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18章 【黑到黑白不分,才叫黑!】

第118章 【黑到黑白不分,才叫黑!】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16:09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6:47
“你年轻,而且一直没混到一定地位,不了解也是正常。”胖子带着嘲弄的笑容:“可笑大街上那么多烂仔小流氓,一个个都自称黑社会,其实他们连真正的黑社会的边都没沾到。最多算是祸害街道的小渣滓而已,什么叫真正的黑道?小鬼子的山口组,黑龙会那是黑道,山口组在日本是老大,没人敢说不,甚至能动用黑金影响政坛,黑龙会那是老黄历了,当年打鬼子的时候,黑龙会和日本陆军部都有联系,什么叫黑?黑到了黑白不分的时候,才真的叫黑。意大利黑手党,几大家族,人人都知道,就放在那里,又怎么样?掌握了经济资源啊!有钱有权,美国的几大军火家族,那也叫黑,公然做全世界的军火买卖…为什么,人家政府在后面撑着!再早几百年静,大英帝国东印度公司,那才叫黑,控制全世界九成以上的毒品贩卖!大英帝国远东总督得看东印度公司的脸色!”胖子冷冷笑道:“现在你到外面看看,那些身上揣西瓜刀,然后带着人到茶餐厅里收保护费,那也配叫黑道?什么叫黑道?‘黑’字和‘道’字是结合在一起看的!你做的事情要‘黑’,同时还的自称一个强大完善的体系,这才叫‘道’!” 老实说我忍不住对面前这个胖子肃然起敬! 胖子用力掐灭手里的烟头:“别以为咱们国家就没黑道!有!而且说起历史上的辉煌,比什么山口组黑龙会,比什么黑手党家族,一点都不差。甚至更厉害!青洪这个名字,就是青洪家理。青洪,其实是青帮与洪帮两大会门组织的简称。因这两帮之间确有同源关系,互相渗透关系。所以就基本上统称青洪了。青帮其实开心就就好是手清打朝流传下来地漕帮,控制了整个国家南北漕运!你说牛不牛?旧上海三大巨头啊,和当时政府都有勾结,蒋介石都要给黄金荣门下递门生帖子,得靠他们帮衬着才能坐稳位置!洪帮就更不用说了,从反清复明的老帮会开始。连孙中山都入过洪门,早年反清的几次革命都是得到洪门地支持!近代到现在几次战争国家动荡,解放之后黑道是几乎势微了,可人家几百年的底蕴在啊!现在香港整个黑社会,别管这个字头还是那个字头,归根到底,还不是E书洪门天空的分支散天空出去的?香港有。你以为内地就没有?***另说你不知道……陈近南天地会你总知道吧?” 胖子瞪圆了眼睛瞧着我。 我苦笑:“靠,我至少也看过武侠小说…什么‘地震高岗,一派溪山千古绣门朝大海,三合河水万年流’…**,我他妈还青木堂堂主呢!你越说越玄了。” 胖子笑了:“那些切口未必是真的,不过这天地会的确和洪门是一路的,这却不假。” 我心里砰砰乱跳:“你的意思是,欢哥是洪门的?” “青洪本来就是一家。互相之间都是有历史渊源的。”胖子叹了口气:“所以我才说你胆子够大啊!现在青洪虽然不怎么在市面上能看见了,可是人家现在走高端了,不讲打打杀杀了,讲究的是高等犯罪,权钱交易……我说了。什么叫黑?黑到黑白不分的境界了,那才叫黑道。” 我脑子有些晕,胖子却冷笑看着我:“现在傻了?你以为你得罪是什么人?” 我耸耸肩膀,揉了揉鼻子:“总不会是青洪的龙头老大吧?” “呸!龙头老大,他也配!”胖子嘲笑道:“基本上说,现在道上没有一个统一的龙头老大,都是一帮老家伙出来镇场面,虽然暗中谁不服气谁。不过基本上还是互相帮衬着。你得罪的就是这帮大老板中的其中一个!而且还是手下势力很强的一个,至于叶欢,不过是人家大老板手下的一个头目罢了。” 我扬了扬雇毛:“说那么多,我还以为我真得罪了天地会总舵主呢!” “不是总舵主也差不多了,至少也是个堂主香主级别的。你这小子不知道这里面水多深!我看你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青洪没两下子,现在整个南方地道上能把你都当头号通缉犯抓么?这叫天字一号追杀令!比警察的全国通缉令都厉害!没点道行你就等死吧小子!” 我忽然收敛起了笑容,静静看着胖子一会儿,低声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 “谢我什么?”胖子看了我一眼:“我救不了你,我没那么大的本事,带你来这儿算是我做到头了。剩下的看你自己命了!” 我摇摇头:“不是谢你救我,是谢你救了那个丫头。” 胖子眯气了眼睛,忽然露出几分笑意来:“我说小子,这事情我也听说的一点,你是为了那个丫头把人家一个太子爷活生生打成残废吧?这丫头我看模样也就勉强算周正,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至于你这么拼命么?” 我正色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和我没那方面的关系……”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肃然道:“我受人托付要照顾她,有人欺负她,难道我还要先去调查调查那个人能不能惹吗?” 胖子大灌了口茶水,咧着嘴巴:“你就为了这丫头才闯这么大祸?命儿都送了,你也不怕?” “怕!”我淡淡道:“我当然怕,我又不是革命烈士,我凭什么不怕死?可是当时那事情我不知道里面的背景,做了也就做了……现在我想想也憋得很,可是我不后悔……就算当时我知道那小子是那么大来头,我还是会这么做!怕也得做!我答应了人家,照顾这丫头!!” 开心就好手打 胖子叹了口气:“你这是傻大胆啊。” 我摇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嘿嘿!”胖子冷冷笑了。 我听出他笑声里有些复杂的意味,他又深深看了我会儿,然后忽然指了指里面的房间:“那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那眉毛,那鼻子眼睛晴……哼,是叶欢的女儿吧?叶欢这家伙眼睛姜毒啊!”他看着我,脸上也不知道是感慨还是无奈:“他算是看准了人了,把女儿托付给你,其的是托对人了。只是这一托,却要你把自己的小命就搭上,你觉得值么?” 我昂然道:“没什么值不值的……这世界上,如果做事情之前都问一句值不值得……那干脆什么事情都别做了!”我冷眼看着胖子,目光丝毫不躲闪,盯着他地腿,咬牙沉声道:“抖胆问一句,您腿上的伤是打仗留下的吧?您当年去打仗,留下这伤,难道开心当就好时手你打往前冲的时候,也要先问问自己值不值去?” 胖子一下语塞。 随后,他看着我足足沉默了好久,然后忽然站起来,用力拍拍我的肩膀,目光里带着几分异样的东西,似乎是惋惜,似乎是无奈,忽然低声道:“年轻人,好好活下去,保住命!你这样的人,现在太少了,死一个就少一个,可惜啊!” 他那种看死人一眼的目光,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不过胖子没再和我说什么,缓缓走出了房间,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句:“在这儿待着别出门。” 房门关上,房间里没开灯,有些昏暗。 “死么?”我嘴里有些苦涩,不过随后忽然笑了笑,从怀中摸出个随身贴身扶带的测量器。 “老子寿运不错,大概死不了吧。”我哈哈笑了几声,可惜就连自己都感觉到我这笑声有些干巴巴的。 这两天其实我也拿出戒指看过,不过都是黄色指数高扬。 黄色指数代表“寿运”,看来我应该不是短命的相吧…不过不知道,横死算不算在狩运里面呢? 我心里有些乱,靠在沙发上歇了会儿。 这两天事情太多,精神高度紧张,一直都没睡好。而这个胖子,虽然只是短短的接触了一下,却给我留下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子这个人能让人信任! 身心一放松,我很快就闭上眼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我实在太疲惫了,睡梦之中,居然连个梦都没有做,一直处于昏睡状态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忽然身子一颤,猛然惊醒了过来!我感觉到全身一股寒气,仿佛汗毛孔都竖了起来,一股警兆从内心生了出来,睁刚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就看见昏暗的房间里,身边坐着一个人…… 此刻居然已经天黑了!看来我居然不知不觉中睡了整整一天!晚上黑暗的房间里,没有灯光,身边这个人就坐在哪儿看着我,呼吸很绵长浑厚,我看不清他的模样,只看见一个轮廓! 睡梦之中醒来身边居然有人窥视!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危险了! 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几乎是立刻一掌打了过去…… 随后就看见那个人身子闪了一下,我感觉自己手腕立刻被人抓住了,对方的手指好像铁钳一般捏住了我,然后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五,我是金河。”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