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50章 【男儿无惧!】

第150章 【男儿无惧!】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9:25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0
那天晚上,我和乔乔两人在房顶上一直坐到了天亮。天亮之后,我们两人已经背靠着背睡着了。 我们说了一个晚上的话,我甚至都忘记了我们说过什么,只记得我们抽完了我身上所有的香烟。两个人一身烟草的味道,活象两个大烟鬼。我们似乎聊起了过去,聊起了我们在南京厮混时候的那段岁月,但是乔乔很小心的,没有再提起任何关于“现在”的话题。 整整一个晚上,我们都陷入了对美好过去的回忆,我们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起我现在的现况。 直到后来,我们太疲惫了,干脆就闭目养神,结果一不留神,两人都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醒的比乔乔早,只觉得通宵坐在地板上,腰部和脊框尾骨哪里又酸又疼,这滋味实在有些不太好受。 我一动弹,也惊醒了乔乔,看着她伸懒腰的时候,身体的僵硬程度,我判断出她也同样很不好受。我们两人对视一眼,笑了一下。 “我要回去了。”我缓缓开口,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早上了,我一夜没回去,白天的时候,我的那些兄弟们会担心的。” 乔乔恩了一声:“我也要回去了,我这两天还要去一趟多伦多……唉,如果早知道能在温哥华遇到你,我就不答应李文景那个娘娘腔陪他去多伦多了。” “对了,我还没有问过你,你怎么会和李文景跑到加拿大来了?” 乔乔想了一下,叹了口气:“还是我家老爷子的问题。我和李文景那个娘娘腔私下里达成攻守同盟了。我们对彼此都没兴趣,但是为了家族里的压力,我们两人还是做做表面文章的。这次是他们家里在北美投资的一个事业,需要李文景前来参加一个社交活动……好像是他开们心家就族好准手备打把加拿大的一些产业逐步的交给李文景来打理吧,反正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这次我是跟着李文景来见他的父母,他的父母现在就在多伦多。如果昨晚没遇到你,我们应该坐今天早上的航班去多伦多的。” 乔乔用很无所谓的口吻说出这些,我却有些抱歉:“是我耽误你的行程了………如果不是我拖着你在这里坐了一今晚上,现在你应该已经飞机上了。” “没相干的。”乔乔很嚣张的摆了摆手:“见李文景的老爹老妈有什么意思?我去了也只是演戏,无趣得很啊……能遇到你,这事情可重要多了。反正李文景那个家伙,虽然有点娘娘腔。但是做事情还是很识相的,昨晚遇到了你,我们两人都跑掉了,他应该能猜到我们是赶不上今天早上的航班了……放心吧,他肯定已经调整安排了。那个家伙做事情就是很死板的。做什么都要事先全部安排好,弄得四平八稳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怀疑他就算是每天上几次厕所,都要事先计划好!” 听着乔乔一脸不屑的表情,我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我对李文景的感观不坏,甚至能感觉到他其实对我抱着几分善意的,和那个家伙的几次接触,尤其是那次赌博,都能感觉到李文景似乎很有和我拉近关系的意图。 我的手机上有一长串未接电话记录,我看了看号码。全部都是苏菲公主殿下的。我想了想,随手删掉了。并没有给她回电话的意图。 “小五,听着,我今天必须和李文景去一趟多任多,不管如何,我总要去一下应应景儿,不过我会早些回来,最快的话。我今天去明天回就是了。” 我赶紧摇手:“别啊!你这样匆忙的来回赶路。别耽误了你的事情!毕竟你还要和李文景去见他的父母。” “切!”乔乔脸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别提那两位老人家了!一提他们我就来气!要不是他们这些老家伙作祟,我和李文景也不会被乱点鸳鸯谱弄到一起!我最烦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是的老人家了,凭什么他们随便两句话,就认为可以决定我们一生的幸福?老娘想娶谁想嫁谁,关他们屁事啊!我又不是他们李家的儿媳妇,我可不需要上门去哄他们开心!我去露个脸儿,算给了他们李家面子,就不错了!” 随后乔乔拿出一张卡片:“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在加拿大期间在回国之前都会用这个号码。你随时拨打这个号码就能找到我……小子!记得给我打电话!你要是敢再玩一次消失,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她凶巴巴的单掌做了一个“切切”的姿势。 乔乔又拿着我的手机,把我的电话号码也拿去了。还问清楚了我的地址。我想了想,告诉她我住的地方是八爷的修车场,但是那个地方她最好不要去。 然后我们顺着消防梯一路攀爬了下来,下梯子的时候也是我先下的……可是问题出来了……乔乔就在我的脑袋上面,我只要一抬头,能看见她的一双长腿,还有飘飘的裙子。 老实说我真的不是故意朝上看的……完全是本能的目光,可是我的眼神已经被乔乔发觉了,乔大小姐可不跟我客气!我距离地面还有三米多,她恼羞成怒,喝道:“小五,你眼珠子往哪儿膘呢!!”说完,已经飞起一脚,直接端向了我的面门。 幸好我身手不错,人在消防梯上做了个躲闪动作,一个跟头翻了下去,稳稳落在地上。乔乔已经跟着滑了下来,立刻捏紧拳头就对着我穷追猛打。 我们嘻嘻哈哈追打了几步,已经走出了这条巷子,可是到了巷口,我愣住了。 巷子口,停着一辆黑色的桥车,李文景一身深色的正装,就站在汽车的旁边,身子懒洋洋的靠在车边,看着我和乔乔从巷子里走出来的时候,脸上带着几分平静的笑容。他还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仿佛很随意一般笑道:“我以为你们还要有半个小时才会下来。”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你……你难道早就知道我们在上面?你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就连乔乔也瞪圆了眼睛:“娘娘腔,你等了多久?不会等了一个晚上吧?” “当然没有。”李文景搭在车窗上的手指轻轻敲了车窗玻璃几下,车窗玻璃缓缓摇下,里面的一个司机赶紧推门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的一件女士的裘皮披风,缓缓走到了乔乔的身边。 “穿上吧,大小姐。加拿大的早晨,气温还是蛮低的。我可不想带着一个不停打喷嚏流鼻涕的女人一起上飞机……飞机机舱是封闭式的,如果你感冒了,很容易会传染我的。”李文景笑得很自然,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乔乔却顾不得和他发火了。只是眼神里有些古怪:“姓李的,你说老实话,你早就知道了我们在这里楼上?你在这里等了多久,不会真的等了一今晚上吧?” “当然不是。”李文景失笑,然后不慌不忙:“乔乔,毕竟你一个人跟我来加拿大,我当然要负责你的安全,否则我怎么对乔叔叔交待?昨晚你和陈阳两人跑出去的时候,我就有手下一直远远的跟着你们了。他们亲眼看见你们爬到了这座楼的楼顶……然后才通知我……我嘛,当然知道。你们老友重逢,有很多话要好好聊聊的……我这个人可是很识相的,所以就没有上去打搅你们,让你们敞开了聊好了……至于我,我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在这里等到天亮……我昨晚回到酒店里睡了一觉,然后早上起来还抽时间洗了把澡,游了会儿泳,做了一个松骨按摩。还吃了一顿中式的早餐……然后换了身新衣服才来接你了。” 李文景笑得很自信。但是他的那种自信却一点也不显得张狂,反给人一种恰如其分的内敛,还有一丝发自内心的从容不迫。 然后他看着我,再次和我握手,他的眼神很真诚--至少看上去很真诚:“陈阳,我昨晚和苏菲小姐谈了会儿,实在想不到你现在会在加拿大加入了……恩,我并不是对于大圈有什么成见,但是我一向认为。这些黑道组织还处于初级阶段。我个人很欣赏你的,对于这点,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已经表达过了。我只是觉得你是一个很不错的人,而且你的身上……似乎带着一些神奇的色彩……上帝啊,我可不会忘记那次和你赌博的经历!那天我甚至以为幸运女神简直就是你的情人了!”他很随意淡然的笑了笑,然后换了一个认真的语气,对我说道:“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的人不该留在黑道……当然,人各有志,如果您有一天想离开了,请一定记得来找我……我会在我的家族事业内给你保留一个很好的位置,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我带着深意看了李文景一眼:“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我似乎没有太多的才华能让您看重吧?” 李文景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笑道:“我奉信的理论是‘性格决定成功’,我欣赏你的性格,所以我认为你会是一个很优秀的人。至于才能……那些都可以后天培养的。但是一个人的本性好坏,才会直接影他的成就。” 乔乔站在一边,冷眼看着李文景,忽然插口道:“娘娘腔,你到打什么主意?” “乔乔,正好像我永远猜不到你的心思一样,我也不会把我的心思告诉你。”李文景笑得有些高深莫测:“我们只是在父母亲人们面前演戏而已,戏中的男女主角,在戏外可不是主角了,如果你对我了解太深,我恐怕你会爱上我的。” 乔乔没有说话,直接还了他一个中指。 “好吧,我们该走了,这样我们可以赶在下午去和我的父母一起下午茶。”李文景和我握手告别,我又和乔乔拥抱了一下。 “陈阳,记住我的话……大圈……他们这个组织未必适合你。” 乔乔上车之前,低声和我说了一句:“明天我会飞回来找你。” 他们都上了车,李文景却又摇下了车窗,笑着告诉我:“对了,我们的公主殿下现在可是怒气冲冲。你要小心了。” 随着汽车缓缓离去,我站在原地,心里有些茫然。 和乔乔的重逢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我原本以为我恐怕要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忍受内心的孤独和寂寞,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西方世界里打拼…… 或许正因为我过于孤独,内心过于憋闷。我才会和那个风骚的公主一夜风流吧。 家里的颜迪…… 唉,还是不想了。 我步行了会儿,然后拦了出租车回到八爷的修车场。我看见街头依然有一辆商务面包车停在那里……车里有两个男人,假装在看报纸的样子。 其实我这些天早就知道了,这些是警察。这段时间的那场大闹。警察已经把我们当成了重点盯防对象了。 只是加拿大的警察真的很没有创造力,他们这样的盯梢简直没有任何隐蔽性可言,连傻瓜都能看得出来吧。 我刚回到修车场,外面的几个兄弟正在给一辆汽车更换轮胎,看见我走进来,和我熟悉的几个人,都对我吹口哨,嘲弄我的一身西装革履的模样。 我看见西罗穿着工作服正在杠着一个电瓶往外走,看见我进来,他脸色有些肃然。赶紧过来拉住我:“小五,八爷可能要见你,你快进吧。” “哦?” “恩。好像出了什么大事情………今天一早,来了很多叔叔伯伯级的人,现在都在八爷那里开会……泰格已经来找过你一次了。” 我心里也是一凛。 我刚走到后面的院子,就看泰格站在八爷的办公室楼下,看着对我招了招手。 “小五,你去换件衣服。” 泰格的语气也很严肃:“然后十分钟之后。八爷要见你。” “换什么衣服?”我有些茫然。看了自己一眼,我这身还算整齐吧。 “换唐装。”泰格笑了一下:“哦,差点忘记了,你还没有唐装,我先拿一套自己的给你吧,我的衣服你应该也能穿的。” 他今天对我笑的很平和,然后领着我到了他的房间去拿了件衣服。 泰格是一直有一间房间在我们的宿舍楼里的。虽然他很少住在这里,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泰格是八爷身边最亲密的助手。他从来都跟着八爷的。他的那间房间,一向都很少住。但是泰格几乎可以算是这里的二号人物了,所以他的房间即使空着,也没有人会把它撤换掉。 他的房间大小和我跟西罗的房间完全一样。只是里面的家具稍微少了一些。打开一个旧式的衣柜,他拿出了一件黑色的唐装给我,照着我的身材比划了一下,笑道:“就穿这个吧。” 这是一件有些旧的衣服,泰格的眼神里有些感慨:“这是我当年的,我记得当年我们和华帮谈判的时候,都穿着唐装。之后就很少用了。” 我心里一动。 华帮? 穿唐装? 难道今天八爷要我穿唐装,是带着我去见华帮的人吗? 我猜的没错!换好了衣服,泰格就领着我去了八爷的办公室。 八爷的办公室平时没有人可以进去。我来这里几个月了,也只进去过两三次而已。 今天推开门进去,却看见里面的光线有些昏暗,大灯没有开。 这个办公室就在一个修车棚的楼上,一个单独的二楼房间,楼下就是修车的现场。这无疑是一个非常简陋的地方,但是好处也很多……比如…… 不怕窃听和**! 在这个大仓库一样的修车棚里,二楼的这间办公室是孤零零的一间,两旁都没有其他房间了,如果有人在外面**,根本没有藏着! 我进去之后,就看见八爷的办公室里放了一张长桌……让我有些诧异的是,这张桌子不是木头的……而是金属的……仔细看了之后,才辩认出来,这是临时把一个切割点焊的工作台搬上来用了。 而这个临时的长桌两边。已经放了不少椅子,坐着不少人。年纪有很老的,须发都花白的有,年轻的壮汉也有。有的看上去慈眉善目,有的则一脸狰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唯一的一个共同点,大家穿的都是唐装! 八爷就做在主位上,他也是一件白色的唐装,显得八爷看上去很有儒雅的感觉,他面色白皙缺了两根手指的左手,轻轻的在椅子的扶手上习惯性的一敲一敲………… 我立刻眼睛眯了起来。因为我已经把握住了八爷的一些习惯。他的这个敲手指的动作,一般只有在心里有难题需要思考的时候……或很恼火的时候,才会做出这个动作。 而现在,八爷的脸色虽然平静,但是眼神里却带着几分寒意。 “小五,你过来。”八爷淡淡的对我说了一句,他的嗓音很平和。等我站在他的身后,泰格却已经退出了房间。 “这是小五,现在是我的助手。”八爷淡淡道:“越南的事情,会派他去。所以今天咱们谈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让他也来听一听。” 我察觉到,在座的这些人里,大多数看着我的眼神里,都露出了几分不屑。大概是我的年纪太年轻了吧,这些年老的家伙们都有些不以为然。 “小五,你先给各位叔叔伯伯见礼吧。”八爷淡淡道:“在座地各位,都是温哥华华埠的华帮的各位当家人和首领。” 我没说话。以后辈的身份向在座的所有人见了礼。 这些人都是华帮。也就是之前一段时间还和我们打的你死我活的那些华帮……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杀死的那个沙蛇,原本也应该是这些人其中的一员吧。 “事情咱们也谈得差不多了。大家都是同宗同祖地炎黄子孙,我们这么打来打去的,让那些鬼佬看笑话,实在有些不象话。”八爷悠悠叹了口气,然后捧起了面前的一个茶盅,微微抿了一口。润了润嗓子,笑道:“不过现在大家能坐下来谈,我觉得很好。咱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做‘以和为贵’。今年的形势,大家都了解了。地狱天使现在是没有货源,不得不找人合作……我知道,各位都是行家了,货源咱们都有,但是地狱天使合作的对象就只能有一个!既然大家能统一意见了,我们就合力把越南人他们先赶出局!咱们中国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大圈出面和地狱天使交易,得到多少好处,我们让出三成来给各位同道喝茶!同时,金三角那里,大家有什么好的货源,都别藏着腋着了,一起拿出来,有钱大家赚!” …… ………… 我在八爷身后,只是站着不说话,听这些人谈来谈去--说实话,以我的地位,也只有在一边听的份儿,这里没有我说话的位置。 我渐渐的也明白了……八爷是要和这些本地的传统华帮谈和了!今天是约了他们来讲数。 本地的这些华帮,前段时间和我们打了那么多场,他们也死了不少人,闹得鸡飞狗跳的……现在多半也疲了。 而且,他们的帮会虽然多,人马也多……但是远远不如我们大圈团结!闹了一段时间,谁也不愿意多承受损夫,一旦遇到事情,大家都想办法躲……也是这样的局面,才使得他们一直干不过我们大圈。 八爷的策略很简单了,先和华帮讲和,然后大家一起联手把越南人赶出局去。 这次华帮和越南人合作,没得到什么好处,心怀怨愤的人很多,正好给了我们拉拢的机会…… 虽然我们大圈一向是不怎么待见这些本地本地的传统华帮的,但是一现书在天和空地手狱打天使的合作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的纠纷,就会牵扯我们的后腿!八爷的策略是,在一定限度内,我们可以让出一点利益给本地的华帮来,地狱天使的这块蛋糕很大。不妨分出一点来给他们。换取一个短时间内的和平。 对八爷来说,和地狱天使的合作,是大圈向主流靠拢,也是转型的最大的机会! 在这个大前提之下,一些小的让步,是可以接受的。 会议很顺利。 我恶意的猜测,大概是这些家伙这段时间被我们打怕了!现在才变得这么好说话吧。 但是我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一个帮会的头目,似乎一直在言语里和八爷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八爷眼神里的怒火,大半都是来源于此了。 “事情基本都是如此了。咱们大家穿的都是唐装,都是炎黄子孙。今后放下刀枪就是一家人了。这块蛋糕,咱们一起分了他。一起赚钱,也远远好过打来打去,杀来杀去!”八爷的手指在桌面上重重一顿:“我的话说完了,各位同道,没什么意见么?” 沉默了会儿,大部分年纪老些的,都没说话。 “八爷。”那个一直和八爷有些针锋相对家伙开口了。 这是一个身材粗壮的家伙,脖子很粗,肩膀很宽。身上的那套唐装,好像是紧紧绑在身上一样。头发很短。一张脸孔是四方的,但是下巴微微抬着,似乎为人有些桀骜……而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神里总带着几分仇恨的目光看着八爷。 我注意到的是,他的鼻梁是塌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的鼻梁骨做手术抽掉了! 我还注意到他的手。 他的手就放在桌上,手掌很大,很厚!指节很粗。手指却很短。更重要的是。他的中指食指还有无名指,都比一般人要短上很多……很且,似乎都是一边齐的长度…… 从他手上的硬硬的茧子,我看出,这家伙练过武!而且练的是真功夫! “……八爷。”他冷冷开口:“您一张口,说打就打,说谈就谈。可是前面我们那些弟兄们的血,就全部白流了?” 八爷冷冷看着他,淡淡道:“是。就当白流了。” 这人一下就站了起来!手掌在桌面上啪的一拍!金属的点焊工作台被他拍的整个颤了一下!我心里一凛,这人的手上力气不小! “白流了可不行!”他咧开嘴,面色狰狞,然后环视一周道:“在场的都是我的叔叔伯伯辈的!按理说,这是条发财的路,我也不该挡大家的财路!但是大圈之前干掉了我们那么多人………现在说要谈,我们就要坐下陪他们谈……那我们的脸往哪里放!”他咬牙,恨恨道:“好!就算各位叔叔伯伯,你们忍了,可是我忍不了,我的兄弟被人在女人的家里干掉了!喉管被割断了!老子就这么一个好兄弟,现在要我拍拍**,就当自己兄弟白死了,可没这么简单!” 我听了这话,心里一动…… 喉管割断…… 我眯起了眼睛,暗中在这人的脸上身上仔细打量了会儿。 八爷冷冷看着他,缓缓道:“双方都有死伤,不仅你的兄弟是难道我们的兄弟就不是人了?今天坐下来是谈生意的,如果沙先生要报仇的事情,我们大圈接着就是了!” 这个家伙故意哈哈大笑几声,狠狠看着八爷:“姓方的,你不要挑事!我不是想断大家的财路!但是你们大圈未免做事情太欺负人了!打也是你们打的,谈也是你们谈的,好处也是大半让你们占的……把我们放在哪里了!” 八爷这次没怒,淡淡的笑了两声:“沙先生,到底是想怎么样呢?你想要什么?” “我弟弟的命!”这个姓沙的双眉倒竖,满脸杀气,死死盯着八爷:“我不要别的!我就要你们还我弟弟沙蛇的命!是谁杀了我弟弟我就要他的命!其他的,你们的财路我不管!该我的那一份,我也不要,全送出来,就当给各位喝茶了!但是那个杀我弟弟的混蛋,他的命,我要了!” 沙蛇!! 我眼角肌肉一跳。他果然是沙蛇的兄弟…… 八爷笑了笑,他的笑容里也带着寒意:“姓沙的,你当我方八指什么人?你一句,就要我把自己的兄弟送上来让你杀?你未免也太幼稚了吧。” “那老子就和他打一场!赌命!如果我点背,被他杀了我也认了!大家赌命打一场,生死各安天命!”他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别告诉我你们大圈都是孬种。” 八爷眼叫的肌肉在跳动,我知道八爷是真的火了。 我立刻伸手在八爷的肩膀上轻轻按了一下,然后缓缓走上前一步,带着挑衅的目光看着这个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小子,老子叫沙虎!你他妈哪儿钻出来的?老子的名头都没听说过?” 我点点头,只是死死盯着他:“好!沙虎,我和你打一场!生死各安天命!” “你?小白脸,你凭什么和我打?”沙虎带着嘲弄的目光看着我。 “凭什么?”我握拳,竖起一根大拇指,指着自己,抬着下巴看着他,冷冷道:“就凭我一刀割掉了沙蛇的喉咙!”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