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172章 【杀人,其实很简单】

第172章 【杀人,其实很简单】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21:00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7:12
广告①[SOHU广告]广告②[百度广告]广告③[智源广告]广告④[阿里广告]广告⑤[Google广告]正文第172章【杀人,其实很简单】 “我很清楚,有人想违背我的意思,让洪大提前死掉。那么你的任务就是确保洪大话着!此行……你帮我干掉一个人…… 我一直怀疑我身边有人背叛了我,而这次则是一个引蛇洞的机会…… 记住小心你身边的人!如果你找到证据是他在搞鬼……那么你就杀了他! 我不能给你任何帮助,我甚至不能给你公开的指示!因为泰格一直是我身边的人,他是组织的老臣子,为组织卖命了半辈子。如果他是叛徒,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会让大家失望,会严重打击我们的士气!而且,我不能公开的杀他,那样的话,会让我们的内部不稳定…… 所以,你一旦找到证据,就在越南杀了他……不要让他着回来!” 我闭着眼睛,脑子里反复回想着来之前的那天在八爷的房间里,八爷对我说的这段话。 杀……泰格! 我忽然觉得眼睛有些酸痛,用力揉了揉。 杀泰格? 我嘴角扯出一丝苦涩的微笑。 是的,八爷怀疑泰格背叛了他……对于这个,我原本也充满了怀疑的! 泰格会是叛徒吗? 第一次见他。他是在八爷的办公室里。一脸沉静冷漠,这样的人无疑是很出色的! 当我完成了投名状被八爷许可正式加入组织,泰格面带微笑,对我说的那句话“现在你是自己人了。”当时他的眼神是很真诚的!我能看得出来! 而当他送给我那套唐装的时候……他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一个前辈看着后辈,那种淡淡的笑意,带着几分暖意…… …… 泰格……是叛徒? 所以,这次出来。其实之前我心里一直很矛盾! 从内心深处,我不愿意相信八爷说的话!所以,我在之前一直就很犹豫! 但是,当路上遇到的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终于无奈的面对现实了! 的确,泰格有问题……也只有他有问题! 如果说在船上的时候,那一系列的刺杀还可以解释为别人干的。可是在登陆越南之后,在海防市酒店房间,枕头里的那枚毒针,就无法解释了! 只有泰格知道我们在海防市!只有泰格知道我们住在哪个房间!而可笑的是,告诉泰格的,正是我本人! 那是一次测试,是一次我对于八爷的话的真实性的测试! 结果,不言而喻了。 原本我还把希望寄托在了洪大的保镖身上! 我很希望是那个保镖出卖了我们,那样的话,至少就可以保证明泰格是清白的! 但是我再一次失望了! 现在,我坐在一辆出租车上,看着窗外河内市的夜景。 我从夜总会里出来之后就直接上了这辆出租车,而我的目的地是河内著名的“三十六行街”。 我约了泰格在那里见面! 顺便说一下,我身边还坐着一个MM,就是夜总会里面,那个据说精通中法越三国语言的法越混血儿。 我是悄悄把她拉出来的,原因很简单:我对这个城市不熟悉。语言又不通,我很担心会迷路。 这个MM开始看我拉她出去,似乎有些不乐意,而且大概是误会我了,我刚把她拉到走廊的时候。她就指了指对面的那个小房间,一脸不乐意的样子。我立刻会意,她是误以为我要和她上床。 她有些犹豫,但终于开口对我表示,她的中文不太过关,但是指手画脚我也大概能听懂。那意思大约是:她是不陪客人上床的,如果我很想,她可以介绍一个里面的MM给我。 对于这种话我根本没在意,反正我也不是拉她出来陪我圈圈叉叉的。况且夜总会里的一些红牌小姐不轻易陪客人上床也是常有的。古代青楼里的头牌名妓,也不是你有钱就能嫖到的。 我告诉她我想出去一下逛逛,但是没有人带路,如果她愿意陪我去一下,我可以支付她一笔报酬。 这个女孩美丽的眼晴瞪着我好几秒才答应。大概是她有些胆怯,担心我是坏人,不过我开价很诱人:五百人民币。这大概是她平时两个晚上才能赚到的。现在不用陪客人喝酒,不用让客人搂搂抱抱,更不用陪客人上床,只要带着我出去转一圈就能赚到。 我等了她两分钟让她换衣服,两分钟之后我们走出了夜总会,她换上了一条吊带T恤,下面则是七分牛仔裤。这套衣服立刻把她傲人的身材完美的凸现出来的,尤其是滚圆挺翘的臀部和那小腰,这祥的身材绝对是纯种的东方黄种女孩无法具备的。 坐上出租车之后,我就一直看着窗外出神,想着自己的事情。而这个女孩,则在一边好奇的偷偷看我。 我知道她一定会觉得很奇怪:像我这样的“有钱人”(相对于越南的经济水准而言),为什么会到夜总会里花那么多钱找那么多小姐,然后还拉了一个小姐出来当导游…… 我听见前面的出租车司机一直有些忿忿不平的哼哼,也知道他嘟囔着什么。但是语气肯定是不友好的。 因为刚才上车的时候。我报了地址之后他开价两万越南盾,这明显是欺负我是国外游客宰我了,但是身边的MM用越语和他侃价的时候,价格就立刻下去一半了! 宰客失败的这位司机开车也有些无精打采。 “你在看什么?”身边的混血MM终于耐不住寂静,开口和我说话。 “看河内。”我很简短的回答。 “你是从中国来的?”混血MM顺手指了指一个方向,我知道她指的是北边。 我笑笑没说话。 这个混血MM看来还是很有职业素质的,收了我五百人民币的带路费,就很卖力的给我介绍一路上路过的各种建筑物和各种夜景,尽管我对这些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表面上还是保持了礼貌的地倾听。 三十六行街。 这就是河内著名的一个地方,大概等于国内上海的襄阳市场,北京的秀水街,广州的服装大夜市,南京的夫子庙地摊一条街…… 但是这里距离河内的还剑湖很近,而我约了泰格见面的地方。就在还剑湖附近。 下车之前,我看了看手表,十点整。 混血MM很热情的一手挽着我的胳膊,她走路的时候很有活力,身子一蹦一蹦的,好像个兔子,是不是的,我的胳膊在她柔软的胸脯上撞啊撞啊的,不过她浑然不在意。大概是职业习惯吧。我心无旁鹭,下车之后就仔细的观察地形! 三十六行街其实并不是“一条”街道。而是很多很多的小街混合在一起的一片地区。 所谓的“三十六行”也是一个泛指,这里的一条条小街道就密密麻麻的交错在一起,奇怪的是每条小街上只集中销售一种东西!比如,一条小街上清一色的所有小商贩全部销售的都是竹制品,一条小街上清一色的商贩全部销售的都是小首饰……也就是说,当你逛一条街的时候只能买到一种东西,如果你要买其他种类的东西。就必须去另外一条街。 这个习惯和国内的小商品市场是完全不同的。 我只是和混血MM在狭窄的小街上缓缓行走,路上有很多外国游客。不乏很多背包族。我只是一言不发的在小街上行走,从一条街走到另外一条街,我很用心的把路径,方向。全部都记在脑子里。同时观察着一个个路口通向何方。 渐渐的,一个小时之后,这片交错复杂的地区,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像刚下车的时候好象一座迷宫了,甚至我脑子里已经能简单的勾勒出一个完整的地形图!每个方向有几个路口,小街和小街之间如何交错,全部都牢记了! 我笑了笑,看了一眼身边的混血MM。 她有些不乐意。原本下车之后,她还很热心的和我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她真的以为我是来逛街的外国游客了。所以不厌开心其就好烦手打的给我介绍各种商品和土特产。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了我的心不在焉,于是停止了说话,就这么搂着我的胳膊一路缓缓的走动。 我再次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整! 缓缓叹了口气,我们走到了一个小的丁字路口,这里有几个小吃的地摊,就是那种围着一个小火炉,旁边放上几张小木桌子,几个小板凳的那种路边摊。 我想了想,指着那里对身边的混血MM说道:“坐下吃点西吧,我饿了。” 喝了一碗据说是越南的特色小吃鸡丝粉,混血MM则开心的在剥一枚蛋……那是一个鸭仔蛋……大概就是和我们国内吃的那种“活珠子”一样,只是国内的活珠子是未孵化的鸡蛋,而鸭仔蛋……顾名思义,是未孵化的鸭蛋了。看着那剥开的蛋里面毛茸茸的死去的还没有成型的小鸭,我有些恶心,只看了一眼,就继续转头去看其他的方向。 左边两个路口,右边一个,前面是还剑湖,后面一直跑出去转个弯就是大路口! 我计算了一下时间,心里盘算了一下长度,距离等等……等一切都计算完毕。我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拍了拍身边的混血MM,她已经抽出了一张纸巾来很秀气的动作擦拭手指。 我注意到,旁边坐着的食客有很多都是本地人。 老实说我对越南这个国家的印象非常差!不是一般的差! 因为我遇到的几乎所有的越南人,都是一脸冷漠,脸上带着阴阴的表情,很不友好。这些本地人,似乎对所有的外来游客。都是抱着这种脸色,不知道为什么。至于那些商贩,出租车司机,等等,就更没有好脸色了。 所有的开价,绝对是宰你没商量!甚至就在我坐下来吃东西的时候。我发现这里的开价都是两种!一种是对本地人的,一种是针对国外游客的!而且端上来的东西,分量也比提供给本地人的要少很多! 几乎所有的越南人,都是这样的态度。 大概是因为近一个世纪的时间,越南人都和外国人打仗,所以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对外国人抱着一种骨子里的敌视。 当你坐在一个全是越南人的地方,即使你不说话,你也会感觉到周围投来的眼神都是很不友好的。 我掏钱付钱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本地人的眼神有些幸灾乐祸和不怀好意。 一个猥琐的国度。我心里冷冷的想着。 我和混血MM走了几步。然后我给了她一百块钱指着前面不远出的一个小凉茶摊:“你去哪里等我一会儿。” “恩?” 我看了她一眼:“我有点事情走开一下,你去哪里等我儿。如果你有事,你也可以先走。” 混血MM一下就有些紧张的模样。因为我的表现实在太奇怪了。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眼晴里带着恐惧的目光:“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去办点事情。”我淡淡道。 她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退后了半步,上下看了我几眼:“你……你不会是毒贩子吧!你骗我过来陪你交易?!我不做那些事情的!” 我笑了。这个女孩未免有些太莽撞了。如果我真的是毒贩子。她这样大胆的说出来,恐怕也是自己找麻烦。 我没时间和她解释,只是淡淡道:“我不是做那个的,只是去办点事情,你可以去那里喝茶等我。如果你不肯,也可以自己先回去。反正这些钱足够你坐出租车回去了。” 说完我转身走了。 其实我知道她不会先回去的,原因很简单:我答应给她的五百块导游费还没支付呢。 果然,我走出了十几步,回头看了一眼,混血MM已经无奈的坐在了那个凉茶摊上。 我朝着还剑湖走去。路上我随意在一个食品摊上买了一瓶牛奶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又买了一块法式面包,拿在手里。一小块一小块的掰开,然后很悠然的住嘴巴里塞。 这种劣质的所谓“法式面包”,其实就是模样像个面包。味道淡淡的,和馒头差不多。很难吃。 但是我却似乎吃的很香,一小块一小块的往嘴巴里塞,一路悠哉游哉的行走。路上我甚至还顺便从旁边的小商贩那里买了一套当地的土布织造出来的衣服,深色的,看上去很像农民,但是却很多游客买。就好像外国人到中国会买唐装,夏威夷的游客会买花衬衫一样。 我想了想,又挑了一个斗笠。 这就是标准的越南人民的着装了。我笑着拿在手里。如果不是我身高过高,本地人很少有我这样的高个子,那么我穿上之后,只要不说话,就几乎和本地人没什么差别了。 我把这包衣服拿在手里,缓缓的走到了还剑湖的边上。 这里有很多西餐厅和小咖啡厅,我走进了最高档了一家,这个地方也是我从旅游地图上看到了,这是河内最高档的西餐厅之一,里面的菜式大多都是法式的当然,也有越南菜。 我缓缓走进去,门口有侍者引路,我用英语对他说了几句。他立刻引着我朝里面走去。 虽然是西餐厅。但是在这里任何东西都会变味,烙上了深刻的本地色彩。 在里面的靠近墙边的一排,居然是一排小小的包厢,尽管只是用简单的竹木编造的墙扳,外面挂了一袭帘。 我老远就看见了马尾站在那里,他脸色有些阴沉,看着我远远过来,神色有些紧张。 我叹了口气。马尾果然也是泰格一伙的。 此外我还看见了一个老熟人--居然是那个脱衣舞女!她穿了一件无袖的衣服,丰满的身材紧紧裹在衣服里面,头发扎了个马尾。看着我过来,她立刻掀起帘子走到包厢里面说了一句什么。 我一手提着一个纸袋,里面是我买的衣服,另外一手则继续拿着那个馒头一样的法式面包。看上去就像一个傻瓜一样。 帘子掀开了。我就看见泰格坐在里面,他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抬头看了我一眼。 “你好。”我对马尾打了个招呼,然后又对着那个脱衣舞女挤了挤眼睛:“美女,又见面了!” 我看见这个女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机,不过我并不在乎,对着马尾深深看了一眼,叹了口气。 马尾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却依然拦住了我。干巴巴道;“……我要先检查。” 我撇撇嘴巴,转了个身,开心就好手打那个脱衣舞女立刻老实不客气的逼了上来,伸手就往我腰部抄了下去,我嘴巴里嚼着面包,含糊不清道:“嘿,美女,动作温柔点。” 脱衣舞女脸色立刻沉了下去。她不露痕迹的推了我一把,动作很粗野,我只是微微张开双臂。 “这是什么?”她看了看我手里的纸袋。 “衣服,土特产。”我笑了笑。 她一把夺了过去翻开看了一下,然后递给了马尾,马尾也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当。 我已经拿了回来,笑道:“好了,这可是我的纪念品,我还要带回去的。” 脱衣舞女大概对我很有敌意:“有命回去再说吧!” 我不屑的看了看这个女人,哼,没脑子的家伙。 我顺手把手里的半个面包扔给了马尾,随后马尾也上来搜了搜我的身,但是只找到半包香烟和一个打火机。他很小心,甚至把香烟都拿在手里捏了捏。 “我没带枪。”我淡淡一笑。然后不理会两人,掀起帘走了进去。 里面的包厢空间不小,足足有十个平米,我看见泰格坐一张椅子上,面前放着一杯茶。 “坐吧。”泰格看了我一眼,他的表情也有些复杂。 我面色平静,顺手把我买的衣服放在了旁边。 泰格叹了口气,抬手对着站在门口的马尾和那个脱衣舞挥挥手:“你们先出去,在外面看着。” 然后,泰格才重新看着我:“好,小五,你约我见面,想和我说什么?” 他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手放在桌上,手指不自觉的轻轻敲击着桌面,缓缓道:“或者,你决定认输,准备把洪大交给我?” 我笑笑,嘴巴里继续嚼着面包,身子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口齿不清:“泰格,老实说我真的很惊讶,对于你。” “你早就知道。”泰格不置可否:“出来之前,八爷就告诉你了,是吗?” 我叹了口气,这次我没有笑了,而是很认真的看着泰格:“为什么?” “为什么背叛八爷?”泰格摇摇头,他的表情里带着一丝疲倦,然后他反问我:“小五,你知道我跟着八爷多久了?” 不等我回答,他缓缓张开一双手,一正,然后再一反。 “二十年。整整二十年。”泰格的眼神里闪动着精光:“人一辈子能有几个二十年?这二十年是我最黄金的年华,我把自己的命卖给了八爷。危险的事情我去做,出头的事情我去做……人人都知道方八爷风光啊!北美大圈的老大!可是这些都是我们用命给他拼出来的!二十年了。我得到了什么?” 他语气里带着嘲弄:“我现在都只是他的一个跟班,一个身边的跟班……虽然我已经混到了跟班里面地位最高的一个……但跟班毕竟只是跟班!原本我以为,八爷老了,他要培养接班人的时候,我会有很大机会……但是看来,他似乎从来没有真的把我放在心里……我泰格是什么人?是他方八指的一是条狗,一把刀!” 他眯起眼睛,笑着看着我。然后他淡淡道:“小五,你以为八爷真的很看重你吗?你以为你可以靠着八爷出人头地吗?你知道不知道八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当初来到北美的时候,除了八爷之外,还有三个大哥,一个是七叔,你见过了。另外还有两位大哥。都是敢打敢拼的人!当时可不是八爷一个人当老大,是四个!可是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你看看现在我们是什么情况?现在除了八爷之外,大家还知道谁?每个开心人就好都手打只知道大圈的老大是方八爷!其他的人,根本就连名字都没留下来!哼,七叔算是不错了,他老人家性子暴躁,不善策略。是一个粗人,所以才留了一条命下来!可现在也成了一个残废,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这里面的故事,你知道多少?他方八指的手段,你又见识过多少?” 我没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泰格。 泰格缓缓叹了口气:“我比你了解八爷……他不会把手里的权力放出来的……哪怕一分一毫,他都不会让出来给别人!曾经有很多次,我为他出生入死。他都隐约露出过一些意思,将来会把我扶上位……可是现在,二十年了,我还在他八爷手下当一个跟班……哼!毒品交易,军火交易。那些最核心的西,谁也碰不到!我们都只是他手下的打手,打手而已!” “你为了什么?”我摇头,有些不解:“你背叛八爷,又能得到什么?” “钱!”泰格很干脆的回答我。 然后他笑了,笑得有些苍凉,有些迟暮的感觉。 在这一瞬间,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泰格,其实也已经老了。 果然。泰格叹了口气:“我老了,我最黄金的二十年都给八爷卖命,我年经过,冲动过,开心就好手打也曾经对他方八指忠心不二!等我现在终于想通了的时候,我发现已经迟了……我已经老了!”他自嘲一般的笑了笑:“如果我早想通十年,我会和他方八指争一争!和他拼一把!想办法把他干掉,然后我自己上位!可是现在……已经太迟了。” 此刻,泰格的眼神里忽然露出了一丝真诚:“我老了,剩下的日子也不会很多了。就算我能干掉他方八指,我还能风光多久?三年?五年?我年轻的时候打打杀杀下来,现在一身都是伤病,用不了三五年,我的身体就会很快的退化,年轻的时候一身伤,老了就要受苦!现在每逢阴雨的时候,我的全身关节都会隐隐做痛……我已经没有和他方八指争雄的心了……现在我只想赚点钱,然后将来等我老的那一天,能有个地方舒舒服服的过完下半辈,找个地方当个富家翁,慢慢享受自己最后的岁月。” “可是……”我叹了口气:“可是八爷对手下人很不错,将来也会给你安排一条退路的……” “退路!?”他的眼神里仿佛带着针尖一般的锐利:“他会给我安排什么退路?” 泰格的语气里带着讥讽:“七叔你看见了吧?当年也是大圈的头面人物!风光过,被人敬仰过,敬畏过……现在呢?堂堂的大圈的老大,退隐之后,就只能窝在那里守着一个洗车铺!他苦了一辈子了,拼了一辈子了,临了的时候,八爷给了他什么?小小的一笔钱,一个洗车铺!这算什么?打发叫化子嘛?” 我一下就语塞了! “七叔是老实人啊!想法简单,八爷给他什什么,他就拿着什么,不争也不枪……这也是他运气,如果他争,他抢……你以为七叔能活到现在吗?” 泰格的这句话。让我心理隐隐的动了一下。 的确,八爷的阴沉,八爷的城府……这些我容不得我不怀疑! 泰格叹了口气:“七叔况且如此,我常常就想……将来我老了,八爷会给我安排一条什么‘退路’呢?给我一家杂货店,让我在唐人街里当一个小老板?然后卑微的过完我人生的最后几年……” 忽然,泰格眼睛一瞪,抬手就在桌面上“啪”的一拍!! “老子打打杀杀一辈子。临头了,就得这么一个结局吗?我不服!!!”泰格眼睛瞪圆了!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精芒:“我不服!” 我没说话,只是闭着嘴巴,看着泰格。 泰格的胸膛起伏,喘了几口气,他脸上的怒气才一分分消退下去:“小五。我说这些话,没一个字是骗你的!” “你说你为了钱……可是和这次洪大这个人,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一定要着急杀了他?” 泰格笑了,淡淡道:“江湖上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他缓缓的从桌上的烟盒里摸出香烟,点燃了一枝,吸了一口,他的情绪趋于平静:“我一直以来,都和越南人有联系。” 我眉毛挑了一笑。没说话 “越南人给我钱,我则提供给他们一些‘消息’,这很公平。”泰格淡淡道:“越南人和我们竟争毒品生意,他们需要我这么一个内线。我做的不多,只是把我们的毒品销售下家,还有我们的价格,这些资料告诉越南人,就可以了。我做的不过分。只是会让八爷少赚一点钱而已。 这次和地狱天使合作,我们让出我们的毒品货源给地狱天使,越南人也想竟争,但是他们这些越南人做生意很不规矩!他们一方面找我继续合作,同时。他们也找了洪大。洪大是毒品拆家,他手里的资源比我多。所以现在越南人一旦和洪大合作成功,他们必然要放弃我……到时候,以越南人的一贯作风,他们还会顺手除掉我……这样还可以顺便给我们大圈造成一些麻烦。我甚至能猜到他们会怎么做……他们只需要放出风声,把我暗中和他们勾结的事情公布出来,我就死定了!毕竟他们得到了洪大的合作,我对他们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我不能让洪大和越南人接头!洪大死了。我才能继续自保!越南人才必须继续跟我合作!” “可是八爷已经发现你了。”我不动声色。 泰格叹了口气:“所以我现在没有退路了。洪大必须死,然后我才能取代他的位置和越南人合作!我手里握着大圈的毒品销售渠道,还有一些货源。这些都是我这二十年来一点一点的搜集到的。如果洪大死了,越南人无奈之下,只能找我合作,我就可以从他们这里得到一笔钱,然后找个地方回去养老算了。” “养老……你舍得吗?”我冷笑。 “为什么舍不得?”泰格有些不屑:“我告诉你,跟在八爷手下,我最多得到十万二十万,然后找个地方当我的小老板去……这就是八爷对手下的‘照顾’!现在吗……哼,我可以去加勒比海,买一个小岛!然后安心的在岛上过下半辈子!” 我叹了口气:“看来你弄到不少钱。”我盯着他的眼睛,语气一变,变得尖锐起来:”只是这些钱,不知道是用多少大圈自己兄弟的血汗换回来的?” 泰格脸颊的肌肉跳动了几下,但是依然不动声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默默无言,只是缓缓伸手拿过桌上的烟盒,取出一枝香烟点燃,闷闷的吸了一口。 泰格看着我,他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复杂,缓缓的,他开口: “小五,你很像我当年年轻的时候。”泰格表情有些伤感:“你年轻,敢打敢拼,对兄弟讲义气,同时你也有脑子,只是你现在还有一些迂腐。很多事情没有看明白……开心就好手打这一切和我当年一样。我当年也是如你这般,梦想靠着自己,拼出一条金光大道来!可是我拼了二十年,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只是人家手里的一把刀而已!” 他叹了口气。眼睛盯着我:“今天你肯来找我,我很意外……不过我还是愿意和你谈谈………” 我笑了:“你猜我找你是什么事情?” “杀我。”泰格淡淡道:“以你的性格,你既然敢来找我,多半是已经安顿好了洪大,确保了他的安全,然后你准备单枪匹马来杀我!哼……我猜得对吗?” 我没说话。 泰格却继续淡淡道:“我相信你有这个胆量………但是我也心里存了一分指望……或许你也愿意跟我合作!如果你肯把洪大交给我……” “你能给我什么?”我冷冷道。 “钱!”泰格飞快道:“我得到多少钱,我让出一半给你!你跟着八爷没有前途的,他不会真的扶植你上位!我对他太了解了!即使是到了他老死断气的那一刻。都绝不会把手里的权力让出哪怕一点!你不如弄一笔钱,然后远走高飞!天下之大,以你的身手和头脑,哪里不能去?” 说完了这些,泰格看着我:“你很有胆量,所以我现在还不能确认。你到底找我是什么意图……和我谈判?还是来杀的?” 随后他仿佛嘲弄一般:“我希望是前者,你如果愿意和我合作,我很高兴……如果你是来杀我的……那么我会佩服你,但是你没有机会!” “哦?” “你的身手我很清楚。”泰格淡淡道:“你的身手很强,甚至可以说,我现在和你一对一的打,未必能赢你。但是你要杀我也很难……你现在在这里,我有三个人!我们有枪,你有什么?一枝香烟?还是一个打火机?” 他忽然就掏出了一把枪。一手握住,缓缓横放在桌面上,枪口对着我:“现在,你可以做出决定了。我很欣赏你,但是并不代表我就不忍心杀你。” “你杀了我,就找不到洪大。”我笑了笑。 “我不杀你,难道你就会把洪大交给我?”泰格冷笑:“别挑战我的耐心,至少在这里杀了你,我还可以继续找洪大,但是放着你回去,继续保护他吗?我没那么傻。”他似乎很自信:“所以,今天你来找我,勇气固然值得钦佩,但是未免也太莽撞了。” “泰格,回头吧。”我看着他的眼睛:“我很尊敬你的。至少我刚进组织的时候。你照顾过我,这段时间,你每天都教导了我很多东西……我从内心深处,不想和你为敌。” 沉默…… 泰格轻轻弹了弹烟灰,他一脸自信:“回头?怎么回?我现在回不去了。” 我拿起香烟,烟雾缭绕之中,我很认真道:“你现在放弃,立刻离开这里,随便找个地方。过完你下半辈子吧。八爷找不到你的。你至少可以安心的活下去。” “没有洪大的命,我拿不到越南人的钱!”泰格冷笑,他的笑容里带着嘲弄:“在加勒比海买一个小岛,可是很贵的!” 我摇摇头:“那我只好杀了你了。”说完,我深深吸了口气。 泰格立刻眯气了眼睛,他依然很自信,抬手拿着枪,枪口对准了我,冷笑不屑道:“你怎去杀?” 我笑笑,面对着他缓缓张开手,摊开。我手里没有任何西,但是我脸上的笑容很镇定。 “小五,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泰格还想说什么,可是忽然…… 我的嘴巴张开了一点,口中忽然就喷出了一口香烟的烟雾! 在烟雾之中,一道寒芒如闪电一般射向了泰格! 泰格反应很快,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样,立刻抬手挡一下……他抬的是右手,也就是握着枪的那支手! 我身手已经搁住了泰格的手臂!此刻以泰格的身手,他弯曲有机会在我捉住他的手之前对着我开出枪的! 可是他的动作却猛的一窒!他的那条手臂忽然就软了下去……不。应该说是僵了下去! 我一手捏住了他的手腕,泰格脸色已经巨变,他张口就要喊,我却闪电一般的身手就从口中拿出一样东西,那是一团我嚼过的面包! 我捏住这团东西,身子已经扑了过去,一手把这团东西用力按在了泰格的咽喉上!我的动作很快,开心就好手打丝毫不拖泥带水!泰格被我捏住了一只手。同时他的这条手臂已经僵硬了,身子只能竭力的扭劫了一下,但是我手里的东西还是准确的按在了他的咽喉上! “咯……咯咯”他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可是嗓子里却无法发出明确的声音了! 他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盯着我。我已经顺手从他手里拿过了枪,然后贴住了他。一手就捏住了他的下巴,然后一抖腕,把他的下巴捏脱臼了。 泰格的身子已经软了,他全身开始僵硬,然后隐隐的颤抖。我扶住他,小心翼翼的让他坐下。然后顺手开心从就他好的手咽打喉上轻轻抹掉了那一层被我嚼烂的面包! 他的咽喉上,是一根泛着蓝色的半截针头! 上面还套着一个细细的管子,那是一根喝汽水用的吸管! 泰格的眼神里满是绝望!他似乎死也不信我居然就在他面前,这么轻而易举的杀了他! “这是你准备杀洪大的那枚毒针。”我扶住泰格,在他边耳低声道:“我把它分成了两截,现在全部还给你了。” 泰格眼神里满是不甘,但是任凭他身子如何抖动,却再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了。 我拿起桌上的茶水,一口喝了下去,用力漱了漱口。再吐了出来,连漱了好几口水,我才松了口气。 我一路过来,嘴巴里就藏着那枚毒针! 不同的是,一枚毒针被我分成了两半!我把毒针藏在嘴巴里。同时我买了那块面包咀嚼也是有原因的! 毒针是见血封喉!但是只要不见血就没关系,只要我不把毒液喝下去就好。 其实就和人被毒蛇咬中了,用嘴巴把毒血吸出来,其实是不会中毒的,除非嘴巴里有伤或者溃疡。 我担心把毒针在嘴巴里含时间长了,难免会有唾液混杂了毒液流到胃,所以我咀嚼了很多面包!干燥的面包吸干了我口腔里所有的口水!尽管我很口渴,但是那可以忍受。 我用一截吸管,里面小心翼翼的藏了两枚诉针。就含在舌头下面! 而且,我生怕自己会中毒,我来之前,在路上还喝了一瓶牛奶!这样的话,即使中毒了,我也有时间找医院去洗胃! 那枚毒针,上面的毒液应该是经过提炼出来地蛇毒,多半还是眼睛王蛇的蛇毒。这样的毒液,足以让人在几秒钟之内失一切知觉! 我漱口干净,心里松了口气,椅子上的泰格已经滑了下去,他的身子僵硬,不受控制,人已经滑在了地面上。 我仔细倾听了一下外面,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声音,所以没有惊动外面的马尾等人。 我叹了口气,捡起泰格的枪,然后小心翼翼的扶起了他。 我拿出了我买的斗笠,枪藏在斗签后面,然后从后面抱住了泰格的脖子,提着他,让他拦在我面前。我只是从他的脖子后面露出半个脑袋,然后我高声喊了一声:”好吧好吧!你有种就杀了我!!” 我喊得很大声,外面的马尾等人站得不算太远,应该能听见。 果然,我听见了脚步声,帘子掀开,马尾已经冲了进来,他手里拿着枪!他一进来就看见我在后面“挟持”着泰格,脸色巨变! 他不知道泰格已经完蛋了,只是看着泰格闭着眼睛,被我勒住了脖子,立刻举枪,叫道:“放开他!” 砰! 不等他继续开口,我已经先开枪了! 我的枪是藏在泰格的身后,马尾看不见,子弹穿透了我手里的斗签,又穿透了泰格的身体!射在了马尾的身上! 马尾身子一震,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眼神里露出古怪的意味…… 砰砰!! 我连开两枪,马尾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他的胸口已经飞溅出三道血花,倒地的时候已经死了,只是身子依然扭曲了几下。 我松开了泰格,然后一步就跨了出去,外面的那个脱衣舞女却没有进来,而是在枪响的第三声,尖叫了一声,掉头就跑! 我并不着急追她,只是扔掉了手里的枪,然后飞快的丢掉了斗笠。 原本子弹射穿泰格的时候,血溅了出来,可是因为有斗签挡着,并没有洒在我的身上!我身上的衣服还很干净。我立刻拿出我买的那件当地的衣服,匆忙的给自己套上,然后飞快跑了出去! 我穿过大厅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侍者,我已经听见了身后传来了一声尖叫,显然是枪声惊动了里面的人,尸体被人发现了! 我飞快的冲出了这家餐厅,后面的人只能看见我的身影是套着这件当地的土布衣服! 我穿过一片黑暗,冲到了湖边,飞快的脱掉了身上的土布衣服,扔进了河里,然后穿越几颗大树,飞快的跑进了人群繁华的小街里。 我已经看见有几个巡警冲向了那家餐厅,随后我听见有警察在吹哨子。可是我不理会这些,脚下不动声色的降低速度,等我走进人群的时候,立刻停止了跑动,假装是在夜市里漫步…… 我快步穿越了一条条小街,根据我的记忆,我很快从交错复杂的一条条小街里找到了我刚才和混血MM分手的那个地方。我已经听见了远处还剑湖的那里,餐厅方向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哼,毕竟是大城市,看来这里的警察速度还是很快的。不过也很正常,这片地区是著名的商业中心,警力显然很充沛,反应也很快。 我已经快步走到了那个凉茶摊,混血MM正一脸无聊的表情坐在那儿。 她这么一个漂亮的美女坐在这里,又带着明显的混血特征,这么一个可人儿立刻引来了周围不少男人的眼神,还有人正在试图和她搭讪。 我走过去一把拉起了她,微笑道:“好了,我们走吧。” 混血MM一惊,抬头看了我一眼,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自己走了………” 说到这里,她也听见了远处传来的警笛声音,微微皱眉着我:“你……” 我耸耸肩膀:“那里出了一点小小的治安纠纷……” 治安纠纷……哼,越南不是常有的事情嘛。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