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七十六章 【我日,极品!】

第七十六章 【我日,极品!】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7 18:41:56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3:05
听到这里,我已经大概明白情况了,不由得转头看了宁燕一眼:“……他真是你老公?” “……是的。”宁燕眼神有些凄凉:“不过我们正在办离婚,他已经很多次借口找我胡闹了……”说完,宁燕盯着那个男人:“姓朱的!你不就是想勒索钱么?我告诉你,一分都没有!我已经受够了!够了!!” 我叹了口气,把宁燕拉到我身后,盯着那个男人:“你想怎么样?” 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依然咬牙道:“你他妈弄了我老婆,还问我怎么样?今天你不给我个交待,老子和你们没完!***,你刚才还敢打我!没王法了!” 我气的反而笑了,脸上丝毫没有怒气,缓缓走了过去:“你想要什么?要钱是么?多少?” 我假装伸手到口袋里掏东西的样子,这个男人眼睛立刻亮了,原本一张还算端正的脸,此刻显得说不出的猥琐:“一……不,十万!妈的,你开宝马,有钱人了不起啊!有钱人就能随便勾引别人老婆啊!老子告你一个通奸,告你一个重婚罪!” “行了行了,少他妈浪费口水了。”我不屑的撇撇嘴角走过去:“你要钱是不是?好啊……支票行不行?” 我一手掏出钱包,走了过去,男人没有防备,似乎正准备点头,我忽然伸手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然后稍微一用力,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钱?老子给钱!”说完,我张开手掌,一巴掌抡了过去。 啪!他脸上立刻多出了五条印子,半边脸高高肿了起来。 “还要不要?”我瞪眼喝道,反手又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男人被我两个耳光打得愣住了整个人拼命挣扎起来,我拎着他,不等他挣脱,已经远远扔了出去,上去一脚踹在他身上,如果不是后面宁燕死死拽住我,恐怕这个家伙就要立刻进医院了。 “陈阳,不要!不要打了!”宁燕带着哭腔。我松开手,喘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宁燕:“这种人渣就是他妈欠揍!”然后指着地上的那个男人:“听好了,老子只是宁燕的同事,原本你们两人的私事和老子没关系!但是我生平就最见不得打老婆的男人!今天扇了你两个耳光算是轻的!下次再让我看见你犯贱,老子把你卵蛋挤出来你信不信!” 男人被我凶悍的样子吓傻了,捂着脸连叫唤都忘记了,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眼神里装着恐慌。 “妈的,欠修理。”我吐了口吐沫,拉着宁燕上了车,一溜烟从那个男人身边开了出去。汽车行驶上了公路开上了高架桥,我偷眼看了看宁燕,正拿着一张纸巾抹眼泪呢,泪眼挲挲的模样,两个肩膀不时轻轻起伏,一顿一顿的。 “你没事吧?”我开口。 “嗯。”宁燕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宁姐,你比我大着几岁,有什么事情,别藏着腋着,尽管和我说,只要我能帮上的,绝对不皱一下眉头!”我说的很干脆。 这是我的原则。我一向最瞧不起那些打女人,尤其是打自己老婆的男人!我总是很坚定的认为,男人的强硬不是用来在自己女人面前显摆的。你有本事,在社会上混,和外人挺直了腰板去强硬!别他妈回家拿自己老婆撒气!这种男人,简直他妈没有卵蛋! 宁燕哭了好久,才抽抽噎噎断断续续道:“谢、谢谢你、陈阳。” 我摆摆手,换了一个稍微柔和一点的语气:“宁姐,你真的没事么?那个家伙……他是不是勒索你?你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吧。” 宁燕沉默了会儿,才幽幽叹了口气,原本脸上的那幅女强人的模样一扫而空,满脸都是忧愁柔弱的姿态。 “他的确是我的丈夫。”宁燕缓缓摇头,眼神里带着无限的悔恨:“我们结婚快四年了……” 我没吭声,等她说下去。宁燕歇了口气儿,才缓缓说出了一番话。 宁燕不是南京本地人,她是南方姑娘,江西哪儿来的,在南京念了四年大学之后,毕业了就没再回家乡,而是留在了南京打拼。毕竟南京虽然放眼全国也不过只能算中等偏上的城市,但是比较起宁燕的家乡来说,已经算是大城市了。 和太多太多的来自偏远地区的大学生一样,能在大城市里扎根生存下来,这种诱惑无疑是非常强烈的! 宁燕是一个很勤奋能干的人,她在一家超市里做了一年之后,走进了方楠经营的这家深蓝娱乐,一步步从小文员拼了出来,一直到今天……整个的历史堪称是一段农村大学生的城市打工个人奋斗史了。到如今,宁燕也算是事业颇有成就,一个外来的妹子,在这座城市里奋斗到有房有车……这样的境遇,算是很受人羡慕了。 当然,如果不是摊上了这么一个人渣老公,宁燕可以算是幸福的了。 说起宁燕的这个人渣老公,也算是人渣之中的极品了。挺大的一个男人,当年和宁燕还是大学同学,凭借一张巧嘴花言巧语,也不知道怎么就骗取了人家的芳心。 都说人一旦走出校门进入社会,就会大变的。果然!那个人渣老公原本在学校里面的时候,也最多不过是有些小毛病,只是一些小的恶习,算是小节有亏而已。进了社会之后,就变本加厉了。 如今工作不好找,她的老公在家里足足歇了大半年时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太苦太累的,他不肯干。轻松的挣钱多的,人家也看不上他。就那么荒废了半年多,都是靠着宁燕一个人的收入养活两个人。 听到这里,我对宁燕不禁肃然起敬了。 我想,如果换了现在的大学里面绝大多数女生,有这么一个没工作的男朋友,还要自己赚钱养活他半年多……恐怕早他妈就和他拜拜了。 宁燕居然生生养了那个小白脸半年多!那小白脸吃她的喝她的,过着猪一样的幸福生活,宁燕居然也一直痴心不改,居然没有一脚把他踹了!堪称奇闻了! 要知道,宁燕的模样挺周整的,算是一个第二眼美女。猛一看,只是有点小漂亮而已,可是细细看来,却很有些味道。如今稍微姿色好一点的女孩一出校门进入社会,就会有大把大把的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眼巴巴等着她们,宁燕这样的姿色,进入社会之后,也不乏很多追求者。 她居然一直守着那个人渣过了这么久! 难道她天生的智商高了,情商就相应偏低了? 那个男人也算聪明,靠着宁燕养活自己的时候,还稍微懂得收敛自己的性子和本色,据说对宁燕也是温柔有佳,宁燕也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养着他。后来那个那人终于托一个发达了的同学找了分不错的差事,在某外贸公司里工作,收入尚可。可是却不多时候,就和公司里的太子爷搭上了关系。 听到这里,我稍微揣测了一下……那个家伙多半是属于善于溜须拍马的一类人才吧。但凡太子爷一类的人,多半是吃喝嫖赌五毒俱全,这个人渣靠着在那个太子爷身边帮闲,也混的不错,只是却不小心染上了赌瘾…… 之后宁燕的日子就难过了。赌博这东西一旦陷进去,那就是无底深渊!那就是吸金的窟窿! 不然的话,周荆现在负责的那个赌场怎么赚钱?哪里来的赚那么多钱的?还不都是赌客们“捐献”的么? 一点薪水算是全砸进去了,连个响儿都没听着。那时候宁燕已经和他结婚了,两人的收入加起来都有近万一个月,却常常入不敷出,宁燕在家里更是动辄就遭到大骂。 宁燕的工作越发努力,负责的业务也就越多,常常会有一些工作繁忙的时候,比如一些生意上面的应酬之类,那男人多半是心里不平衡,从开始的猜忌猜疑,到了后来的无理取闹。搜查宁燕的东西,试图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找不到了就涎着脸说几句好听的,如果找到什么让他觉得怀疑的,就恶语相加,有的时候甚至大打出手! 我听得愣住了。 这是他妈什么极品男人啊! 不过更“极品”的还在后面……宁燕的父母,攒齐了一笔钱准备给自己的女儿买房,足够支付首期了。按照道理说,两人是夫妻了,买房子没理由是女方一个人的事情。可那男人的钱败得差不多了。结果就提出了几个让我听来非常无语的要求: 第一个,能不能买房的首期付款都由宁燕出,每月按揭两人一起偿还。宁燕是个死心眼的家伙,加上当时对那个男人还没死心,居然犹豫着答应了。 第二个要求紧接就来了:房产证上能不能写那个男人的名字,因为据说那个男人觉得房产证上如果是宁燕的名字,会伤他的“男性自尊心”,感觉自己像是倒插门的。宁燕咬牙居然也答应了……老实说听到这里我身子对宁燕都有些无语了……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第三个要求更离奇了,看了几处房子之后,看中了一套,那个男人第一个反应是,能不能留下其中一间朝南的带阳台的大房间下来,给他的父母……因为据说他的父母有打算搬过来住…… 坦率说,孝敬父母是应该的……可是拿着老丈人给的钱买了房子,只想着自己的父母……难道宁燕的父母就不是人?就活该一辈子待在小县城里? 妈的,平时打着老婆,骂着老婆,靠老婆养活着,完了拿了老丈人给的钱买了房子“孝敬”自己的父母……这他妈还叫“男人”么?还他妈谈什么“男人的自尊心”…… 还没说完! 第四个要求更古怪了……那个男人有一个亲哥哥,年纪大一些,有一个处于学龄的孩子,男孩。结果男人第四个要求是,把那个孩子也接过来,因为南京是大城市,教育环境比较好……当然,孩子过来了,也要靠宁燕帮着抚育了…… 这叫他妈什么事儿? 帮助自己家兄弟姐妹,是应该的!可是你自己还养活不了自己呢……拿着老婆的钱财,孝敬自己的父母,置对方父母于不顾,完了买了房子,自己的老婆不但要照顾老人,还要负责照顾一个小孩子,负责他的一切吃喝拉撒,最后完了房子还是挂在对方名字下的……平日里隔三岔五的,还的加上一顿打骂…… 旧社会的童养媳也没这么凄惨的待遇吧? ***,以前都觉得我身边的那些朋友算极品了……今天才算遇到真极品了! 这样的男人,要还提***什么“男人的自尊心”,那全天下的男人都他妈抹脖子自杀算了! “我说宁姐……你不会这些要求都答应了吧?”我费劲的张了张嘴巴,看了宁燕一眼。 宁燕默不作声,最后才缓缓道:“没有……我父母知道了,就不干了,坚决反对。结果他和我大闹一场,还对我动了很重的手……那次之后,我才真的算看清了他,坚决和他离婚。”她叹了口气,眼神里有些柔弱的样子:“可是他死活不肯,已经拖了我三年了……这三年里断断续续的,也不知道纠缠了我多少次,我找律师打官司,都没用。” 我忍不住叹息道:“靠!他当然不肯离婚了!你等于是他的私人保姆了!还是长期饭票!离开了你,谁养活他啊!”可是又忍不住问道:“可离婚的官司没这么难打吧?法定分局两年,就可以判离婚的啊。” 宁燕脸色有些无奈,有些愤怒,有些凄凉,有些委屈:“没这么简单的……陈阳,你不懂的,所谓的分居,必须出具证据……可夫妻两人的分居证据,取证界定有有些困难……而他经常来纠缠我,甚至晚上跑去我家里找我死缠滥打……我一年多前根据律师的建议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分居的手续和证据了……可是现在眼看两年快到了,他最近纠缠得我又紧了很多。” 我明白了……所谓的分居生活,其实主要来说,就是界定夫妻两人是否还有性生活!这种极度**的事情,又如何取证?你说没有,人家偏偏说有……说来说去,一嘴毛,说也说不清! 我简直苦笑不得了……宁燕看似一副工作上精明强干的样子,却没想到家庭的私人生活却混乱得简直一团糟!在感情上却态度如此的柔软好欺! 这样的事情,要是换了……嗯,要是换了乔大小姐,早他妈一脚踹死那个人渣了,不把他打个生活不能自理,都算乔大小姐心慈手软! 我叹了口气:“宁姐……你也太好欺负了……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么心软的人……你平日里为公司签合同跑业务时候的那个强硬的劲头呢?拿出十分之一来,也不至于被欺负成这样吧?” 宁燕一边抹眼泪,一边低声道:“他几乎每个月的这几天都会来找我闹一闹,借着机会就借题发挥耍无赖,因为他可能知道我每个月这几天领薪水,找我来讹点钱走吧。” “行了!”我一拍方向盘,却冷不防按了一下喇叭,叫道:“下次这家伙来找你,你告诉我!妈的,我刚才打了他几下,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现在真想马上回去海扁他一顿!” 一路聊着,宁燕抹着眼泪,也没注意我直接就把车开回了公司,到了停车场下,我安慰了她两句,让她先回公司了,宁燕现在的精神状态不是太好,原本按照计划我们还要去机场接客户的,可现在看她的样子是不适合去见客户了,我让她直接上楼去公司了。 不过,不管如何,我已经打算一定要帮宁燕一把了。 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简单。人敬我一尺,我就敬人一丈!我刚上任的时候,宁燕很帮我,现在她有麻烦,我说什么都要帮她! 或许这种作法不适合公司这种职业场所!但是我不是别人!我是小五!是那个在夜总会里肯为了手下的一个女服务员就跟人抡瓶子的小五哥!别说宁燕还用心帮过我!就算她什么都没做,至少现在我是她的头儿! 欺负小五哥手下的人! 两个字:找死! 这事情暂时按下不表,不过后来却有一个插曲不得不提。 阿泽偶然之中听我说起过宁燕的辛酸往事,当我告诉他,有这么一个女人,自己家里买了房子,出钱养着无赖老公,还答应把房子分出一半来供养对方的父母,还外加未成年小外甥,最后房子还的挂对方名下资产,隔三岔五的挨打受骂算是家常便饭,还一如既往无怨无悔…… 阿泽当时几乎听傻了,然后第一个反应是:这女人在哪儿?妈的,就算她长得难看点,老子也把她娶了当老婆!靠!这简直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老婆人选啊!! 至于对付那个极品人渣男人,则是乔乔大小姐听候拍案大怒,杏目圆瞪,娇声呵斥道:“靠!有这种极品?妈的打一顿然后押到泰国直接阉了他,再送到同性恋妓院里去让他下半辈子卖**!”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