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02章 【他奶奶的,福大命大!】

第102章 【他奶奶的,福大命大!】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7 18:43:07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0:15
我们一大一小两人乘出租车到火车站附近,我找了家距离火车站大约有近五百米左右的“猫空咖啡厅”,这是一家通宵营业的在本市很著名的连锁店,带着倪朵朵走了进去,找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然后仔细的对她说:留在这里等我!我不回来,你自己不要轻易走!不要打电话,不要和人说话,不要乱走!我不回来,你最好连厕所都不要上! 留下她,我出门步行朝着火车站走去。 南方的冬天夜晚,其实并不算太冷。但是我此刻却感到了一丝骨子里的寒气。天上没有星光,城市里浑浊的废气下,往上看去,好像天空是灰蒙蒙的,尢其是城市的灯火之中,天空灰得有些让人绝望的味道。 我苦笑,忍不住把身上的外套拉紧了点,可还是觉得心里很冷。 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路上没有行人,直到火车站的售票处,周围的人群才多了起来。 一排窗口只有三分之一还亮着灯,三三两两的还有人在排队。候车大厅里,长椅子上躺着很多旅客,有的靠着,有的干脆脱了鞋子当枕头在睡觉。甚至有的地方,喧嚣地上都躺着人。还有人挤在角落里吸烟。 远处检票口,一个穿着制服的火车站的工作人员靠在椅子上打盹,另外一个则在看报纸杂志。灯光昏昏的,让人有种想睡觉的感觉。 我站在电子列车表前仔细的看着车次和时间。 我甚至连目的地都还没有想好去哪里……我的目的很简单,找一个最快离开南京的列车,甚至去哪里,随便! 我一面看列车表,一面小心仔细的看着周围有没有可疑地人。 尽管我认为,他们不可能这么快找到我,毕竟他们需要先查到我地身份。才会来追杀我!可是……我依然保留了充足的警惕……在这种逃跑游戏中。任何地小心,都绝对不是多余的! 身边不时有一些黄牛围过来问我去什么地方,努力的兜售他们的火车票,还有一些开黑车的长途拉客车也在找我搭讪。 我都没搭理,只是冷静地在列车表上寻找…… 终于,我选定了一个目标:二十五分钟之后,有一辆开往上海的列车。这是我能找到的最近的一班了。 走到售票窗口,售票员用生硬的语气告诉我,硬坐票没有了,我想了会儿,买了两张站台票。决定先进站,然后上车补票吧,能离开就好! 我交钱的时候,忽然发现左侧似乎有人朝着我这里走过来,我心里一动,假装数零钱的时候,偷偷地用余光看了一眼。 两个男人,穿着灰色地外套,平头,手里没带行李。站在大约距离我十步左右的距离,似乎正在小心翼翼的打量我。 我心里一突,立刻警惕起来!同时察觉到另外一侧还有一个男人也在冷冷地看着我,正在仔细地核对我的相貌…… 我立刻心里冒出一股寒气来,柜台上的零钱一把拿掉,然后掉头撒腿就跑! 两边人看见我跑了,立刻不在犹豫,左边的两个男人最先反应过来,朝着我猛追。右边的那个男人一边跑一边大叫什么,距离太远我没听清楚,正想往出口冲,却老远看见候车大厅的口里一下涌进七八个男人,有的穿着黑衣服,目标很明确,朝着我奔了过来! 我毫不犹豫,立刻掉头,不敢往外,反而一头朝着检票进站口冲了过去。 一时间大厅里人仰马翻,由于大厅里地面上坐着躺着很多等候列车的旅客,地面上甚至只留下的很小地一些插脚的地方,后面乱哄哄的跑进来这么多人,一下子就绊倒了几个,引起了一些争执,好几处都发出了惊呼,伴随着痛叫和怒骂。我只是闷头冲进进站口,那个在看报纸的工作人员,似乎想站起来阻截我,却被我一把推开,一**摔在了地上,然后我一手撑 开栏杆,身子好像跨栏那样从上面翻越了过去! 旁边的值班室里,有车站的值班民警还有两个带着袖章的保安冲了过来,我也不管,只是悄着朝着车站跑,后面两个家伙追得很快,我们就这么一先一后冲进了火车站里得地下通道,一路上我撞到了两三个拖着行李慢走旅客,有一次差点摔倒。踉踉跄跄跑出了几步,撞在一个卖饮料和小吃的推车上,这时候后面的一个人已经追到我身后了,这家伙跑得极快,和后面的大部队拉开了一定距离,我借着撞倒的势头干脆往地上猛的一蹲,后面这人刹不住,直接从我身上绊了过去,面朝下重重摔在地上,我起来继续往前,用力推开那个想抓住我胳膊不放的信贷员,然后沿着月台一路往前冲…… 这时候后面的追杀的人已经有一些被车站的警察和保安拦住了,我看见前面还有两个保安要拦我,干脆咬牙,从站台上一步跳到了铁路上,然后冲到对面站台。 车站里很从人都在远远的围观,还有车站民警吹的哨子声音,尖锐刺耳!我穿越站台,一头钻进地下通。然后朝着旅客出站口跑去,刚过一个转弯,忽然看见前面一条腿伸了过来,我一个不防备,绊在上面,踉跄摔了出去,身子一震,当时也不知道是哪儿疼不还是那儿麻,根本就顾不上了,只是第一个念头,倒地之后立刻翻身过来,却就看见一个人举着一根铁棍朝我脑袋砸了下来。 我抬手举着手里的包去挡了一下,铁棍打在我的手指上,钻心地疼,立刻整只手掌都失去了感觉,我闭上眼睛抬腿踢了过去,踹在对方小肚子上,然后翻身跳起来,狼狈逃窜。 前面的列车出站口灯光在我眼睛里一闪一闪的,有两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要拦我。我连跑连掏出腰间的刀,脸上沾着血,狰狞地吼叫:让开!让开! 两个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都小心翼翼地退后了半步--他们一个月不过千把来块,犯不着和我拼命。 我想对了,来不及走那个弯弯绕绕的栏杆通道,直接从上面翻了地去,最后翻的那下身子有些发软,重重摔在地上,膝盖钻心地疼,咬牙拼命站了起来,后面已经传出急促的脚步声,我感觉裤子里湿漉的,我猜测,膝盖肯定出血了,而且流的很多,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头冲进在外面举着牌子等接人的人群中了。 几声尖叫,人群下意识的给我让开了一条道来,我就这么一路从出口冲出了火车站。 继续用这种冲刺的速度跑了好几百米,我已经有些疲惫不堪,脚下发软,膝盖摔的地方越来越来越疼,肺部呼吸也有些来不及了,一下一下的,灼热刺痛让我无力支持。 夜晚,城市路人稀少,我就仿佛一只丧家犬般逃窜,幼稚病地拐进了路喧的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我靠在墙壁上,终于无力支撑,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 这是一条背光的小胡同,而且是死胡同,估计是常年照不到阳光,地面有些湿漉漉的,墙角还有些可疑的滑腻,也不知道是青苔还是别的什么,胡同里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还有一些尿蚤地气味,我心里无力地苦笑,一定是有些来不及找厕所的人常在这里方便。 尽管我知道地上肯定很脏,但是我现在真有些站不起来,肺部好像在灼烧。人在紧张的时候,脑子里反而会不由自主的蹦出一些最离奇的念头。我悲哀地想:妈的,老子现在身体真的不如从前了,才跑这点路就喘成这样,看来要戒烟了,不然肺吃不消了…… 揉了揉膝盖,已经麻掉了,借着一点昏暗的光线看了看那支被铁管打中的手,大姆指和食指已经肿了,好像两根胡萝卜一样。 低声咒骂了一句,我忍不住想:他们怎么能这么快就找到我的?!怎么可能?? 在这条死胡同喘息了几分钟,我确定没有人追来,也没有人发现我了,心里稍微安定了一点。 我又足足在胡同里耐心地等了近一个小时,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外套碚了下来,翻过来把里面穿在外在,套在身上。 我出门的时候换了件外套,是那种前年流行过的正反都能穿的样式,翻过来之后,颜色完全不同,也稍微安全一点。 在胡同里往外张望了会儿,我才走出来,我不敢步行会咖啡馆找倪朵朵,而是跑到附近大约二十米远的一个公交车站台,跳上了一辆公交车……然后再下一站下车。 绕过了火车站,我又花了十分钟穿越两条巷子,朝着倪朵朵等候我的咖啡厅走去。 这里距离火车站大约有七八百米远,我有意挑黑暗的小巷子穿越,可偏偏在一个拐弯的时候,忽然身边墙角里一个黑影子窜了出来,一下撞到我身上,把我撞得靠在墙壁上,然后我感觉自己的腰部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胆层和紧张,操着外地口音,结结巴巴道:钱!把钱交出来~ 旁边还有一个黑影子站在巷子口,侧对着我,紧张地看着外面,回头低声叫道:快点! 是遇到抢劫的了……我反而松了口气,然后低声道:我身上没钱。 你……你交不交!交不交!他说,慌慌张张的伸手要打我了耳光,我一把捏住他的手腕,然后一使劲,他痛叫一声,手里里的一个东西啷掉在地上,我立刻抬起膝盖撞在他的小肚子上,巷子口那个家伙一看不妙,似乎想跑,但是又舍不得放弃同伴,站在那里愣了一秒钟,然后还是朝着我扑了过来。 没费什么事,我轻松放倒了他,然后捡起地上的那个硬邦邦的东西看了一眼,是一把“改锥” 看着我朝他们走了过去,那个负责望风的家伙忽然就开口训示道:别打,求求你别打我们…… 我现在没心思理会这些烂事,随手把那尖锐的改锥扔在地上,想抬腿走人,可是那人却似乎误会了,以为我要踢他,吓得立刻往地上一趴,抱着头道:我们也是被逼的,没钱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妈逼的车跑不了,没钱加油,都饿了一天了…… 我立刻站住了,看着地上的两个人,犹豫了一下:车?什么车? 本能的,我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花了两分钟,我立刻盘问清楚了这两个人的底细。 是两个跑长途货运的司机,运了一批批购来南京,交了货之后,两个家伙稍微贪心了点,开着车跑到火车站和长途车站来,想看看能不能顺路捎一两个人回去,也赚点汽油钱…… 可是,火车站这种地方,小偷那是出了名的!两个家伙人生地不熟的,结果半天不到,皮包就被人划了道口子,里面刚拿到的货款报酬,全部被人掏走了,连手机也给摸了去。 两个男人身上加起来,连一个硬币都没有,已经饿了一天没吃饭了,现在连回家都回不了……因为车里的汽油不多了,最多跑个二三十公里,肯定要加油!可是身上连半毛钱都没有……***高速公路一路上还要好几百呢? 两个人在附近困了一天,补人偷了钱,加上又加不了家,又急又气,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就干脆动起邪念,在车的工具箱里找了一把尖头的改锥,寻了这个僻静的巷子口,临时做起了截道抢劫的营生…… 而我,不幸是他们的第一个客户…… 我心里一动,把地上两个家伙拉了起来,问道:你们回哪里? 浙江,海盐。那个放风的家伙回答。 我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样,我给你们五百块,你们把我送到上海,反正你们也正好顺路。五百块也够你们一路回家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