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六十九章 【强抢民女】

第六十九章 【强抢民女】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7 18:41:41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0:13
我们一路开车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军人俱乐部,这地方在南京相当有名气。一般来说,这里是附近省市最大的图书市场,无论是各种市面上正流行的书籍,还是一些港台版本的杂志,这里基本上都能淘到,俱乐部里面有一栋大楼,弄得好像大型商场一样,全是书商的摊位,从诸子百家到主旋律著作,还有什么教学教材,小说杂志,金庸古龙到现在流行的网络小说,这里算是应有尽有……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全是盗版。 一般情况下,很多中学生都会跑到这里来淘最新的台湾言情小说,还有一些日本的漫画,什么猎人海贼王之类的,每天下午都能看见一溜一溜的学生在这里进进出出。当然,那些书商在台面上放的大多都是正版书,可如果你过去悄悄问一问,价格谈好了,就会有人跑到后面仓库去把你要买的书给你拿出来。 我之所以对这里还算熟悉,是因为阿泽曾经带我来这里买过两套香港的《龙虎豹》 除了小说漫画之外,这里周围还有一排大大小小的音像店。兜售各种光碟,游戏地,音乐的,电影的。**的,应有尽有,自然不用说,也都是盗版地。这些音像店就和五星家电商场隔着一条小过道,常常有人买了一套家庭影院之后,就跑到这里再淘上十几张盗版美国大片回家。 而同时,这里还有几家小餐厅,小酒吧,另外还有一家本市著名的练歌房。 当然,整个军人俱乐部在学生群体里最著名的。则是这里有一家曾经是全南京市最大的市内溜冰场。溜旱冰这种活动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在中国曾经风糜一时,据说是中学生阶级的年轻人最喜欢的一种娱乐活动。那个时候军人俱乐部里的“长城”溜冰场每天都处于爆满状态。 平时一对对小鸳鸯都趁着溜冰的时候,堂而皇之的手牵手来回晃悠,当然,也有很多小太妹小混混在这里打发时间。这个地方算是鱼龙混杂,时常都有一帮帮十几岁毛还没长齐全的小年轻大打出手,甚至动刀都有,溜冰场地后面一条小巷子里。经常成为“摆场子”的最佳场所(摆场子:南京话,意思是双方带齐了人马群殴)。 总而言之,就一个字:乱! 一个溜冰场里,都被迫养了几十号保安!否则根本就镇不住场面! 不过现在溜冰地风潮早就过去了,现在的年轻人也渐渐不再流行这种娱乐活动,可是长城溜冰场作为南京市小年轻们的聚集场所却依然保留了下来,生意也还算不错。 我们开车进军人俱乐部的时候,门口有些拥挤,等我们开到练歌房的时候。门口的停车位已经满了。几辆妆饰得花里胡梢的艇王摩托车横在汽车停车位上,很嚣张地样子,车身上镶了很多改装上去的花花绿绿的车灯。几个年轻小杆子围在旁边抽烟。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嘴巴里说着嚣张的粗口,不时的对着走过的漂亮MM吹口哨。 让我注意的是,我看见倪朵朵的其中一个同学正站在这几个小杆子地身边,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神态有些献媚的样子,手里捧着一盒香烟。这是一个看上去最多十七岁地小子,穿着校服,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好像鸟窝一样,我示意乔乔停车,然后对说:“你找地方停车,我到练歌房大厅里等你们。” 说完我先开门下车了。走过那几个小杆子,眼角瞟了倪朵朵的那个同学一眼,仿佛听见他用讨好的语气道:“大哥,今天我带了她们过来可费了不少力气……” 我微微一皱眉,快步走进了大厅。大厅了全是年轻人在晃悠,还有从一个个包间里传出来的鬼哭狼嚎一样的歌声,我走到柜台前,问里面的一个穿着廉价旗袍的女服务员:“有几个穿着校服的,进了哪个包间?” 服务员愣了一下,面带难色:“先生,这个我不清楚……” 我打断她:“就在刚才,应该有四五个人,都穿着校服,有男有女,是中学生打扮,其中有一个爆炸头,应该很好认的。” 服务员皱眉:“先生,您要找朋友的话,可以自己打电话给她们……” 我有些不耐烦,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粉色大钞票压在柜台上推了过去:“她们在几号包间?” “三一九,三楼左边第二间就是。”服务员飞快的伸手在柜台上一扫,然后顺势就把钞票扫了回去,不动声色的飞快说了一句。 “好,你给我开个包间,我要她们隔壁的一间。” 服务员有些异样的扫了我一眼,大概感到我这个人很古怪吧,不过我看我一脸冷淡的样子,她也没说什么,飞快的给我开了单子,我交了钱回到大厅门口等阿泽和乔乔。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口哨,乔乔和阿泽两人昂首走上台阶推门进来,乔乔还回头对着外面竖了一个中指。 “怎么了?”我问。 乔乔一脸不屑:“几个小杆子,对老娘吹口哨。” 我笑笑,没说什么。 这种事情很正常的,换在平常。这几个小杆子恐怕就贴上来了,大概是看乔乔和阿泽两人穿着打扮都不像普通人,还是开车高档车来地,所以才没轻举妄动吧。 我们上了三楼。进了包间,进门之前我悄悄在外面看了看隔壁的包间里面。包间的大门是花色玻理,看得不太真切,不过里面隐约有四五个人,从穿着上看正是倪朵朵那帮同学,隔着门就能听见里面传来震天价响的劲爆音乐,包间里灯光调暗了,好像这帮人在跳舞。 “陈阳,我们就在这儿傻唱?”乔乔扬眉:“我可有日子没K歌了,这儿有什么意思啊?” 阿泽却不管这么多。随便点了首歌拿着话筒就开始嚎叫。 我拉着乔乔坐在我身边。我坐地地方靠近门口,这里的包间都是凹形的。从我坐的地方,可以正好看见隔壁包间的大门,倪朵朵那里包间有人进进出出,我都能看得见。 我点了枝香烟,低声道:“先坐着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自己找乐子呗。” 乔乔翻了个白眼:“切。早知道今天不跟你出来了。陪你晃了一个上午了,没泡到MM,尽开车给你当司机了。” 我陪笑:“行了,就当帮朋友了……老实说我是找你们陪着给我壮胆的。我没和这种小姑娘打过交道,而且你是女孩子,说不定有些事情要你帮忙了。一会儿那个小姑娘出去上洗手间的时候,你帮忙跟着她,我刚才在外面听到她的一个同学和几个小混混说话,可能会有什么事情。” 乔乔一下眼睛就亮了:“有事?那还差不多!怎么了?今儿我们要在这儿开打吗?”我看了她一眼。心想也就这个疯丫头的生冷不忌的性子了,听见打架眼睛就放光,唯恐天下不乱地地模样。看她这模样,就恨不得上房揭瓦了。 坐了会儿,我看见隔壁走进了几个人,正是刚才在门口看见的那几个小混混和倪朵朵地那个同学。随后隔壁的音乐声又更响了几分,时不时还传来几声呼哨声音。 我坐着喝了杯可乐,就看见隔壁门推开,倪朵朵和两个女同学走了出来,我立刻对乔乔说:“你去吧,你在洗手间里弄点情况,别让她们太快回来。我要办点事情。” “弄什么情况”乔乔瞪着一双杏眼看我。 “唉,那还不简单?随便你发挥嘛!和她们搭讪,调戏调戏小MM。”我满不在乎道:“你平时不都是这么做的么?” “靠!就这个几个小妞?”乔乔一脸不屑:“看不上眼!我乔大小姐也不是什么女孩都看得上的!切!我是宁咬仙桃一口,不吃烂梨一筐!” 我叹了口气:“妈的,为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泡个MM嘛?又不是要你勾搭男人!上次我不是还帮你装黑社会吓那两个玻理么?” 乔乔无奈:“算你狠,就当我还你那份人情了。”说完乔乔起身跟了出去,我又推了阿泽一把:“别愣着啊,你也去。” “我?”阿泽苦着脸。 “她们三个人,我怕乔乔一个人搞不定,你去帮忙,你对女孩不是最有一套么?” 阿泽还想拒绝,我已经飞快道:“大不了下次你家里安排你和同性恋相亲,我也帮你一把就是了。”说完我已经把他推了出去。 等阿泽出去了,我把音乐声音关掉,走到门口,头贴在墙壁上听隔壁的声音。 这种低档练歌房里包间的装修都是廉价地隔板,隔音效果很差的,隔着墙板就能把隔壁的声音听个大差不差的。正好隔壁的音乐也关掉了,我音乐就听见里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 “老大,行不行啊?这样会不会惹麻烦?”我听出这是倪朵朵的那个男同学的声音。 “你要是怕就他妈滚蛋!”一个恶声恶气的声音低声骂道:“妈逼地,不就是几个小妞嘛,你他妈以前没干过啊!” “可是……倪朵朵那个小盼西(注:盼西,南京话,就是小妞的意思)好像有点背景的!”倪朵朵地同学有些犹豫:“以前有人打她的主意,结果后来几次都被人海扁了一顿。还有一个家伙给打断了一条腿呢。” “废什么话!”另外一个声音嚣叫道:“不就是一个小中学生么?老子就不信她有什么背景,上了再说!” 那个恶声恶气的声音忽然笑了笑,下面的声音有些猥琐,大概是压低了声音说话。听上去有些模糊:“老子……拿了……西班……苍蝇……六颗……Hi大了……带走……” 我越听心里越火大,虽然听地不是很完整,却大概明白了里面的意思了! 这几个家伙大概是准备下药把倪朵朵迷翻了带走,至于“西班牙苍蝇”这个名字,我当然是熟悉的,这是一种催情迷幻药,很多小混混都用这种药物在迪厅里面泡MM,那种小太妹晚上在迪厅里面喝多了,瞧瞧给她们下一颗药,然后迷昏了之后。想带到哪里就带到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说被**了。被轮一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把香烟掐灭了,然后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枝啤酒瓶推门出去。 推开隔壁的房门,就看见沙发上坐着那几个门口见过的小混混,一个个撇着腿,吊儿郎当的抽着烟,房间里烟雾缭绕,雾气蒙蒙。我一眼就看见桌面上放着一个半透明的塑料小包包……这东西我见多了。当时我心里一股火腾就上来了! 几个小混混忽然看见我这么个陌生人推门进来,都是愣了一下,不过立刻的,其中一个反应最快地已经飞快的把桌上地那包迷幻药抢着收了起来,坐着最靠近门口的一个家伙已经站了起来,恶声恶气的喝道:“干什么!你跑我们包间里来干什么!出去出去!!”说着走过来就要推我。 我一只手负在身后,提着啤酒瓶,面无表情嘴里随意敷衍:“哦,我走错门了。”眼看那个家伙手到了我面前。我猛的伸手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另外一只手里的啤酒瓶用力就砸了下去。 砰! 这家伙哼都没哼一声,当场就软了下去。其他几个小混混一下全跳了起来。“**!” 我满脸煞气,一把揪住最先冲到我面前的一个家伙,抓住他地头发把他往下一按,同时抬膝盖,一个膝撞下去,这家伙惨叫一声,捂着脸就倒了下去,脸上鼻涕鲜血眼泪混成一团,这时另外两个小混混居然从腰间掏出刀来了! 我靠,现在的小混混真不得了,出门在外居然随身都带家伙了!我心里稍微感慨了一下,对面一个看上去最瘦的家伙已经一刀捅了过来。 我侧身让了一下,夹住他的手臂,稍微一用力,就把他的关节卸掉了,然后一拳砸在他的下巴上面,这家伙疼得当场“翱”的一嗓子,可是一条手软绵绵的垂着,另外一只手却也不知道是该捂脸还是捂胳膊,我顺手抄过他丢掉的刀,然后指着剩下地两个家伙,喝道:“来啊!” 最后两个混混有些胆怯,看我举手投足就收拾了三个家伙,脸上都有些惊慌的模样,手里拿着刀子,却有些犹豫不敢上来。而倪朵朵的那个同学,则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这种小混混,我早年混地时候见多了,都是欺软怕硬的土狗。你比他们狠,他们就软了,他恶,你别他们还恶!然后就可以随便捏他们!我随手丢掉手里的半截破啤酒瓶,根本不理会面前拿刀的两个家伙,走到墙角一把拎起了倪朵朵的那个同学,直接把他从墙角拖了过来,看着他吓得鼻子眼睛缩成一团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恶心,抬手一个巴掌“啪”的一声就扇在他脸上,一巴掌就把他的鼻血都打出来了,我不解气,正正反反七八个耳光掴了过去,这家伙开始还想抬起手护住自己的脸,结果我一瞪眼,喝道:“不许躲!”他吓得身子一软,连动都不敢动了。 我几个耳光打完,这家伙已经满脸鲜血,两边腮帮子高高肿了起来。我丢下他,看着两个拿刀的小混混,他们依然满脸惶恐,不敢上前,其中一个身子都有些发抖了。 “拿刀?”我轻蔑的骂道:“给你把枪又怎么样?”这是地上地那个挨了我一啤酒瓶子的家伙动弹了几下。似乎要爬起来,我冷笑一声,走山上对着他的背后就一阵猛踩猛踢,踢得这个家伙又痛又叫。在地上打滚,然后才饶过了他。 那两个拿刀的家伙始终不敢动,就这么看着我殴打他们地同伴。 直到我停手了,其中一个才怯懦的开口:“朋友……你……” 我眼睛一瞪:“谁他妈是你朋友?”他吓得闭上了嘴巴,不敢说话了。 我目光阴沉,盯着两个家伙:“刚才是谁说,要上了倪朵朵的?自己站过来。”两个小混混手里拿着刀,似乎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该怎么办,听了我的话赶紧都摇头:“不是我!” 我上去一脚就先把一个家伙踢翻了,另外一个被我一瞪眼。手里的刀也掉了在地上。我拿刀指着他,冷冷道:“自己打耳光。打!” “啊?” “打!”我眯着眼睛:“你不打,我来帮你打!” 他在我的眼神逼视之下,沉默了几秒钟,终于抬起手…… 房间里传来啪啪的声音,我瞪了一眼刚才被我踢倒在沙发上的另外一个:“还有你!” 这个家伙看上去年纪稍微大一点,大约有二十多岁,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链子。耳朵上穿着耳环,他看了我一会儿,忽然用惶恐的语气试探道:“你……我认识你……你是小五哥吧?” 我眉毛一竖,眼神里有些凶光:“你怎么认识我?” 这家伙吓得又往后缩了缩:“我……我表哥在金壁辉煌当保安的……你是金壁辉煌地老大……我见过你。” “妈的。”我上去又拎着他起来,一个耳光掴了过去,打得他不敢往下说了。 我这才往中间地桌子上一坐,手里的刀扔掉了,自己抽出一枝香烟,点上。看了一眼那个自己扇自己耳光的家伙,已经停下来看我,我立刻一瞪眼:“我叫你停了吗?” 他吓得赶紧抬手继续啪啪啪的打自己耳光。两边脸蛋都打得红肿了,却不敢停。 我盯着那个认识我的家伙,眯着眼睛:“你认识我……那好,今天你们是不是要打倪朵朵的主意?” 这时候就算是傻瓜也明白了我是为倪朵朵那个小丫头出头了,这家伙吓得头一缩,赶紧道:“不敢了不敢!我不知道她是小五哥你的马子,我再也不敢了!” “谁他妈是我马子!”我怒道:“告诉你!倪朵朵是我妹妹!你他妈再敢动她地心思,老子随时废了你,你信不信?” 然后我伸手:“拿来。” “啊?”他愣了一下。我眼睛一瞪,没说话,他立刻会意,赶紧把怀里的那包迷幻药掏了出来。我全部扔进烟灰缸,然后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血,扔进烟灰缸里,用打火机点燃。 火苗窜了几下,那包迷幻药随着纸巾一起烧掉了。 看着火苗,这家伙脸上露出几分心疼的表情。我知道,这种药物价值不便宜,这么一小包最少价值好几百。不过这会儿他当然不敢说什么。 我冷冷的吸了两口烟,然后随便在脚下的一个人的脸上按灭了,那个家伙原本躺在地上哼哼,被烟头一烫,立刻就是惨叫一声。 我已经自顾自站了起来,拍拍衣服,回头看了那个家伙一眼:“别让我再看到你了。”他赶紧连连点头。 我又看了倪朵朵的那个同学一眼,正坐在地上捂着脸哭,我脸上露出恶心地表情,上去又一脚把他踢躺下。 老实说,我真想当场剁了这个小王八蛋……居然带着外人来祸害自己的同学! 我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刚出去,就看见走廊上倪朵朵火气冲冲的跑了过来,身后却只有乔乔一个人跟着。 我们两人在走廊上朝了相,她愣了一眼,竖起眉毛喝道:“怎么又是你?你跟着我干什么?有病啊!”说完就从我身边快步走过,进了自己地包间。 我先看了看乔乔,乔乔苦着脸,做了个手势,那意思是:“不是老娘不努力,只是这丫头不是同性恋爱好者。” 我点点头:“阿泽呢?” 乔乔翻了翻眼皮:“在后面呢,这妮子的两个同学被阿泽迷住了,今晚阿泽看来要弄一出**燕了。”语气里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我想起那个脸上穿了很多环的女孩,不由得出了点冷汗。 这时候身后的包间里已经传来了倪朵朵的一声惊呼,我对乔乔点了点头,转身重新走进包间里,却看见倪朵朵勃然大怒就往外冲,看见我在面前,立刻对我吼道:“是你干你?!谁他妈让你打我朋友?你他妈谁啊!凭什么管我的事情?” 我冷冷的看着她,等她一口气骂完喘气的时候,冷冷说了一句:“他们在房间里商量给你下药,你知道么?” ……”倪朵朵愣了一下,眼神有些松动,不过随后却依然倔着性子骂道:“那也是我的事!我又不认识你!要你管我的事情?!” 我根本不和她吵,然后弯腰一下就把她抱了起来,扛在肩膀上,这丫头吓了一跳,立刻大声呼叫起来,对着我的后背又捶又打。只是她这点力气,就算再怎么挣扎又哪里能抵抗得了我? 我扛着她进了包间,几个家伙看我进来,吓得连腿都软了,其中一个赶紧道:“刚五哥!我没刚才没说什么!真的没说!” 我不理他:“倪朵朵的包呢?” 几个人愣了一下,我有些不耐烦,又问了第二遍,这才有一个反应快的赶紧拿起一个书包递了过来。 我接在手里,转身出门。 对走廊上的乔乔打了个招呼:“先闪了。” 然后走到走廊的另外一头,却看见阿泽苦着一张脸,正在努力应付身边的两个妖怪一样的女孩,愁眉苦脸道:“我还有事情……先走了……哎呀,你别拉我啊……别乱摸……” 我走过去,一把扯开面前的一个女孩:“阿泽,把车钥匙给我。” 阿泽愣了一下,看着我扛着一个人,大约有些意外,倪朵朵还在挣扎,我却浑然不理会,这丫头又叫又抓,我只当给我挠痒痒了。 反正现在是冬天,我穿的衣服厚,也不怕她咬我。 拿过钥匙,我丢下阿泽不管,一路走出了练歌房大厅,一路上人见到我扛着倪朵朵,都仿佛见了鬼一样,看着我满脸煞气,都远远躲开,门口负责拉门宾的服务员看着我走来有些犯傻。我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笑,语气平和:“我妹妹,小孩子离家出走,我带她回家。” “哦!”她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有些理解的眼神看了看我,还很友好的帮我拉开了门。 我走到停车场,一路上倪朵朵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挣扎,在我后背上不知道捶了几百拳,我只当她给我挠痒痒,远远的拿车钥匙打开了汽车的电子锁,把倪朵朵先塞了进去,锁上车门,然后钻进驾驶座上,给她绑上安全带,看她还想挣扎,我冷冷喝道:“你老实坐着!再乱动,我就不客气了!别逼我用绳子捆你!” 倪朵朵老实了一点,但是眼神依然桀骜不驯的样子:“你他妈到底谁啊!你喝海水长大的?管得倒宽!” 我不理会她的挑衅,发动汽车,开出了军人俱乐部。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