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38章 【杀人培训班】(上)

第138章 【杀人培训班】(上)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7:53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48
“我会每隔几天过来一次,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打这个电话给我。” 下车之后,八爷的那个手下交给我一个手机,里面存了一个号码。然后他转身上了车,飞快的开车离去。 我看着身边的那两个男人,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这里是一个农场,我分不清楚方向,只知道这里距离温哥华应该很远了,因为汽车开了大半天,从早上开到下午。周围的环境看来,这里远离城市,应该是乡下了。 气温有些低,我感觉风吹到身上有些凉意。旁边的那两个中年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两人一路都在睡觉,似乎很困倦的样子,现在下了车,也都站在那里打哈欠。 面前的农场应该蛮打的,周围的篱墙很矮,只能勉强阻止人的进入,不过外面插了一个木桩,上面挂了个木板,用油漆写了一行字,有中文也有英文,甚至还有法文。 内容是:私人领地,闯入者后果自负! 我知道这是一条警告,在北美,这里是资本主义世界,资本主义世界宪法的第一条就是: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在这里,任何人都不能闯入别人的私人地盘,就算你是警察,如果你没有合法的手续,就想闯进别人家里,主人甚至可以对你开枪,而且不用负法律责任! 这片农场有些荒芜,因为气候的原因,加拿大的整个地理位置北纬偏北,气候越往北就越冷,我感觉脚下的土践踏上去有些**的感觉。 身旁的两个中年人,都看了我一眼,然后提起了各自脚下的包,懒洋洋的背在身后,朝着农场里走去。 顺便说一下。我来到这里的任务,就是和这两个中年人暂时在这个农场住上一段时间! 我的工作内容,就是……“照顾”他们。 所谓的照顾,意思很明确,我将负责做饭,清洁卫生,还有农场里必须的一些活儿。说的简单一些,我暂时要充当这两个中年男人的“勤务兵”! 八爷开始交待给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差点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等我确认了之后,才明白八爷没有开玩笑……他居然让我过来给这两个家伙当“勤务兵”! 这也算是“给我机会”?? 不过随后八爷冷冷地告诉我,如果我不愿意,他可以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当时他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一样。 我当然不是白痴,立刻明白了。跟着这两个人身边,显然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事情。 …… 农场的大门没锁,事实上这个大门没有锁的必要,反正任何一个成年男子,都可以从篱墙上翻过去。大门形同虚设。 至于里面,我能看得出来,这里原本应该是有一片牧场,因为我看见了有一片木栏,应该是圈养牲畜用的,不过现在是空的。闲置了。 这是一个很荒芜的地方,周围远处是一排山丘,不高,但是很绵长,最近地公路距离我们有大约两公里,要出门顺着小路跑出去才能看见,农场的里面有一片小木屋……谢天谢地。这里至少有电灯! 我感觉自己好像是走进了西部电影了,旁边有一排马槽,还有一条废弃的水渠,我甚至看见了一口水井,那是用人工管道打入地表下层的取水井,井口只有大约一个脸盆那么大小,一旁有压水装置,只要按动把手几下。就能取出水来。 这排木屋看上去很老了,但是很结实,大门锁着,不过八爷的手下已经给了我钥匙。 我既然身为勤务兵,自然有了勤务兵的觉悟,抢先走到了前面打开门。 进去之后,立刻迎面就是一股腐朽发霉的味道,看来这地方很久没有人居住了,地上和桌上的一层灰,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两个中年人神情很平静,他们一先一后的走进了房间,随后把包扔在了地上,然后拖过椅子,拿起挂在墙壁上地一条脏兮兮的布拍了拍,就靠了上去。 “先弄点吃的吧。” 这是见面以来他们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还是那个看上去和善一点的,脸上带着笑的人说的。 我没做多的表示,走出了木屋,旁边有一个地窖,就修建在木屋左侧,拉开地面上的拉门,灰尘呛得我咳嗽了一阵子,然后我站在外面等了会儿,等空气流动了会儿,才随手拿起了挂在地窖拉门上的一个电筒走了下去。 罐头……罐头……罐头……还是罐头! 地窖里放了各种各样的罐头,沙丁鱼,金枪鱼,吞拿鱼,大马哈鱼…… 妈的,全是鱼! 我可以理解,毕竟这里是加拿大西海岸不远,渔业发达,不过看着满眼都是鱼,也实在让人有些无奈。我抱了一些上来,然后走到旁边的厨房里,生火。 这一天,我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农夫,标准的山村里的农夫! 我甚至要砍了几块柴火来生活!然后提着木桶在取水井打水,烧热…… 我忙前忙后,打扫卫生,抹去房间里地灰尘,烧了热水,我们三人稍微洗了脸,然后把木屋收拾出了三个房间来。 最后我们三个人围在桌前,就着开水吃了罐头,这就算把晚餐对付过去了。 我试图和两人交谈,但是他们神色冷漠,并没有说话的兴趣。 这两个人很奇怪,他们的神情,眼神,都充满了一种奇怪的味道。那是一种对一切东西的漠视……这样的气质,我这辈子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欢哥身边的金河! 我还发现,他们的手掌很厚实。指节粗大。手掌上老茧很厚,很有力。不过我只打量了他们一会儿,立刻就被他们发觉了,随后冷冷的目光朝我射了过来,我立刻收回了自己地目光。 老实说。和这两个人待在一起,我觉得气闷无比!他们不说话,使得我也无话可说……我总不能自言自语吧? 我并不是不能受委屈的人。也不是不愿意当勤务兵……当年好歹我也是在夜总会里端过盘子的,干活儿我不怕,但是和这么两个闷蛋混在一起,实在是有些郁闷。 吃完了东西,他们立刻把面前的空罐头一扔,然后同时站了起来。这次是那个不爱笑的家伙说话了。 “晚了,休息吧。” 这是我今天听他们说的第二句话。说完这句,他们就各自回了自己地房间休息去了。 我愣在这里,忽然心里有些窝火。 这叫他妈什么事!我对自己恨恨说道,你还不明白么?你来到这里,就是被人呼来喝去的! …… 第二天一早--应该是一早吧,我还在睡觉,身上的毛毯是木屋里的,有一股子霉味,我睡得很不习惯。昨晚已经暗下了决心,今天白天一定要把这些毛毯都洗一遍,不然的话,我恐怕会被这种味道熏死! 可是我迷迷糊糊之中,却忽然赶到身上一阵寒意!心里一动,猛的一个挺身从床上翻了起来,就看见我床边上,那个总是脸上挂着冷冷笑容的闷蛋盯着我。 “嗯,还算机警。”他冷冷道:“不过,我已经在你身边站了一分钟了,这一分钟里,如果我是敌人,你已经死了一百次了!” 说完,他转身出门,临走留下一句话:“给你五分钟准备。我在外面等你。” 我身上阵阵寒意,只觉得后背上有一层冷汗。飞快的起身穿了衣服,冲出房间。 天色才刚亮一点,太阳都还没起来,只能看见地平线上有一片鱼肚白。两位闷蛋先生都已经在外面了,穿戴整齐,那位很酷地闷蛋搬了把椅子懒洋洋的坐在那儿,手里**着一个长条的金属状物品,我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把三棱军刺! 那位喊我起床的,冷笑男,则抱着膀子站在了一旁。 木屋的一侧,有一棵大树,树干已经趋于枯萎了。随后他示意让我到地窖里去,搬一个沙袋上来。 那是一个和八爷的健身房里一样的沙袋,皮革外层。我在他的支使下把沙袋挂在了树上,调整了一下高度。 “你听着,小子。”冷笑男看着我,语气很冷,甚至有些不友好:“我不知道你和方老八是什么关系。我们兄弟两人原本是在这里躲上几天,就准备要上船离开这里的,但是他让我们留下来教教你。看在他的面子上我们答应了。你这个人怎么样,我现在还没看出来,不过方老八说你功夫不错,还说你能一拳打暴沙袋。嘿嘿!年轻人,倒是有点底子,现在我试试你,你把你地功夫亮给我看看吧。” 他指着沙包:“你打给我看看,用你全力打。” “好!”我没废话,稍微活动了一下,走到沙包旁,亮了一个驾驶,匀了匀气…… 砰! 几秒钟之后,我用师父教的杀招,和在八爷的健身房里那次一样,一拳砸在了沙包的皮革上,皮革应声暴掉了。 我收回拳头,满意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沙包,然后又瞧了冷笑男一眼,眼神里略微含了几分隐隐的针对他地味道。 可是他却笑了,眼神里有些失望。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