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34章 【杀阵】

第134章 【杀阵】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7:17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48
温哥华海斯丁街。 我身上穿着威克船长给我的那套衣服,这是一套棉质外套,深色。尺寸略微有些偏大,不过我双手插在口袋里,也不太显眼,身后的背包很休闲。 从外观上来,我和街上的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区别。我一路过来看见两名警察,不过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他们的目光只是在我周围扫过去,连一秒钟都没有停留在我身上。 我知道自己已经距离成功不远了。 那辆货车只把我送到了温哥华市的一家渔业公司路口,我向司机询问了海斯丁街的方向,然后我走了近一个半小时终于到达。 我没有坐出租车,因为我不会英语,我怕露馅。在北美,无论是美国或者加拿大,国民的法律意识比我们国内都强烈很多,人们一旦有什么疑问,都会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 而我,走了近两个小时之后,看着海斯丁街的路标,终于笑着松了口气。 说起来可笑,就连“海斯丁”这一个单词,我都不认得纯粹是靠着半蒙半猜才弄清楚的。 温哥华,海斯丁街一百零七号B1。 这是我临走之前,胖子给我的地址! 其实刚才在来的路上,也是胖子留给我的号码。我在路边的电话亭里打了电话,可惜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我只能自己一路找过来。看来我运气不错。 对照了一下地址,没错。 眼前是一家洗车行,一栋不高的两层楼房,整条街的建物风格都差不多,路面也并不宽阔。街上车辆和行人都寥寥。 我很怀疑,洗车行开在这种地段,生意怎么能好? 洗车行的门大开。我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可是没有人回答我。里面连一个店员都没有。 车行里有两辆汽车,一个电动洗车的流水设备正在运转,发出轰鸣声。 我稍微紧了紧身后的背包,然后走了进去,又大声喊了句:“有人么?” 除了洗车设备的声音,没有人回答我。 我看见墙角有几把喷水栓,都是一些洗车地设备和工具。可是却没有一个店员在工作,这让我多少有些纳闷。 走到里面,有一个通往楼上的楼梯。我站在楼下喊了一声。然后迟疑了一下,迈步上楼。 刚走到楼梯的转弯口,忽然上面传来了一阵强烈的音乐。 仿佛是忽然有人打开了音响,强烈劲爆的音乐传来,把我吓了一跳。 楼上是一个长长的走廊,有几个房间,门都是开着的。可是却没有什么人。我刚上楼梯,才探出半个头来,就听见耳边“轰“的一声! 这几天的太多经历,让我立刻辨认出这是枪声! 我赶紧缩头身子扑倒,随后就听见耳边传来木头破裂的声音,楼梯边上栏杆被一枪轰碎了,木屑纷飞。有些飞溅到了的脸上和脖子上。 我扑倒在地上,忍不住骂了一句“操!” 接下来,就好像我看过的枪战电影一样。耳边乒乒乓乓枪声大作,我趴在地上,就看见开心两就旁好的手房打间里同时窜出几个人来,借着两侧走廊房间的掩护,几个穿着各异的人举着手枪同时朝着走廊尽……也就是我身边左侧的地方一阵猛烈地射击。 我趴在地上,就听见耳旁子弹呼啸,枪声如雨,乒乒乓乓一阵子,密集得仿佛炒豆一般!玻璃碎裂的声音,木料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 终于一阵猛烈的射击之后,短暂的恢复了平静,整个二楼依然回荡着那强烈劲爆的音乐! 我呆住了,完全蒙了! 我按照胖子提供的地址而来,却没想到上来就遇到这种事情! 我就好像是忽然闯进了一个战场。左边方边都有人在互相对射,而可笑的是,我所在的位置,恰好是两边人的正中间! 从我趴身的地方,角度正好能看见右边的那些躲在房间门后面的人,一共有三四个人,而我的左边,则似乎只有一个人……我是从枪弹的轰击上看出来的。 两边安静了会儿,我听见那几个人大声听骂了几句,他们说的不是英文!也不是中文! 不过,我从这几个人的身材还有他们的肤色,再加上我前在海上的遭遇,立刻判断出来,他们说的是越南语! 而另外的一侧,一个仓老的声音立刻叫骂道:“**你们所有人的娘!越南佬不得好死,想要老子的命,过来拿啊!” 声音很浑厚,中期十足,而且说的是中文。 我立刻判断,这个家伙多半就是胖子让我找的人了! 其实不用我多判断。 我遇到两帮人在拼杀,自己被夹在中间,一边是越南人,一边是中国人,傻瓜都知道我该帮谁了! 叫骂了会儿,忽然我听见一个越南人呼喊了几声,然后试着住外探了点身子出来,立刻就引来了中国人的射击,双方乒乒乓乓又开了阵子枪。可是中国人这边枪声渐渐稀疏了。 他恐怕快没子弹了! 我心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果然,越南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其中一个胆子大的探出身子冲了过去。对面的房间里,中国人大骂了一句:“越南鬼子!” 我一直趴在地上,我上楼来的时候,那些越南人肯定看见了我,不过后来他们一阵射击之后,我一直没起身,他们大概以为我死了,那个越南人试探着朝着里面的房间逼近,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忽然从地上弹了起来,一把扭住了他,两个抱着滚在了一起,我手里没有武器,只能抓起刚才在地上拣到的一块断木头,把尖的一头对着越南人的大腿根部就插了进去! 他惨叫了一声,原本和我扭打的双臂立刻软了下去,我看见后面地两个越南人已经惊呼着朝着我举起了枪,赶紧抱着住里面滚了进去,两个人一起扑进了一个房间里。就听见脑我后砰砰砰砰…… 我滚了出去,原地上立刻被射出了几个弹坑。 其实我很幸运了,这栋楼房似乎是木质建筑,子弹射在木头里面不会反弹,否则的话,光是跳弹,都可以杀死我! 那个越南人抱着大腿根部惨叫。鲜血流了一地,我自己不能肯定那根尖头木料是插到他哪里了,或许是他的命根手,也或许只是大腿,我松开了他,却顺手捡起了他的枪,闪身躲在墙角后面。 越南人在地上打滚。从我的叫度,正好面对着他,另外一个越南人想过来救地面上的同伴。我立刻开了两枪把他逼了回去。 我那两枪打得很歪……没办法,我没有怎么开过枪,在国内混的时候哪里有枪用啊!不过这已经足够威吓他们不敢上来了。地上的越南人血越流越多,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对他开枪。这时候另外一头的中国人喊了一声:“是哪个兄弟来了?妈的干死这帮越南鬼子!带瘤子了么?” 我喘了口气,他的话我没听懂,什么“瘤子”之类的东西。我更是不明白。我刚要说话,就听见外面砰砰几声枪响。 现在的局面是,我还是被双方夹在中间,走廊的两边,他们各自占据了一个房间,而我在中间的那个房间里。我倒是很想出去和那个中国人回合,可惜我不能出门,一出去就会被打成蜂窝煤了。 喘了口气。我大声道:“什么瘤子?我不是……” 砰砰砰砰,几声枪响压过了我的声音。 里面的中国人骂道:“妈地,你听不懂我的话么?我不会是来了个SB仔吧!” 越来越乱了,这家伙的话我都听不懂,我趁着外面枪响看了看这个房间里的摆设。 房间里很空,看得出来是一个办公室,只有一张桌个柜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不过我看了一眼前面的窗户,心里一动,快速的跑了去,推开。 我吸了口气,闪身到门口又对外面胡乱开了几枪,威慑一下对方,然后飞快的跳到窗户边上,伸腿就迈了出去。 外面下面就是街道,不过幸好窗户下面有窗沿。我抓着壁上的凸出部分,然后飞快的住另外一侧挪动。 我判断出来,从我地这个窗口住后面挪动几米,就是那个中国人所在的房间了! 这里距离地面的高度并不太高,只有大约三米多。 我一面飞快的爬,一面心里很纳闷,那个中国人为什么逃?如果他肯跳窗户的话,距离地面不过三米的距离,很容易跳下去逃生的。 终于,我到了窗户边上,一拳砸开了玻璃,同时大叫道:“自己人,别开枪!” 我一头撞破窗户进去,一个骨碌滚在地上,身子还没起来,就感觉到脖子上一凉! 我感觉到冰冷地刀锋贴身我的脖子,一把手捏着刀柄,很稳,然后一个声音冷冷道:“什么自己人?你是谁?” 是那个中国人的声音! 我喘了口气,然后主动把手里的枪反着递了过去。 他立刻松开了刀,拿走了我的枪,然后对着外面就砰砰射击了几下。 我一个翻身,起来,终于看清了这个人。 他大约五十多岁,很瘦,侧脸对身我,头发很长,脸部轮廓很凸出,标准的中国人的脸型…… 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不跳窗逃生了! 他是做着的!**下面,是一个轮椅! 这个人对外面开了两枪,然后转过身来用枪指着我:“你是谁?我没见过你!” 我看着枪口,深深吸了口气,看着他地眼睛,然后缓缓说了一句话: “刀山火海!”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