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32章 【命不该绝】

第132章 【命不该绝】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7:04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48
我默默地在小凤尸体边作了很久,看着这个已经死去的女人,心中忍不住很多次的涌出了一种古怪的念头,仿佛很希望她能一个翻身又重新活过来。可是时间渐渐过去,我终于叹了口气。 我没舍得喝太多水,只是喝了几小口,缓解了一下口渴,休息了会儿,才感觉自己又多了几分力气。我坐在小凤的身边,看着她,明知道她已经听不见了,但还是忍不住对她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我把她抱了起来,用力推到船边上,松开手…… 小凤的尸体落入海里,缓缓地沉了下去,一点点地消失……我忍不住把脑袋浸到海水里,在海水里睁开眼睛,看着她在水下一点点地往下面沉去……她的身子僵硬,双臂缓缓张开,头发被海水卷起来,飘散开来。 直到我一口气憋不住了,眼睛被海水刺得很疼,我才缩了回来,躺在船上喘息。 我告诉自己,陈阳,你这么做是没办法。 小凤的尸体我必须推倒海里去,放在船上,日晒风吹得,没有两天就会臭掉。 这个偏激的女人,她临死之前总算有了点良知……希望她安息吧。 原本我已经绝望了,以为自己这次是死定了,可是现在忽然得到了这么一瓶葡萄糖水……人在绝望之中,忽然看到了一丝希望,哪怕只是那么很细微很细微的一丝一点。都会本能的用尽全部去死死抓住! 我也是如此! 这瓶水能不能支持到我活着渡过这关,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我现在看到了一丝希望!至少我暂时不用死了!现在不用死了! 我舍不得一下子喝完,只是在支持不住的时候,才允许自己只喝上一小口,很小很小的一小口! 我开始为自己的生存而努力了! 凭借太阳的方位,我分辨出了方向,然后拿着桨开始划,我是往东边划的。根据我的判断,至少是看到了那条追击偷渡船的炮艇,是加拿大的国旗,那么我想我现在的位置应该是距离加拿大的西海岸不远…… 这纯粹是绝望之中的盲目判断了,不过我依然努力的鼓舞自己。 我开始划船,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尽管我知道,我努力划上半天,遇到洋流的时候。很容易就会把握偏离方向……但是至少总比我躺着等死什么都不要做要好多了吧! 葡萄糖水不仅仅能让解渴,同时还能让我补充体力! 靠着这瓶水,我又坚持了两天……两天之后,我虽然还没死,但是也只剩下一口气了。 身子软得像棉花,一点力气都没有,独自饿得已经连感觉都没有了……开始是胃部筋挛难受,到了后来胃部已经没有了感觉。只觉得身子空荡荡的。看着那包里的钞票,我真的很想把那些钱吃下去! 可是我知道,如果是白纸,或许我真的吃了……可是钞票,上面是印刷的油墨,吃了等于找死。 事情的转机终于在第三天到来了! 矿泉水瓶已经空了……一滴都倒不出来了。 我用干燥的舌头用力在瓶口里舔来舔去,却舔不到一滴水。可是却贪婪的感受着舌尖,仿佛能有一丝触觉,能感觉到瓶壁上的那一点残留的甜味…… 风向变了!我惊喜地抬头看着天空,发现暴晒了我这么久的太阳终于消失,天边的云层开始堆积变厚,海上的浪也开始剧烈起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 我的确很渴,很饿。但是身上也冷得厉害,冻得整个人都麻木了,这时候却挣扎起来,用力拿起船上的包,把三个包系在了一起,这样或许可以增加一点重量,对稳定有好处。然后我扯过橡皮筏上的绳子,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绑了两道,静静的坐在船上,手里拿着桨,握紧,也同样固定在了手上,静静地等候暴风雨的来临! 海面的浪越来越大了,船身忽上忽下。终于天边传来一个炸雷…… 我只觉得身子一颤,仿佛整个海面一下狂暴了起来!一个浪头把我的橡皮筏抛了起来,开启了这场暴风雨! 我已经无法睁开眼睛了,雨点几乎是毫无征兆的,劈头盖脸的落了下来,我一面努力的固定住自己的身体,同时用桨划船,橡皮船就好像云霄飞车一样的上下抛飞,我又几次都很害怕自己会被甩出去,幸好脚下有绳子。我张开了嘴巴,可惜雨虽大,却落不下多少在我嘴巴里。 我感觉到自己的橡皮筏被上下抛了不知道多少次,每一次我都以为自己这次恐怕是真的完蛋了!可是每一次之后,我又惊喜地看到自己还活着! 船就在浪涛之中不停的起伏,随时都有被颠覆的可能!我应该感到幸运,因为这场暴风雨虽然来得猛烈,很迅捷,但是同样消失的也很快! 和它开始的时候同样的忽然,仿佛是在一个大浪之后,我忽然一下就感到了速度的降低,船落在了一片浪涛之中,渐渐平息了下来……漫天的云层瞬间散去,阳光重新透了下来,我甚至感觉到那光芒是彩色的! 随后我惊喜地发现橡皮筏子里已经有了很多积水!我几乎是欢喜的大叫了一声,拿出瓶子小心翼翼的先灌了一瓶,又扑在筏子上努力喝了一个饱,最后想了会儿…… 我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一个装满了钱的帆布包,把里面的钱倒空了出来,然后用帆布包小心翼翼的把积水盛了进去。 我想,我至少暂时渴不死了! 生平第一次,我忽然觉得喝水也是如此奢侈,如此幸福的一件事情! 随后的一天时间里,我心里充满了希望!原本已经精疲力尽了,却忽然一下觉得自己又有了些力气!饥饿的感觉依然折磨着我,但是我却重新开始拿起了桨划船! 在这天傍晚的时候,我终于看见了远处,出现了一点帆影! 一条船的航道朝着我迎面而来,那船身有些旧,我甚至能看见上面的锈迹斑斑,还有那桅杆上的风帆,两侧悬挂的长长的拉网装置…… 我立刻辨认出来,那是一条渔船! 我立刻从筏子上站了起来,举起双臂用力挥舞,同时用尽了我生平的力气,大声地呼喊起来! 那条船发现了我,船上传来了一声很尖锐的汽笛声音,我松了口气! 几天来一直紧紧绷着的心里的一根弦,终于松了下来!我就好像一个忽然跑完了万米的运动员,在冲过终点线的那一刹那,全身的力气离我而去,我觉得双腿一软,脑子开始晕眩起来…… 那条船在我的视线中开始晃动……不,不是它在晃动,而是我自己在晃动!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的船影越来越模糊…… 见鬼,它明明越来越靠近了,却怎么模糊起来了…… 我下意识的抬手想揉自己的眼睛,可是这时候身子一软……扑通! 我掉进了海里! 冰冷的海水湮没我的头顶,从我的口中灌了进去,我已经没有了直觉,只是觉得眼前很黑……很黑…… ********************* 一缕强光射进我的眼球里。我感到眼睛有些疼,脑袋晕得厉害,我用力想睁开眼睛,却总是感觉到眼皮不听使唤…… 不仅仅是我的眼球,我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仿佛我的身体已经和我的意识完全分离了。我只模模糊糊的看见周围似乎是一个房间,一个电筒在我面前晃动,光线在照射我的眼球。 本能的,我的眼珠转了几下,耳边立刻听见了几声叽叽咕咕的对话。我恢复了一点知觉,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皮了…… 我的眼皮被一只手撑开…… 随后那个人放开了手,我眼皮渐渐合上,我最后一丝意识,是看见墙壁上似乎有一个什么牌子……上面是英文,我看不懂。但是心底还是有些喜悦了。 我肯定了一件事情…… 我还活着! 确定了这点之后,我再次睡了过去…… *********************** “!@#$$%%$^^” 我醒了,耳边这句话让我有些茫然,我一个字都听不懂,费力地张开眼睛,看着身边的人。 一个看上去很健壮的汉子,穿着一个带着背带的肥大裤子站在我面前,身上还算干净,只是脸上胡子很多,鼻梁很高,很壮,很高。 我努力张开嘴巴:“我不懂你说什么。” 他看见我睁眼说话了,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又是一长串的话,随后高喊了一句什么…… 趁着他呼喊的时候,我打量了一下周围。这里明显是一个船舱里,空间很狭小,充满了鱼腥味,身子下面的床板很硬,不过好在很暖和,我身上还盖着一条毛毯。 一个人走了进来,穿着一件厚厚的外套,有些脏,让我注意的是,他戴着一顶帽子,好像是那种船长帽,个子很高,但是很瘦。手里拿着一个杯子。 这个人走进来,先是对那个壮汉讲了几句什么,然后壮汉出去,这个人则作了下来在我身边,先把杯子递给了我。 我迟疑了一下接过来,这是一杯热的咖啡,我喝了两口,感觉舒服多了。 这个人的模样很奇怪,我辨认了一下确定了,他似乎不是一个白人。但是好像也不是纯种的黄种人……应该是混血吧。我是从他的皮肤颜色,还有他的鼻梁的高度,以及五官的轮廓看出来了。 然后他对我开口,说的是英文。 这次我听懂了,因为他说的很短,只是一个单词。 “朝鲜人?” “韩国人?” 我都是摇头。 他继续问:“日本人?” “不!”我大声否认。 “中国人?” “是的。”我点点头。 他咧开嘴笑了一下,牙齿有些黄,但是笑得很友善。然后他结结巴巴的对我开口,这次说的居然是中文!虽然不太标准,而且明显有些生硬,有些生硬,有些词不达意,但是至少能勉强让我明白她的意思了。 “你好!欢迎……上船。我,船长,威克!” 他说上船的时候,发音却很像是说“上床”,不过我这时候没笑。而是很认真地看着他:“谢谢你。威克船长……你救了我的命!”我怕他听不懂,又用英语说了一遍“谢谢”。 至少谢谢这个单词,我还是懂的。 幸好他能听懂我的话,随后他又询问了我几个问题。 我犹豫了一下,很坦率地告诉他我是偷渡者。我没有证件,不会说英语或者法语(加拿大是双语国家,部分人口说法语)。一看就是偷渡客了。 威克耸耸肩膀,似乎没有太惊讶。然后他站了起来。看着我,露出很严肃的表情:“先生,对于救你的举动,你不用太过感激,因为那是任何海上的有良心的船员都会这么做的……但是对于你的身份,我不得不说……你给我带来了一个大麻烦!很大很大的麻烦!” 他怕我听不懂,同时用手比划了一下。做了一个很巨大的手势。 “你……你已经报警了么?”我心里有些紧张。 威克船长看了我一会儿,缓缓摇了摇头:“没有。” 我松了口气,他随后对我笑了一下:“你很幸运,因为你是中国人……我母亲也是。她年轻的时候,也是偷渡来加拿大的!” 我看着他没说话。 不过威克语气一变,又很严肃的看着我:“如果你仅仅只是一个偷渡客,我可以不报警,并且等我们到了下一个港口。你可以偷偷下船,我可以当作不知道……但是现在,你给我的船带来的一个大麻烦!” 我看着他,没说话。 威克后退了一步,指着墙角:“那些,是你的么?你真的只是一个偷渡者么?” 我看了一眼墙角……那是两个包……里面是那些美金! 我明白了,威克是怀疑我的身份!一个偷渡者,不可能带着这么一笔巨款的! “先生,我现在怀疑您的身份不仅仅是偷渡者,我甚至怀疑你可能是毒品贩子,或则走私军火!要知道,在大海上,只有这两种人才会带着这么多钱!而且还是现金!” 我已经冷静了下来,看着这位威克船长,我想了想:“您和我说这些,到底是想说什么呢……” 我忽然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奇异的目光……这目光我最近已经看得太多太多了。 是一种贪婪! 我立刻稳住了心神,深深吸了口气:“威克船长,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么?” “不不不不!”他立刻摇头,正色道:“我不和毒品贩子做交易!我是合法的船员,是合法的渔业公司!” 我笑了。 说实话,我虽然没有当过船员,但是也知道船员这个行当……当船员的,有多少是真正的合法的? 尤其是跑外洋的,就算是做正当生意的,平时跑船的时候,夹带一些私货,也是很寻常的事情。很多跑船的都走私一些小货物来赚点外快,这不是什么秘密。 “我不是毒品贩子。”我看着他,“我的交易也很简单。”我努力让自己的笑容很平和:“您救了我的命,我非常感激,那么作为报答……这些钱,我愿意无偿赠送给您……嗯……就当我私人捐赠给您的渔业公司好了。” 我看出来了,这个威克船长虽然一副严肃的友善的模样,可是实际上却很狡猾! 他已经不说话了,而是静静的看着我,听我说下去。 我见他没打断我,知道或许有希望了。我立刻解这道:“此外我的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您能满足……我只希望您不要报警,然后在您的船靠岸的时候,能让我上岸,这就行了。” 威克船长似乎在考虑。他的目光在我和墙角的钱之间来回游走。 我的心在跳…… 其实我并不指望他真地不报警……如果他是一个合法的船员,那么他报警是很正常的! 我害怕的是…… 老实说,我害怕他会见财起意!不是我心里卑鄙,而是这几天我见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他心狠手辣的话,在船上直接把握宰了仍进海里去喂鱼,然后这钱就自然归他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凭借我现在的状况,我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别以为我是杞人忧天!至少这个家伙刚才眼神里闪过的一丝贪婪,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我只希望他别起什么歹意就好。那些钱我根本不在乎,反正原来就不是我的钱,给他就给他了。只要我能活着上岸就行了。 而且,他如果收下我的钱,那么我就肯定他不会报警了!!因为如果我被警察抓了,他收钱的事情也就包不住了! 我静静的看着这位威克船长,终于,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笑意……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