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53章 【杀!】

第153章 【杀!】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9:39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0
赌命决斗,是黑道上一个永远也不会消失的形势。 在一个秘密地点的仓库里,这里原本是一片被改造废弃之后的渔业公司的仓库。不远处还有一个废弃的码头。这里一直以来,都约定俗成的,是被当作本地各个华人势力之中赌命决斗的场所......而有几次传统的各个堂口的红棍打手之间的切磋擂台,也是在这里举行的。 我们到达的时候,本地华埠唐人街的那些黑道老大们基本都到齐了。我跟着八爷下了车,就缓缓的走在八爷身后。今天看来各大帮会来了不少人,仓库的外面光是汽车就停了三十多辆,不过每个势力的人都一堆一堆的站在一起,很少互相掺合在一块儿......尽管本地的传统华帮之间是同一战线的,但是他们其实并不团结。 仓库比我想象的要干净很多,里面中间是一个一米多高的擂台,四方形状,长十五米宽十五米。 我对于这个面积很满意,因为我如果硬碰硬的话,反而让沙虎正中下怀。所以我应该和他游斗,擂台面积越大,对我的躲闪和战术之中的进退,很有好处。 八爷带着其他的手下坐下了,就坐在擂台的左侧,而我则跟只泰格走进了仓库边上的一条通到。 通道里是一个小的房间,我怀疑这是用废弃的冰库改造的。泰格关上了门,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金属管子,然后缓缓扭开,是一个一次性的注射器,里面有大约几毫克的液体。 “这是什么?”我皱眉。 “一种药剂。”泰格叹了口气:“这是一种止痛剂......注射之后,可以暂时让你地痛觉神经变得比平常麻痹一些。在战斗之中,让你受伤的时候不会感到太过痛苦。这种止痛剂的副作用是,如果注射量超过了限度,会让人地反应变得迟钝下来......不过你放心,我已经严格计算过了剂量。现在的剂量是最安全地,可以让你战斗的时候缓解疼痛,但同时绝对不会影响你地反应和速度。” 我微微皱眉,看着泰格。 泰格立刻道:“你不用觉得心里有什么无法接受......我告诉你,任何地搏击比赛和拳击比赛之中,所有的选手都会注射这种药剂。这已经是全世界圈里公开的秘密了......沙虎也一定会使用这种药物地!你不用觉得不公平!” “好吧。”我点点头,伸手接过了这个一次性的注射器,不过我并没有立刻使用,而是先开始更换衣服。 我脱掉了自己的外衣,然后换上了一条很宽松麻布料的裤子。又抽出两根绳子,把裤脚扎紧了。 上身我干脆就光着了。搏击的时候尽量减少身上的衣服,也是让对手没有拉扯你的机会! 我略微喝了一小口水,然后看了泰格一眼,低声说道:“泰格。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呐喊声音仿佛潮水一般的掀起,冲进了这间小小的房间里。 我就在这片嘈杂声中,走近了泰格,然后在他身边沉声道:“你应该也是练过地......你当年和沙虎交过手没有?” 我看见泰格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可是我并没有等他说话的意思,已经大步走向了门口,然后昂首挺胸从通道里走向擂台! 沙虎已经站在了擂台上!他穿着一条红色的短裤,正在扭动脖子,满脸狰狞的表情,就这么看着我翻身跳上擂台。他的眼神,好像一只嗜血的野兽! “小子,我会杀了你的!”他咧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 我冷冷看着他:“我也是。” 我们两人站在擂台的两边,都是略微活动了一下身体。沙虎毕竟是整个华埠里,连续四次传统的双花红棍,而对英雄主义的崇拜,几乎是整个人类的天性!尽管传统的华埠帮会之间并不团结,但是这却并不妨碍沙虎在那些普通的黑道分子之后的强大的威望! 沙虎只是亮了几个动作,立刻引起了一片狂热的欢呼,还有人疯狂嚣张的指着我,大吼道:“沙虎!杀了他!杀了他!撕了他!!” 无数人都在冲着我喊:“杀了他!杀了他!” 恐怕也只有在这一刻,在这种特殊的时刻,才是这些华人帮会们最团结的时候吧! 这简直是一种讽刺! 八爷领着我们的一帮兄弟,就坐在擂台下,其中有不少都是在修车场里,和我一起练拳的弟兄们。我看见西罗就坐在八爷的后面,看着我,面沉如水。 我故意缓缓走到八爷的那边,在擂台上对着八爷举了举拳头,然后看了西罗一眼,对他眨了眨眼。 西罗眼神里露出了几分狂热,他看着我,然后也缓缓抬起了拳头晃了晃。然后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随后,在几个年轻后生的搀扶下,有人拉开了擂台的绳子,然后请了一个头发有些灰白的老人走了上来。那个老人我见过,就是前天签生死契约的时候,代表华埠华帮势力来给沙虎当见证人的两个人之一。 尽管我知道他作为见证人多少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味道,但是看来毕竟是在江湖上混了一辈子的老油条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主要的是,神情里也没有前天那略显狼狈的模样了。在几个年轻后生的搀扶下上了擂台,先是站在了中间,分开了我和沙虎,然后抬起手臂,做了一个下压地动作。 顿时,场面上的嘈杂小了很多。他先是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对坐在台下的八爷抱了抱拳头,八爷面带冷漠站起来。还了一礼。 随后这个老人用略显嘶哑地声音宣布了一些传统的规矩,主要就是公布了一下双方地生死契约。那份生死契约上有我们两人的签名和手印。老人取了出来,然后展开,向西方展示了一下。又大声宣布:生死契约一签,今日赌命决斗,无论死伤如何,均有自愿!双方均不得时候追究!更不得以此为借口寻畔报仇云云...... 这些老江湖地套路,我也懒得听,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 我感觉到沙虎也和我一样不耐烦!他的眼睛毒蛇一般的盯着我! 终于,老人讲话完了之后,仓促地宣布了一声开始,就在几个手下的簇拥之中下了擂台。我和沙虎两人开始缓缓的走近了几步。 这个时候,四周狂热的呐喊才仿佛浪潮一般,再次猛然掀起来了!耳朵里充斥的大多数都是拼命为沙虎助威的呼喝,尽管西罗等兄弟也竭力呐喊。但是今天我们大圈来的人实在不如他们多,声势上就差了很多。 砰! 我侧身踢出的一腿被沙虎抬起手臂挡了一下,我的小腿迎面骨立刻碰在他地手臂上,只感觉**的!这一叫没有能给他任何杀伤,我立刻迅速的退后!沙虎眼神里满是煞气,他挨了我一叫却没有能抓到机会反击我,有些恼怒...... 我身子迅速的退后,然后脚下缓缓的侧步往右侧滑,小心翼翼的和沙虎保持了两三步距离,充分利用了擂台的宽度,和他绕着圈子。 沙虎开始的时候的确很有耐心,但是禁不起我逗了几圈,他就开始试探性的攻击了。这家伙的手练的是铁砂掌,但是我看得出来,他亮的架势,应该有点洪拳的底子。连续两个直拳都被我躲了过去,我还趁势题了他一脚,沙虎开始焦躁了...... 毕竟,在他的心里,对我是抱着必杀的决心的! 呼! 沙虎忽然一个甩鞭式,身子猛的向前窜了两步,抬起左手,手掌劈够就对我甩了下来!我立刻身子一侧躲开,他的铁砂掌几乎是贴着我的胸前打空!我趁机一个转身到了他的侧面,然后顺手就用手肘关去捣他的胸膛!沙虎立刻右臂一横,同时架开我! 我们两人的双臂碰了一下,同时都是一晃!这是我们第一次上肢碰撞,从结果上看,他的力量应该略微大我一点。我脚下立刻退后,再次保持了和他两三步的距离,小心翼翼的在他身边游去…… 我靠着游走的策略,和他纠缠了有三四分钟,沙虎开始发力了!他摸准了我的策略,看准了我是在左右游走。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减少了自己脚下的移动,但是却通过一种巧妙的路线,不动声色的,一点点的把我往一侧的角落里逼...... 几步下来,我发现自己周围可以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了!沙虎嘴角开始露出了一丝狞笑……忽然间,我看见了沙虎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色! 我身后已经是边缘的角落的木桩了!沙虎却看准了我脚下步伐的节奏,忽然就是一个直拳捣了过来!我立刻侧身,同时伸手在他打来的这拳手臂上拍了一下,把他这一拳拍得偏了,但是紧接着沙虎却一下发疯了! 右拳左拳同时狂风暴雨一般的向我打了过来!这家伙居然没有用他的铁砂掌!但是他的拳头却也硬的很!我双臂架了起来,利用手臂挡了几下,但是立刻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终于,我看准他出手的节奏,忽然一手就捉住了他的右手手腕,同时微微按住他的手背往下一压!这是我学的擒拿术里的招数,但是沙虎这个双花红棍毕竟是经验丰富,右手被制之后,忽然上身不动,然后脚下一个金鸡独立,单腿直接就踢了上来!他的腿功果然厉害!我看见那只脚踢到了面门,只能仓促的松开手。同时身子猛的往上一拔! 我身子在半空,双臂展开,仿佛大鹏一般。身子已经蹭了一下跃上了身后足足有一米五十多的木桩子!狭窄地木桩只能容纳我单足踩在上面,另外一条腿却只能略微弯曲起来。加上我身子弓着,张开双臂。却无形之中正好摆出了一个苍鹰博兔的姿势来...... 这两下攻防速度节奏很快。他打得快,我躲得疾,更加上我一跃之中显露出来的轻灵敏捷地动作,顿时让台下传来无数叫好的声音!我地那些兄弟们都是为我喝彩,而那些传统华埠的人则在继续呐喊,还有地已经开始污言秽语地破口大骂了。我们这边西罗也带着一帮兄弟和他们对骂,双方粗口不断,只是隔得老远的叫骂不止。幸好还有各家的当家人镇着场子,否则地话恐怕早就打成一片了! 台下的嘈杂混乱并没有干扰我的心神!事实上,沙虎也和我一样!我不得不说,沙虎的确很厉害!他可以说是我正面遇到交过手的最厉害的对手了! 我立在木桩上,也不过只有两秒钟的时间。沙虎只是略微顿了一下,忽然就抬起双拳来,一个双龙戏珠,一左一右朝我打了过来! 我立刻脚下一跳,一个跟头从他头顶跃了过去,人在半空之中,到了沙虎的身后,立刻顺势倒腿朝他后心踩了下去,这个时候,沙虎惊人的腰部力量完全展现无疑了!他居然生生地把打出去的双拳收了回来!看来原本就是虚晃一枪,然后同时的,他的腰部一拧,部就在这片刻之中,有良好的腰部力量基础,居然硬生生的扭过身来!同时左手一甩,一个大劈挂,挥起手掌就迎着我的脚踝打了过来! 铁砂掌!以沙虎的铁砂掌的力量,这一掌如果让他打实了打在我的脚踝上,那么我的这只脚就算彻底废了!我立刻腿上加劲猛的一弯膝盖!我的脚背立刻弓了起来,然后同时左右两腿摆动起来,仿佛踩水一般,双足连环踢了出去...... 砰砰砰砰...... 我的足尖在沙虎的手臂上连点了四下,人则顺势落地,然后连连后退好几步站稳了...... 这四下点的好不危险!他大意掌就差点劈中了我的脚踝!为我几乎是完全见缝插针一般的躲开了他的铁砂掌!但是我最后一脚,足尖还是没能躲开,正好踢在了他的手掌之上!还好他的手臂被我连踩了三下,力道已经弱了很多,所以这掌和我的足尖正面碰了一先,也没有能伤得了我。 可是纵然如此,我落地之后,也感觉到脚下足趾隐隐做疼!只觉得整个脚掌都震得发麻了!后退了一步,感觉到这只脚有些行动不他自然,主要是脚趾的大拇指有些疼痛,似乎是刚才有些损伤,影响了我脚下的动作! 沙虎看见我皱眉,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狞笑,他晃了晃手臂,看来刚才被我连踩几下,对他也不是一点影响都没有的。 我悄悄的扭动了一下脚踝,试图缓解脚上的疼痛。沙户却忽然猛的一个箭步窜了上来!这次他右掌单掌在前,左掌虚提在后!我的目光瞬间收缩,然后脚下一个后滑步,但是他左掌一引,却又逼到了我的面前!眼看他左掌到了面前,我忽然身子往后一仰,这是一个武术里面最正宗的铁板桥的功夫。可是我躲得还是慢了点,我只感觉到一阵**辣的劲风从我面门前刮了过去!等我拧腰闪出空挡躲开的时候,就感觉到脸颊上一阵火烫的感觉...... 原来刚才我虽然躲开了,但是脸上还是被他的手掌边缘轻轻扫了一下!我感觉到半边脸都有些肿了,幸好这一下没打实了,否则的话,我掉一嘴牙不说,恐怕连眼珠子都能被打爆了! 我的脸颊高高肿了起来! 说实话,我心里有些憋闷了!我自从出道以来,和人打架还没有这么吃憋,处处躲闪防御过呢! 而现在,居然被人甩了一巴掌打了脸! 我心里勃然大怒,张口用力吐了口吐沫,瞪着眼睛看着沙虎! 靠,以为老子就打不动你么! 沙虎一击奏效,看着我脸颊肿了起来,顿时兴奋起来,扬起手掌又对着我劈了下来! 这次我脚下没动了!我只是拧腰闪开他的右手一掌。同时双腿摆了一个弓箭步,然后猛的吸气,暴喝了一声! 我的拳头攥紧了,然后提气,蹬腿,拧腰,全身的力气集中在了右拳之上,迎面就对着他捣了过去! 这是我师傅教我的唯一的一个重手绝招了!沙虎一掌打空,看我拳到,却立刻缩臂回去,一条手臂架在后面,另外左手手掌张开,掌心对外...... 我一拳打出去,正好打在了他的掌心之上,被他地手掌包住了我的拳头!我们两人都是同时一震! 下面的西罗在此刻,却猛然发出了一声欢呼! 西罗是这些人里对我地功夫套路最了解的人了,他看我地架势就知道我要出重手了!要知道,我这招重手出去,一拳能把一个沙包打暴掉的!这样地力道,打在人地身上,如果打实了,绝对能一招致胜的!所以西罗对我很有信心!而且我刚才看准了他先发一掌,躲开之后,正好有了这么间隙之中的短短地调整时间......这点老猫他们说的对,我这招的弱点就是在于出拳之前要调整......而实战的时候,稍微身手好一点的敌人,都动作很快,不可能站在原地给你时间调整好了去打他的。 刚才的这个机会也是我好不容易寻觅出来的! 砰! 这是一声实实在在的闷响!我就感觉到自己地拳头仿佛不是打在了人的手掌里,而是打在了铁壁上!震得我手骨剧痛,然后手臂都有些麻木了!沙虎神色严峻,脚下也是立刻蹭蹭退了几步!他退得极快,仿佛就是朝后弹开一样!但是却脚下稳稳的站住了!而且看他的模样,却并没有身大碍! 我心里已经沉了下去。 我的右拳骨头有些麻木疼痛,刚才的这拳已经是我全力发出来的重手了!可是居然被他架住了!铁砂掌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我随后看到,沙虎眼角的肌肉在乱跳,然后他忽然就把左手悄悄背到了身后去了!我观察到,他的手腕在隐隐颤抖! 我心里瞬间重新透亮起来! 他的铁砂掌虽然厉害,但是刚才是被动防御,所以他没使上力气,反而被我一拳打在掌心,恐怕他的手掌已经受伤了! 只是我的拳头也剧痛难当,恐怕暂时是没法再用右拳了。 我们两人都是同时悄悄的把一只手背在了身后,单手横举,对峙着...... 随后我们又试探了两次,可是形势开始渐渐对我不利......我的脚下活动开始缓慢起来,足尖拇指的疼痛影响了我的躲闪,而我的右拳也骨头有问题,恐怕刚才的那拳打完,我自己的骨节恐怕有些扭伤了。现在拳头都有些攥不紧,只能虚张着手掌,利用手臂格挡对方了。 没办法,我只能摆起恶劣反架......也就是右拳在前,左拳在后。沙虎的面色依然满是杀气。他似乎脚下的步伐更小心了,轻易根本不肯往两侧移动脚步,只是不显山路水的朝着我毕竟,逼迫我一步步的往角落里退去。我连续做了几个假动作,想引开他然后从他一侧躲闪出去,但是他却没被我欺骗,一双眼睛就这么死死盯着我,缓缓逼近! 沙虎的左右又重新张开,似乎我刚才的那一拳只是短暂时间的给他造成了一些损伤,但是铁砂掌的强悍,却让他只是略微缓了一下就恢复了过来! 我心里充满了疑惑......我自问自己那一拳绝对不轻!如果说那样的一拳,打在他的手上只能让他疼一下就缓过来...... 靠!如果沙虎的本事已经练到那种境界了,那我和他还打个屁啊! 我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再冲动,不能再冲动! 我连续几个侧踢都被他闪开了,我最后一个右侧踢,沙虎却忽然就抬起腿来,和我对了一下腿!砰的一下,我们两人都是晃了晃。这下我 吃亏很大,他是用小腿迎面碰在了我的小脚膝弯内侧!这一下,我立刻感到一阵剧痛。脚下一个踉跄,几乎就有些站立不稳! 我终于清醒的认识到,泰格的话一点都不假!我的实力,的确和沙虎还有不少差距!这个加拿大华埠连续四届地双花红棍,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无论是从经验、实力、眼光,和对战机的把握,他都要高我一筹! 沙虎一击得手,脸上狞笑更甚:“你还有什么本事?你地腿已经伤了,我看你还跑多快!” 我死死咬着牙齿,鼻子猛的吸气,勉强招架了几下,他地一掌扫在我的肩膀上,我顿时一痛,但是好在一个沉肩,同时脚下后退。用卸劲地法子把他地力道卸掉了,可是还是疼得不轻。 我已经被逼到了绳圈的角落了。沙虎眼神里露出了几分嗜血的味道来! “你放心,我不会一下就杀了你!”沙虎狞笑中,双拳忽然就狂风暴雨般地朝着我展开了进攻!他似乎是故意折磨我,无数拳头朝着我打来!我只能勉强的架起双臂护住自己的上半身,可是他的拳头还是不停的落在我的腰上、手臂臂上,还有的拳头干脆就打散了我防御的手臂,从双臂中打了进来,击中我的脸颊...... 我脸上已经流血了,眉骨破了一块,鲜血立刻流了我满脸,嘴角也被打破了,鼻子里还有鲜血淌了出来! 我也不是一味地防御,我也试图反击出拳,其中几拳也打在了沙虎的脸上......可是这个家伙好像是疯了!他居然根本就不躲闪防御了,我的拳头打在他的脸上,他最多侧侧头,然后转脸继续和我对打!我们就好像两只袋鼠一样,不停的挥拳头朝着对方的头部胸膛猛击......但是我吃亏在于我的拳头有伤,而且我之前挨了不少下,力气已经小了很多很多了,虽然我也打得沙虎脸上青青肿肿几块,但是他浑然不在意!似乎就是发疯了一样的蹂躏我! 他这根本是在发泄了! 很快的,我感觉自己打出去的拳头已经软绵绵无力了,我的肩膀挨了几下,这很影响我的手臂力量!同时鲜血遮挡了我的视力,我几拳甚至打空了,我身上挨了很多下......比抗击打力,我显然比沙虎差了太多! 而沙虎却甚至没有用铁砂掌打我!这么近的距离,我已经几乎战力到了最低,他如果这个时候用铁砂掌对着我的胸口来一下狠的,很快就能打死我了!可是他却偏偏不,只是用拳头在我身上猛击! 他这完全是复仇式的折磨!是折磨! 他舍不得一下就打死我!面对几乎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我,沙虎有着充足的耐心! 我终于支持不住了,双腿一软身子扑倒在了沙虎怀里,死死的抱住了他,沙虎冷笑一声,抬起膝盖...... 我就觉得小腹猛的一疼,疼的我甚至有种连肠子都纠结在一起的错觉...... 然后我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抱住了,随着沙虎一用力,我整个人被甩了出去!然后重重砸在地上! 鲜血飞溅出来,我嘴里的血喷在地上! 台下的那些人疯了!他们激动的大喊着,无数人指着我喝道: “杀了他!” “杀了他!” “沙虎,杀了他!杀了这个小子!!” “扭断他的脖子!” “扭断他的脖子...... ......” 外界的这个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已经有些失真了,我只能模模糊糊的听见一些声音,我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视力被鲜血遮挡,我努力擦了几先脸,但是鲜血依然流淌不停! 我只是能隐约看见沙虎虎一步步朝我走来,我脖子扭了一下,看见了台下...... 八爷坐在那里,面色默然,嘴巴紧紧抿着,双拳紧紧握着椅子的扶手。而在他的身后,几乎我所有的弟兄都站了起来,对着我大声呼喝着什么。他们一个个面色激动,更有的焦急万分。我看见西罗已经冲到了擂台旁,努力的用力拍打擂台的地板。可惜......他喊的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所有地声音,落入我的耳朵里,好像都变成了“嗡嗡嗡嗡”的声音了。 然后,我看见了一只脚已经出现在我眼前,这是沙虎地脚!他抬起脚,然后一脚踢在我的身上!我身子一震,有时滚了出去。 这么一震,我虽然身上剧痛,但是听觉却似乎恢复了不少。随后,我听见沙虎森然地声音传来: “小子,你原来就这点本事么?哼!你不是用刀子割断了我弟弟的喉咙么?我今天也会亲手割断你地喉咙......不,我会用刀子挑断你地手筋脚筋!然后再割断你的吼咙!!” 我躺在地上,就这么看着沙虎居高临下对着我狞笑,身子却没有动弹。 沙虎招呼了一声,立刻的,擂台下,就有一个沙虎地人扔上来一个布包。 我这边,我看见擂台下泰格面无表情,他也缓缓的扔上来一个布包,就丢在我身边。 这是决斗到了最后,必然的规矩。 当一方已经处于优势的时候,他可以选择任何的方式来杀死对手!也有使用武器的权利! 当然,这武器是事先准备好的,只能是冷兵器,枪是肯定不行的。 而且,作为劣势的一方,也会给你一件武器,这算是做到“公平”--不管你这时候还有没有力气,或者有没有可能拿起武器反抗了。 事实上,双方都会事先准备好一件武器,由双方地人站在场边,等着最后的时刻,才能拿出来使用。 沙虎已经解开了布袋,然后从里面飞快的掏出了一把刀来。 这是一把开山刀!刀锋明显是刚磨砺的!发出森然的寒光,他我着刀,虚劈了两先,看着我,仿佛看着一个待宰的羔羊...... 而我,也缓缓的把手伸如了布袋里,然后从里面摸出了我准备好的一样武器。 这是一件很短很细的东西,我握在手里,可是我此刻的状态,却似乎连握紧它的力气都没有了…… 台下是疯狂的嘶叫和呐喊,还有狂热的叫骂,已经开始有人大喊“杀了他!干叫大圈”这样的口号了。 更多人是整齐划一的大声吼叫着: “杀!杀!杀!杀!杀!杀!杀......” 沙虎提着开山刀,然后缓缓走到我身边,他改为双手握刀,然后双脚半丁半八的撇开,仿佛一个屠夫一样,举着刀对我比划里一下口中狞笑道:“好!下面我们先从你的左腿开始......” 刀光闪亮! 就在这刀光的一瞬间,原本躺在地上犹如一滩烂泥的我,忽然身子一个鱼跃,从地上猛的弹了起来!我就好像是一个弹簧一样几乎是直挺挺的从地上弹了起来! 沙虎原本是有机会阻挡我的......可是他的双手都握紧了刀!他没有第三只手!而他也来不及放下刀再来阻拦我了! 更要命的是,开山刀有些过长!等我已经贴近他的时候,他已经根本来不及回刀了! 有一手已经飞快的勾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借着这个力气,我整个人仿佛鱼儿一般,一下就滑到了他的身后! 我的左手了,食指和中指之间的指缝里夹着一样尖锐的东西! 就在这么一瞬间,我身子滑到沙虎的身后的时候,他没有能来得及转身,没有能躲闪,甚至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扑! 我指缝里夹着的那根东西,已经从沙虎的后脑下,后脖子上最正中的一个地方猛的扎了进去! 沙虎陡然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他庞大的身子猛的颤了一下,然后手里的刀掉落在地上,双臂努力的张开,似乎试图挣扎着往后,想拔掉那根东西......可是他的这个动作还没有做完,身子已经轰然朝前倒了下去......他这一倒地,身子已经抽搐起来!!!! 我就地一滚,然后勉强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这个简单的动作,我足足尝试了三次,才让自己站了起来! 沙虎就面朝下躺在地上,他的脖子已经流了好大一摊血,身子依然在抽搐,好象癫痫病发作一般! 这一个突然的变化,让全场原本几乎要把屋顶掀翻的尖叫呐喊,一下就被一把无形的剪刀拦腰剪断了! 几乎是瞬间,全场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我剧烈喘息,尽管身子有些发软,但是我依然走到了沙虎的身边,然后弯下腰,手指在他的后脖子上摸了一下,用力拔出了那根东西! 扑! 一股血箭立刻射了出来,溅在我的身上。我掂了掂手里的东西...... 其实,还只是一枚两寸左右长的大号铁钉而已! 沙虎还在抽搐......只是幅度已经越来越小了! 人体在后脖子的下面,也就是颈椎骨的上面,有一个中枢神经集中地方,这个地方如果被尖锐的力气重击,就会破坏人的中枢神经,让人立刻失去一些行动的能力! 很多人颈椎骨折断,如果伤了这个神经,就会造成全身瘫痪,这是一个道理。 我在和老猫老孔学习的时候,人的全身所有的致命弱点,我全部都已经烂熟于胸! 刚才的最后一击,才是我今天酝酿了很久很久的绝招! 我知道,就算给我一把大刀,我恐怕都未必能干得过他!而后脑脖子上的那一点,是我攻击的最佳点!因为一旦得手,就能让对方完全丧失所有的能力! 沙虎在地上死命的抽搐,他的脸已经侧了过来,眼睛拼命斜着,死死盯着我,目光里满是不甘,愤怒,仇恨...... 我喘了口气,随手把那枚铁钉捏在手里,然后弯下腰,手里的铁钉在他面前晃了晃,冷冷道:“你很能打,也很厉害......不过可惜,你不懂得如何杀人!” 我站了起来,这时候全场的华埠华帮的人都是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我,我看见很多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震惊。 我喘息了几下,然后用尽所有的力气,对着场下的人怒吼道:“继续喊啊!你哑巴了吗!!你们不是说要杀了我吗!喊啊!继续喊啊!” 我张开双臂,吼道:“喊啊!杀啊!!”我的眼神好像带着无限的邪恶,然后喝道:“现在你们怎么不说话了!要我杀了他吗?要不要!要不要我杀了他!!你们***倒是说话啊!!” 然后,我不理会全场目瞪口呆的人,转身走到了沙虎的身边,我跨坐在他的身后,然后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勒住,略微抬了起来...... 这时候,我看了一眼八爷,八爷依然坐在哪里,但是攥紧的拳头已经松开了,看见我朝他看了过去,八爷的下巴轻轻点了点,眼神里闪过一丝杀意。 我收回了目光,嘴巴凑到沙虎的耳边,低声说道:“我说过......我会杀了你的!” 然后,我一手按住他的脑袋,一手抓住他的下巴......然后双手用力一扭...... 喀嚓! 这个声音,在寂静环境下,响遍了全场......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