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127章 【地老鼠的生活】

第127章 【地老鼠的生活】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6:40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7:07
又过了四天,这四天里,船员又从船舱里抬出一具尸体扔进了海里。 接下来我才知道,这种偷渡的路程上死人是经常发生的事情,船舱里自下而上条件非常差,没有的淡水和食物,还有温度和通风条件恶劣,甚至呼吸都会感觉到很困难。身体差点的人,在海上如果生病了,就只能硬撑了。 这种偷渡船上,你可别指望他们给你准备医生的药品!不过这并不是让我感到心惊的原因……真正让我觉得有些齿冷的是,这些偷渡船的船员蛇头,对待人的态度。 同样是人,是同类,就这么被关在船舱里,不允许他们出来……这一切让我感觉就好像是那些老电影里贩卖黑奴一样! 这样的见闻,让我不禁对老蛇和他的手下疏远了几分。 不过随后晚餐的时候,老蛇拉着我聊天,无意中我忍不住问了他一句:“下面人死了,你们岂不是就收不到钱了?为什么不给他们多点食物和水?” 老蛇笑了,他的笑容很冷漠,怪异的看了我一眼。 “你是中国人,不了解行情。”老蛇淡淡回答了一句,然后他一面抽烟,一面带着蔑视的语气指着船舱下面,道:“这些人,死了,不值钱。” 我刻意套了他一些话,老蛇也没有在意,随口和我说了一点这行里的情况。 偷渡是一个任何地方都免不了的问题。上前从东亚地区看来,偷渡的人蛇集团一共分为两波,一波是中国国内沿海地区地,主要是福建一带。 另外地一波,则是东南亚的一些零散蛇头了。 “我们和你们中国人不同。”这是老蛇的原话。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福建一带的人蛇集团偷运不少内地的偷渡客去东南亚。港澳,当然还有日本和美州。 可以说那是一个偷渡地黄金时期……说起来很可笑,主要是因为那个时代国家经济还不发达,不开放,各方面比较落后,和西文世界的沟通渠道也少。大部分偷渡者都是抱着去西文闯天下发大财的心理出去的。 用句可笑的话来说,那个时候是“卖方市场”,也是人蛇集团的黄金时期,偷渡到美州的价格很高。而且大部分都是不讲价……更重要的是,先会钱,后上船!! 这样的行动直接带来的后果是。几乎当时所有地人蛇集团都缺乏“售后服务”意识。 人上船了,钱也收到了,人蛇集团通常都是把那些偷渡客当成奴隶一样的运送,用最节俭的方法……船舱里尽是塞多人,多塞一个就是多一笔钱!清水食物尽是少带,因为少带货就能多带人!! 在那个时期。偷渡客地残废率是很高很高的! 说到这里,老蛇似乎笑了笑,道:“你别看前两年说的那些偷渡船里闷死人或者汽车油罐里闷死人,这些新闻就吵翻了天……其实在早十几年二十年前,死人的数目要多很多倍!只不过那个时代传媒不发达,所以没有那么大的宣传出来而已。” 不过随着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经济腾飞,国力日渐强盛之后。中国和西文世界地交流也越发通畅,出国也不再是一件难事情了。而且,国家的经济水准日增,尤其是东南沿海地区国民生活的提高,偷渡去国外,也并没有很大的吸引力了。而这个时期,偷渡的人蛇集团的生意也就相对的惨淡了很多。 仿佛是开玩笑,又好像是印证“市场主导一切”这真理。偷渡生意从卖方市场渐渐往买方市场转变了……这话听着都有些可笑。 不过为了招揽生意,人蛇集团也都采取了很多措施,以适应潮流。 比如,价格上的变动……老蛇说甚至出现道上几家公司拼价格拼路线地局面……“就好像你们国内的旅游公司打价格战一样。” 其次的,就是售后服务了! 这几年偷渡死人的宣传太多了,弄得很多人不敢偷渡出国了,所以现在偷渡的人蛇集团都是采取先收一半钱的办法,安全到达目的地之后,再收另外一半。 这样,在钱没收全之前,他们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虐待偷渡者。因为人死了,他们就收不到尾款了! “可是……这两天死的那两个人……”我皱眉问道。 老蛇眉毛扬了扬,他干瘦的脸上带着一丝残忍和狡猾:“我说的那是你们中国的情况。我们和你们不同!” 随后他解释到,东南亚的很多小国家,国民经济水准还很落后,偷渡生意的规则还停留在中国十几年前的那一套。 也就是先收全部的钱,然后再上船! 这样的局面也就让东南亚的这些人蛇偷渡集团,根本不在乎偷渡者的死活……反正钱已经收到了! “船上的人有越南的有印尼的,还有大马的。”老蛇淡淡道:“他们都是先付了钱再上船的。” 随后他又仿佛不经意一样随意提起了一件事情:更有一些心狠手辣的人蛇集团……收了钱之后,到了目的地还会和当地黑帮联合弄一出黑吃黑的勾当!把船上的人直接卖给当地的黑帮,听说还有人给卖到南美毒品种植园里去了!生死不知…… 这些话听得我心惊肉跳,立刻忍不住看着老蛇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深意。 老蛇哈哈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胸部,保证道:“放心。我是很讲信用的!你是膀子的朋友。我不会卖你地!” 看着这家伙闪烁的目光和有些猥琐的笑容,我心里暗暗想,信你才有鬼! 不过随后我对这帮人心里多了几分忌惮和警惕之心,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机警了很多,原本和船员套套近乎,现在也都尽是的和这帮人疏远……这些都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地家伙! 船一天天的北上。气候也渐渐不那么热了,甚至早晨和晚上的时候还多了些凉意! 我不知道是否因为我运气很好,我们一路上都是风平浪静,没有遇到恶劣的天气。自从第六天之后,老蛇就每天从早念叨念叨的不知道说什么,似乎是祈祷不要遇到暴风雨。 随着气候变冷,船舱里终于没有再继续死人了。这让我松了口气。 虽然我心里告诉自己,这不是我该管的闲事,可是让我这么看着有人在我面前死去。总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虽然老蛇说那些都是越南人和印尼人。 这天晚上的时候,我还在睡梦之中,却被外面的喧闹声吵醒了。我立刻从床上翻了下来,正好看见老蛇推开门喊了我一声:“出来了,你到了。” 我有些不解,茫然走出船舱里来到甲板,却看见了让我惊讶的一幕! 我身处地这条渔船已经降下了风帆马达也熄火了。而旁边,停靠着一条更大了一号的大船,那条大船在夜幕下看上去黑糊糊的,外壳是金属地,船舷就比我们这条要高上不少。 现在两条船并列在了一起,中间搭了两条木板当一个简易的桥。 老蛇站在我身边,他的一手摸着腰……那是一把枪。而他手下的几个船员也都拿着枪站在一旁。 更让我惊奇的是……渔船下面船舱的门打开了!一群人正从下面出来,然后通过船上地那两块木板转移到那条大船上去! 黑暗中我看不清这些偷渡客的模样,只看见大多数都是男人,女人很少,穿着都很普通。人人都拿着简单的行李,东西不多,夜晚之下,没有人说话,都是静静的排队从船板上转移过去。 大多数人的脚步虚浮,很虚弱的样子。大多数人都是单独走路,很少有成群结队的,而且人人都是低头走路,即使自己或者身边的人再虚弱,几乎要摔倒了,都没有人会互相搀扶一下! 而在那条大船上,我看见几个黑压压地人影站在般甲板上,手里端着黑洞洞的枪,昏暗的灯泡之下,那些人的眼睛仿佛狼一般闪烁。 “到底怎么回事?老蛇?”我有些警惕的看了身边的这个家伙一眼。 老蛇笑得有些心虚,不过随后低声道:“我只能送到这里了,你现在要转船了,你乘坐那条船,他们会继续载你到目的地。” 我隐隐有些恼火:“这事情你怎么之前没提过?方……他知道你的这些安排么?” 看着老蛇尴尬的笑容,我心中立刻雪亮……这家伙的这种安排,看来胖子都不知道! 严格说来,老蛇现在干的勾当,就有点像做生意常说的那种:“二道贩子”,不过不同的是,二道贩子是把货物转手卖给下家,而老蛇卖的是偷渡客! 尽管我有些怒气,但是我还是很明智的闭上了嘴巴。我知道这时候找老蛇抗议也没用……这帮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我现在说再多有用么?说恼了人家,直接一枪干掉我往海里一扔,喊冤都没地方喊去! 老蛇陪着我上了那条大船,我才发现这条船上的船员都是鬼佬,为首的一个家伙,是个黑人,仿佛半截黑铁塔一样赤着上身,嘴巴里咬着一截雪茄,面部狰狞,目光森然,手里**着一把军用匕首。 老蛇上去和他打了个招呼,我明显看见那个黑人看着老蛇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屑,随后老蛇和他叽叽咕咕说了很多,然后指了指我。那个黑人从头到尾都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老蛇等他说完。 最后老蛇擦了擦汗水,转头对我道:“好了我交待过了,你跟他们走吧,你的随身物品呢?” 我拍了拍身上背着的包,自从看见船上死人之后,我就把包随身带了。 那个黑人冷眼打量了会儿,我能感觉出他的眼神很冷,有一种阴森的东西在里面,他看着我的时候,我仿佛感觉到自己被某种野兽盯着一样! 随后老蛇和他交谈了两句,基本上是老蛇说,那个黑人则偶尔嗯一声。 最后老蛇拍拍我的肩膀,脸上笑容很虚伪:“一路平安!” 然后飞快的跑回了他自己的船上,撤掉了连接两条船的木板。 这个混蛋!!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做人蛇还居然弄转手生意!! 接下来我叹了口气,看了那个黑人一眼,他也在打量我,不过随后他转身离去,似乎对我没太大的兴趣。身边的一个船员,手里拿着枪过来,指了指前面。 那意思是:过去! 我看了一眼,原来那几十个偷渡客已经从一个船舱的门进去了,看来在这条船上,他们还要继续被关在甲板下面的船舱里,继续过那种地老鼠一样的日子。 而不同的是,身边的这个船员用枪示意我,那意思是让我也跟他们一起去! 我犹豫了一下,想分辨什么,不过那个黑人已经远去了,根本就不理会我。而这个船员一脸杀气蛮横的样子,看样子如果我再不挪动地方,他恐怕会毫不犹豫的上来给我一枪托! 我终于认清了我面临的处境,我一路上的头等舱待遇,到这里就截止了!接下来我就要和那些偷渡客一起生存在下面的船舱里了…… 我忍着心中的怒气,我知道这种时候形势逼人,我不能有任何的反抗余地,只能默不作声的走了过去,跟着船舱外面的人缓缓排队走进了通往甲板下面的船舱,两旁甲板上还有船员端着枪不时的催促。 大概是嫌我动作太慢,我最后一个进船舱的时候,背后的那个混蛋还踢了我一下,我一个踉跄冲了下去,后面的舱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船舱里一片黑暗,我能感觉这地方并不大,很狭小主,里面充满了一种奇怪的恶臭味,先进来的几十个人都已经分散了开来找地方坐下躺下,地面上甚至很难找到插脚的地方。 而舱门口被三四个人霸占了,我刚要坐下,他们立刻过来推我,示意我到里面去。 原来舱门口的位置居然很“吃香”!因为外面船员每隔一段时间下来送水和食物,都是随意的扔在舱门口,所以距离舱门口越近的地方,越能抢到食物和水……而只有身强力壮的人才能抢到这个好位置! 而老弱者,则被挤在了里面。 最里面的地方,是空气最不流通的,通常也是最气闷的,最寒冷或者炎热的地方! 我不想惹事,没有和门口的那几个人冲突,而是选择了暂时避让,往船舱里面走,里面的空间果然不那么拥挤了,但是空气很闷,充满了一种发霉腐臭的味道。让我几乎有些窒息,随意找了个空点的地方坐了下来,却听见身边不无处几声咳嗽声。 凭直觉,我听出那是一个女人,应该年纪不大。而且,她咳嗽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似乎生病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