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22章 【选择?没的选?】

第122章 【选择?没的选?】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6:21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47
值得么? 我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继续看着天花板。 我甚至不敢闭上眼睛,因为一闭上,就仿佛看见金河站在我面前,冷冰冰对我说:“对不起,小五。” 对不起? 对不起!! 我嘴角无意识的扯动出一丝微笑,然后目光落在胖子的脸上,缓缓道:“我……不知道。” 胖子脸色很平静,凑过来把手里的半截香烟插进我嘴里,让我吸了一口。这个动作一下让我感到很温暖。 “我很难受。”我艰难的从嘴巴里挤出这几个字,看着胖子,这一瞬间,我感到自己很软弱……真的很软弱! “我明白。”胖子淡淡道:“你现在心里难受是正常的。”他眼睛里带着一丝嘲弄:“你现在信我的话了么?” “什、什么?” “还记得我前天对你说的么……”胖子冷冷道:“这世界上,除了亲娘老子之外,没有任何恩情值得你用自己的命和一辈子去偿还!” 我抬了抬手指,挣扎了一下,胖子又拿过香烟给我吸了一口,这次干脆就把半截香烟留在我的嘴巴上,他自己又点了一支。 “我把欢歌就当成父亲。”我咬牙看着胖子。胖子呆了一下,目光缓缓落在我的脸上:“父亲?” “是的。”我笑了笑,眼睛里却有些湿润:“我上学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后来拜了一个师父,他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大恩人,可惜他老人家死得早,我没能报答。欢歌是第二个。他给了我一切,给了我工作,给了我地位,他看得起我,把我当成自己的心腹……” 我平静的诉说。说我当年和欢歌在一起的时候,说欢歌把握从一个端盘子的小弟提拔起来,说欢歌找我陪着他一起练拳。说我陪欢歌一起泡桑拿,然后亲手帮他搓背…… 那个时候,他真的就好像我的父亲一样! 我缓缓地说,胖子没有再插嘴,静静地听,一直听。 听完后,他忽然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走到窗前。他背对着我看着外面,然后忽然笑了。笑得有些讥讽的语气:“夜欢这次看来是看错了。” “……”我看着胖子,有些不解。 胖子转身,盯着我:“可惜啊,叶欢这家伙心够狠了,驾驭人的本事也足够老练了……可惜他看错了你!看错你啊,小子!” 我还是没说话。 胖子飞快地弹了一下烟灰,淡淡道:“我没想到你居然是个这样的人……小子,我也看走眼了。你不是执著……你简直就是执著得不知死活!如果叶欢聪明一点的话……嘿嘿!如果我是叶欢,我就直接找到你,面对面告诉你,我现在面临死境,如果你不死,我就肯定完蛋……如果我是叶欢,我不会派人杀你,而是亲口告诉你这些话……以你这样的性格,或者以叶欢在你心中的位置,我几乎可以肯定,不用他派人杀你,你自己甚至愿意自愿为他去死!” 说道这里,胖子哈哈大笑,仿佛看见了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越聪明越愚蠢!叶欢啊叶欢!你这次是做了蠢事啊!” 笑够了,他才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想了想,叹息道:“其实……也不能说他蠢,只能说以他的思维方式,是不会想到你有主动自愿牺牲的可能的。” 我默然。 的确,仔细想想,假如欢歌没有找人来杀我,而是很坦然地面对面告诉我,如果我不死,这事情就没法解决,欢歌自己就要死……那么这样的局面,说不定我真的肯为欢歌去死! 不……不是“说不定”,那几乎是肯定的! “自私的人是不可能理解别人的无私。”胖子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其实叶欢也算没办法了,你这样的小弟,换了谁也舍不得杀……这年头,忠心耿耿的人太少了啊!你肯为他效命,抛家舍妻亡命天涯,这份情义,哪个当老大的不喜欢?他要你的命,也是为了自保而已……这年头,什么义气,什么恩情,真到了生死关头,想得还是自己……也不能算他自私,只是道义上这么对你,未免太让人心寒了!” 我还是没言语。 心寒…… 胖子算是说对了。我现在心里寒得像冰! 勉强笑了笑,我喘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谢谢你。” 胖子摇摇手:“我未必就是好人,这是觉得你这样的小子,就这么死了未免太过可惜,顺手救你一命罢了。” 我真的觉得有些荒唐。 恩情如山的欢歌,我为了他的女儿亡命天涯还坚持不放弃,他却要杀我!而一个素昧平生的胖子,就因为看我顺眼,而救了我一命! 我叹了口气:“这是什么地方?” “安全的地方。”胖子笑了笑:“那个医生手艺不错吧,就是脾气臭了点。以前和我都是扛过枪的,卫生员出身,上过战场的。现在给人当兽医……不过手艺的确不错。”他笑了笑:“你放心吧,他说你这命死不掉了,你就不会死的。那家伙的脸是臭了点,但是眼光还是很准的。” 随后胖子走到我面前,轻轻在我身上的绷带摸了摸,笑道:“不过可惜了你一身好皮肉,以后夏天穿衣服少点,别吓着了姑娘,你模样挺精神的,以后这身上的疤多了。泡妞估计受点影响。” 我这会儿哪里还有兴趣说这些?淡淡笑了笑,没说话。胖子眉毛一扬,笑道:“好了,其实你不用担心的……男人嘛!不靠外表吃饭!女人才他妈靠脸蛋吃饭呢!男人有本事,什么就都有了!” 缓缓坐下,看了我一眼:“想过之后干什么吗?” “不知道。” 我说的是实话。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样……路在那儿我都不知道。 原来我心里抱着的目标就是保护朵朵,让那个丫头安全送到欢哥手里就行!现在她的事情了结了,欢哥却要杀我。我还能找谁? 我还能到哪儿去? “恨么?”胖子看着我的脸色,冷不丁问了一句。 “恨,也不恨。”我摇摇头,脖子摇动牵动了伤口,有些痛楚:“说不清。”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 胖子皱眉,大声道:“老气,你敲个屁啊!没带钥匙么?” 没人回答,依然是敲门。 砰砰。砰! 三声,两长一短! 胖子立刻面色凝重起来。缓缓站了起来,静静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远处的他们,喃喃自语道:“妈的,这小子还真死心眼啊……” 他笑着缓缓伸手到我床下,贴着床板的下面抽出一把手枪来。冷冷看着我:“躺着别动。” 他缓缓坐了下来,靠在椅子上,一条腿翘在床头,然后叹了口气:“进来吧,敲来敲去烦不烦啊!” 门无声的开了,先是那个一脸杀猪模样的医生,一身脏兮兮的白大褂子,从门外背着我们一步步倒着退了进来。他的双手垂在两侧,眼睛冷冷看着外面。 随后,我才看见他的额头上顶着一把枪! 然后是手臂,最后,金河伟岸的身子从外面缓缓走了进来,他一手用枪顶着医生的额头,另外一只手里还有把手枪,一进门就指向了我。 金河面色冷峻,目光炯炯,虽然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但是我却感觉到自己被毒蛇盯住了一样! 胖子依然靠在椅子上,他眯着眼睛,脸上的肥肉挤得眼睛只剩两条缝了,静静看着金河,等金河进来了,顺脚把门踢合上了,胖子幽幽叹了口气。 医生没说话,只是缓缓伸出双手展开,示意并没有反抗的意思,然后一步步得后退,退到了墙边上。金河盯着他看了会儿,缓缓放下了指着他的枪。 这时候他才转脸过来看了我一眼:“小五。” 说实话,我此刻的心里很奇怪……非常奇怪! 金河能追到这里来,用枪指着我,我甚至心里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是的,连一丝一毫的恐惧都没有!我仿佛松了口气一样,就好像干脆就觉得…… 就这样吧! 心里似乎一个声音对我说:“就这样吧!就这样结束也挺好的。” “小金,你一定要这样么?” 开口的是胖子,他的语气平静,丝毫没有半分杀气,甚至还带着几分懒洋洋的味道,一双眯缝眼看着金河。 “我没选择。”金河看着他,手里的枪依然指着我:“他不死,欢歌就要死,欢歌死了,很多人都会死!” 胖子没动,他手里的枪只是握着,却没有抬起来,反而叹了口气,眼神里含着一丝怜悯:“这话是叶欢说的吧……你真的信?” “我信!”金河淡淡回答,然后缓缓走近了一步,看着我:“小五,人活着,有些事情不能做,有些事情必须做!有些事情更是没得选择!你明白么?” 忽然之间,我心中那一丝愤怒猛地涌了出来! 仿佛我那空荡荡的心里,一下重新就被滔天的愤怒涌满了! 我陡然从床头坐了起来!尽管身上的多处伤口剧痛,我脸部表情已经痛得扭曲了,却死死看着金河,我的声音嘶哑:“金河,你的话我不回答,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金河犹豫了一下:“行,你说。” 我笑了。 我甚至都不明白自己这种时候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可是我就偏偏笑了! “你说没得选择……很好!”我眼睛里带着复杂的目光。却死死盯着金河:“选择!!我问你,当你把朵朵托付给我的时候,我有没有和你谈选择!我有没有选择不干?!当朵朵被那个大老板的儿子捉去了,我有没有选择不惹这个麻烦,不趟这个混水?!我为了这事情舍了家亡命天涯。我有没有选择不这么做?那个时候,我有没有对你说‘我没得选择’这种话?” 金河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我迎着他的枪口,继续冷冷道:“好,现在我要死,你说我必须死,所以就没有选择了?!事情需要我流血的时候,我可以流血,也可以自保。但是我选择了流血!轮到你要杀我的时候,你就说没有选择!”我脸上的笑容渐渐的**了一丝戾气,直面金河。然后指着自己的额头:“往这儿开枪吧!” 金河脸上的表情有些变了,他已经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却迟迟没有扣动扳机。 胖子缓缓地坐直了,然后终于举起了枪,对准了金河:“小金,你变了。” “我没变。”金河摇头:“这事情就是这样,他不死,欢歌就要死。” “你他妈脑子坏了!!!”胖子忽然之间就怒了。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盯着金河:“我问你,叶欢要杀这小子,因为怕这小子不死,他就要死……这话你也信??那么他女儿呢?叶欢的女儿呢?叶欢的女儿为什么就可以不死!!” “因为我们自然有办法找个实体出来替换掉。”金河飞快地回答。 “那么这小子也可以这样处理。为什么不能?”胖子冷冷开口。 “因为叶欢根本就不放心!”胖子冷冷的语言仿佛刀子一样瞬间刺破了这件诗情上面一直蒙着的一层纸:“因为叶欢不放心!他把自己的命看的很重要……他为了百分之百的保证自己的命,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让这小子死!因为死人才不会开口,死人才不会泄露他的消息,死人才不会出卖他!他不杀那个女孩。因为那个女孩是他的女儿,他下不了手!而这个小子,虽然和他关系也不错,但是毕竟不是亲生的儿子,只不过是一个小弟,忍痛牺牲也就牺牲了!这才是事情的根本所在!对不对!!归根结底,叶欢是不信别人,他只信自己!事情的根本在于,这小子不死,叶欢就害怕自己会有危险,那仅仅是一个可能性!可是叶欢连危及到自己的那个‘可能性’都不允许存在!” 金河的眼角肌肉在颤抖。 胖子一口气说完那么多话,然后缓缓地坐了下去,手里的枪也放下:“这小子死不死,其实叶欢都未必会有危险,他只是怕这小子被别人找到出卖了他而已。其实完全可以你们找个人代替他,每天医院里停尸房那么多尸体,随便找一具出来找两个国家处理一下,难道不会么?只不过叶欢这个人,为了自己的完危,他太小心,太谨慎了!” 金河手里的枪依然指着我。 这时候,胖子忽然语气异常平静的,缓缓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来…… 这句话,立刻就击溃了金河的心理防线! 他缓缓道:“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出来,我让你杀了这小子,我不拦你!” “什么?” “如果……”胖子淡淡的语气,一字一字缓缓道:“如果这次照顾叶欢女儿的不是这小子而是你金河自己,遇到现在的这种情况,你猜叶欢为了保证他的安危,会不会也决定杀你!” 金河的眼神里似乎有一道光缓缓地黯了下去…… 胖子笑了笑:“这小子不过十一面镜子而已……小金,现在你还看不清叶欢的为人么?当年他救你,难道真的是为了义气?如果你没有这身好本事,他会救你么?这小子的事情,你还看不透么?” 他晃了晃硕大脑袋,幽幽道:“这事情,让人看了,寒心啊!” 金河忽然就放下了枪! 他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忽然从怀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所有的现金,厚厚一叠,有人民币,也有美元。然后缓缓放在了地上,想了想,又把自己的枪也压在了钱上。 “别用你的卡了,会留下记录,顺着卡就能追上你。”金河的语气恢复了那种机械式的冷漠,不带任何情绪波动一样。 他看了墙角的医生一眼:“老气,对不起,改天找你喝酒赔罪吧。” “赔你娘的鬼!”医生冷冷骂了一句,然后又加了一句:“下次你找我治伤救命,老子收双倍!” 金河没看他,然后走到门口,深深看了我一眼:“走吧,走的越远越好!永远别回来了!你的家人不会有事,我保证!”他似乎犹豫了一下,脸上肌肉有些颤抖,然后咬牙…… 金河忽然笑了,那是一个很苦涩的笑容:“小五,我其实很佩服你!” 门合上了半天,我依然有些茫然的看着大门,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地面上的那一叠钞票,和金河留给我的那把枪! 过了会儿,医生忽然跳了起来,指着胖子骂道:“**!大海你他妈有病啊!小金这家伙多危险你不知道!你拿着枪怎么不干***!你站着当菩萨啊!” 胖子忽然也一脸怒气,用力把手里的枪砸了过去,笑骂道:“去你娘的鬼!我他妈还想抽你呢!你家里这枪怎么没子弹!老子刚才心也悬着的!妈的,大家都有枪,老子才不怕小金!可是我枪里没子弹啊!” 医生语塞,然后过了半晌才揉了揉鼻子:“枪里没子弹……靠,我忘了装了……” 胖子这才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出来:“小子,现在事情才算暂时了结了。收拾一下,我现在带你离开这里。”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