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49章 【很难!真的很难!】

第149章 【很难!真的很难!】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9:21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50
我开始诉说,把我从南京一路逃亡到广州,然后从广州再逃亡出过,在海上偷渡,九死一生,遇到小凤,在偷渡船上遭遇贩卖奴隶一样的待遇,然后海上漂泊,和饥渴,气候,和大海搏斗的经过,一点一点的诉说给乔乔听。 我憋了太久了! 真的憋了太久了! 开始的时候,我还只是用低沉缓慢,甚至有些平静的口吻诉说,但是到了后来,我的语速开始加快,脸色变得阴郁,然后心中的那些怨愤,那些无奈,那些挣扎……这一切一切的情绪,一股脑儿全部的喷发了出来。 我的情绪也被自己的诉说感染了……我忽而激动,忽而愤怒,忽然伤威……等我说到我杀人的时候……我的语气明显变得冷漠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掏出了香烟,但是想到了的,在温哥华的大街上是不可以吸烟的,我又把香烟收了起来。 本能的,我觉得有些难受!! “乔乔……我觉得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我轻轻笑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有些伤感,其实内心在挣扎:“我现在为了自己,可以对两个完全和我不相干的人下刀子……杀人!这是杀人!你明白吗?我真的下手了!而且我当时的心很平静!当那个人在我的刀子下挣扎,躺在地上一下一下扭曲抽搐的时候,我甚至心里一点心理波动都没有……可是回去之后,我却吐了很久……” 面对乔乔,面对这个我最好的朋友,我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觉得的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 乔乔没说话,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等我完了这些,她沉默了会儿。忽然开口对我说:“脱衣服。” “恩?” “脱下你的衣服,让我看看你的伤疤。” 我看了乔乔一眼,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笃定,还有那一丝不容置疑。我犹豫了一下,开始动手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 我的胸口,肩膀。手臂上,那些刀疤已经愈合很久的,大多都是医生缝合的,一道一道,有些触目惊心!乔乔眼晴眯了起来,盯着我的身上足足看了有一分钟,她似乎有些失神,缓缓伸出手来,在我肩膀上的一道刀疤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这是我肩肿骨上的一道刀疤,这一刀差点就把我废了!医生说。如果这刀再砍深一点,往左边再侧一点点,我的这条手臂就废了。 从这点看来,我的元气还真的不错。 乔乔眼角似乎在跳动,她的手指从我的肩膀的刀疤一路抚摸下来,然后转到了我的身后。 我的后背是一些弹孔。那些都是在广州的时候,被那一枪散弹枪才打中的。幸好那只是土制的土枪,打出来的是铁砂,否则的话,我也早死了。 乔乔眼晴里有水光在晃动,她侧过脸去,悄悄的抹去了眼泪,飞快的对我笑了一下。她笑得很平静,然后用轻轻的语气问我:“小五,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为什么一直不和我们联系?” 我想了想,苦笑道:“联系了有什么用处?我现在还是我么?我已经不是那个陈阳了。不是那个小五了!我现在是一个混蛋,一个真正台黑道分子……是一个杀人犯!” 啪!! 完全没有征兆的!一个耳光毫不留情就打在我的脸上!乔乔扬起的手还没有来及放下,用恶狠狠的眼光看着我:“我他妈真想抽你!” 我无语,看着乔大小姐。 “如果……”乔乔深深吸了口气:“如果我,或者阿泽,或者木头……如果有一天,我们也遇到了这样的绝境……我们杀人放火,亡命天涯……到了那个时候。你还会不会继续把我们当成朋友?” “会!当然会。” 乔乔看着我:“那就行了!所以你刚才的那些话,如果你敢再说一遍……我照样大嘴巴抽你!你信不信!” 我揉了揉脸颊,还好,乔大小姐手下留情了,这一下没有真用力,只是脸颊上有些火辣辣的感觉而已。 我们两人站累了,而我敞着衣服,两旁偶尔来往过的行人已经忍不住投来好奇的目光了,我想了想,拉着乔乔走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子里。 然后找到了一栋不高的楼房旁的一个消防梯,消防梯直通顶楼,不过有些生锈,其中两层锁起来了,不过对于我这种身手的人来形同虚设。我轻送的就攀爬了过去,然后拉着乔乔跳了上去。 这是一栋三层楼的建筑,我们两人轻松的到了楼顶的天台。这里很安静,四处都是一片寂静,环境有些黑,地上也是很多灰尘。 我把自己的西装铺在了地扳上,然后和乔乔并排坐了下来。 不得不说,温哥华作为一个海滨城市,夜晚的天空还是很美丽的。没有国内的那些大城市里的遮天蔽日的粉尘,天空也不是灰蒙蒙的。 我们背靠着背,看着天空,都在沉默好一会儿,乔乔开口:“可是,你为什么连颜迪她们都不联系呢?” 我身子颤抖了一下。 颜迪……颜迪…… 这几乎是我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地方了。 “你知道不知道,那些说你已经死了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我们几个都小心翼翼的瞒着颜迪,丝毫不敢告诉她一点半点。可是这样没有消息的情况,却更加折磨人!那个女孩开始每天都哭,后来不哭了,但是……自从你走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笑过一次……一次都没有。” “她……她怎么样?”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心也在颤抖。 乔乔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先叹了口气。她的这声叹息里,似乎蕴含了很多意味在里面。 “不止颜迪,还有你的那位女老板。方楠。”乔乔缓缓道:“她的背景不简单……基本上,我们得到的消息,她也能得到。想必她也得到了关于你死亡的消息了去,在医院里躺了一整天。……你知道吗?我听说,她好像哭晕了过去,在医院了躺了一整天,然后……我就把颜迪带回去了,现在颜迪和我们在一起,颜开迪心现就在好就手住打在我家里。和我住在一起。我不想形容她现在的模样……只是……你见过鲜花枯萎吗?她现在就是那样的!如果不是还坚持着等着你的消息……恐怕她也早就支持不住了。” 我心里又是狠狠的一揪。 “你为什么不和她们联系?至少打一个电话,报一下平安也好啊!” 我沉默了。 这里是楼顶,周围没有人。我终于可以掏出香烟来,用略微有些颤抖的手给自己点燃了一支,刚刚吸了一口,乔乔就从我的嘴巴把香烟拿走了,插进了自己的嘴里。 我苦笑了一下,重新给自己点燃了一支。 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我知道,这并不是烟草的缘故。 是啊,我为什么不和颜迪。不和方楠联系呢?我为什么连一个电话,一个平安的信息都不发回去呢? 为什么? 因为…… 因为我是一个混蛋! 是的,因为我是一个混蛋!混蛋!! 这些天……或者说这些日子,一直以来,这个问题是我心里的一个禁忌!我甚至一次次的强迫自己,不允许自己朝着这方面去想……因为每想一次。我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很混蛋! 我几乎是不停的吸完了一支香烟,烟头在我的猛吸之下,一亮一亮的,好像火星一般。 终于,指尖的香烟燃烧到了尽头。 “我又能怎么办呢?”我苦笑了一声,感觉到脸上的肌肉都有些僵硬了。 我扭过头去,看着乔乔近在几尺的眼睛:“乔乔,我现在的情况很特殊……” 然后。我开始自言自语一般的诉说: “我现在身上背负的压力太大了……我不能回去,一旦我回去,只有两条路,第一。我身份不曝光,但是欢哥会杀我。第二,我的身份曝光,那些人知道我没死,他们也会要杀我……我不能回去!至少现在不行! 是的,我心里有恨!有不甘!有怨恨!我下定了决心,有一天我回去!我要亲手拿回我的一切!这是我早就下定的决心! 可是……那需要多久? 我现在在这里,没有根基。没有背景!我只能靠着我自己的一条命去拼!去闯!我要等到多少年之后,才能混得出人头地!才能混到一定的地位,才能昂首挺胸的回到国内? 三年?五年?八年?十年? 谁都不知道!而且,谁能保证,在这样的刀口上舔血的日子里,能够安全的活下去,活到我成功的那一天? 说不定,某一天的早上,我就会被人用枪打死在街头! 我己经是上了这条路了……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 那么,我应该让颜迪……好吧,还有方楠! 我应该让她们怎么办? 我能厚颜无耻的对她们说:你们等我吧!等我回来!最多十年八年之后,我一定回来--如果我到时候我还活着,并且出人头地之后! 可能吗? 一个女人的青春,一个女人的宝贵年华有多久?有几年??而我呢!我现在是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 我能厚颜无耻的对着两个爱我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提出这样的要求吗????” 乔乔在叹息,她看着我,眼晴里目光闪亮:“那么……你是……” “不!”我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我立刻否认了:“可是我也没有那么高尚……事实上,我甚至为自己的卑鄙,为自己的懦弱而感到可悲……我甚至鄙视我自己!” 是的……如果我是一个高尚的人,我是一个无私的人。那么我应该打电话告诉她们……就像很多电影电视,很多故事里描述的那样,告诉她们不要等我了,自己找个好人家嫁掉吧!别在为了我这么一个亡命天涯的杀人犯而浪费青春了,自己寻找新的幸福吧……如果我真的高尚,真的无私的话,我会大公元私的告诉她们,让她们忘记我! 可是…… 我做不到! 我真的做不到! 我爱颜迪……甚至我发觉自己对方楠也并非无情! 越发是在我陷入绝境的时候,我对家人,对她们的思念就越发强烈!有的时候,那种强烈,那种渴望,甚至折磨得我痛不欲生! 我不是一个高尚的人! 如果要我像那些电影故事里的男主角那样,让她们忘记我,另外找新的幸福……那样的事情,那样的话。我说不出来! 坦率的说,我舍不得! 我无法面对那样的情况!! 让我自己亲手把自己最爱的女人,推到别人的怀抱里??那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我很矛盾!! 一方面,我知道,我现在这样亡命天涯的状态。未来遥遥无期,让她们这么等候下去,为我浪费青春,这是对她们很不公平的! 可是另外一方面……我真的很自私!我深爱我的女人,我真的无法做出那种亲口让她们离开我的事情……我说不出那样的话!我贪恋每一分来自她们给我的爱情,给我的温暖…… 我…… 真的不是个好人! 我已经是一个行走在边缘的人了……现在,心里的这一份爱情,几乎是我内心之中。仅存的为数不多的一点点的人性,一点点对生活的希望…… 这样的情况的下,你让我如何“高尚”得起来!你让我如何能主动的,“无私”的。让自己主动放手,放弃掉这一点点希望? 我不是圣人。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没有那么高尚,没有那么无私……我甚至些自私……但是我却真的舍不得! 这是我一只以心里的矛盾。 我真的无法逼迫自己现在就做出决定! 这样的情况下,我不是不想和她们联系……而是……不敢! 是的,你让我和她们联系,然后和她们说什么?怎么说? 告诉她们。让她们等我?可是我能让两个爱我的女人为我这样的做出牺牲吗? 告诉她们,让她们放弃我,别等我了……可是,那样的话,等于让我主动的放弃掉我心中的最后一点生活的希望…… 我该怎么做?我又能怎么做? 我苦笑看着乔乔,我感觉自己的眼神里已经隐藏不住痛苦了。 “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往左?还是往右?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这个电话,我一直没法打。” 乔乔深深吸了口气,她盯着我看了会儿,然后缓缓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很难,真的很难。” 有些人或许会说我自私,说我太卑鄙。 但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我这样的遭遇!因为他们没有遭遇到绝境! 人在绝境之中,在真正的绝境之中……在举目无亲,在近乎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你还能若无其事的,很崇高,很高尚,或者说是很伟大的……告诉你最珍爱的亲人,告诉她们别等我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真正的在绝境之中的人,即使是抓住了一点点希望--哪怕只是很飘渺的一点点希望,都会本能的紧紧撰住不放! 这己经不是自私不自私的问题了……而是人的天性,本性! 这个问题……很难。 真的很难……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