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175章 【胖子的忠告】

第175章 【胖子的忠告】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1:13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7:12
广告①[SOHU广告]广告②[百度广告]广告③[智源广告]广告④[阿里广告]广告⑤[Google广告]正文第175章【胖子的忠告】 那个电话之后,我有足足半天时间都无法和胖子联系上,他的那个卫星电话总是无人接听。我心里不禁有些为他担心:尽管我知道这个胖子神通广大,但是之前的那个电话里,听上去情况可并不容乐观…… 房间里满是乱七八糟的衣裤裙子,还有女人的内衣。昨晚玩得太疯了,我甚至都没有注意我们到底一共喝了多少瓶酒。 反正在地上已经摆放了一排威士忌的空瓶子,我大概看了一下,有十几瓶。房间里面沙发上,地摊上,都躺满了人,这些女孩一个个衣杉不整,玉体横成的样子,这么猛的一眼看上去,还挺诱人的。 宿醉加上狂欢,直到上午十点左右,还有人仍然在沉睡。有的女孩醒来之后,一脸疲倦的样子,跑过来到处找香烟抽。这样的情景,多少让我觉得有些心里感慨。至少从前,这种彻夜狂欢的场面,我当年在夜总会里工作的时候,就经常经历。 有些小姐醒来之后,并没有着急穿衣服--反正昨晚疯也疯过了,她们并不在乎身体裸露,只是随意拉过身边也不知道是谁的外衣,简单的披了一下。还有的很大方的问我有没有香烟。 我笑了笑,拿出一百块钱丢给其中一个,让她出去买香烟去。 我知道,越南最高档的香烟,叫做胜利派香烟,高档的才二十块左右一包。那个小姐立刻眉开眼笑,拿着钞票踮着脚跑了出去,片刻就回来几包香烟,然后一帮女孩嘻嘻哈哈的纷纷过来抢香烟抽。 我揉着太阳**,感觉到有些头疼。 尽管我昨晚并没有喝多。但是之前一早和洪大一番长谈,我脑子需要思考太多事情了。有些精力不够用的感觉。 还有那个胖子……唉。我叹了口气,又打了一次电话,依然无法接通。 洪大早上和我谈了之后。似乎心里的担子已经卸掉了,他倒是一身轻松的,搂了两个女孩到隔壁的小包间里去补充睡眠去了,而我,则还要费心的思考下一步的打算。 西罗 上午的时候我们一行三人准备离开夜总会了。我大把大把的洒钞票下去,在这里充足了大爷的派头,夜总会的从领班到侍者都收了我的小费。 我看了西罗一眼,西罗比我精神要好一些。但是他的情绪很低落。我对着他笑了笑,他对我一龇牙,笑得很难看。我顺手扔了一包香烟过去,西罗也没多说,只是闷头吸烟。 我知道,他还需要一些事情想通吧。 这时候。身出一双柔软的手轻轻按在了我的脑袋上,然后我感觉到女人柔软的手指按住了我的太阳贞,轻轻的揉动,帮我按摩起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是那个混血美女,我对她笑了笑:“醒了” 她头发很蓬松,一脸刚睡醒的慵懒。但是眼睛很亮。她温柔的给我按摩,低声道:“我还好。幸好昨晚陪你出去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留在房间里的人,大多都喝了不少酒,而她陪出去转了一圈,没有怎么喝酒,还能多赚钱。 我看了她一眼,越发觉得这个女孩看上去很顺眼。她很漂亮,是那种带着淡淡的妖媚一般的漂亮。尤其是早上刚睡醒的模样,有些慵懒的诱人味道,眼神很勾人。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反手一把抱住了她,然后很轻松的就把她整个人抱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她惊呼了一声,然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眼神里闪过一丝笑意,一双小手顺着我的大腿开始往上摸索…… 我轻轻按住了她的手,缓缓道:“不……你帮我按摩一下头,我的头有些疼。” 她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不过立刻就重新振作起来,我干脆在沙发上躺了下来,头枕在她的大腿上面。她的手法并不熟练,显然并不擅长按摩,但是好在手指很软,按得我很舒服。 周围一帮女孩都差不多醒来了,一个个都围在一起抽烟聊天,她们说的都是越南话,我反正一个字也听不懂。我想了想,掏出钱包来,拿出里面的钞票,给了她们小费,然后让她们走人。 我抬头看了混血美女一眼:“你也回去吧,可以回家睡一觉。”然后我拿出钱给她。她接过钞票随手塞进口袋里,想了想,对着我眯起眼睛笑了笑:“我再陪你一会儿吧,再帮你按一会儿。”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威觉到这个女孩大概是对我有些好感。 “你在河内还会待多久?”沉默了会儿,这个女孩忽然开口问我。 我笑了笑,没说话。 “你还会来找我么?”她的声音很温柔。 但是我却明白,这种“温柔”也是职业的!她的目的是希望我再到这里来给她捧场……开玩笑,我昨晚出手那么大方,这样的财神爷,别人当然巴不得你上门了! 这个女孩很聪明,难怪是这里的红牌小姐。别以为红牌很容易当,也别以为当小姐的只要肯豁出去让客人抱让客人模,肯拉下脸皮脱光衣服往男人怀里钻就行……那些都是最低档次的。只有没见过女人的花痴男人或者急色鬼才会喜欢这一套。 这个混血MM显然就很有技术合量。她不会往你怀里钻,不会故意脱光衣服诱惑你,可是像现在这样,宿醉之后,开心就好手打做出一副温柔的样子,轻轻的帮我按摩,然后用深情的语气和温柔的眼波看着你……这手段就高明多了! 我笑了笑:“不知道。有机会我再来看你吧。” 她的眼神里有些幽怨的味道,我不由得叹息,这妮子道行也太深了……在国内的时候。能做戏做得这么逼真的,几乎都是名震一方的超级红牌小姐了! 我感觉到她的手指渐渐从我的额头缓缓滑下来,有意无意的滑过我的脸庞,指尖轻轻的在我的肌肤上摩挲……最后缓缓的落在我的胸口。她的手指灵巧的挑开我的衣领,忽然笑道:“夷?这是什么?” 她的手指轻轻夹住了我挂在脖子上的那枚戒指。 我没说话,她却仿佛很好奇的样子:“这是银的么……你为什么把戒指挂在脖子上?”我没回答,只是缓缓的把她的手拿开,笑道:“秘密,不能告诉你的。” 她对我做了个鬼脸。 休息了会儿,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了。我立刻翻身坐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脸蛋:“好了,我也该走了。” 我让西罗去隔壁房间喊洪大,然后我开始整理衣服。混血美女用两根手指夹着一张名片递给了我,脸上带着笑:“这是我的电话,你有空记得来找我哦。” 我拿过来看了一眼,名片上带着淡淡的香气。小小的一张名片上只是简单的写了一个名字,还有电话。 “这是我的私人名片,可不是给客人的。”她笑着解释:“上面我的真名……你记住我的名字哦。” 说完,她走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眼神里有些狡猾:“能告诉你的名字么?” “小五。”我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小五……”她身子贴着我,在我耳边喃喃念到。然后轻轻笑了一下,低声道:“你很好,我很喜欢你。” 走出夜总会的时候,洪大的精神很好,他似乎放下了一个很重担子,整个人明显轻松了很多。我看了一眼这个家伙,心里有些无奈。西罗看上去精神也好了很多,至少他脸色不那么阴沉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我们现在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填饱肚子。”他对我笑了笑………然后很认真的对我说:“小五,我想通了。” “恩?”我愣了一下。 “你是我的好兄弟。”这小子一脸认真的表情:“你不会骗我的!不论你说什么还是做什么,我信你!” 我们找了一家越南餐厅进去吃了点东西,我吃了两碗鸡丝粉,洪大却一口气干掉了十个“脱头蛋”,也就是那种“鸭仔蛋”,看着他拿着那些毛茸茸的小东西一口口往嘴巴里塞,我只能叹息了,反正这种东西我是吃不下去的。 终于,中午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我接到了电话!是方胖子打来的! “小子,你还活着么?”电话那头胖子的声音有些无力。 我松了口气:“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 胖子在那头笑了笑:“靠,这次算我运气,差点就被人把船打沉变成咸汤泡老狗了。”他说笑了一句,然后语气迅速变得严肃起来:“好了,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河内。“我看了看左右,然后报出了街名。 胖子在那头笑了笑,道:“看来还要麻烦你再当几个小时保镖了,我现在在夏龙湾,只能麻烦你带着那个家伙过来见我了。” 胖子说完,咳嗽了两声,我听出有些不对,皱眉道:“你怎么了?” “妈的,挂了点彩,不过还好。”他在电话那头笑道,声音依然毫迈:“你放心,老子命硬得很。你赶紧带着那个家伙过来吧。我只能在这里停留一天。” 夏龙湾距离河内倒是并不远……反正整个越南也没多大。我干脆就地拦了一辆出租车,问他愿意不愿意载我们去下龙湾。 那个司机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们三个人一眼,犹豫了一下,然后罗罗唆唆的和洪大讲价格。 我知道这个司机是找借口,目的只是想单纯的抬高价格。我懒得和他罗噪,直接扔出两百块人民币,淡淡道:“就这么多,如果你不肯,我就找别人。” 果然。司机立刻满脸灿烂的笑容,用当地的话和洪大飞快的说了几句,甚至跳下车来给我们开门。 洪大对我叹息道:“你这小子,出手还真大方。” 我撇撇嘴巴:“时间不等人。我们是花钱买时间。况且每在这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汽车飞快的行驶出了河内市,我看着远去的城市,心里叹了口气,暗想,老子这辈子都不想再来这个地方了! 司机收了高价的车费,开起车来也相当卖力。三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已经来到了夏龙湾的一个私人码头附近了。 我按照路上和胖子通电话报的地址找到了这个地方。这里是一个游船码头。两边停泊的都是一些游艇,但是很多都是一些旅游公司的船。远处不远就是一个渔民码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这个地方有些破旧,是在码头上,脚下的很多木板都有些老化松动了,踩上去咯吱咯吱作响。我寻找了一会儿。在两边停泊的密密麻麻的小船之中寻找胖子的身影,却忽然看见了远处一个人影站在那里,对着我招手。 我凝神一看,认了出来。这是胖子手下的那个越南人! 就是当初送我偷渡出海,那个开汽艇的越南人!正是他在我上船之前给了我一瓶含了葡萄糖液的水。那瓶水后来救了我一命! 他穿着短衣短辨,光着脚,皮肤黝黑,站在一条白色的游艇旁边,对着我招手。等我走过去,才看见他的手上贴了一块纱布。我对着他打了个手势,他咧嘴一笑。然后指了指身旁的那条游艇,示意我们上船。 他则飞快的忙碌起来,解开缆绳。然后提着水桶上岸去储备淡水。 这是一条旧游艇,船身已经很久没有粉刷了,有些破败,走上去之后,洪大的眼神有些警惕,我则放松了下来,因为我听见了一个熟悉的笑声! 胖子的笑声从船舱里传了出来,我过去一脚踢开了门,当先就跳了进去。果然,我看见胖子靠一个椅子上面,手里拿着一个瓶子。他盘膝而作,露出左腿小腿上的一块伤口,他正在从瓶子里小心翼翼的倒出一些药物往伤口上洒,他明显很疼的样子,眼角肌肉不停的抽搐,但是越是疼,他脸上就笑得越厉害。 “你搞什么鬼?”我皱眉,脸上带着激动:“老兄,我们又见面了!” 胖子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笑容,招手道:“过来过来!靠,正好你来了,帮我上药!我后背上也挂彩了!” 我心里一沉,皱眉走过去:“你怎么了?” 我看见他的小腿上的那个伤口很深,两边的肉都翻了过来,流了很多血,地上也扔了不少沾了血染红的棉球和纱布,胖子咧嘴吸气,不停的摇晃着大脑袋。 “你笑什么?” “靠,因为很疼啊!”胖子瞪眼道:“老子这么大个男人,总不能哭吧!所以就只好笑了!越是疼,老子就笑得越厉害!” 我叹了口气,接过他手里的药瓶,帮他把小腿上的伤处理了一下,又给他裹了纱布。胖子叹了口气,又脱掉外衣。我看见外衣上有不少血迹,他随手把衣服扔在了地上,然后指了指船舱里的两个座位,看着站在门口的西罗和洪大,笑道:“两位客人,尽管坐吧。” 我却皱眉,盯着胖子的后背。他的背上有一道伤口,明显是划出来的。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他吐了口气:“弹片。妈的……” 我帮他上了药物,皱眉道:“你这伤口需要缝合,你这里有针么?” 胖子摆摆手:“不用了,你缝伤口的技术,老子还不知道么?缝得歪歪扭扭的,开心就好手打回去老子还要拆了重缝!你先帮我上药,简单处理一下,回去我找人给我弄。”顿了一下,他笑道:“这么点小伤,死不了人的!” “怎么回事?”我低声道。 “海上,遇到了对头,大家干了一架。我打沉了他们一条船,然后就跑了。”胖子看了我一眼:“是越南人干的。” 他的语气有些含糊,我知道现在有外人在场,他不可能说得太明白。所以我也不问了。只是飞快帮他裹了伤口。然后递给他一枝香烟:“船上有吗啡么?” “我用过了。”胖子笑了笑:“好了,我们谈正轻事吧。” 多日不见胖子,他依然圆润,但是皮肤有些黑,可能是在海上晒的。身板依旧很结实,笑起来依然那么灿烂豪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小眼晴里依然闪动着狡猾的光芒…… 胖子也在打量我,他上上下下看了我好几眼。缓缓叹了口气:“小五,你变化好大!” “哦?”我笑了笑。 “你的样子。”胖子笑了笑:“你看上去成熟多了,不像当初我刚见你那会儿,愣头青一个。” 我简单的笑了笑,然后指着我身后的西罗和洪大:“这是这次和我一起来办事的兄弟……”我看了西罗一眼:”小子,喊大哥吧。这可是我们的老前辈了。” 胖子摆了摆手,对着西罗笑了笑,然后目光放在了洪大的身上,眼晴里带着笑意:“这位…就是这次我们的贵宾了吧?” “这是洪先生。”我吸了口气。凝神道:“电话里我说过了。” 胖子点点头,看了洪大一眼。笑道:“这位老兄,我身上不方便,就不起来和你握手了。现在大家在一条船上,互相照应吧!”顿了一下,他淡淡道:“已经和上面联系过了。今晚你就坐我这条船,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会负责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我们这里生意的负责人会和你见面谈一谈。” 洪大点了点头,他的面色很严肃。 胖子看了我一眼:“好了,小五,你的任务完成了。现在人交给我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做了。” “恩,我也坐你的船离开么?”我问了一句。 胖子笑了:“这个随便你了。你要是愿意坐我的船离开也行,只是海上要颠簸几天,你到时别喊受不了就好。” 我皱眉,看了西罗和洪大一眼:“为什么要坐船?我们坐飞机直接回去就行了。” 胖子叹了口气,他带着古怪的笑容春着我,摇头道:“你是不是傻了?坐飞机?你们两个小子坐飞机自然是没问题的。但是洪先生坐飞机的话,就等于自投罗网了!” 他笑了笑:“这里毕竟是越南,是越南人的地盘……洪先生消失几天,现在越南人肯定到处在找他……我说实话,你们在河内猫了这久,没被越南人找到,算你运气好!”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越南人肯定也在找洪大,因为洪大自从一上岸之后就和我在一起,没有再和越南人联系了。 说了会儿,洪大很有眼色,他知道我们自己人肯定要谈一些私下的话,他一个外人肯定不方面在场,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到里面的一个船舱里休息了。 “扶我到甲扳上走走吧。”胖子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留下西罗在船舱里。 胖子腿上受伤,身子半挂在我身上,我一面扶着他,一面笑道:“老兄,你的分量可又沉了不少啊。” 胖子笑骂了一句:“胡说八道,老子这次在海上飘了好久,应该瘦了好多。” 上了甲扳,我扶他坐下,胖子的脸色才严肃了起来,他抬头看着我:“你这次的事情做得不错啊!” 我没说话。 胖子叹了口气:“你来之前,我和方八指联系了一下………” “我……”我刚要说什么,胖子摇摇手,笑道:“你们的事情,不用和我说。我和方八指虽然名义上的一个组织,但是我在东南亚混,他在北美主持局面,彼此都不会过问对方的事情。如果需要的时候,才会互相帮衬一下。你明白么?” 我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明白……‘空降兵模式’嘛!” 胖子眼神里闪过一丝诧异:“哦,你连这个都明白了看来这半年来。你学了不少东西啊。” 随后他叹了口气:“这次,你等于是空降到我的地盘上办事,你的困难,我自然会帮你解决……只是………” 他眉头皱了皱。犹豫了一下,然后扭头看着远处的大海…… 忽然,我听他轻轻的说了一句:“加拿大那里现在局面很复杂,你自己多小心吧。” 顿了一下,胖子又缓缓说了一句:“泰格那个家伙,我也认识的………我想对你说的是:别走他的老路!” 我心里一动,忍不住盯着胖子,仔细看他的脸色。 胖子看着大海。他脸上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的波动,刚才说话的语气似乎也是很平稳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他似乎是话里有话! 不要走泰格的老路……这句话的含义,从表面上,好像只是简单的告诫我:别背叛八爷。……别当叛徒…… 好像只是一句很浅显的告诫…… 但是,以胖子和我的交情,以他对我性子的了解,他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兄弟的! 以胖子对我了解之深。他根本没必要对我说这么一句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告诚”。 那么胖子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不要走泰格的老路! 难道…… 我脸色微微一变! 难道,胖子是想对我说:别像泰格那样,对八爷太忠心耿耿! 泰格落到今天的地步,客观的说,他当叛徒,固然是该死的……但是也很难说没有八爷的责任! 就像泰格说的那样:“老子给八爷卖命二十年,现在临老了,我得到了什么??” 气氛有些沉默了。我明显感觉到胖子是想暗示我什么,但是以他的立场,似乎有些话也不太方面说出来。 终于,胖子笑了几声,道:“好了,老子忙了一天了,肚子也饿了,你到后面的货船里,把最下面的那个箱子搬出来!先喂饱肚子再说!” 胖子手下的那个越南人很快回来了,他给船上补充了淡水,然后还带回来不少食物。我按照胖子的交待,从货船里翻出一个箱子,上面全是灰。 我抬了出来,打开,却发现里面居然放了几瓶酒! 上面都是弯弯曲曲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开心就好手打我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学习了英语,但是瓶子上面明显的不是英语。 “这是俄文!”胖子笑着拍了拍我的脑门:“小子,这可是最正宗的伏特加!老毛子最喜欢的东西!我的收藏品!要不是今天你来了,我还舍不得拿出来呢!” 船上还有一个小冰箱,我从里面翻出了一个大的玻璃罐子,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胖子赶紧一把夺了过去,一脸心疼的表情:“靠!你拿的时候小心点!别摔到地上,把你剁了都赔不起!” 他叹了口气,笑道:“这也是好东西,最正宗的俄国鱼子酱!我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吃几口的,今天算是便宜你了!” 我们就在甲扳上,就着伏特加,吃着鱼子酱,外加越南人带回来的一些耀头食品,就地解决了晚餐。 那个鱼子酱我是吃不惯的,虽然胖子说这东西很珍贵。但是洪大明显是识货的,他看到了伏特加和鱼子酱,立刻两眼放光!于是两个胖子,通过喝酒,很快就熟悉了起来。 尽管胖子受伤,是不宜喝酒的,但是这种刀口上混日子的江湖汉子,是不理会这些的。照样大口大口的往嘴巴里灌伏特加。 酒足饭饱之后,胖子让越南人带着洪大进船舱休息。 他看了我一眼,缓缓道:“今晚我就开船了……你……”他想了想,道:“你还是别坐我的船走了。” 他叹了口气,笑了笑,道:“海上也不是很安全。你和西罗这小子,你们两人回河内吧,从河内坐飞机离开越南。反正越南人找的是洪大,你们两人在越南是很安全的。” 我点点头:“那你在海上小心点。” 胖子笑了笑,道:“最近我们和越南人闹翻了,海上的几次交易,我们都和对方干了几场,现在我让洪大坐我的船离开,也是不得已。他不能在车站机场这些地方公开露面,一露面就会很危险,从海上走是最安全的了。至于你们……你们坐飞机回去吧。” 我没说什么,西罗却有些犹豫。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我立刻按住了他的手,阻止了他开口。 “就这么办。”我很干脆道:“我们回河内乘飞机走。” 胖子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让越南人送我们上了码头,自己就站在船上看着我和西罗远去。 “小五……这样没问题么?”西罗有些担心:“洪大是我们控制的人,现在把洪大交给他………” 我笑了笑:“放心吧,胖子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他不让我们跟着船走,肯定有理由的。” 我捏着拳头,我的掌心握着一个东西,很软的一条团,是一个小小的纸团,也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 那是刚才分别之前,胖子拥抱我的时候,悄悄塞进我手心的!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