。”杨微在电话那头笑道:“就在湖畔山坡上的那栋,你呢?如果你在附近的话。可以直接过来找我。” “OK!”我挂调电话,飞快地朝着山坡上别墅跑去。 这个湖畔别墅区相当的大,我一口气跑了足足一千多米,才来到山坡别墅下。别墅外面有几个杨微的手下保镖。不过我没有看见那个黑人汉森。看见我上来,立刻有人过来阻拦我。 “我是来见杨微小姐的。”我不等他们说话,先开口道:“我刚和她通过电话,她让我过来地。” “等等。”面前的人我有些眼熟,在前一天晚上冲突的时候,他好像还被我打过,这会儿他鼻梁上贴了一块创口贴,冷冷看了我一眼,转身走到房门口,按了一下上面的通话器。他对通话器里说了一句什么。声音很小,我没听清楚。不过通话器里杨微的声音倒是很清晰。 “让他直接进来吧。” 随即,他们放行。而且似乎犹豫了一下,也没搜我的身,大概是杨微说的那句“直接进来”吧。 山坡上的别墅比山下的别墅要大了足足两倍有余,我走进之后,大厅里空荡荡的。音响里放着柔和地轻音乐,我试探着喊了一声:“杨微。” 我话音刚落,就看见里面缓缓走出一个人来。长发湿漉漉的披散在双肩,俏脸上带着几分蒸出来的红晕和水气,身上披着浴袍,一手拿着一块雪白地毛巾一面擦拭着头发,脑袋微微侧着,露出轮廓柔和的下巴弧线,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你来得倒是真快。” 我看见杨微的这身打扮,不由得愣了一下:“你在洗澡?” 杨微噗哧笑了一下,故意板着脸道:“我穿成这样。自然是在洗澡,难道还是在出席宴会不成?” 她一脸从容,缓缓从我身边走过,带着一股沐浴后的清香,懒洋洋的坐在了沙发上,轻轻一撇小嘴:“我也是刚回来,唉,刚把那位公主和伯爵儿子地事情搞定了,想着那两个奸夫淫妇,我就全身汗毛直竖,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想好好洗一个澡……你这么着急找我,难道是担心公主的事情处理不好,会有麻烦?”她笑道:“放心,公主被我想办法安顿好了,今天地事情,她不会找你麻烦的……” 我打断了她,急匆匆道:“不,不是公主的事情……是我现在另外遇到急事了!我要立刻见索林。还有……我或许需要一些你的帮助。” 随后,不等杨微开口,我飞快的把现在修车场里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我语气很急促,杨微开始的时候表情很平静,但是听到后来,神色渐渐凝重起来,不等我说完,她皱眉道:“你说……你们的人现在集体拿了武器和警方对峙?荒唐!这岂不是找死么?!” 我立刻道:“不是的,事情还没那么严重。只是堵着门不让警察进去搜查,警方没有搜查令,暂时也不敢乱来。只是我越想这件事情,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杨微侧头认真想了想,道:“你说你们大圈联系地亚洲毒品拆家被干掉的,尸体就扔在你们老巢的门口。同时留守在家里的四个管事人,全部被人在外面干掉了……好,你先别着急,我们先分析一下。”她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处……况且,别忘记了,你现在还不是大圈的老大!大圈的老大是八爷!你只是八爷手下的一个大头目而已。” “可是,修车场里有很多都是我的好兄弟。”我叹了口气。 “那么就更需要冷静了。”杨微目光闪动,忽然笑了一下:“或许,这也是个机会也说不定。” 她一摆手,阻止了我说话,飞快的屈指算到:“这摆明了是一个谋划了很久的针对你们的行动!第一,死掉的那个毒品拆家,对方是怎么找到他的?一个毒品拆家,对方怎么会摸准他的行踪的?第二,居然是在同一时间,留守地四个管事人都死了。对方是怎么把时间算的这么准的?四个管事人一起被干掉,这太巧合了!对方是怎么知道他们的行踪,出门地路线,还有时间的?第三……你说。昨晚这四个管事人是和你的兄弟在一起喝酒,可是晚上接了电话出去,之后就没回来……那个电话,我觉得很有必要查一查了。还有第四……”杨微一口气说到这里,目光闪动:“对方能把时间,行程,地点,都计算得如此严密,这么多事情忽然一下就全部发生了,我可不信这是巧合!我认为你们大圈的内部。肯定是有人做了叛徒!死去的毒品拆家的行踪,死去的四个管事人的行踪,都有问题!如果是内部出了叛徒。那么这事情就更复杂了。” 我眉头紧皱,其实杨微说的这些,我也想到了,只是我没有杨微这种细腻的思维,不能像她这样在瞬间就理智地把问题一个个的排列出来…… “第五……”杨微板着脸道。 “还有第五?”我苦着脸。 “当然!”杨微正色道:“第五……对方这次可算是大手笔了!现在你们的毒品拆家被干掉了。和索林地合作就多了几分变数……老巢里的管事人被集体干掉了,现在家里群龙无首,甚至还和警方起了冲突……难道你认为对方的动作就仅止于此了?”杨微冷笑。她的眼睛里闪着精光! 我心里一寒! 的确!现在局势这么混乱,就是对方一手造成地……现在是对方有心算无意,来势如此凶猛,说不定还有什么厉害的后招! 就算他们没有什么后招……可是现在如果看到我们处于困境之中,也不可能没有动作的!如果我是越南人地首领,看见大圈自己乱成一团,这种时候不出手,简直就是智商有问题了! 后手……后手……对方难道还有什么厉害的后手么? 我陷入了沉思,杨微却眉毛一样。断然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事情,敌暗我明,你现在想也来不及了,只有见招拆招了!”她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然:“陈阳……你信我不信?” “当然。”这话我倒是没犹豫。 “好。”杨微低声道:“我倒是认为你现在不应该见索林。而且,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索林得到消息的速度应该也不慢。”她缓缓道:“第一,索林身为加拿大地下世界的龙头,整个加拿大就好像他的家里后院一样,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敢说,不论黑道还是白道,索林地消息来源都是很多的。现在事情发生了几个小时了,八爷还急中病倒送了医院,索林本人连电话都没打过来一个……你觉得是为什么?”不过杨微并没有让我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飞快继续道:“这些只是第一……还有第二……你是什么身份?哼,小五,你说到底,只是八爷的一个手下,你还不是大圈的话事人。你现在找索林,想向他求助?你凭什么开这个口?八爷都没有开口,你去找索林,他凭什么帮你?” 杨微看着我的脸色,轻轻叹了口气,随即笑了一下,语气柔和了一些,道:“嗯,好了,我的话有些直白,你听了别怪我。”她凑近了我一些,看着我的眼睛,缓缓道:“冬五,当年我就说过,你的性子太直,有些冲动,还有些单纯,不太适合这个吃人的圈子。一年多过来了,你现在的性子是磨砺得成熟多了,但是公平的说,你虽然已经初步具备了一定的潜质,但是你还缺乏一些经验,比如今天的事情,你刚才说的,你打了电话回去弹压了手下人的混乱,这点你做的很好,很有决断力。但是你的思路还是太狭窄了。不过不要紧,这是因为你身在局中,没看清而已,将来你经验多了,自然就会更成熟。不过现在么,说不得,我这个当朋友的,还是得帮帮你了。” 她随手把毛巾扔在了桌上,看着我,脸色一正,肃然道:“现在有三个关键问题,弄明白了这三个关键问题,现在的一切难局就迎刃而解了!” 我精神一振! 杨微的聪明和智慧,我是深深敬佩的。她这么一说,必然是有了不俗地见解! “嗯,首先,对方应该是越南人!既然他们动手如果只是报复。那么干掉毒品拆家就可以了,没必要花力气来算计你们的家里的四个管事人!而且时间挑选得这么准,偏偏就在你和八爷都离开了老巢的时候。那么他们这么做,必然是有所图地,无非就是让你们陷入混乱!这么说来,这就不仅仅是单纯的报复行动了!我问你,越南人最想要的是什么?” “是跟索林的合作……啊!是毒品!”我眼睛一亮:“是的,是毒品!越南人只要掌握了毒品,就等于有了和索林合作的筹码!所以,洪大才会对我们双方都这么重要。” “是了。”杨微道:“抛尸在你们的老巢门口。一是示威,二就是故意引得警方来。而杀死了你们的留守的管事人,就是瓦解你们的家里地指挥体系!你的敌人不简单啊!这两手就一是激怒了你们的家里地一帮精兵悍将。一是拔掉了你们家里的头脑,还有就是引来警方和你们对峙!现在老巢被人堵住了,你们大圈就是再强悍,一兵一弈都出不了大门!除非你们公开和警方开仗!可就算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的。对方等于是用警方牵制住了你们的主力力量……然后,目标。应该就是你们地毒品!和索林的合作已经就绪了,我想,应该有一大批毒品已经运到了你们大圈的手里了把。最近应该就要交给地狱天使了。” “是,是有一批货,虽然这事情八爷不让我插手,但是……”我摇头:“可是毒品货物地存放地点很隐秘的,连我都不知道。越南人也不会这么容易知道的吧。” “唉。”杨微苦笑道,“是啊,你不知道,可不代表别人不知道!哼,毒品的藏匿地点,八爷自己是知道的……可是。别人不知道,这个毒品拆家,总不可能不知道吧!” 我脸色巨变!! 想起照片之上,洪大死去的凄惨模样,满脸狰狞痛苦的表情,分明是死之前曾经受到了严酷的折磨! “好了。”杨微飞快道:“这是第一,如果我猜的不错地话,第一个关键问题,就是,现在对方应该是用警察牵制住你们老巢里的主力力量,然后派人去搞你们的毒品了!” “嗯,好,你说有三个关键问题,这是第一个……另外两个是什么?” “第二个么……就是索林的态度!”杨微飞快道:“刚才我就说了,你不觉得索林的态度很奇怪么?你刚才和八爷折腾了那么久,八爷都送医院了,索林连个电话都没打来……这里的人告诉了马丁,这么大的事情,马丁肯定是第一时间通报索林的!但是索林却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这太不正常了!就算是普通的客人,在主人家里忽然得了急病,主人也不会连过问都不过问一句吧!”杨微冷冷道:“所以,我怀疑,对方做事情如此周密,肯定是温哥华那里刚刚事发,恐怕他们已经同时跑来联系索林了!当然,这点还只是我的猜测,但是你不可不防!” 事后证明,杨微猜得非常准确! 很久之后我才得知,那天,几乎就在我和八爷得到噩耗的同时。老索林也接到了一个送来的东西! 东西很简单,是一个纸包,几乎是掐着时间送到索林面前的!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对血淋淋的人耳朵! 纸包上还有一行字,是用鲜血写的! “大圈的毒品拆家已经死了!想要毒品,你需要寻找新的合作人了!” 几乎就在索林收到这件东西的同时,索林得到了温哥华方面的传来的消息,还有别墅里八爷病倒的消息。 我是事后在一个特殊的情况下得知这件事情的。当时索林犹豫了一下,却终于没有立刻打电话给我或者八爷。 当然,这是后来的事情,按下不表。 “至于第三个关键问题。”杨微依然用她那特有的冷静沉稳的声音缓缓道:“刚五,我倒是觉得……这事情对八爷是危机,但是对你,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