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20章 【杀杀杀!】

第120章 【杀杀杀!】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6:15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47
风不冷,心冷,夜不寒,心寒! 我几乎脑子空空的走下楼梯,小院里果然无人,而院落后有条小路,顺着一路走下去,正前方果然一扇铁门。 门锁是开着的,金河没有说假话。外面走出一步,就是大街。 我脑子里很乱,心里翻天覆地,就仿佛只有那么一句话。 欢哥……要杀我! 欢哥要杀我? 欢哥要杀我…… 很想纵声大笑,我小五为了他的女儿,舍家弃妻,亡命天涯,犹如丧家之犬一般,却坚持守着自己的一诺,现在……他要杀我! 整整五年,我视他若长兄,视他若慈父,现在他要杀我! 夜晚长街,路人寥寥。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出来的时候没看钟,而我也没有戴手表的习惯,只觉得路边行人稀少,很多店面都已经打佯关门,路灯闪亮,一处稀朗之色。 金河的话依然回落在我耳边。 “一小时之后,如果你没死在外面人的手里,我会亲手帮你了结!” 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 我忽然心中生出无比的怨恨和愤怒! 凭什么!为什么!凭什么!为什么!! 惨然一笑,心中那暴戾的东西一点一点地滋长出来。 取我命?哈哈!!哈哈!! 我用力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管咬破了嘴唇,那一丝疼痛还是将我心底地求生**,冷静。全部一点点的唤醒过来。 我似乎一下才刚刚从梦中惊醒!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犹如噩梦,而我现在,则行走在现实当中。 周围街道之中,也不知道暗藏多少隐秘杀机,我插手进裤兜里,摸了摸那把锯齿刀地刀柄。 硬硬的,冰凉的,心里踏实了一点。 走过了几条行走,我开始盘算自己目前的处境。现在最紧急的,就是先想办法离开广州! 火车站我是不用想了,绝对不可能的。公用交通设施,基本上都没有办法了。 正想着,忽然的就站住了脚步! 这条小街之上,灯光有些昏暗,路边还有一家修车汽配铺子长正在准备卷门打倦。 长街之上不知道何时安静了下来,只有头顶地一盏路灯以为电路接触不良,而不时的啪啪的闪动着。我看见前面一辆面包车缓缓停在了路中央。横了过来,车门拉开,从里面跳下六七个穿着花衬衫长头发的烂仔。每个人手里都拎着家伙。 转身一看,后面路口也出现了几个人影,仿佛鬼魅一般的朝我逼近。 来的这么快么? 我脸上冷笑。心里却一直沉了下去…… 前后的人都在逼近,我忽然站住,飞快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然后小心翼翼的一层一层飞快地缠在左臂上,缠了厚厚的好几层。我动作飞快,又用袖子打了个死结,然后深深吸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那把锯齿短刀握在右手。朝着前面的六七个烂仔快步走了过去。 “就是他!砍了!”其中一个尖声叫了一嗓子,后面的人飞快地冲了过来。 我迎面看见一刀劈下,立刻身子一侧躲开,刀锋几乎是帖着我的鼻尖划过,同时我一拳砸在这人的鼻梁上,他惨叫一声,鼻梁骨粉碎倒下。 我此刻搏命之下,全力出手,再不留情!身后一刀砍了过来。我伸出左臂挡了一下。嗤的一块,刀锋砍在我的左臂之上,幸好我把一件外套层层包在了左臂之上,这一刀撕开了几层布料却没有伤到我的皮肉,我反手一刀插进了他的脖子里,然后飞快拔出…… 猩红的鲜血飞溅,喷洒在我身上,脸上脖子上感到热乎乎地,那人捂着脖子软了下去。其他几个人见了血非但不怕,反而激发了他们凶悍! 我知道,这些都不是普通的混混,都是敢搏命的打手! 我手里短刀飞舞,同时一面用缠着衣服的左臂抵挡,奈何四面八方都是刀锋,我又放倒了一个,刀子从那人的肩膀上插了下去,可是那人一挣扎,我却来不及拔出刀,虽然放倒了他,却丢失了武器。 同时后背一痛,一刀撩在了我的背上,我立刻感到后心一阵剧痛,背后立刻火热湿润一处,鲜血染红袍泽,我一个踉跄往前扑去,正前方一人立刻刀直捅我胸膛。我匆忙之中脚下一顿,身子硬生生侧开一点,让开他的刀锋,然后用力捏住他的手腕,往回一撇…… 这人收不住势,我顺势借力加力捏住他的手腕,一刀捅进了他自己的小腹里。然后飞快的转到他身后,拔出长刀…… 这人小腹之中鲜血喷洒而出,缓缓倒地。我缓缓后退,一双眼睛满是歇斯底里的杀气,瞪着面前的这些人。 一共十一个人,其中四个已经被我放倒,尤其是那个肩膀上被我一刀插下去的,已经躺在地上身子不停的抽搐,眼看就不活了。 我此刻势若疯虎,双目赤红,挺刀叫道:“来啊!来啊!” 我昂着头,尽管背后痛得钻心,脸上已经因痛苦而扭曲,可身子却挺直如标枪,身上鲜血染红了衣襟,张狂的看着面前几个人! 剩下的几个人微微犹豫了一下,就在这时候,街头又有两辆面包车飞驰而来。车门拉开从里面又跳下十来个壮汉。人人手里都提着开山刀,朝我-猛扑而来。 面前地几个家伙立刻胆壮,又挺刀杀来。我当面看准了一个人。上去就横刀架住他地一个立劈,然后一脚揣在他**,左边一刀扎了过来,我却偏偏不躲!反而迎着上去! 刀锋几乎是帖着我的肩胛骨切了进去,鲜血如红缎一般的喷了出来!就在他地刀砍中我肩膀的时候,我已经反手一刀从他的脖子上划了过去。鲜血喷在我的脸上,我顿时眼前一片血红! 那人丢了刀捂着脖子缓缓软了下去。我立刻退后。喘息如牛,肩膀上那人的刀还卡在我的肩胛骨上,我咬牙反手拔了下来,拿在左手。双手持刀,看着面前的这帮人。 他们似乎有些呆了,仿佛没有想到我居然这么硬,一口气杀了好几个人,却还仿佛一条狼一般地瞪着他们。我知道我此刻的眼神一定很吓人,脸上的表情完全扭曲了,虽然在喘气。可却强忍着痛苦把头昂起! “他就一个人!怕什么!”其中一个叫了一声,他们飞快的把我围了起来。 “做了他!有一百万!”第二人叫了一声。 我眼睛立刻盯住了这个家伙,然后猛然朝着他扑了过去。这人立刻往后躲闪,我速度却比他快,整个人撞进了他的怀里,然后一刀排胸扎了下去,这人口中立刻喷出血。我刚拔出刀还没回身,就感觉右臂猛的一疼,右边一刀砍在了我的手臂上,我右手一软,刀跌落在地上。我咬牙原地一个转身,借着转身的势头左手的刀子劈了过去。 对方的刀子刚往回收,被我一刀砍在手臂上。就听见他惨叫一声,一条断臂冲天飞了起来,他抱着断臂坐在地上,惨嚎赶来。而我也不好过,后面一人一刀撩中了我地后背。我险些眼前一黑倒下去。 我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气飞快的流失,大量的失血让我身体里的热气一点点地散发掉了,手里的刀似乎都有些拿不稳了。 左右招架了两下,我身上再添新伤口,尤其是一个被我砍倒的家伙,倒地之后居然一刀划在我的大腿上,我当场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可是心里求生的**却越来越强烈!猛然用肩膀撞开面前一人,我飞快的往前跑去。 长街前后都有对方的车阻拦,我一眼看见旁边的那家伙正在准备打佯地汽车修理铺。 原本那家人看见长街上械斗,早已经吓得关门了,可是这会儿卷门拉了下来,小门却还没有合上,我冲了过去,一头撞进去,然后挥刀逼开了旁边的一个老板模样的人,我满脸满身都是鲜血,然后片刻犹豫,一拳砸晕了那个老板。 身后的小门虽然已经合上,可是却被砸得乒乓乱响。这种卷门上的小铁皮支持不了多久,我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板手死死卡在了门锁上。大门轰轰乱响,仿佛门都快被砸倒了一样。我立刻往这家修车场后面跑去。 这里一定还有后门!我鼓足最后的力气踉踉跄跄朝着后面冲过去,一头撞开了里面的一扇木板门,后面是一个工具仓,大大小小的板手榔头焊条,还有一些汽配放了整整一个仓库。 我冲到里面,那里还有一扇门,我用力扭了两下,发现锁了,然后干脆拿起一个榔头用力砸开。 整个过程我只用了十几秒。 我喘开这大门,后面居然是一个南方典型的院子,里面还有几个人家!虽然夜晚了灯光都熄灭了,想必家家户户都已经入睡,不过我砸开门的声音还是惊动了不少人,我看见几个房间的灯已经亮了,我随手从仓库里捡起一把钳子,有拿了一根尖头的改锥插在腰上,飞快跳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没有门连墙都没有,四面都是房子。我隐约听见修理场的里面大门轰的一块,好像是被砸开了! 这会儿容不得我犹豫!命悬一线!我飞身上去一脚踢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幸好这是种老式的木板门,我虽然震得腿上伤口猛的一痛,却一头撞了进去,里面是一间卧室,房间里床上有一对夫妻模样的人,被我惊醒了从床上翻了起来,那个女人在尖叫,男人吓得面色苍白,看着我一身浴血的样子。 我飞快的叫了一句:“和你们没关系,别乱动就没事!” 然后黑暗中我已经找到了房门,扭开锁飞奔出去。 外面果然是另外一条街了,我刚出门,身后就会来函尖叫声音,一帮追杀我的已经尾随而来。 我在长街之上飞奔而出…… 脚下有些软,腿上的伤口撕裂,让我奔跑的时候速度比平常慢了许多。我全身鲜血流淌,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持多久! 而此刻,我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 跑! 跑!! 跑!!! 转过一个拐弯,后面已经有人追到了,我伸手拉过身边的一个垃圾筐,后面的人绊了一下,我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这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城市,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些巷子里拐了多少弯,仿佛一个个黑幽幽的路口,都仿佛是一个个会吞噬我的怪兽,可是我别无选择!脚下的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一只,我用力捂着肩膀上的伤口,鲜血还是不停的从我指缝里流出来。 我越跑越觉得身子发凉,冷得不行! 终于,冲出了最后一个路口,我来到了一个比较热闹的街道上。 这里明显是经营宵夜的小吃一条街。 我冲出巷子口的时候,一头撞在了一张建议桌子上,原本桌前还有人正在围巾着吃东西,被我一头撞过来,桌子立刻翻了,我也跌在地上,那些汤汤水水的洒了我一身。旁边的人看见我一身鲜血的恐怖模样都尖叫起来,纷纷后退开来。 我挣扎站了起来,然后左右看了正好那个摆地摊的小贩正在躲在一边发抖看着我,我冲过去,从地上的桌子上拾起一卷卷纸,用力按住肩膀上的伤口,压制鲜血的流淌。然后踉跄的匆忙寻了一个方向继续飞奔。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身后有汽车喇叭的声音,按得很急促! 车里,胖子开着车,对我喝道:“小子上来!” 我仿佛落水之人看到了最后一根稻草,飞快的冲了过去。 胖子没停车,只是放慢了速度,我拉开他副驾驶位置那边的车门,结果脚有些软,第一下居然没蹬上去,差点掉下来。 这时候后面的巷子里追我的人已经冲出来了,当头的一个长发穿着花衬衫的烂仔居然手里拿着一把土制的短筒枪!! 这家伙端着枪对着我的背后砰的放了一枪! 这是一种土制的猎枪,用的是铁砂散射。我只觉得背后猛的仿佛被火撩了一下,差点痛得晕了过去,胖子已经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然后用力一提,把我拎了进来! 随后车门没关,胖子一眼看见那个拿着土枪的烂仔瞄准了我,他飞快的从我腰里抽出了那把尖头的改锥,手一扬…… 唰! 那个烂仔惨叫一声,枪丢在了地上,手掌正中心被改锥扎穿了!!! 随后胖子猛踩油门,带着我飞一般的冲出了这条街道。 我再也坚持不住,终于晕了过去。 我听见的最后一个声音是,胖子一面开车一面对我大骂:“小子你可别死啊!我这车上死人会很晦气的……” [气沉丹田,大喝一声:我!要!票!~!~~]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